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一章 拉朽(上)

“不,不,不!”王克柔吓得连连摆手,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回应,“启禀,启禀大总管。您老人家能对俘虏们既往不咎,还给他们发路费,他们当然会感念您老人家的恩德。但,但很多人,很多人回去之后,也没谋生的路子。一旦把您给的钱花完了,要么做江湖混混,为祸乡邻。要么又去找别的地方当兵吃粮,万一下次再,再冒犯了大,大总管的虎威。还不如,不如让他们留下来,哪怕是给您麾下的将士们做做饭,擦擦兵器也好。好歹,好歹算个正经营生!”
胜利来得太突然,到现在,他还有如在梦中的感觉。但空气里头的硝烟味道,却清楚地告诉他眼前一切都是真的。河面上传来的隆隆炮声,也说明了战斗正在进行。而策马逆着队伍前进方向跑回来的斥候,则不断将最新情况汇报到他耳朵里,“报,都督,敌方守将抢先关闭了北门。吴指挥使没能成功趁乱夺城,正在继续清理城外的溃兵!”
“我责罚你?我责罚你什么?是不该阵前起义,还是不该帮耿校尉活捉了阿拉丁?”朱八十一早就在斥候的汇报中,得知此人的所作所为。笑着走上前,一把将对方拉住,“行了,起来吧!咱们淮安军,不讲这些虚礼。你能投奔朱某,朱某高兴还来不及,还责罚你个什么?”
“怎么,这个任务有难度么?有难度就说出来,我再找人帮你一起干。”朱八十一好歹也做了不短时间主将了,敏锐地察觉出王克柔神色有异,笑了笑,和颜悦色的追问。
淮安新军虽然规模庞大,然而单个士兵的精锐程度,却远不如当初的徐州左军。后者的当中,几乎每一个战兵都经过半年以上的训练,并且大多数都见过血。而新军从成功组建到现在也不过是四个多月,单兵素质跟当初的左军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注1:历史上,差不多是同一时段,在与张士诚的战斗中,蒙元官兵大量使用了被称为大铳和m.hetushu.com小铳的火器。给义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都督,都督勿怪!”吴良谋却被夸得满脸通红,摆着手说道,“末将,末将真不敢居功。末将到现在为止,都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嗯?你在哪弄到的?守军那边,这东西多么?”朱八十一闻听,又是微微一愣。这从外表看上去如同九节鞭一样的东西,不跟自己现在用的火绳枪是同一原理么?只是没有点火夹,扳机,枪托等部件,制造工艺也稍显粗糙了些。
“报。伪元河南江北行省参知政事阿拉丁被擒,请求出钱自赎!”
而在被俘的四千多人中,有一个接近完整的千人队,是见势不妙,干脆在其千户王克柔的带领下,直接选择了阵前起义。把蒙元河南江北行省参知政事阿拉丁及其麾下四十多名色目将领,全都卖给了后面追上来的耿再成,一个都没有放过。
人的心理其实很玄妙。像王克柔这样临阵倒戈的降将,如果朱八十一此刻立即赐予高官厚禄,他反而会觉得非常不踏实。唯恐时候一过,就被秋后算账。而朱八十一又给他安排任务,又交代他下一步即将面对的安排,给他的感觉反而很舒坦。认为自己已经被接纳,已经真正成为了淮安军的一员。
“愿为大总管效犬马之劳!”王克柔这才顺势站起身,肃立拱手。
“是个人才,就是功利心稍重了些!”望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朱八十一轻轻摇头。随即,又快速将目光转向已经早就等在一旁的吴良谋,笑着问道,“佑图,以千破万,你这仗可是真涨了咱们淮安军的威风?具体怎么打的,能不能跟我仔细说说?”
看来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看到了火器的威力,蒙元那边,也一直努力地在对火器进行着升级换代。从最初的短手铳、盏口铳,到今天的九节鞭模样大铳。虽然制造工艺方面远不如淮安先进,但是却始终走在正确的方向和道路上。(注1)
www•hetushu•com“……”
谁料,那王克柔却嫌毛贵和傅有德二人看低了自己的宝贝,想了想,继续大声说道,“启禀大总管,此物虽然笨重,却未必不堪大用。今天我们那边,今天朝廷那边之所以败得这么惨,全是因为此物的作用!”
那王克柔为人倒也光棍儿得很,远远地看到朱八十一的将旗,立刻扑出队伍,用膝盖当脚向前爬了十几步,扯开嗓子高声喊道:“罪将王克柔,迎接大总管来迟。请大总管责罚!”
“这个,这个叫大铳!”王克柔将暗青色,表面打着数道铜箍的细管子朝地上一放,喘着粗气回应,“里边,里边装的也是火药,还能装一枚半两重的铅子儿!用得时候把此物放平,口上对准敌人,再从尾巴上点火,把铅子儿朝对面打出去。二十步内,防不胜防!”
“嗯?”不光朱八十一,毛贵和傅有德二人也被勾起了兴趣,眼巴巴地期待着他的下文。
“是,大总管!”王克柔立刻站直了身体,大声回应,“今天听说大总管的兵马到了,本来大伙都不想出来冒犯。结果,结果那天杀的色目鞑子阿拉丁,却见吴将军兵少,非要出城试试吴将军的斤两。大伙都刚刚拿了朝廷的钱,难免手短,就只好跟他一道出了城。结果,结果他又跟大伙耍心眼儿,让大伙带兵冲在前头,他和他的嫡系跟在最后!”
“报,第五军耿副指挥使已经带领其余弟兄赶到城下,与吴指挥使合兵一处。在距离北门外三百步处扎下了阵脚。”
“末将,末将愿意听从大总管的安排!”王克柔这才放下心来,再度给朱八十一行了个礼,拔腿就走,“末将,末将这就去,把大总管的意思告诉,告诉被俘的弟兄们。末将保证,保证他们谁也不敢再给大总管添乱!”
言谈举止婆婆妈妈了些,不过此人长得倒是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着实有几分的军人模样!朱八十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点http://m.hetushu•com点头,继续吩咐:“你既然在那边已经做到了千夫长,被俘的弟兄们应该大多数都认识你。等会儿你去跟他们说,不用害怕。咱们淮安军不刁难俘虏,等打完了宝应,就可以发路费让他们各回各家!”
“是!”王克柔看了他一眼,语速开始加快,“末将刚才也不是说废话,末将是想说,我们那边,绝大多数弟兄只是为了钱卖命。结果阿拉丁这么一弄,让大伙连卖命的心思都没胜多少了。整个队伍拖拖拉拉跑成了好几截。那些冲在最前面的,都是平素胆子最大的,最敢拼命的。结果,结果谁也没想到,吴将军那边,居然藏着几百支大铳,‘轰’的一声,打了过来。登时就把冲在最前边的弟兄全给打死了,后边吓了一跳,立刻再也不管不住自己的两条腿……”
“这,这是……”朱八十一微微一愣,迟疑着询问。
“报,敌将丘义绕西门入城不及,被第五军刘团长追上阵斩。”
“报,近卫团徐团长生擒敌将刘子仁!”
“启禀都督!”吴良谋又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声补充,“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末将看到敌军出城,立刻按照咱们的行军操典,停住了队伍,让弟兄们把鸡公车横在了队伍前,然后披甲备战。结果,敌军却欺末将身边兵少,没等弟兄们将甲胄收拾停当,就一窝蜂般冲了过来!末将无奈,只好让火枪兵先顶上去给了他们一通齐射。结果,结果敌军呼啦一下,就崩溃了!”
“报,都督,第五军第二团已经赶到。向从东门出城接应的另外一伙敌军发起了攻击。敌军溃退!”
“是,是高邮知府李齐派人督造的。末将看着好奇,就偷偷拿了一支。”见朱八十一忽然满脸凝重,王克柔被吓了一跳,想了想,赶紧小心翼翼地补充,“启禀都督,宝应城的元军手里,应该还有五六十支。高邮城里头应该更多。李齐总计造了两批,大约有二百多支。本打算再多造一些,拿来和图书守城用。但这东西造价太贵了,也太耗时耗力。所以就第三批就没有继续造,只是把已经造的发了下去!”
“此物宋末时就有了,不过多数都是竹子的,很少会用铜来做。太费材料,也太耗时日。威力又不见得比强弓大,跟总管造的火炮比起,更是差了不知道多少万里!”傅有德扫了一眼地上的“九节鞭”,也大声替毛贵作证。
“两位请稍安勿躁。继续带领弟兄们向前推进,咱们到了宝应城下,再做进一步打算!”朱八十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回应。
“起来,起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去做呢,咱们没时间讲究这些繁文缛节!”朱八十一手上稍微加了些力气,笑呵呵地吩咐。
“噢!原来如此!”朱八十一闻听此言,已经悬在了嗓子眼儿处的心脏,终于慢慢落肚。原来只是有了雏形,还远没到普及的程度。自己这边还有充足的蓄力时间,不至于刚一起步,就被蒙元朝廷毫不迟滞地从身后追上。
“报,敌将张士诚率部绕城而走,我军追之不及。”
“哦?”朱八十一刚才还遗憾守军一触即溃呢,此刻听到王克柔说得似模似样,便点点头,笑着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仔细说说!”
“报。有股敌军试图从运河上逃命,被水师用火炮轰了回去!”
“说重点!”毛贵听得好不耐烦,皱了下眉头,低声催促。
所以朱八十一眼下迫切的希望,能有一场难度适中的战斗,来称一称新军的具体斤两。谁料对手竟然弱到了如此地步,连正式接触都没发生,就自行崩溃了!
“噢?还有这回事?”朱八十一稍稍一愣神,就将对方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笑了笑,继续补充道:“如果有人不愿意走的话,你也可以答应他们留下。不过,有几句话咱们得提前说明白了。淮安军这边,不会随便拉一个人来,就立刻当战兵。任何人想冲锋陷阵,都得先到辅兵营里参加训练,待各项训练科目都差和图书不离了,才能补充到各军去。包括你,暂时也只能保持千夫长的级别,到辅兵营先待上一段时间。等熟悉了咱们淮安军的各项规矩之后,才能考虑下一步的去处!”
“报,都督,敌军在北门上发射床弩和盏口铳,水师已经开始了火力压制。目前为止,第五军情况安全,吴指挥已经从城门口撤下来了,没有继续攻城!”
一路上,捷报接连不断。待朱八十一和毛贵等人领着大军来到宝应城下,战斗已经完全结束。出城的一万出头守军,被俘虏的四千多,击毙了四百多,其余全都不知所踪。
“末将,末将遵命!”王克柔又喜又怕,又做了揖,大声回应。喜的是,淮安军果然像传说中的那样,是支如假包换的仁义之师,自己和手下的弟兄们小命今天算是彻底保住了。怕的是,一旦麾下的弟兄们也跟其他俘虏一道被遣散了,自己就成了光杆千夫长。今后在淮安军内的角色,也肯定是可有可无,这辈子都很难再找到出头之机。
“罪将,罪将谢大总管鸿恩!”王克柔却不肯立刻往起站,又坚持着给朱八十一磕了个头,大声说道。
“啊?居然如此简单?”朱八十一听了之后,惊诧地咧嘴。
“这个东西又叫突火枪,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我在攻打蒙城时,也曾遇到过!外形没这个好看,但在作用和威力方面,基本上大同小异!”见朱八十一脸色变得很难看,毛贵迅速接过王克柔话头,低声补充,“远不及咱们这边的火炮好用,装填起来还特别地麻烦。二十步之外,就很难打穿皮甲了。而两石力的步弓在这个距离上配合破甲锥,却能将扎甲射个对穿!”
“报,敌将王克柔无路可逃,阵前倒戈!愿任由总管处置!”
正遗憾间,却看到王克柔又跑了回来,肩膀上扛着一根暗青色,上面打着数道铜箍的长棍子,大声喊道:“都督,都督恕罪。末将,末将有一物献给都督。刚刚,刚才急着向都督表明心迹,忘,忘了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