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七章 高邮之盟(中)

“行,随你!”大光明左使唐子豪也是个爽利人,见朱八十一不肯说,也不勉强为之。但是走了几步,却又惊诧地瞪圆了眼睛,“李平章和赵总管,你是说芝麻李和赵君用?你把平章政事李大人和归德大总管赵大人也请来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到的,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见?”
半日克宝应,柱香破范水,弹指下高邮!自十一月初挥师南下以来,徐宿淮联军的兵锋所指,神鬼难当。一时间,令整个天下都为之震动。
“替我谢谢刘帅!谢谢他老人家对末将的关心,对扬州的攻势,不日就可重新发起。”对着刘福通派来的使者唐子豪,朱八十一非常客气的回应。
“这个?”唐子豪的目光四下张望,脸上露出了几丝犹豫。
“昨天和前天,刚刚从水路赶过来。为了避免让朝廷那边听到风声,所以事先没敢知会任何人!”朱八十一笑了笑,低声补充。
“其实刘帅也知道你不需要帮忙!”唐子豪倒是个爽快人,笑了和*图*书笑,就将话头岔向了正题,“临来之前,刘帅还托我给朱总管带个口信儿,不知道朱总管有没兴趣听一听?”
芝麻李有伤在身,赵君用在归德府最近一直忙得焦头烂额。能让这两位也丢下手头事情悄悄潜行到高邮,朱八十一所谋肯定不小。猛然间,唐子豪心脏没来由一凛,脸色瞬间变得霎白。
正惶恐不安间,高邮城的府衙已经来到。红巾军二号实权人物,河南江北平章政事芝麻李,带着归德大总管赵君用,蒙城大总管毛贵,濠州大总管郭子兴,以及定远都督孙德崖,还有刚被刘福通批复下来没几天的常州都督张士诚、镇江都督王克柔,主动迎出了门外。隔着老远,就纷纷向唐子豪抱拳问候,“唐左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大伙可有些日子没见了,我们正念叨你呢!”
“是朱某无能,累刘元帅费心了!”朱八十一迅速收拾起脸上的混乱表情,再度郑重向唐子豪施礼,“无论如何,朱和图书某都该谢谢刘帅。唐左使今天来得正好,高邮城里有件事,正需个大伙都认识的人来做个见证。如果唐左使肯施以援手的话,朱某将不胜感谢!”
如果唐子豪早来半个月,朱八十一肯定会将这句话视为金玉良言。但是,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他考虑很多事情。至少,关于联盟内部的下一步该如何运作,他已经寻找出一个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方案。
“怎么?”唐子豪的反应非常迅速,很快,就从朱八十一的反应中,猜到自己可能来得不太是时候。愣了愣,继续说道:“是不是刘大帅想多了!唉,你这边跟汴梁毕竟隔着七八百里路,有时候他老人家不了解情况就下了论断,疏漏在所难免!”
芝麻李、赵君用、朱八十一,再加上一个战功赫赫的毛贵,可以说,徐淮系的主要人物,几乎全都到了高邮。如果他们想效仿彭莹玉,脱离刘福通的掌控宣告自立的话……大光明神在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让http://www•hetushu.com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整个江北红巾,就要彻底土崩瓦解!
“东风,东风!”大光明左使唐子豪一边抱拳冲大伙做罗圈揖,一边快速打量在场所有人。芝麻李依旧像先前那样慷慨豪迈,赵君用的脸色则有点阴,恐怕心里不太痛快;郭子兴和孙德崖两个喜上眉梢,显然是刚刚占了个大便宜。毛贵则是满脸凝重!而另外两个他不认识的新面孔,则个个把嘴巴都咧在了耳朵岔子上。就差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笑出声音来了!
“那好!”唐子豪无奈,只得客随主便,“那我可就实话实说了。刘帅托我给你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朱总管如今雄踞一方,该装的糊涂,不妨就装一装!一家人过日子,有力气的出力气,没力气地能在旁边帮忙吆喝一下也是好的。如果把账算得太清楚了,反而会伤了感情!”
这位也是他的老相识了。去年在徐州城中,亏得他主动帮忙遮掩,朱八十一才能顺利确立和*图*书自己在徐州军中的地位。虽然后来因为不满于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装神弄鬼,朱八十一故意与其保持了距离。但再见面时,该还的人情还是要还的,至少表面上,要给与此人足够的尊重。
“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没啥可瞒着的!”朱八十一见此,心中顿时又是一紧。笑了笑,淡然回应。
“左使大人请随朱某来!”朱八十一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带着满头雾水的唐子豪继续向高邮城的府衙里走,“李平章、赵总管,郭总管、还有孙都督他们都在里边。待跟大伙见了面之后,朱某再详细跟左使解释!”
然而正当无数双眼睛瞪圆了,准备看朱八十一什么时候能饮马长江的当口,联军的脚步却在高邮城内停了下来,并且一停就是大半个月,把旁观者急得火烧火燎,也没再向南移动分毫。
登时,无数双观望着战事者的眼睛里,就露出了茫然不解的神色。包括红巾军兵马大元帅刘福通,都专门派人带了信来,询问朱八十一是不是遇到了什和_图_书么麻烦,需要不需要颍州方面提供一些的粮草和援兵。
“嗯?!”朱八十一又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好生精彩。
防备来防备去去,他万万没想到,刘福通竟然拿这样一句话来劝告自己。的确,他现在遇到的麻烦,正如刘福通所料,并非出于兵力和辎重补给短缺,而是联军内部出现了问题。而刘福通给出的解决办法,则是他老人家自己多年的经验之谈,装糊涂。用睁一眼闭一只眼的方式,容忍某些盟友的出格行为,甚至做出某些牺牲,以维持整个联盟的继续存在。
“见证?”这回,轮到唐子豪的脸色精彩了。又是诧异,又是担心,还带着一点点无法掩饰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朱总管弄得如此神秘?做个见证没问题,但至少……”
“愿闻其详!”朱八十一微微一愣,郑重拱手。刘福通给自己带哪门子口信?莫非他又故技重施,打起了离间徐州系的主意?!这个毛病可不能惯着他,如果一会儿姓唐的不说人话,少不得就要当场给他个钉子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