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五章 碾压

白天才撤退到时家堡的张士诚,伙同自己的弟弟张九六,至交好友李伯生等人,半夜摸进了畏兀尔将领果果台寝帐,一刀割去了此人的脑袋。然后点燃库房里的火药制造混乱,谎称红巾军来袭。协裹着五千盐丁和其他两千余从宝应城外逃到此地的溃兵,连夜朝兴化城退去。
“二位再跟我到后院来,看看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不是棺材,是专门的用来炸城墙的爆破柜。与下午那种方式不一样。下午那种方式,见效虽然快,却需要根据城墙的实际情况,仔细计算暴破点和火药用量。万一城墙比较厚,或者爆炸点选得不准的话,接下来就需要用此物来补刀。将此物顺着城墙上先前被炸出来的凹洞填进去,拉出导火索,然后再用砖头于外边,将凹洞彻底封死。最后点燃导火索……”
“朱总管打造出来的东西,肯定是极好的。小将,小将也愿意多买一些!”傅有德的想法和毛贵差不多,笑了笑,低声补充。
“真的?”毛贵和傅有德喜出望外,立刻眉开眼笑。然而,很快,笑容就在他们两个脸上一点点变冷。朱八十一对友军,向来都很仗义。包括火炮的铸造之法,在他们那边几个高级将领眼里,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制器一道,却不是光明白了怎么干,就能干得好的。淮安军的工匠眼里看起来是毫不起眼的一个部件,在徐州和宿州那边,也许要集中数十名工匠,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造出来。并且结实程度和外观模样,还远不如淮安军的产品。与其造,还不如直接买来省事!
“还有这东西,专门用来对付城门的。后边这个带轮子的铁皮箱子里,装的全是猛火油。前边这根管子,连着喷嘴儿。把这东西推到城门口,用力搬动箱子后边的拉杆,一次就能将大半箱子的猛火油喷到城门和-图-书上,然后你用火把这么一点……”
五千盐丁,连同高邮九虎将当中李华甫、张四,根本没来得及上船,就被冲进来的傅有德追上,一刀一个,斩于马下。其他蒙元士卒魂飞胆丧,不得不丢下兵器乖乖做了俘虏。足足够五千人吃一个月的粮食,还有大批的弓箭、盏口铳,竹节大铳,也都全成了红巾军的战利品。
火炮这东西,他们这次出征虽然没有随军携带,但各自的老巢里却都储备了不少。特别是朱八十一上个月仗义地给大伙打了七折之后,每门四斤炮的售价只有七百斤铜。并不比徐州和宿州自己的武器作坊开工铸炮贵许多,如果扣掉养工匠的开销,可能还稍便宜些。所以他们跟朱八十一的交情再深,也不会再去打后者手里火炮的主意。
“是啊,减赋可以,薄税就没必要了。商贩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没有钱赚,他们才不会到您这里来!”傅有德也红着脸,直言劝谏。
“二位请跟我来!”朱八十一做了个手势,将二人领到县衙后,自己的临时住所。然后从一个上了锁的箱子里,拿出另外几样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个,是攻城凿。顺着砖缝插进去,然后在尾部用锤子敲打,将缝隙继续扩大。最后,再拿这个拐弯的撬棍,塞进攻城凿开出的缝隙内,往下用力按压撬杆。随便一个人操作,也能轻松地将城砖给扒下来!”
徐州军的苏州军士卒都在羡慕淮安军的武器装备,毛贵和傅有德两个,则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落在朱八十一手中那几辆攻城车上。围着县衙院子里已经重新恢复成管子和铁板的部件,就像猫儿闻见了腥。
“这个东西造起来其实很简单,等打完了扬州,我把草图拿给你们!”早就猜到毛贵和傅有德两个会喜欢上铁甲攻城车,朱八十一故意憋了二http://www•hetushu.com人一会,然后赶在二人被彻底憋疯之前,很是大方的答应。
“天,天亡大元,皇上,赵琏尽力了!”敌楼中的参知政事赵琏吐了一口血,拔出佩剑,一下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大火烧了整整一夜,待第二天早晨傅有德带领骑兵赶至,整个时家堡,已经烧成了一片废墟。
“行!那就多买几十个钻头备用!”毛贵和傅有德二人唯恐朱八十一藏私,哪顾得上考虑什么当不当冤大头。立即满口子答应,绝不讨价还价。
“如果,如果朱总管愿意帮忙的话,我们,我们徐州,也,也想卖上十几套!”傅有德跟朱八十一的关系不像毛贵那样熟,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请求。
“可像你这种花法,恐怕守着座金山也不够!”以为朱八十一在咬着牙死撑面子,毛贵不客气地批评,“不是每个兵卒,都需要批铁甲。对过往的商贩,也不能惯得太厉害。你想让他们多赚些,心思是好的。但是自古无奸不商,他们见你这里宽厚,反而会趁机钻空子,能少交一笔就少交一笔!”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也给李总管和赵总管带个话,无论将来需要多少,我这边都能供应得上!”朱八十一伸出右手,与毛、傅二人当空相击。
“不缺,缺了我还会跟你客气么?”朱八十一笑了笑,用力点头。
“是啊,朱总管。这次出征之前,我家赵总管也吩咐过。如有斩获,可以先存在朱总管这儿。然后慢慢用火炮什么的顶账。”
“没问题,应该的事情!”毛贵和傅有德两个,回应得是异口同声。所有配件包括链接固定铁管的套扣他们都刚才都看过了,全是精铁打造的,没用任何铜料。并且所有铁棍子都是空心,看起来很粗,份量却没多重。即便淮安军在原材料价钱上翻一倍出售,m•hetushu.com与火炮和火枪比起来,也是相当廉价。
“嘶——!”毛贵和傅有德二人一边看,眼睛一边乱冒小星星。太神奇了,太叹为观止了,如果大伙手里早有了这东西,还费什么劲去爬云梯?即便完全用砖石垒就的城墙,墙角经得起这东西几撬?恐怕三下五除二,就是一个大窟窿。然后塞进去几千斤火药,“轰隆”一声,便万事大吉。
所以毛贵和傅有德二人心中,眼下最需要从朱八十一这里讨要的,就是下午破城时所用的铁甲攻城车。有了这东西,以后他们再去炸对手的城墙,在凿穴安放火药阶段,自身的伤亡就会大幅降低。而这一阶段的伤亡数字,以往通常都占据了整个破城战斗的伤亡人数的一多半儿。如果把这个数字降低到与下午时淮安军同样的水平,即便一次炸不塌城墙,反复多来几次,损失也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二位这是哪里话来?”朱八十一听得先是一愣,然后心里猛然涌起一股浓浓的暖意,“我可是守着一个大盐仓!”
而全身板甲这种超级防具,在毛贵和傅有德二人看来,也不宜装备太多。以二人在战斗中摸索总结出来的经验,一场动辄数万人参与的大战,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往往是主将所依仗的那几千精锐。其他战兵和辅兵,大都数情况下都不用冒着箭雨冲阵,或者近身肉搏。所以装备皮甲和装备造价高昂的板甲,其实没多大区别。
“轰!”范水寨被攻破的当夜,一声巨响过后,时家堡变成了个巨大的火把。
“我这里还专门打造了对付砖墙表面的工具,二位想不想看一看?”朱八十一点头微笑,非常尽职的介绍。
况且这种精锐,也不是随便拉一个人穿上铠甲就能充当的。那需要过人的体力,勇气和协调的四肢。即便用了朱八十一提供的练兵秘法,一hetushu.com百人当中几番淘汰下来,也得不到几个。就像古时的白耳兵、虎豹骑和宋代岳爷爷的背嵬军,规模不需要太大,控制在一定规模,反而会增添队伍的战斗力和将士们的荣誉感。如果是个人练上几个月便能进了,反而会变得平庸。战斗中所起到的作用,也随之大幅降低。
后世国家领导人全世界推销自家的产品,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朱八十一压根儿不在乎别人笑话不笑话自己满身铜臭味儿。毛贵和傅有德二人看在眼里,却惊诧莫名。联想到淮安军先前曾经多次向宿州和徐州推销华而不实的火绳枪,皱了皱眉头,用极低的声音先后说道,“兄弟,你那边,是不是入不敷出了。如果缺钱缺得厉害的话,就言语一声,这次拿下高邮的分红,先放你那用着。等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什么时候再给!”
“那个钻城墙用的钻头,连同后面的铁杆,摇柄,我也要买二十套!”见朱八十一答应得爽快,毛贵索性得寸进尺,“多少钱你随便开价,费用从打破高邮和扬州的分红里便直接扣!”
“我真的不是缺钱了,才急着把东西卖给你们!”朱八十一又是感动,又是惭愧,摆着手解释,“怎么着大伙都在李总管帐下共事,同气连枝,我这边有了趁手的家伙,自然要最早让你们也用上。另外,以后你们也要出去攻城略地,打得越精彩,蒙元朝廷那边越是手忙脚乱。连带着我这边,面对的敌军也会少些。”
不是他不想替自己保留一件神兵利器,而是铁甲攻城车根本与神兵利器搭不上边儿。这东西,也就是听起来名字比较威猛,事实上,如果这世界有第二个穿越者的话,会一眼就认出来,这东西其实就是后世建筑行业施工中最常用的碗扣式脚手架。只不过将钢管换成了单缝铁管,将人行步道改成了整块的钢板罢了和_图_书。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卖得越多,淮安军将作坊那边的制造成本越低,收益也会随着水涨船高。如果将来外界需求量大了,甚至可以考虑将卷管技术连同相关设施,一并出售给民间作坊,由后者来代为加工。像以前的枪托、枪机等部件一样,让民间的作坊也能分享到好处,同时刺激整个时代的工业发展。
打印机可以便宜卖,墨水却是天价。后世的朱大鹏虽然是个宅男,这点儿生意经却也门清。所以脚手架,钻杆和手柄都可以友情价出售,唯独这需要频繁更换的钻头,一定不能卖便宜了。这东西,在技术层面,绝对比火绳枪还领先于整个时代。采用了冷锻成型,高温渗碳和快速淬火等一系列独门工艺,除了淮安军一家,别无分号。毫至少在三年之内,外界谁都仿制不了。
“行,那就带我跟傅兄弟看你的神兵利器去。只要你肯卖,无论多少钱我们都要。”毛贵还是有点不信,但朱八十一坚持不接受他的好意,他只能换另外一种方式。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一天之后的范水寨,寨墙像顽童堆的沙堡一般,在爆炸声中缓缓瘫倒。
“我还可以让苏先生那边提供配件儿,你们拿回去自己组装。但不能白送,材料和人工费用我得收回来!”朱八十一想了想,笑着补充。
“没问题,但我得提醒你们一下,二十套肯定不够用!”不像这个时代的人轻易不愿言商,朱八十一对于推销淮安的工业品,可是一点思想负担都没有。摇了摇头,继续补充,“整套钻具,分为钻头,套杆和手柄三大件。套杆和手柄都轻易不会坏掉,但钻头却是个易耗品。打上十几个孔,就得重新回炉。”
“嗯,这话也对。你真的不缺钱?”毛贵想了想,将信将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