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五章 联盟

“稀罕!一群乌合之众而已!”逯鲁曾横了他一眼,不屑地撇嘴。但说话的声音和语调,终究放缓和了一些。“老夫知道,有些话你们不爱听。但老夫却必须说出来。李总管、赵总管还有那位红巾军刘元帅,最近帐下都招募了不少英雄豪杰不是?别光想着扩充队伍,有时候队伍扩充太快,未必是好事!那些前来投奔的人,打仗的时候,除了摇旗呐喊之外,真正能帮上忙的,能有几个?而他们万一做了什么坏事,老百姓却全要记在你们这些人身上,平白丢了名声。里外里,你算算你们到底是占了便宜,还是吃了大亏?!”
注1:张士诚不善征战,但红巾军受到重挫时,却凭借着高邮城,硬扛住了脱脱的数十万大军。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张士诚治下,废除了蒙元朝廷的一系列苛捐杂税,兴修水利,鼓励农桑,重建学校。重手打击当时泛滥成灾的佛寺,将佛田分给百姓,将佛像冶炼回炉铸造钱币取代废纸一样的交钞。并且将“国税”的一部分主动返还给百姓。因此,张士诚兄弟在民间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口碑。元末文学家杨维祯评价他,兵不嗜杀,一也;闻善言则拜,二也;俭于自奉,三也;厚给利禄而奸贪必诛,四也。至今苏州还有他的纪念馆。
而更令人郁闷的是,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人虽然加入了联军,到现在为止,却一点儿作用都没发挥。反而因为实力太差,行军速度太慢,拖了所有人的后腿。
只可惜,这个理由,朱八十一根本无法说出来,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毕竟,眼下的张士诚,表现出来的过人之处和_图_书,只是集中于他的狡诈与果决上,其他方面,根本不值得一提。
“你……”傅有德被喷得脸色发黑,却拿禄老头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老东西不但是朱八十一的岳祖父,还是赵君用的授业恩师。辈分比他整整高出了两代,打定了心思倚老卖老,谁见了都得退让三分。
“我淮安军何时惧过与人作战!”老进士把胸脯一挺,雪白的胡须上下飘荡,“就凭他张九四那六千乌合之众,能替我淮安军遮风挡雨?想得美,真正的强兵,他怎么可能挡得住?如果连他都能挡得住的对手,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淮安军?”
“我不是说你!”逯鲁曾也迅速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傅有德也给卷了进去,扭过头,悻悻地解释,“也不是说你哥和李喜喜将军。像你们兄弟这样的,一百个里边出不了一个。并且你现在已经完全归属于赵总管麾下。我是说,那些投靠过来,却依旧带着部众单独立营的。就向张九四这种,谁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傅兄弟别往心里头去,善公年纪大了,这会儿又在气头上,有时候说话难免考虑不周全!”朱八十一闻听,再也顾不上跟老进士争辩,赶紧笑着替他补窟窿。
“你,你一个小小的都督,凭什么胡乱答应?”逯鲁曾根本不给傅有德面子,转过头,冲着他低声咆哮,“想打高邮城,不用他张九四帮忙,咱们能多花几个时辰?就想逞能,就想着显示你的本事!带着一百多名骑兵就敢去攻打高邮。万一被官兵堵在城里怎么办?那一百五十多名弟兄,岂不是全都会因你而死和-图-书?个人勇武,沙场之上,个人勇武能顶什么用?昔日吕布还勇冠三军呢,最后也逃不过一个白门楼吊死的下场!”
这还是在徐州、宿州两地,都努力推行了朱八十一独创的练兵之法的情况下,才出现的结果。其他各地的红巾诸侯,更是外强中干。甭看个个都号称十万二十万,真的上了战场,能拿出号称的十分之一战兵,都算是本事!
生僻的典故根本不用举,一个众人耳熟能详的例子就能说明所有问题。那就是三国时的袁术和孙策。按照眼下民间流传的话本,孙策穷困潦倒之时,两次去投奔袁术。袁术念在跟他父亲孙坚的交情上,两次出钱出兵扶植他东山再起。并且向朝廷推荐孙策为折冲校尉,给他提供粮草军饷,让他替自己去平定江东。结果孙策在平定江东之后,立刻不肯再遵从袁术的号令。并且在袁术称帝时,果断划地绝交。不但自己造了反,并且拉着鲁肃、周瑜等,将袁术治下超过一半的州县,都纳入了自己口袋。导致袁术的势力顿减,很快就在刘备、吕布、曹操三家的轮番打击之下,身败名裂。死的时候据说连口蜜水都没能喝上。
“善公,朱总管这事做得没错!”见逯鲁曾越喷越来劲儿,毛贵忍不住上前开解,“您老别光顾着发火,咱们红巾军做事,总得讲究个‘信誉’二字。况且以后淮安军的地盘越来越大,慕名前来投奔的豪杰,肯定也会越来越多。总得给他们一个先例,让他们觉着朱总管值得他们追随。否则,人家自己随便占据个县城照样吃香喝辣,何必非要投靠到你的和图书旗下?!”
“这个,这个,还不至于如此吧!”朱八十一别的典故不知道,但对于三国演义倒是通读了好几遍的,登时被逯鲁曾喷得额头冒汗,红着脸讪讪地解释。“此番出兵之前,咱们不就已经预测过了么。最多把兵马推进到长江北岸。南岸那些地方,一年半载内咱们顾不上。让张士诚过去给朝廷捣捣乱,不也省得南方的官军整天盯着咱们么?”
“老人家请息怒!”不忍心见朱八十一自己挨喷,傅有德凑上前,先以晚辈的身份给逯鲁曾施了个礼,然后主动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末将自作主张,先答应了张士诚的条件。大总管只是不想让我红巾军言而无信,所以,所以才替末将履行了承诺!”
“都督此举,与那三国时的袁公路,有何分别?”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高邮城知府衙门内,逯鲁曾愤怒地质问。
“嘿嘿!”傅有德在旁边低声冷笑。老进士这句话道理上的确占得住脚,然而打击面儿,却太广了些!细算下来,他傅某人不是徐州军自己培养出来的将领。他也是慕名来投的“英雄豪杰”之一。如果所有慕名来投者都是滥竽充数之辈的话,他傅有德又何必站在这里?
可以说,汉末袁术之所以败亡,七成以上的原因是由于他错信的孙策,一手将这头江东猛虎给扶植了起来。而眼下朱八十一与张士诚之间的关系,跟当年的袁术与孙策之间,是何其的类似?都是强弱对比相差百倍,都是一方给与另外一方几乎无条件的支持和信任。万一张士诚在江南站稳脚跟之后翻脸不认人,朱公路想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http://m.hetushu.com。毕竟他攻打蒙元的地盘,可以说是吊民伐罪。而攻打同是红巾军袍泽的领地,少不得就要背上一个同室操戈的罪名。
“那您老说怎么办?”傅有德心里不痛快,便干脆直来直去,“总不能将张九四一刀砍了,然后再吞了他的部众?别人既然是慕名前来投奔,肯定是觉得跟着朱总管,比自己单打独斗强。而愿意前来投奔的,实力也肯定不如朱总管这边。您老总不能因为他们实力弱,就将他们赶到朝廷那边去。或者只要前来投奔,就不管愿意不愿意,直接将其吞并。那样,以后谁还敢再来?您淮安军本事大,就算打仗时候不用别人帮忙。可打下来的地方,总得有人留下来维持秩序吧?每克一城就把自己的主力分出一部分去把守,五六个城市过后,朱总管身边还能剩下几个人?”
“嘿!”毛贵被问得脸色一红,额头上亮津津全是汗珠。逯鲁曾说哈语气虽然很冲,却字字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如今红巾军各家,或多或少,都存在这实力急速膨胀,而成员良莠不齐的问题。真正能拿出来的作战力量,比上次沙河战役时,并没多出多少来。比如赵君用,这次派出的五千精锐,差不多已经是他麾下一半儿的野战力量。而毛贵自己所率领的这一万人,也差不多占了芝麻李帐下生力军的三分之一。
这就是非穿越土著的劣势了。在座众人里头,除了朱八十一之外,恐怕没人会相信,眼下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张士诚,是导致整个蒙元帝国覆灭的最关键人物之一。最狠时候,曾经自己一家独自拖垮了蒙元朝廷的百万大军!更不hetushu.com会知道张士诚虽然在争夺天下的战斗中输给了朱元璋,却因为广施德政,被治下百姓偷偷纪念了数百年。(注1)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见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僵,毛贵少不得又硬着头皮给大伙打圆场,“禄老前辈的话,也是出于一番好心。但咱们现在的实际情况,却不像他老人家说得那么简单。总之我觉得吧,这时候,多一个人起来造朝廷的反,总比少一个强。有谁真正想争天下,也不能赶在这时候。总得先打退了鞑子,再掰扯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如果当初李总管像禄老说的那样,因为有人可能不好控制,就赶紧痛下杀手的话。呵呵,不是我说,恐怕今天,咱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机会站在一起。更甭说并肩去对付鞑子!”
“这……”禄老夫子胡须乱颤,半晌说不出话来。淮安军兵力单薄,是一个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而造成其兵力单薄的很大原因就是,朱八十一和他都太过挑剔,以前只相信自己训练出来的队伍,很少,或者几乎不接纳外来的投奔者。这样做虽然保持了队伍的战斗力,并且极大减轻了地方上的负担,对外扩张时,兵马却根本不够用。否则,这次也没必要连郭子兴和孙德崖这种货色也拉上,凑成五家联军了。
六千兵马的武器辎重,还有够这些兵马吃三个月的粮食,派船将他们送过长江。而这些人的首领张士诚,却只是帮助淮安军诈开了高邮城的城门,功劳远比不上给予他的奖赏。并且从此人以往的行径上来看,肯定也不是个容易驾驭之辈。稍不留神,就会完全脱离朱八十一的掌控,成为整个淮安军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