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章 傅有德

这一招,对付正规军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然而用来对付刚刚吃粮没几个月的大侠小侠和盐丁头目们,却是歪打正着。后者没经过任何严格的训练,脑子里根本弄不清江湖和战场两者之间的差别。听了张家哥仨的话,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肚子里苦水四下乱窜,刹那间,居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来得好!”傅有德大喝一声,奔驰中,将缨枪交到左手。随即右手在马鞍后拉出两只中间连着铁链的刺球,握着铁链举过头顶,迅速轮了两圈,借着战马前冲的速度朝对面的枪阵掷去。
在江湖中,傅有德这三个字,可一点儿不比朱八十一帐下的胡大海来得差。此子十四岁出道,与其兄傅友仁,同乡李喜喜三个占据砀山,专找周围那些大户堡寨的麻烦。官府派兵征剿了多次,要么寻他三人不着,要么被杀得落花流水,着实拿哥仨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儿?”被问到的人当即又是一愣,双腿再也无法迈开。江湖自有一套江湖规矩,与军队完全不一样。疆场争雄,讲究的是各尽其力。无论谁死在谁手里,都是怪不得别人,更其亲朋好友更无法去寻仇。而江湖当中,却讲究的是“兄仇弟雪,父债子还”。你今天放冷箭射死了别人,日后就得有被此人的亲朋好友追杀到天涯海角的觉悟。绝对是一方的男丁不死光,恩怨无法了结的下http://www.hetushu.com场。
“只杀契哲笃,无关人等让开!”傅有德哈哈大笑,拨转战马,再度冲向蒙元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身后的骑兵绕过纳速剌丁的尸体,迅速在他身侧和身后排成了一个四列长阵。大红色的披风被吹的呼呼啦啦,上下飘舞。战马的蹄铁砸在石头街面上,火星四下乱溅。
刘福通攻克汴梁,天下震动。李喜喜,傅友仁和傅有德三个也觉得继续占山为王没什么大出息,就带领麾下喽啰前去投奔距离自己最近的赵君用。后者闻听后大喜,连靴子都没顾上穿,光着脚策马迎出了五里之外。而傅有德也没辜负赵君用的知遇之恩,在睢阳之战中,连挑守军大将七人,杀得对方魂飞胆丧,闭门不敢出。然后才有赵君用连炸睢阳二十几次都没能将城墙炸塌,最后亲自顶着矢石蚁附,才将睢阳城拿下的典故。
然而,他们的努力注定徒劳。傅有德只是轻轻一抖手腕,就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色目将领挑上了房顶。随即左手一推枪纂,右手横拉,又干净利落地用枪锋将第二名色目人咽喉切为两段。说时迟,那时快,第三名色目将领已经冲到了他脚下,钢刀直奔他的大腿。傅有德忽然抖了下缰绳,胯下的战马猛地来了个大转身,扬起前蹄,将此人踢成了滚地葫芦。
久而久之,江湖上便给傅有德取了个绰号,m.hetushu.com唤作“玉面枪王”。与庐州朱亮祖、宁州谢国玺、扬州张明鉴、安丰常遇春,并称天下五杆枪。河南江北的绿林豪杰,大侠小侠们,再也不敢上门招惹。
“结阵,结阵!李福,带着家丁上前结阵。堵住街道,把街道给我堵住!”知府李齐见势不妙,咬着牙押上了最后的老本。
“不想死的让开!”傅有德放下马蹄,手中长枪直家将李福的哽嗓。后者身手远比普通家丁灵敏,倒退着向侧后方闪避。同时不忘了用长矛向傅有德的战马乱捅。
就在这一犹豫的功夫,傅有德的战马已经踏上了吊桥。手中长缨身前抖动,嘴里发出狮子般的咆哮,“是自己人就让开,马蹄下可没长着眼睛!”
继续替契哲笃守卖命吧?这高邮城眼见着就守不住了,万一张家哥仨秋后算账,大伙绝对没好果子吃。可现在就放下武器投降吧?又有些对不住契哲笃大人的相待之恩。毕竟最近这两个月来,大伙该拿的军饷一文钱都没少,并且基本上每天都能吃上一干一稀两顿饱饭。
“傅有德——!”
这一刻,他宛若金甲战神。城上城下,数万双眼睛里,都闪动着他的身影。
如今,这么一个杀神亲自领着队伍冲到了高邮城下,试问城墙上的江湖豪杰哪个不觉得大难临头?当即,便有人叫嚷着,冲向马脸上的床子弩。结果,还没等跑到床弩旁边,却http://m•hetushu•com又被其他人奋力推开,“找死,要找死自己往城墙下跳,别拖累大伙。你今天要是射死了傅有德,那傅友仁和李喜喜两个,岂会跟大伙善罢干休?”
他重金礼聘回来的家将李福,带着百余名身穿皮甲的家丁迅速脱离队伍。在街道中央结成一个小小的方阵。手中的长矛一端向上斜挑,尾部则戳在地面上,组成一道冰冷的丛林。
“是!”诈门得手张士诚大声答应着,手持钢刀,直扑城门左侧的马道,“弟兄们,识相的赶紧给我让开。红巾军已经入城了,你们还坚持个什么劲儿?”
“我跟你不共戴天!”几名明显色目人长相的蒙元将领徒步掉头杀回,挥舞着钢刀,疯子般冲向傅有德,试图将后者乱刃分尸。他们做得很努力,他们所选的时机也非常准确。正抢在后续的红巾军骑兵被纳速剌丁的尸骸挡了一下,没有及时跟上来。而傅有德又杀得兴起,没顾上回身招呼属下的当口。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副万户纳速剌丁站立在长街中央,手捂脖颈,像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而傅有德已经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枪锋所指,正是契哲笃的胸口。数名蒙古武士不要命般扑上,却被傅有德一枪一个,全都挑飞到了路边,宛若土偶木梗。下一个瞬间,副万户纳速剌丁忽然长跪于地,血顺着手指的缝隙,喷泉一样射上了半空。
“潘大牙,李兵,你http://www.hetushu.com有种就往爷爷胸插!看朱总管进城后,会不会饶了你?!”张九九则带着一伙死党,顺着城墙朝敌楼中猛推。一边厮杀,一边大声呼叫几个盐丁头目的名字。仿佛唯恐对方的事迹,不被广为传诵一般。
“只杀契哲笃,无关人等让开!”傅有德策动坐骑,从李福的尸体旁急冲而过。骄傲的喊声,在高邮城的长街上来回激荡。
“轰——!”堵在门口的义勇和盐丁们,立刻将身体贴在了门板上,让出了一条五尺宽的通道。傅有德带着百余名骑兵鱼贯而入,大红色的披风连成了一道巨龙。穿东门,过瓮城,风驰电掣,一直冲到了内门正对的主街上,才终于有数杆迟来了巨弩从城头上射下,将城外缀在龙尾处的几名勇士推进了护城河中。
正犹豫间,忽然又听见有人在城内大声喊道,“纳速剌丁大人,纳速剌丁大人,纳速剌丁大人杀回来了!纳速剌丁大人威武!纳速剌丁大人,哎呀——!”
“弟兄们,别瞎跟着搀和了,赶紧把弓箭放下!!”张九六则拎着一把钢刀,顺着城门右侧的马道与其兄遥相呼应,“高邮城是朝廷的,命是自己的!赵二子,冯占奎,你们两个,难道铁了心要跟朱总管过不去么?”
后来就有人给官府出了个主意,重金购买李喜喜和傅氏兄弟的人头。告示贴出之后,一些贪财的“豪杰”们纷纷应募。结果这些人无论是带着家丁前去“剿和_图_书匪”,还是打着“切磋”的名义登门,都被傅有德一枪一个,戳下山来,杀了个屁滚尿流。
“呜——呜——呜!”前后两排,另外七只双头链子锤,紧跟着傅有德掷出的链子锤一道,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凌空砸进了枪阵中央,正对着傅有德马头处。半蹲在街道上的李府家丁们躲避不及,被砸得鲜血飞溅,东倒西歪。傅有德的战马,则在枪阵被砸出的缺口处冲了进去,人立而起,前腿四下乱踢。马背上的傅有德丝毫没有慌乱,长枪轮圆了当作鞭子,从上往下狠抽,“啪——!”几名躲避不及的家丁被碗口粗的枪杆抽得直接飞了起来,口吐鲜血。其他没被马蹄踢伤和枪杆砸中的家丁慌忙躲避,整个枪阵顿时四分五裂。傅部骑兵列队跟上前,手中长缨借着马速前推。枪锋所指,尸骸满地。
“张九四,张九十六,你们俩带人去给我夺下城墙!”傅有德头都不回,高举着长枪大声呼喝。“李伯升、瞿通,潘原明,跟着我去抓契哲笃!”
“傅有德——!来的是徐州傅有德!玉面枪王傅有德!”城头之上,登时又是一片大乱。众大侠小侠们你推我搡,个个都把恐惧写了满脸。
“那就去死!”傅有德猛地一声大喝,枪缨抖动,将对方的长矛卷上半空。然后随手向下来了记劈刺,锐利的枪锋扫过李福的下巴、胸口和小腹,将此人的铠甲连同下面的皮肤、肌肉一起切开,肠子肚子滚了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