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八十八章 高邮

“我等,我等愿拼死保护大人!”李齐和纳速剌丁等人又是感动,又是难过,躬下身,大声回应。
“是,是张九四!”卢守义喘了几口粗气,继续大声汇报,“还有李伯升,张九四的弟弟张世德,就是张九六,还有吕珍、潘原明,瞿启明等人,都回来了!还,还带着五千多兄弟!”
“啊!”知府李齐立刻到兵器架子上抓宝剑。副万户纳速刺丁则抽出弯刀,挺身将契哲笃护在了自己背后,“大人勿慌,末将带你杀出去。胡里奥、托哈,你们两个立刻到门外备马!哈拉金,你速去控制住西门。”
“这?”知府李齐的嘴巴动了动,将想要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头。据他所知,眼前这位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可是个少见的明白人。非但精通兵法,熟于政务,而且气度恢弘。绝不是因为小恩小怨,就置国家大事于不顾的人。
很显然,姓朱的除了火炮之外,又鼓捣出来了一种新的破城利器。以往大伙谁都没见过的,并且历史上根本没有过记录的。宝应城逃回来的溃兵不知道那到底是何物,只是说贼军出动了一种巨大结实,并且能自己行走的铁甲车。而铁甲车下到底藏了什么,为何会让宝应城的东墙像豆腐一样垮掉,却是谁也说不明白。
“没有!”千夫长卢守义想了想,用力摇头。“启禀知府大人,张士诚是从东北方向跑回来的,队伍拖得很长,身后没有追兵!”
他必须战,哪怕明和-图-书知道打不过,也必须跟朱屠户打上一次。弄清楚了对方的真正底细,才能离开高邮。这是他做臣子的义务,也是他作为一个蒙古人的骄傲。成吉思汗当年横扫万里,可不是靠着城里那些躺在祖宗功劳簿上吃软饭的窝囊废。那些人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蒙古人的味道。而他,却至今没有忘记祖先的荣耀,至今还把这份骄傲牢牢地刻在心里。
“你们两个不必过于担心!”知道李齐和纳速剌丁都不想这么早就为国尽忠,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很惨然地笑了笑,低声说道,“老夫已经派遣心腹,在西门备下了船只。万一事有不测,老夫会和你等一起从高邮湖上撤退。即便拼着被朝廷治罪,老夫也得把贼军破城如此迅速缘由带出去,以让各地官府能早做提防!”
“嘶——!”李齐和纳速刺丁两个齐齐倒吸冷气,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不好啦,红巾贼来了,朱屠户来攻城了!”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令屋子内的悲壮氛围瞬间土崩瓦解。
“大,大人!”千夫长卢守义顾不得往起站,趴在地上大声汇报,“张,张士诚,张士诚回来了。张士诚带着队伍回来了,就在东门外请求进城!”
“镇南王孛罗不花与镇守庐州的帖木儿不花乃是叔侄,而贴木儿不花与镇守武昌的威顺王宽彻不花又是兄弟。”见众人满脸迷惑,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叹了和*图*书口气,又低声补充,“五年前,集庆盗起,孛罗不花讨平之。然后又与威顺王宽彻不花讨徭贼吴天保于靖州,朝廷皆无封赏。而去年贼将倪文俊、陈友谅进攻武昌,朝廷没派一兵一卒相救。今年反倒因为宽彻不花丢了武昌,夺其王位,并且将其子和尚下狱定了大辟之刑。多亏宽彻不花拿了钱走通了皇后的门路,才免去了一死,改成了待罪军前立功。”
“嗯!”契哲笃立刻意识到了李齐在提醒自己什么,皱着眉头,低声沉吟。还没等他决定到到底接纳不接纳张士诚的忠心,门口又冲进一个八尺多高的军汉。“噗通!”朝地上一跪,一边哭,一边匍匐着向前爬动,“大人,大人请开恩,开恩救我家两个兄长一救。末将,末将愿意和家里两位兄长,永远追随大人,肝脑涂地,百死不悔!大人,大人开恩哪!”
也不怪张九四等人不敢捋朱八十一虎须,半日克宝应,柱香下范水,这份战力,天下有几个人敢逆其锋缨?即便是先前信心满满地誓要将朱屠户生擒于高邮城外的蒙元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在得到消息之后也完全乱了方寸。每日困坐在衙门里头,紧张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契哲笃不相信神佛,所以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妖法存在。即便是有,他也必须先亲眼看到妖人朱屠户的施法过程,然后再报给朝廷,让朝廷找大德高僧出马,寻求破解之道。所以他可以接受战略上www•hetushu.com的失败,也可以弃城逃命。但是他却不能准许自己连面儿都没跟朱屠户打一下,就望风而逃。
但知府李齐心里,却比契哲笃又多了一份谨慎。抢在对方下令打开城门之前,站出来,大声询问,“张士诚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军容可否齐整,在他身后,可有追兵出现?”
“嘶,啊——!”李齐和纳速刺丁两个再度倒吸冷气,好半晌,都无法将嘴巴合拢。
“妖法,朱屠户使的是妖法!卑职,卑职可以对天发誓,亲眼看到朱屠户登台作法,脚踏七星……”跑回来报信的百夫长脸色煞白,赌咒发誓。
未必是火药所炸。宿州被攻破后,残兵败将们报告上来的消息,契哲笃曾经亲眼看到过。据他们说,当时宿州城的城墙是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整段飞上了半空。而这回据宝应城逃回来的溃兵所讲,宝应城是毁于一连串闷雷声中。并且城墙是向正下方自己瘫倒,而不是向上飞出。波及范围仅仅限于两座马脸之间的城墙,和距离城墙不到一丈远的范围。更远的处,甚至连土渣都没溅到。
论职位,他们也算上是四品大员了。但涉及到皇家的秘闻轶事,却很少听闻,也没勇气胡乱打探。而今天,从不知道契哲笃是因为心思大乱,还是出于拉拢目的,居然把蒙古皇族之间的秘密,毫无保留地给端了出来。
最是无情帝王家。这句话,几乎在东方西方,世界各族都通用。因此不用仔细琢磨,李齐和纳和*图*书速剌丁两个,就知道扬州方面不可能发来一兵一卒了。而以眼下守军的士气和实力,想坚持到董抟霄赶到无异于痴人说梦。
“张,张士诚?你说的可是张九十四?”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契哲笃费了好大力气,才响起张士诚是哪个来。皱着眉头,低声追问。
在朱八十一之前,从来没有人攻势能锐利如斯。一日一夜破城,半日破城,一炷香破城,从淮安到宝应再到范水,以往令进攻方头疼无比的城防,在他朱屠户眼里,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如果说淮安城因为排水沟渠防卫疏忽,被攻破还可以理解。宝应和范水寨,都破得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那两个地方,自打淮安失守之后,可是第一时间就给排水渠装上了无数道铁笼闸,即便他朱屠户拿着绝世神兵,也不可能在眨眼功夫就将那么多道铁闸全部砍开。
正在心中偷偷感慨间,却又听契哲笃幽幽地说道,“陛下幼时颠沛,所以对人的提防的心思,难免就重一些。且早年间一直有谣传,权相伯颜,一直对孛罗不花青睐有加。而细算下来,孛罗不花、帖木儿不花和宽彻不花,也都为世祖陛下的嫡传血脉!唉!”
正所谓疾风知劲草,在此危难时刻,连城里的蒙古人官员都偷偷收拾了行李,随时准备搭乘小船朝扬州逃命。张士诚作为一个入伍才两个多月的新兵千户,居然收拢了如此多兵马回来助战,这份忠心,如何不令人感动?
“啊!”闻听此言,河南江北m.hetushu.com行省左丞契哲笃愣了愣,又悲又喜。
“贼军来势汹汹,左丞何不向扬州求援?请镇南王发兵来救?双方合兵一处,与朱屠户较量一场。总比各自守在城里,被朱屠户逐一攻破为好?”此时此刻,知府李齐也没了底气,见契哲笃愁眉不展,便凑到他身边,小声提议。
三道防线,前两道防线被淮安红巾一捅而穿,而期待中的猛将董抟霄,却还在长江南岸不知道什么地方。如果再不赶紧找人过来帮忙的话,等那朱屠户带着兵马杀到,大伙十有八(九)是死路一条。
这朝廷,对镇南王一家也太苛刻了些。即便是降将,也没见如此狠辣过。打了胜仗没与赏赐,打了败仗就追究到底。也难怪镇南王孛罗不花眼看着朱八十一在淮安折腾,却好像跟自己没关系一般,半点力气都不愿意出。
“唉,你等有所不知!”蒙元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长叹一声,摇着头说道,“若是能与镇南王孛罗不花合兵,老夫又何必隔着一条大江向董抟霄求援?下去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吧,这个主意,不用再提了!”
“是啊,是啊!贼兵势大,大人宜早做打算!”契哲笃的心腹爱将,回回人纳速刺丁也凑上前,低声给李齐帮腔。
“推出去,斩了!”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契哲笃便下令将此人处以极刑。
“是!”副万户纳速刺丁的三个儿子齐声答应,撒腿就往外跑。还没等跑到府门口,却“咕咚”一声,与正冲进来的千夫长卢守义撞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