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八章 遣将

这一手,可是让“英雄豪杰”们大为感动,纷纷擦拳磨掌,发誓与朱屠户一决雌雄。要不是两个多月前,也先帖木儿所带的三十万官军在沙河被刘福通打了个大败,汴梁失守,给众人泼了兜头冷水。这些人甚至都想向契哲笃请一支将令,直接发兵打到淮东路境内,给朱八十一来个先下手为强。
“老子肯定不会让你们看了笑话!”契哲笃将刀子再次砍到桌案上,瞬间入木三分。“你们每家,出二百个家丁,到府衙听用。没有家丁就给我出钱去招,招不来就自己带着儿子上。老子今天傍晚日落之前,就在这里点卯。谁要是敢不把人送齐了,老子就去抄了他的家!把他的家财给在座所有人平分!”
“对,千万别拉着我们。我们跟那姓朱的又没冤没仇。大不了跟者逗挠学,交一笔赎身银子,然后去做富家翁。反正那朱屠户是个信弥勒菩萨的,从来都不喜欢乱杀无辜!”
“是!”阿拉丁和盛昭两个互相看了看,再度躬身答应。
“你们两个,带三万人马去守宝应!贼人来了,切勿出城迎战,守在那里,能守多久就守多久。先耗一耗贼人的士气,然后本左丞准许你们,自行决定撤回高邮城里头的时间!”
还甭说,人多就是力量大。很快,众人就打听到,淮安朱屠户那边,联络了芝麻李、赵君用、郭子兴、孙德崖等人,准备合兵攻打高邮的消息。并且连大致兵力和具体出兵日期都打听了个差不多,流水一般报进了河南江北行省左m.hetushu.com丞契哲笃的府邸。
这下,“英雄豪杰”们可有些傻了眼。在沙河之战详细经过传开后的当晚,就偷偷逃掉了两千多个。把个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气得暴跳如雷,立刻派遣心腹带领骑兵尾随追杀,直杀了个人头滚滚,才重新将队伍稳定住,没有发生全军不战而溃惨剧。
“带上刘子仁、王克柔、邱义和张九四去,剩下的将士,你们自己挑!”见阿拉丁和盛昭两个答应得痛快,契哲笃心头的邪火稍微减轻了一些。想了想,低声补充,“若是有什么冒险的事情,就让他们四个带领手下先上。这种人,留着早晚都是祸害,能死在阵前,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虽然那些前来投军的,绝大部分都是赫赫有名的私盐贩子和他们手下的爪牙,还有一小部分,则是水上讨生活草莽英雄,赌场妓院收保护费的绿林好汉,以及一些花子,拐子,小偷,地痞,流氓之类,军纪实在有些不堪。但这些人胆子大,身手好,说话还特别硬气,平素拉出来往校场上一站,也颇有几分雄壮气概。那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看到了,心中大喜。立刻兑现承诺,反是来投军的,无论老少,当场发钱。若有来投时带着徒子徒孙,喽啰爪牙,则按麾下人数封官。带十个人的就是牌子头,百个人来的就是百夫长,五百人以上的则一律封为千户。官府备案留底,只待水路打通之后,就立刻送往大都,由朝廷正式颁发官衣。
和*图*书都给我闭嘴!”见知府李齐受了自己的拖累,契哲笃终于忍无可忍,拔出佩刀来,一刀将桌案砍去了半个角,“大敌当前,再有胡言乱语者,老子亲自动手杀了他全家。大不了,老子过后全家给他抵命,好歹死在他们全家后头!”
除此之外,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还和李齐、盛昭、以及参知政事阿拉丁等人商议了一番,将这一年多来本该运往大都城的税银截留,重金招募勇士参军讨贼。反正眼下运河有一大段被朱屠户和赵白丁两个控制着,虽然商船可以平安通过,给朝廷的税银肯定不可能从二人眼皮底下运过去。干脆发给高邮府以及南边扬州路的盐枭、水寇,江湖豪杰,大侠小侠们,由他们带着弟子一道来戮力王室。
“是!”被点到名的色目参知政事阿拉丁和宝应县令盛昭,一起高声答应。
“你!”众世袭的官员们被吓了一跳,想要继续向外走,却看到了门外侍卫手中那明晃晃的刀子。知道契哲笃这次真的豁出去了,气得转过头来,用手指着对方说道,“你,你,契哲笃。算你有种,希望你对上朱屠户的时候,也同样有种。别又是一个窝里横!”
高邮府内的蒙古官员都是几代世袭,早已在酒池肉林中磨光其祖先遗留下来的血性。听探子说红巾军居然有二十万之巨,立刻吓得脸色煞白,纷纷跳着脚,大声抱怨道,“我们早就给你说过,别去招惹朱屠户。你偏偏不听,偏偏不听!这下好了,朱屠户又发和-图-书飙了。你带着你的九虎将上去顶,千万别拉着我们”
还甭说,重赏之下,真有不少江湖豪杰和大侠地痞们前来投效。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高邮府内的官军,就从一万多扩充到了三万多,足足扩编了三倍。再加上原本就分布在各地的盐丁、税吏,衙役,弓手,规模轻松突破八万!
“阿拉丁,盛昭!”知道跟众官员商量,也商量不出什么效果来,契哲笃干脆开始独断专行。
契哲笃大惊失色,赶紧把知府李齐、知县盛昭、参知政事阿拉丁,以及高邮府内所有蒙古籍官员召集到一处,商量对策。
好在也先帖木儿在沙河败得足够及时,才令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和他麾下那八万“虎贲”的头脑重新恢复了冷静,开始正视双方战斗力方面的差距。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睁开眼睛之后,他们居然发现,沙河之战大发虎威的火炮,居然全都出自淮安城的将作坊里。而官军这边,最强大的火器不过是盏口铳,射程只有五十几步,并且三十步外就连皮甲都打不穿。与传说中那种一炮砸来,百步方圆内人马皆碎的“神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如此一来,众“英雄豪杰”们看到飞黄腾达的希望,士气又开始慢慢恢复。其中某些交游广阔的,为了也能早日捞个出身,便各施手段,拼命刺探起淮安路的消息来。
队伍是稳定住了,但高昂的士气却不复存在。契哲笃无奈,只好听从知府李齐的建议,在队伍中竖了几个“忠君爱国”的典型m•hetushu.com,委以重任,以供所有人效仿。其中以丁溪大侠刘子仁、泰州大侠王克柔、王克柔的结拜兄弟华甫、张四,以及水上豪杰邱义,泰州盐枭张九四、李伯升,张九四的弟弟张九六、九九最负众望。被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赐名为高邮九虎,每个人都封了实缺的千户,颁发金牌,准许世袭。每个人的麾下也补满了一整个千人队,命令他们带头在军中效力。
“找打不是!爷们自己的钱,就想打个水漂看,你管得着么?”
“是啊,契哲笃。要打你去,咱们爷们失陪!”
“呃!”众人被吓得打了嗝,谁都不肯再言语了。这天底下,最是难琢磨的就是人心。大伙都是家财十万贯以上的主,真的给契哲笃抄了家,那不等同于自己花钱替他劳军么!算球,这次且低一次头,待风波过去,再想办法炮制他。
淮安距离高邮不过是两百四十里水程,即便用运粮的巨舟,四天时间也能轻松赶到。所以自打淮安城被朱八十一攻破之后,高邮府上下就开始了枕戈待旦的日子。非但蒙元派来坐镇高邮的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每晚宿不解甲,连高邮知府李齐、宝应县令盛昭这些文官,也都全身披挂,在各自家丁的簇拥下昼夜巡视,唯恐一不留神,再像淮安城那样着了朱屠户的道,睡梦当中就输了个干干净净。
“捅啊,捅啊,老子这二百多斤儿,没死在红巾贼手里,死到你手里也算值得了!”
“对,往这捅,往这捅,谁不捅谁是孙子!”
说着话,众人做了和图书个揖,转身就往外走。把个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气得脸色七窍生烟,狠狠一拍桌子,大声断喝,“站住,谁敢出了这个门,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呀呵,契哲笃,你还长本事了!”众世袭的蒙古官员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个个都把嘴撇到了耳岔子上,“你捅老子一刀试试。看看到头来谁会后悔!告诉你,老子家里虽然不如从前了,可也有几个叔叔爷爷辈儿在皇宫边上住着。你今天办了老子,看改天有没有人杀你全家!”
“对,连也先帖木儿都打输了。咱们逞那个能干什么?不如将府库里的存银分一分,然后派个人去跟朱屠户谈判。一起跟他砍价,说不定赎身的钱还能多打些折儿!”
霎那间,议事厅里热闹得厉害,吵嚷声隔着上百步都能听得见。
众世袭的蒙古官员根本不肯买李齐的账,一个个转过头来,满脸鄙夷地奚落。
知府李齐见众人闹得实在不像话,只好用力咳嗽了几声,硬着头皮劝解,“几位世兄,几位同年,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契哲笃大人不是,不是也想保住大伙的家产么?被朱屠户罚了上一次,即便少,也得千八百贯吧。如果能不花钱,何必拿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银子去砸水漂?!”
说罢,又抬起刀子指了指门口,红着眼睛断喝,“有种,你们就走一个看看。左右,跟我把刀架在门上,脚迈出去砍脚,头伸出去砍头。砍完了老子给你们顶着!”
“你是谁啊?”
“滚边上去,爷们说话,哪有你一个汉官插嘴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