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六章 高邮之盟(上)

“老先生说得极是!”这回,毛贵没有反驳逯鲁曾。相反,倒给老进士帮起腔来,“君子和君子之间,当然可以礼尚往来。遇到那些不怎么君子的家伙么,有些丑话,说到前头也不为过!”
注1: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大多数组织上都非常混乱。包括其中比较成功李自成,麾下的罗汝才、袁时忠等人,都属于他手下独立的山头。导致李自成后来不得不辣手剪除了二人。一直到近代,很多军阀部队也无法理顺内部关系。比较著名的冯玉祥部,麾下也是东一帮,西一伙。名义上都是他的部将,可想造他的反时,很多人都毫不犹豫。
话音落下,整个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闭住了嘴巴,空气中只流动着粗重的呼吸之声。
“老夫还是觉得,总这么稀里糊涂下去,不是个事儿!”沉默半晌之后,先前被毛贵驳斥得无言以对的逯鲁曾禄老夫子,又执拗的开口,“李总管的心胸气度,老夫着实佩服得狠!君用和重九对李总管的敬重,咱们大伙也有目共睹。但他们三位,都称得上是正人君子。彼此之间能够肝胆相照。换了别人,就未必成了。至少把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位放在身后,老夫心里头一直不太踏实!”
换句话说,是芝麻李的心胸足够宽广,才早就了今天的归德军和淮安军,进而才有了雄踞一方的徐淮系。否则,赵君用和朱八十一两人,根本没机会走到今天。而芝麻李自己,也和图书不可能拥有跟刘福通平起平坐的资本。
“其实我也觉得那张士诚人品未必靠谱!”毛贵只想尽快摆脱眼前的尴尬气氛,所以赶紧主动将话题往别处岔,“但既然他刚刚立下大功,此刻又哭着喊着要跟着朱兄弟一起走,朱兄弟不妨就先收下他。如果他肯真心跟随朱兄弟,去江南开疆拓土也好,留在江北维护地方也罢,总能派上点儿用场。万一哪天发现他三心二意,甚至为了功名富贵做出什么背主之事,朱兄弟再下手拿下他,外人想必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以眼下淮安军的攻击力,寻常角色,在你们面前未必能撑了住几招。”
“也对!”众人笑了笑,纷纷点头。很显然,谁都不想再重复先前的某些话题。
……
“野战其实也不怕,咱们这边虽然人数上吃了点儿亏。可也没比敌军少太多。并且青军、黄军和孛罗不花自己的本部兵马平素很少一起出动,相互之间的配合未必能保证默契!”
这段过往历史非常清楚,凡是长着良心的人,都否认不了。只是芝麻李从来没居过功,也从没试图插手赵、朱两家的内部事务。赵、朱二人也谨慎里维持着对芝麻李的表面尊重,从没试图把自己的地位置于芝麻李之上。三家掌舵者都心照不宣地维持着眼下的关系,谁也不向前多走半步,更不会主动地去戳破某层窗户纸。
“他们两家,的确做得有点儿过分!”对于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人http://www.hetushu.com的拖沓,傅有德心中也非常鄙夷。当初说好了是五家联手,到现在却变成了三家打头阵,另外两家只管跟在后边分红。有心建议不分给他们吧,面子上可能说不过去。然而大伙拼死拼活才从官府嘴里抢下的钱粮,平白无故给看热闹的拿走两成,想想实在又亏得慌。
“毛总管说得对。要想成就大事,就得有成就大事的心胸。心胸太窄了,可是不成!”
最后一句话,是吴良谋不小心说出来的。然后,屋子内的气氛又变得古怪起来,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另外,我还想给大伙提个醒!”毛贵笑了笑,继续将话头向更远处延伸,“高邮城被咱们一鼓作气夺下来,原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整个高邮府的正经官兵全部加在一起只有一万出头,剩下的全是契哲笃和李齐两个临时拼凑出来的乌合之众,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接下来的战斗,就不一定了这么轻松了。扬州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路。地盘是高邮的三倍,兵力也远比高邮雄厚。并且那镇南王孛罗不花,还是个知道如何用兵的。这两年要不是被鞑子皇帝给寒了心,早就带着人马打到了咱们家门口。根本轮不到咱们主动去招惹他!”
无论是眼下的归德大总管赵君用,还是淮东大总管朱八十一,最初都是芝麻李的部属。而到目前为止,二人也都以芝麻李的手下自居。虽然事实上,两支力量http://m.hetushu•com都早已经处于半独立状态。
但是蒙城总管毛贵,却在情急之下,把窗户纸后遮挡的真相给掀了出来!一时间,叫大伙如何不觉得尴尬?!包括毛贵自己,发现屋子里的气氛怪异之后,都后悔得直想拿脑袋撞墙。红着脸呆立了好半天,才又讪讪地补充道:“我,我只是打个比方。其实,其实我想说,我想说,禄老前辈的担心纯属多余。放眼天下红巾,谁家,谁家不是这样?都是一个让人信得过的大当家,底下带着一群弟兄。而每个弟兄自己下面,又分了更小的一群。如此层层叠叠起来,才造成了红巾军今天的声势。如果太较真了,反而被朝廷钻了空子!”(注1)
“放心,杀人的话,老夫不会再提。提了,你们几个小辈估计也没人肯答应!”没等在场众人想出个解决办法,老夫子笑了笑,又摇着头说道,“老夫只想提议,对郭子兴、孙德崖两个也好,对张士诚和其他人也罢,大伙不如趁着最近心齐,商量出一个具体章程来。然后,就歃血为誓,今后就照着这个章程办。如此,君子也罢,小人也罢,彼此之间不用过多提防。一旦合作出了问题,大伙也有个能参照的道理可讲!”
“他麾下除了官兵之外,还有两支组建了两年多的义兵,一支叫青军,一支叫黄军,规模都在两万上下。青军带头的人是个汉军将门之后,名叫张明鉴,江湖绰号称长枪元帅。黄军的主将是王宣,也www•hetushu.com出身将门,擅使一杆斩马刀,人称大刀将军。这两路兵马,一支奉命常驻在泰州,一支则驻扎在六合。如果扬州有警,他们一定会星夜赶过来支援。”
五家联军逆运河而上,当初制定战略时,朱八十一的设想可谓非常完美。然而执行起来,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到目前为止,真正在战场上出力的,依旧是归德军、宿州军和淮安军,这原本就是同气连枝的三家。剩余那两家,郭子兴和孙德崖的兵马,非但一点儿忙都没能帮上,因为行军速度和军纪的问题,还逼着朱八十一不得不从手下再分出一部分力量,去“照顾”他们。以免郭、孙两位大爷发了失心疯,突然打起了繁华富庶的淮东路主意。那样的话,即便开局再顺利,朱八十一也不得不掉头回返,先救自己的老窝了。
“还有除了张九四之外,其他三万多俘虏!”见大伙都不反驳自己的话,逯鲁曾想了想,继续说道,“可能会有一部分人愿意领了路费回家。但肯定还有人想效仿张九四,自己拉起一支队伍,托庇于咱们淮安军的羽翼之下。万一明天他们提出来,都督到底答应不答应他们?如果不安置好了这三、四万人,大伙恐怕也不能离开高邮。否则,咱们前脚刚一走,后路上肯定就被点起无数火头来!”
“的确如此!”说到了即将进行的战事上,屋子里的气氛登时又活跃了起来。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纷纷给朱八十一献计献策,“孛罗不花以前打http://m•hetushu.com过不少胜仗,咱们真不能小瞧他。”
“如果能将他们全都逼进扬州城内最好。凭着咱们手中的铁甲车和火药,再厚的城墙也经不起几炸。若是城墙毁了,守军的士气至少得下降一大半儿!”
“嗯,外辱未去,兄弟之间,何忍骨肉相残?!”
这个问题,提得也非常实际,让大伙不得不皱眉深思。自古以来,降兵的安置,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这些人,熟悉基本的武器操作,又经过粗略的训练,无论组织、配合能力还是战斗力,都远远超过了普通百姓。只要其中有人敢带头振臂高呼,就能拉起一票追随者。然后占山为王也好,落草为寇也罢,都会给地方上造成极大威胁。所以,降兵人数少时容易解决,人数一多,就根本不可能靠发笔路费打发掉。否则,当年巨鹿之战后,项羽打发二十万秦军各自回家就好,又何必将其尽数坑杀?!
这几句解释纯属欲盖弥彰,但聊胜于无。至少傅有德和朱八十一等人听了,脸上的神色变好看了不少。摇摇头,干笑着回应,“可不是么。眼下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鞑子身上!”
如果按照逯鲁曾刚才的提议标准,不能确定掌控得住的力量就该及早剪除。朱八十一估计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赵君用的下场可能比他好点儿,但脑袋至少也被挂在了徐州城的城墙上半年有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可咱们这边,也没好哪去。郭总管和孙都督的兵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磨蹭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