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六章 张九十四

“咳咳,咳咳,咳咳咳——!”千夫长李伯升骑在一匹毛都快掉光了的老马上,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咳嗽。络腮胡子上,沾满了口水和鼻涕。
李伯升自己,则带着盐丁千夫长吕珍和潘原明,以及五十多名亲信手下,穿过“蚁群”,大步走向队伍的前半截。那边,是千夫长张九四和他的亲兄弟张九六两人的队伍,还有另外两支盐丁。无论规模还是实际战斗力,都远远高于李伯升这边。所以,双方即便今后不能再并肩作战,也尽量要好聚好散。
“到了,真的,你坚持一下,我,我让你骑我的马!”李伯升用力点头,眼泪却大颗大颗地往外掉。亲兵柳七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人,事实上,从昨夜离开时家堡到现在,至少有上百名弟兄因为冒着寒风急行军而活活累死。还有六七百人走着走着就脱离了大部队,是主动当了逃兵还是变成了一具饿殍,不得而知。
“唉!”李伯升无力地叹气。还用算么,大伙昨夜在时家堡,不就是望风而逃了么?连一弹指的功夫,都没敢让那朱屠户浪费!以目前的士气和实力对比,即便死守兴化,能坚持几弹指呢?还不如早点散了伙回家了事!
“但是,伯升,这兴化,恐怕是去不得啊!”张九四又快速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拉起李伯升的胳膊,“你听哥哥我说,不是哥哥我变卦,而是那朱屠户太厉害了。你想想,几个月前,他破淮安,是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两天前破宝应,http://www.hetushu.com却只用了一个下午。昨天破范水寨,你觉得时间多长?一炷香,有一炷香么?按这个节奏,你想想,你想想,即便咱们死守兴化,能守到什么时候?”
同为高邮九虎将之一的张九四,显然也感觉到事态正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因此不待李伯升追上,就主动将前半截队伍也停了下来。并且带着亲弟弟张九六、盐丁千户瞿启明等人掉头相迎,隔着老远,就拱起了手,大笑着说道:“我这边刚刚想下令队伍停下来休整,却没料到伯升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来,来,来,趁着饭熟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我赶紧商量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小七,小七,别睡。别睡!你说不去就不去,咱们回家,咱们马上就散伙回家!”李伯升双手抱着亲兵柳七,用力摇晃。唯恐自己动作一停下来,亲兵柳七就长眠不醒。
“老八,你告诉吕珍和老潘,让他们带着弟兄原地休息!咱们不走了!原地埋锅造饭!宁可被朱屠户追上,也不能把大伙都活活给累死!”既然下定了决心,李伯升就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利用千夫长的职权,命令归属自己管辖的所有队伍都停止前进。
“老七,老七,坚持住,坚持住,马上就到兴化了,马上就到兴化了!”周围的其他几个亲兵也围拢过来,一边帮李伯升给昏迷着揉搓胸口,一边大声呼喊。
“那只是为了让弟兄们走得痛快一些!”张九和-图-书四的反应,可是比李伯升机敏得多。摇摇头,大步上前,“伯升你也知道,昨夜的情况不容耽搁。你我如果再不赶紧带着弟兄们离开,非得给朱屠户一口吞了不可!”
旁边的几个亲兵,看起来跟他这个主将一样的狼狈。也都是咳嗽声不断,鼻涕连连。其中有一个,甚至连路都走不动了,眼瞅着一个趔趄,就直接朝路边的泥坑里栽了过去。
“我听人说,那朱屠户,在南下淮安之前,手头只有一千多弟兄!”感觉到李伯升手掌处传来的战栗,张士诚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现在,他却统兵数万。跺一跺脚,运河两岸无处不晃悠。伯升,我的伯升老哥,你我手中的兵马,现在加起来可是六千余众。比半年前的朱屠户强太多了。他能吃香喝辣,咱们哥俩凭什么被撵得像条狗一样,饿着肚子四处找屎吃?!”
“李哥,小七,小七对不住你了!咳咳,咳咳,咳咳……”柳七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艰难地回应。每一次张口,都有黑色的血水从着嘴里往外溢,“你,你赶紧带着大伙回家吧!别,别去兴化了。去了,去了那,还,还得跑。朱屠户,朱屠户……”
整个行军队伍登时就断裂成了前后两截。不光是李伯升的嫡系千人队,还有被他协裹的两个盐丁千人队,也都缓缓地停住了脚步。队伍中的一些百夫长和牌子头们,东张西望,如坠云雾。那些已经累得快吐血的普通士卒们,却如蒙大赦一般和-图-书,立刻欢呼着脱离了队伍。打水的打水,吃干粮的吃干粮,东一堆,西一簇,乱得像洪水过后的蚂蚁。
“是!”被唤作老八的亲兵答应着接过令箭,跌跌撞撞,朝队伍前方追去。不一会儿,就将李伯升的命令传递到了相关人员手中。
“谢谢,谢谢你,李哥——!”从李伯升的脸色的表情中,亲兵柳七知道大伙都在安慰自己。艰难地咧了下嘴巴,露出满口被血染红了的牙齿,“还有,还有诸位兄弟。你们,你们还是把我,还把我放下吧。别,别拖累了大伙!”
“嗯,呼!”李伯升被憋得只喘粗气,却说不出任何指责对方的话来。范水寨距离时家堡只有三十多里路。如果他们昨夜不联手杀掉色目主将果果台,弃堡逃命。一旦红巾军赶到,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又一口血逆着呼吸从嘴里和鼻孔喷射出来,将李伯升的皮甲染得通红。亲兵柳七挣扎了一下,眼睛瞬间张得老大,气绝身亡。
“是!”亲兵们鼓起体内最后的精神,齐声答应。
“小七!”李伯升手疾眼快,从马背上探下一只右臂,将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亲兵紧紧拉住。然后偏腿跳下坐骑,左手迅速从马鞍后解下一个水袋,一边朝昏迷者嘴巴里头灌,一边大声喊道,“小七,小七,不要睡。不要睡,马上就到兴化了。到了兴化,哥哥我请你去吃大肉片子,巴掌大的肉片子,管饱管够!”
“嗯?唉!”李伯升被问得心头一紧,浑身上下,一点www.hetushu•com力气也提不起来。是啊,回去,回去简单。可自己还能过原来那种日子么?这两个月的千夫长虽然做得名不副实,但毕竟也是一呼百应。并且有大把大把的活钱从手上流过。回去,回去当个平头百姓。即便用这两个月攒下来的钱购置了船舶贩盐,见了那些乡间小吏,自己的膝盖还弯得下去么?
“不行,当初带你们投军,说好了一块马上取富贵的!”李伯升心里大痛,抹了把泪,大声咆哮,“你不准死。姓柳的,你今天爬也得给我爬到兴化去!老子是你的主将,老子的命令,你必须听!”
“小七,小七!”李伯升拼命的摇晃,却阻止不了怀中尸体越来越冷的事实,心中悲愤莫名。猛然间,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着牙将尸体递给了身边的另外一名亲兵,“老徐,老周,你们俩去把找个向阳地方,把小七葬了。其他人,跟着我去找张九四!”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昏迷中的柳七虽然睁开了眼睛,嘴角却有暗黑色血迹慢慢淌了出来。“李,李哥,兴化,兴化真的就,就要到了?”艰难地吞下一口冷水,疲惫里眼睛里头充满了不甘。
“下一步,下一步你不是要去兴化么?”李伯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先前在肚子里准备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只好皱着眉头,非常生硬地追问。
“小七,小七,别睡啊。别睡啊。咱们,咱们有钱了。还,还要自己买船贩私盐呢!”其他几个亲兵也哭泣着,大声帮腔。
十一月的和_图_书清晨已经很冷了,在时家堡西南三十多里处的沼泽地里,却有一支大约六千多人的队伍冒着刺骨的寒风,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队伍中大部分人都只穿了一件单衣,只有少数几个,才有一件皮甲或者抢来的丝袄御寒。然而对于这个时节的天气来说,丝袄和皮甲所能起到保暖的作用非常有限,因此抹鼻涕声和咳嗽声,就成了弥漫在这支队伍当中的主旋律,没完没了,无止无休。
他们虽然现在名义上是李伯升的亲兵,实际上,在两个月之前,却还是一起煮卤水烧盐的苦哈哈。彼此间,不似兄弟胜似兄弟。因此,绝对无法眼睁睁看着柳七死在眼前。
“不,不睡!”在众人的齐声呼唤下,亲兵柳七勉强又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艰难地回应,“我,我不睡。李哥,李哥你也别去兴化。咱们,咱们不是,不是朱屠户的对手。这,这官兵,咱们,咱们不当,不当——噗!”
“本来该给大伙分了钱粮,各回各家的!”仿佛能看穿李伯升的肚子,没等他开口,张九四便主动说道。“但是……”叹气着摇摇头,他又继续补充,“伯升,我的伯升老弟,真的回了家,你还能过得下去原来那种日子么?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那儿?见到个人就得磕头作揖?!”
找张九四,自然不会是跟他谈如何到兴华城去继续给朝廷卖命。而是分了大伙该分到的那份钱粮,然后各回各家。这朱屠户,谁愿意去替朝廷打谁去!老子没那本事,老子先回家过日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