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四章 朱公路(下))

众人闻听此言,顿时又开始七嘴八舌。“是啊,大哥,姓朱的怎么说?这么大座高邮城都献给他了,他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吧?”
“你是说,要我拿高官厚禄收买这些人?”朱八十一皱了下眉头,沉声追问。
“没亲自动手,但也动了心思!”张士诚越听越烦躁,继续挥着刀子数落,“我当时跟你们怎么说的,你们可曾听清楚了?如果你们用心去做,我就不信,扑不灭那些火头!朱总管是什么人?我都能看清楚的事情,他老人家能看不清楚?不让人将你们拿下就地正法,已经是给了你们面子!还他妈有脸瞎咧咧呢,也不摸摸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结实!老子如果不是跟你们一伙,这会儿就去跟朱总管提议,把你们脑袋全砍下来挂城门楼子上,用以安抚民心!”
这下,众人立刻不敢再接茬了。刚才跟红巾军一道救火时,他们自己也看到了,乱兵的确在城里造了很多孽。如果朱八十一真的想以最快速度收买高邮城内百姓之心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带头夺城的这些人,全当作替罪羊来杀掉。如此,老百姓心里的怨气肯定就平了,三万多义勇和盐丁也没了首领,正好被他淮安军一口吞吃干净。
“姓朱的不会不认账吧,他可是成了名的英雄!”
“真的?!”众人喜出望外,雀跃着追问。
转眼间,牢骚声就越来越大。一众刚刚倒戈的义勇和盐丁头目们,都觉得自己受到了冷遇,朱大总管太不近人情。
以此类http://www.hetushu.com推,恐怕今后自己每打下一个府路,都会遇到一些新情况。那样的话,到底有没有一个简单有效的标准,来处理所有府和所有路的事情?自己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让老百姓接受真心淮安军,才能让他们真正感觉到他们和蒙元朝廷完全不一样?如果做得连蒙元官府都不如,那么自己起兵造反还有什么意义……
“呼——!”他仰起头,狠狠地喷出一口气,水雾被冻在空中久久不散。张士诚说得办法很好,很直接,见效也快,并且有成功先例可循。然而,那却是蒙古人的成功先例,自己照搬照抄,又和当年的蒙古人有什么区别?这样做,两淮一带的堡寨豪强的确会很高兴,但是他们真心肯跟自己福祸与共么?这样做,豪强们的利益固然得到了充分的保证,那些跟着自己四处转战,希望自己能给他们带来不一样日子的红巾军弟兄,他们呢,他们会怎么想?要知道,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可都是流民和盐丁出身,他们以前之所以食不果腹,那些地方豪强不可能没有一点干系。
他明白张士诚的确是出于一番好意才给自己献计,但是这个策略听在耳朵里,却令他非常不舒服。就像吃菜时突然看到了半条虫子,让人无法不觉得恶心。
“玉玺”,他已经送出去了。兵马粮草,他也即将拿到手。所有步骤,与三国平话里的情节,几乎都一模一样。马上,他就要成为下hetushu.com一个孙伯符,江南有大片大片的无主之地在等着他去征服。而朱八十一,就真的是个袁术袁公路么?一时间,张士诚觉得自己心里乱得厉害,眼前一片迷茫!
“我骗你们干什么,有什么意思?”张士诚横了大伙一眼,悻悻地反问。
按照张士诚先前的吩咐,大部分倒戈的义勇和盐丁,都被张士德、张士信、李伯升、潘原明等人带着,主动撤到了城外。少部分仍想着趁乱捞上一大票的,得知朱屠户已经带着一队铁甲骑兵抵达的消息,也赶紧丢下刀子,擦干身上的血迹,扛着抢来的大包小包躲进了隐蔽处,不敢再顶风作案。还有零星一些抢红了眼睛和杀红了眼睛的乱兵,则被傅有德麾下的骑兵冲到近前,一刀一个砍翻在地。整座高邮城,在大队骑兵抵达的刹那间,就从混乱中恢复了安宁。只有几十处尚未熄灭的火头,很不给面子的继续冒着浓烟,仿佛要提醒新来的人,千万别被眼前的假象所蒙蔽。
张士诚又被吓了一跳,赶紧小心翼翼地改口,“末将,末将只是,只是觉得这样做,可能,可能会省事一些。但是,但是末将以前没怎么读过书,懂得的道理也很少。所以目光肯定非常短浅,请,请大总管务必原谅则个!”
“你说得其实未必没道理!”朱八十一不想令张士诚难堪,摆摆手,笑着安慰。然而,耳朵边却始终萦绕着对方的话,“当年伯颜丞相就是这么干的!当年伯颜丞相就是这么干的!当和*图*书年伯颜丞相就是这么干的!伯颜丞相用这种办法快速平定了两淮,大总管……”
“我也觉得这朱总管有些不知好歹。把高邮城献给他的是咱们,又不是城里头那些富户。要不是咱们冒死诈开了城门,他大军抵达城外的时候,那些富户还说不定帮助谁呢?嘿嘿,他倒好,还拿人家当作宝贝!”
“我怎么觉着,朱总管不太把咱们兄弟放在眼里呢!”盐丁千户潘原明偷偷扯了一下张士诚的衣角,低声抱怨。“从见了面到现在,一直爱答不理的,还黑着个脸,好像咱们把高邮城献给他,还献错了一般。”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又不准这儿,又不准那,到处都是框框,弟兄们凭啥把脑袋别裤腰带上!”
“闭嘴!”张士诚狠狠瞪了众人一眼,低声呵斥。“别拿你们的小人之心,来度大总管的君子之腹。六千人马,连同兵器,粮草,大总管犹豫都没犹豫,就当场答应了下来!打完扬州之后,立刻送咱们过江。如果咱们在江南站不住脚,还可以随时退回来投奔他。行了吧,这回你们都满意了没?!”
“不愿分给咱们兵器粮草,把六千弟兄还给咱们也行。咱们自己一路朝南打,也未必过不了江!”
“张,张大哥,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众人被骂愣住了,纷纷梗着脖子,满脸委屈地辩解。“我们,我们,我们又没亲自动手去抢。当时,当时情况那么乱……”
接下来的二人之间的对话,就完全转向了上下级之间的公务。大和*图*书多数情况都是朱八十一在问,张士诚老老实实的回答。偶尔引申几句,也不敢跑题太远,更不敢再乱出什么主意。一边走一边说,一边说一边走,时间在交谈中过得飞快。一直走到了高邮城外,才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一时间,诸多思绪全都被勾了起来,让朱八十一心乱如麻。好在他做大总管做得久了,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养成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质。因此张士诚这等外人看到后,丝毫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儿,反而觉得总管大人就是深不可测,一举一动都充满了上位者的神秘。
想不清到底该怎么办,以前无论在徐州还是在淮安,他都没遇到过同样麻烦。徐州那边是洪涝之地,成势力的豪强早就跑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已经不足为患。淮安路则是个盐枭窝子,按照逯鲁曾的办法狠狠杀了一通之后,地方上也就随之风平浪静。而高邮却跟淮安大不同,至少,当初淮安城的守军里头,没有王克柔、张士诚、李伯升这类所谓的义勇。而扬州又不同于高邮,更不同于淮安……
“我现在犹豫,该不该带着你们去南边!”张士诚将腰刀插回鞘中,扶着被自己砍满了豁口的树干连连摇头。
“可不是么?”绰号教张九十九的张士信也一脸愤懑,“咱们把这么大一座城池献给他,他却因为烧了几个大户人家的宅子,给咱们脸色看。堂堂一个大总管,哪边重,哪边轻,都分辨不明白。况且当时咱们已经尽力去约束手下了,只是人太多太乱,一时间没顾和-图-书得全而已!”
“唉,算了,大伙只是随便发发牢骚而已。九四,你别太认真!”还是李伯升脸大,仗着自己先前的地位,笑了笑,替所有人找台阶下。“不过,话也说回来了……”
“那大哥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没精神啊?咱们马上就有自己的人马和地盘了!还有朱总管给咱们撑腰!”
张士诚被吵得心烦意乱,抽出刀来,狠狠朝路边的树干上砍了几下,大声呵斥,“都给我闭嘴!谁敢再继续非议大总管,老子先剁了他!看看你们这幅熊样,再看看人家淮安军。还有脸怪朱总管不待见你们,就是老子,两边比较下来,也觉得你们就是一群土匪!”
四周瞧了瞧,确定没有红巾军的人在监视,他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向张士诚问道:“这朱总管,重草民而轻豪杰,未必是能成大事儿的主儿。你下午迎接他时,跟他谈过没有?咱们提的那些条件,他到底答应不答应?”
在红巾军入城灭火的时候,张士诚也向朱八十一请了一道将令,与李伯升等人召集了一些靠得住的弟兄,带着工具前去帮忙。此刻该干的事情都干完了,手脚一发闲,众人的脑子就立刻活络了起来。
朱八十一看到此景,心情当然更不可能痛快。赶紧和毛贵两个调遣各自麾下的骑兵,进城去扑灭火头,以免大火蔓延到全城。然后又派出得力人手,带领着兵马进城去挨街挨巷清理乱兵,安抚百姓。一直忙碌到入夜,才总算把城内遗留的隐患全都处理干净了,大伙才终于有了时间坐下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