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九十九章 盟约(上)

“那孙某可就实话实说了,朱总管这份提议,孙某从心里头往外赞成!”孙德崖挥舞着胳膊,做迫不及待状。“郭大哥,我可是要署名了。你呢,也一起署名么?你说咱们俩是不是从今以后,心就可以放肚子里头了?!”
“哗!”宛若油锅里落进了一滴冰水,整个府衙大堂内,人声鼎沸。
……
但内心深处,他依旧非常佩服朱八十一的胸怀和气度。要知道,在座众人当中,实力最为强大的就是芝麻李的宿州军、赵君用徐州军还有朱屠户的淮安军。一句“鞑虏未退,你我彼此之间,绝不互相攻杀。”非但限制了别人的野心,对朱屠户自己来说,更是画地为牢,今后无法再想着凭借武力一统江湖。
朱八十一居然要立约,居然要跟大伙签订盟约,在鞑子没被打得退出中原之前,英雄豪杰彼此之间,绝不互相攻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如果他真的不www.hetushu.com放心自己的卧榻之侧的话,何不直接用武力来解决?以淮东军在最近一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强悍攻击力,周围的这些人,谁能挡得下他倾力一击?!
“就是,就是。咱们有本事去打蒙古人,自己窝里横有什么意思!”
定远都督孙德崖心里,则是完全另外一番滋味。前一阵子他故意走得拖拖拉拉,的确没安着什么好心。只是朱八十一把最善战的胡大海留在了淮安驻守,又派了凶名在外的吴永淳在旁边“全程陪护”,让他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而已。此外,某个原本答应给他撑腰的人,也始终没有任何动作,让他愈发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一直拖拉到最后,他也没敢将心中想法在淮东实施,只好耐着性子一路磨蹭到了高邮。
唯一还有疑虑的人是唐子豪,作为被请来做见证的旁观者,他心里想得难免会更多一些。趁着大伙议论声稍微减弱的机会,http://www.hetushu.com轻轻咳嗽了几声,笑着说道:“朱兄弟弄这个盟约的用意,当然是极好的。对眼下咱们红巾军来说,也的确非常实用。但有唐某这里有几个疑问,不知道朱兄弟能否代为解答一二?”
这下好了,朱屠户把所有临近他的豪杰都叫到了高邮,当面锣对面鼓弄出一个提议来!要是一口答应下来吧,日后再想去窥探他的火炮作坊,恐怕就会犯众怒。如果不答应吧,等于明摆着告诉所有人,我孙德崖就是那个一心想着在背后捅盟友刀子的家伙!你们如果不先把我给干掉,保证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说完了场面话,郭子兴然后又狠狠瞪了一眼孙德崖,心中把此人的祖宗八代数落了个遍。
贪婪归贪婪,跳出来给大伙当箭靶子的蠢事,以孙德崖的聪明,是肯定不会干的。偷偷看了一眼归德大总管赵君用,又偷偷看了一眼正与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客套的朱八十一,www.hetushu.com他把心一横,大声说道:“朱总管这个提议,当然是好。孙某也说句实话,淮安军实力如此强大。孙某先前,也非常害怕朱总管借着合兵南下之机,一口把孙某和郭大哥两个的部众给吞掉了。呵呵,呵呵,孙某这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请朱总管千万不要怪罪!”
要知道,就在十几天前,孙德崖还是不停地怂恿着他,建议他趁着淮安军主力出征在外的机会,跟孙某人一道拿下朱八十一的老巢。先把能像做烧饼一样做火炮的淮东将作坊抓在手里,然后平分了淮安城内的钱粮,凭城据守。并且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这样做不会有任何风险,某个大人物过后会出面收拾残局。
“你这王八蛋,什么都要扯上老子!”郭子兴肚子里偷骂,脸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幅欣然的表情,“当然,郭某当然要在上面署名。在郭某看来,这份提议,实际上却是便宜了我等这些实力弱的!朱兄弟,你果然是义http://m.hetushu.com薄云天的大英雄!”
“可不是么?咱们汉人之所以被鞑子给灭了,就是老自己算计自己。当年够皇帝不是跟秦桧一道谋害了岳爷爷,哪还有金兀术什么事情!”
谁料当着朱八十一的面儿,姓孙居然完全换成了另外一幅嘴脸,这变化之快,表情之真,令人无法不怀疑,此人祖祖辈辈都是专职的戏子!
“今后凡总管旌旗所指,我二人必誓死相随,纵刀山火海,也不皱一下眉头!”
“的确如此!”众人闻听,又七嘴八舌附和,“咱们提着脑袋造反,死在战场上,倒也没什么好说了。要是死在自己人手里,恐怕做了鬼都无法甘心!”
“现在提出来也不晚!”芝麻李为人素来稳重,也素来厚道。见在场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异议,便笑着接过赵君用的话头,大声补充,“这份盟约,李某肯定是要在上面署名的。非但自己署名,过后还会将其送往其他各家红巾军那里,邀请大伙都来联署。总之,朱兄弟先前有http://www.hetushu.com句话说得好,咱们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英雄豪杰没死在鞑子的刀下,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正恨得咬牙切齿之时,却又听见归德大总管赵君用笑了笑,带着几分奚落的口吻说道,“朱兄弟把话都撂到这儿了,如果哪个敢不赞同,岂不是说明了他居心叵测?好,依赵某之见,早就该有人站出来,提一提此事。否则,一旦兄弟之间祸起萧墙,只会白白便宜了外人!”
“废话!你们俩要地盘没地盘,要根基没根基,连手下的兵都是姓朱的送你们的!当然姓朱的说东,你们绝不会往西!”郭子兴在旁边看了,忍不住偷偷撇嘴。
其中最激动者,莫过于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二人互相看了看,一起走到朱八十一跟前,长揖及地,“朱总管大仁大义,高瞻远瞩,我等,我等敢不从命?!”
“不怪!这其实都是难免的事情。毕竟你我原来很少打交道!谁都不熟悉对方的脾气秉性!”朱八十一笑了笑,轻轻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