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七章 乱世

朱八十一的名字这两年大伙如雷贯耳,有关此人的事迹,也早已传遍了两淮上下,大河南北。特别是几个月前此人带着千余弟兄就飞夺淮安的壮举,更被江湖豪杰们津津乐道。每次谈论起来,虽然一口一个朱屠户的骂着,心里头却早就把自己化成了对方的模样,时刻恨不能取而代之。
“是啊,不能打兴化,又不能投朱八十一。咱们,咱们还能往哪走?难道继续饿着肚子向前,一直走到泰州去不成?”
“是啊!”李伯升摇了摇头,喟然长叹,“就连那勇冠三军的胡大海,最开始都只能在他麾下做个教头。直到淮安之战中立了大功,才得到了他的提拔。咱们……唉!”
“是啊,九四,伯升,你们两个最有本事,你们两个画出道来,大伙听着便是!”
“谁说了不算,老子就给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办法有一个!”张九四咬了咬牙,忽然将声音压到极低,用只有身边几个人听到的幅度,耳语般说道,“记得说书先生讲过,三国时候,有个人叫孙伯hetushu.com符……”
“他不动孙德崖,并不等于不会动咱们!”李伯升吐了粗气,用力摇头。“他这次来势汹汹,恐怕对高邮府全境志在必得。咱们摘了他的桃子,即便能找到刘福通撑腰,他也未必会给刘福通这个面子。况且那刘福通能做到红巾军大元帅,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未必肯为咱们这几个上不了台盘的小角色,去得罪麾下一方诸侯。”
“反了,反了,皇上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大不了,一刀死个球。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那还不容易么,兴化。兴化就在前头,咱们进了城去,突然亮出刀子,肯定能打守军一个措不及防!”
“是啊,张哥,我们跟着你干,奉你为主!”
这句话,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纷纷擦拳磨掌,大声议论,“着啊,咱们何必舍近求远呢。有六千多弟兄,在朱屠户那里,少不得也能捞个千夫长做!”
“不反悔,张九四,你尽管说,只要办法可行,咱们这条命就卖给你!”
“一个http://m.hetushu.com千夫长就满足了。照我说,至少让九四哥做了万户,然后咱们几个都做九四哥帐下的指挥使!”
“是啊,他连孙德崖和郭子兴都不愿意动,怎么可能会动咱们!”
“办法倒是有一个,我要是说出来,大伙可别装怂!”张九四明明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嘴巴上却依旧非常犹豫着强调。
一番话,说得众人心里瓦凉瓦凉。纷纷叹着气,低声追问,“那,那你,你们说,咱们该怎么办?”
在这些人心里,眼下可是不会去想那一千精锐战兵和一千流民的差别。再加上最近两个多月接触下来,他们也的确将蒙元官兵的虚实摸了个底掉儿。知道其不过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空架子而已。因此一个个仿佛突然被拨云见日般,只觉得眼前整个世界明媚无比。
“反了,杀人放火谁不会,咱们也反了!”
“这……”众人闻听,心里的火苗立刻就短了三截。造蒙元朝廷的反,大伙不怎么害怕。毕竟眼下大半个河南江北行省都成了红巾军的地盘,蒙元朝http://www.hetushu.com廷即便出兵剿灭,也得先从刘福通、芝麻李等大块头剿起,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大伙这些小角色。但捋朱八十一的虎须,却着实需要大伙掂量掂量。那厮虽然号称厚道,杀起人来,却也不曾眨过眼睛。淮安那群大盐商就是先例,一夜之间,上千颗脑袋,至今做食盐生意的商贩提起此事来,还人人色变。
“就是,九十四,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对,张哥,只要你能给大伙找到活路,我们就都奉你当主公。绝不反悔!”
“我?”李伯升只是不愿意再去招惹朱八十一,至于下一步具体该怎么办,还真没啥成熟想法。犹豫再三,摇着头说道,“我现在心里乱得狠,九四,还是你来说吧!咱们这些人里头,你向来最有眼光。”
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给出最直接,最简单的答案。甚至连打下地盘后,如何对付朱八十一都想好了,就等张九四和李伯升两个拍板。
“是啊,是啊!给朱八十一当兵,咱们也能借借他的东风!”
众人心里早就被撩拨得火烧火燎和-图-书,纷纷拔出刀子来比比划划。
“兴化。抢了兴化,然后再给刘福通刘大帅送一份厚礼。想必念在同是红巾的份上,那朱八十一也不敢来动咱们!”
“是啊,凭什么?”非但李伯升被说得心头一片火热,跟他同来找张九四分钱粮的吕珍和潘原明等人,也是满脸激愤。
众人眼里,立刻燃烧起了炽烈的火焰,纷纷擦拳磨掌,准备大干一场。李伯升刚刚看到柳七在自己怀里死去,头脑比其他人稍微冷静一些。想了想,犹豫着说道,“造反倒是容易,眼下官府招架朱屠户还来不及,肯定顾不上再管咱们。但咱们总得想得长远一点儿,至少得先给自己找个地方落脚。否则,一旦手头的粮食吃光了,那面就是个树倒猢狲散的下场。”
张九四要的就是大伙没主意,如果大伙此刻心里不乱,反而不利于他火中取粟。因此,淡然一笑,先把话语权让给了李伯升,“伯升兄,你年龄比我大,你先说!”
“是啊,张大哥,你说,我们听你的!”
“不打兴化,朱屠户是头老虎,咱们不能从他嘴里夺食m.hetushu.com!”张九四虽然一心鼓动大伙造反,却也不是个鲁莽的主。听李伯升说得认真,立刻从善如流,“非但不能打兴化,凡是朱屠户可能看上的地方,咱们都不能去碰。否则,一旦惹恼了他,以咱们现在的是实力,肯定挡不住他倾力一击。”
“那干脆咱们就去投朱八十一!”有人眼神一闪,兴高采烈地说道。
“呵呵,大伙想得太简单了!”正当大伙说得高兴时,张九四忽然冷笑了几声,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你们觉得,眼下朱屠户,缺咱们几千兵马么?我可听人说过,他那边有个规矩,无战功者不得为官。即便想做个百夫长,都得自己拎着刀子到阵前去换。”
“伯升,老吕,小潘、小瞿!”看着众人狂热的眼神,张九四知道自己这把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便挨个叫着几个领头者的名字,继续往上浇油,“诸位难道还没看出来么?乱世已经到了!有道是,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诸位难道真的就甘心,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攻城略地,自己却继续交粮纳贡?都是爷们,谁下面比谁少一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