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权衡

“是!”众人听他说得大气,再度拱手施礼。
“这你可是小瞧朱屠户了!”张士诚也偷偷四下看了看,低声回应,“你想想,那傅有德无论是谁的手下,这会儿却是在替他朱八十一开疆拓土。所以傅有德无论做出什么承诺,他朱八十一都得在后面兜着。况且咱们哥几个经过这一战,名字肯定传遍大江南北。如果朱八十一不肯兑现傅有德的承诺,他会落下个什么名声?今后天下豪杰,哪个还敢慕名前来投奔与他?”
“这,这城里。将军一走,城里可就没人主事了!”张士诚又愣了愣,犹豫着劝阻,“万一有契哲笃的余党闹起来……”
“不是有李伯升他们在么?我手下的骑兵也都在。”傅有德笑了笑,非常自信地解释,“如果有人想趁机作乱的话,就必须从府衙的大牢里,把契哲笃和李齐等人给抢出来。想从我的弟兄手里抢人,呵呵,他们也得有那本事!走吧,别耽搁了,早见了大总管,你的事情也好早点解决!”
“这儿——?”张士诚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凛然生畏。傅有德却笑呵呵地回过头来,大声说道,“看吧,我说大总管马上就回到吧?!对面就是两位总管和他们手下的近卫。麻烦你先和我的亲兵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去拜见了两位总管,然后再替介绍你给他们认识!”
“左近成与不成,咱们都在他的胳膊肘子皮底下!”张士诚想了和*图*书想,又将声音提高了几分,郑重说道,“大伙都把精神打起来,按照傅有德的话,约束弟兄们。别让朱总管第一次见到在咱们,就留不下个好印象。告诉那些想发财的弟兄,让他们也先忍一忍。就说老子今天算欠了他们的,待以后有了机会,一定加倍补偿!”
张士诚则又笑了笑,用力挥手,“赶紧去吧,收拢好队伍之后,就把他们都拉出城去,免得瓜田李下的,啥都没吃到,反而落一身嫌疑。咱们就一边在城外扎营,一边恭候朱总管的大驾!”
张家兄弟和瞿通、潘原明等人当面儿不敢跟他顶嘴,转过身去,却都觉得傅有德小题大做,纷纷低声议论道:“装什么装,大伙把脑袋别在裤带上造反,不就是图个痛快么?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咱们又何必跟着他?继续在契哲笃手下混,还不是一样!”
“大哥,我们听你的。等会儿遇上赵二子,冯占奎他们几个,也把这番道理跟他们说说,让他们也听你的!”
“不准胡说!”张士诚听得心烦意乱,竖起眼睛,低声呵斥,“小心祸从口出!况且欺负个普通小老百姓有什么劲头?要玩,咱们今后自己去玩大的!”
“倒也是!”李伯升原本就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听张士诚说得肯定,心中的忐忑不安的感觉稍缓,“那朱屠,朱总管,倒是素负仁义之名。对胡大海,耿再成,还有投降他的几个和-图-书蒙古人,倒都还算不错!”
可胸口深处却有股野火,在不停地炙烤着他的心脏。强,姓朱的现在强又怎么了,当年袁术还强呢,最后还不一样死于刘备、曹操等人之手?男子汉大丈夫不趁着乱世自己博杀一番,跟着别人能有啥出息?况且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以朱屠户这势头,蒙元朝廷不把他当成眼中钉才怪!万一朝廷以倾国之力来攻,凡是在他手下效力的,肯定要殊死拼杀。战场上刀箭向来无眼,即便朱屠户福大命大,能挺过这关。手下的将领,谁能保证能陪他一路走到最后?罢,罢,罢,还是想法借他的势,自谋出路吧!大不了一直打着他的旗号,给自己始终留着条退路便是。
正志得意满地筹划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蓦然回头,却看见傅有德带着两名侍卫,还牵了一匹空着鞍子的骏马,朝门口疾驰而来。
“大哥,我们都听你的!”
四匹坐骑风驰电掣,沿着管道飞奔,转眼就迎出了二十余里。远远地,看到有一大队身披铁甲的骑兵迎面开了过来。
“啰嗦!”张士诚既不制止,也不反对,倒背着,缓缓踱向高邮城的东门口。这座城是他帮忙打下来的,没有浪费朱总管一兵一卒,也没有浪费一两火药。虽然要分一部分功劳给傅有德,但后者麾下仅有一百多骑兵,那朱屠户只要眼睛不瞎,肯定明白谁的功劳最大。如和_图_书果朱屠户问起自己今后的打算来么?除了跟傅有德约定的条件之外,自己就明白地告诉他,愿意于永远庇护于朱总管的羽翼之下,供其驱策。刀山火海,绝不旋踵。嗯,嗯,还可以再答应得详细一些,每年按时缴纳钱粮,绝不延误。反正那些现在都是无主之物,即便分给姓朱的三成,自己还能落下大头……
“是,大哥!”
“可不是么?大块的肉都被他给吃了,连口汤水都不让咱们喝,就是皇上,也不能这么对待有功功臣啊?!”
两淮之地水网纵横,气候潮湿,极不适合战马生存。因此民间很少见到成规模骑兵,即便见到,也大多数骑乘的是相对矮小的蒙古马,并不显得如何威猛。然而今天,对面开过来的骑兵却个个都端坐在身材高大的大食马背上,全身上下披着精钢板甲。远远地被夕阳一照,就像一股金色的洪流,任何阻挡在其前面的障碍,都会被砸得粉身碎骨。
“嗯!”众人想了想,用力点头,“今天就让姓傅的威风一回,等哪天咱们爷们也单独成了军……”
高邮城与淮安一样,都是运河上的重要货物集散枢纽。因此城里的大户人家颇多,百姓日子过得也相对富足。而被官府招募来的“义兵”和强征来的盐丁们,则大多属于这个时代的底层,平素除了被各级官员呼来斥去之外,也没少受了“城里人”的白眼儿。因此在杀散了正式官兵之后,hetushu.com立刻将刀锋对准城中百姓。看到稍微像样一些的宅院,便不由分说冲进去,一通乱抢。看到稍微有些姿色的女人,也立刻一根绳子捆了扛上肩膀,或者当场按倒,就地行那禽兽之事。
“小声点儿,没人拿你们当哑巴卖!”这回,喝止大伙的换成了李伯升。只见他四下看了看,耳语般问道:“九四,你今天早晨跟大伙说的事情,能成么?那傅有德不过是赵君用手下的一员大将,怎么可能做得了朱八十一的主儿!”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高邮之战早已宣告结束。赵君用麾下悍将傅有德以一百五十名骑兵,在张士诚、李伯升、瞿通等“义兵”和盐丁首领的配合下,诈开了高邮城东门,当街斩杀蒙元方面副万户一人,千户五人,百户及其下将士四十余众。生擒蒙元河南江北行省左丞契哲笃、知府李齐以及大小官员近百。并且迫使两万多高邮官府临时征召来的“义兵”和盐丁当场倒戈,掉过头来,与张士诚等人一道,将七千多正式官兵杀了个尸横遍地。
“是!到底是九四大哥,想得就是周到!”
傅有德见到此景,少不得要派骑兵过去,将那些带头祸害百姓的匪类砍翻在地,以儆效尤。并且将张士诚兄弟和李伯升、瞿通、潘原明等人都叫到身边,呵斥了一番,勒令他们各自去约束自己的嫡系,不准在城里乱来。
“草民敢不从命!”张士诚又用力拱了下手,同时将身体http://m.hetushu.com在马鞍上挺了个笔直。
“去迎接朱总管他们,有匹马是你的,你也一起去!”傅有德轻轻带住缰绳,干脆利落地回应,“朱总管已经知道咱们把高邮城拿下来了,正和毛总管两个带着亲兵朝这边赶。咱们反正在城里闲着没事,不如一起出去迎接一下!”
“傅将军这是哪里去?”张士诚微微一愣,赶紧侧身让开道路,同时小心翼翼地打听。
众人想了想,拱着手表态。张士诚点了点头,又笑着补充道,“想当英雄呢,就得拿出点儿英雄的模样来。咱们不能一边想着建功立业,一边却把眼睛盯在别人吃剩下的那几根骨头上。你看那朱屠,朱总管,就是因为有个大好名声,连城里的蒙古人,都不愿意与他为敌。咱们想成就一番事业,就得跟人家学着点儿!”
一千铁甲骑兵!朱屠户麾下居然有一千铁甲骑兵!即便其中一半儿属于毛贵,他自己剩下的,至少也是五百铁骑。把这五百铁骑送过江去,苏杭二地几乎都可以平着趟了。哪里还用别人打着他旗号狐假虎威?张九十四啊,张九十四,今天的算盘,你可打得有点歪了。想跟人家做生意,居然连人家的本钱都没弄清楚!这生意,怎么可能还有赚头?不如,不如干脆老老实实投奔了他吧,凭着今天的功劳,日后也少不了个公侯之位!
“那,那草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士诚拱了下手,快步来到替自己准备的战马前,飞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