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章 盟约(下)

这句话,就问到了最无法回避的地方,也是朱八十一所提盟约,最容易令人诟病之处。毕竟他也好,芝麻李也罢,名义上都是刘福通的手下。撇开红巾大元帅刘福通,自己弄个盟约出来,未免有些太不把刘元帅放在眼里。
“嗯?”众人愣了愣,纷纷又将目光转向了唐子豪。
这个问题,让朱八十一多少费了些时间考虑,然后在众人殷切地盼望下,点头回应,“当然不会!唐左使这条提得非常好,等会可以把这条也写进盟约里。所有在盟约上署名者,地位都受到盟约保护。其手下如果敢以下犯上,加以谋害。则大伙一起出面替他主持公道!”
的确,刘福通对各地豪杰的约束力原本就非常有限,朱八十一给的答案虽然在表面上挑衅了他的权威,实质上,却没有给他造成任何损害。只是把原来桌子底下的事情,拿到桌面上而已。不值得自己发作,自己也不能发作。否则,逼得姓朱的反了脸,直接将自己丢出去,www.hetushu.com自己又能拿他怎么样?隔着这么远,即便是刘福通刘大元帅,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
此人贵为明教的大光明左使,又是刘福通的莫逆之交。虽然没什么实权,但出来给大伙搅局,却是足够了。毕竟,定盟的事情,谁也没事先告知刘福通,也没通知明教总坛。而大伙,偏偏名义上,都是明教的信徒,红巾大元帅刘福通的下属。
不过对朱八十一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逯鲁曾早就替他考虑到了这一点,并且给出了最佳答案,“首先,刘帅处事,向来公道。断不会随意处置任何人!其次,如果刘帅处置错了,盟约上联署者,会据理力争,劝刘帅收回乱命。第三,如果刘帅真的昏庸到随意处置大伙的地步,大伙自然谁也不会束手待毙。真要走到兵戎相见的地步之时,联盟将全力阻止!绝不准许战事的发生!还是那句话,不能让豪杰死在自己人手里!”
“对啊?”众人齐和-图-书齐将目光转向朱八十一,期待着他的答案。
“善!”唐子豪满意地抚掌,“那唐某再问一件事?如果在盟约上联署者,受到了刘福通大元帅的惩处,其他人该怎么办?”
已经不用过多做说明,光是最后这一条,就让很多豪杰拧着鼻子,也得先把盟约签下来。况且天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要是不签,岂不是明白地告诉别人,自己在打其他人领地和部众的主意么?那他还折腾个屁?大伙都是刀尖上滚过来的,谁还不懂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凡是盟约,都得有个期限。否则,其约束力反而会令人怀疑。此外,现在大伙实力都远不如蒙元朝廷,互相不进行攻杀,的确是个好主意。可万一今后某人的实力暴涨,凭自家力量就可以涤荡中原了呢?还让他遵守盟约么?他又岂肯再受盟约的束缚?
“善!大善!那唐某的第三个疑问就是,如果参与定盟的任何一方,受到了蒙元的攻击。其他人将如何做?”
m.hetushu.com刚才李总管说要把这份盟约传递出去,请天下豪杰来联署。如果有人不肯联署,或者今天在座当中,有人其实心里不愿意,只是没敢声言反对,等会需要署名时,却推三阻四!朱总管将如何待之?”唐子豪立刻收起了他那幅神棍模样,站直身体,大声追问。
“靠得近者出兵,离得远者出钱出粮,全力救之!”朱八十一对这个问题也早有准备,笑了笑,干脆利落地给出答案。
想明白了此节,唐子豪心中怒气登时就立刻平息了下去。想了想,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好,朱总管肯把话讲到明处,也好,至少比大伙都把心思藏在暗处不给人看要好。如此,请容唐某问最后一个问题,朱总管说,鞑虏未退,豪杰不得互相攻杀。可要是鞑虏一时半会儿退不了呢,诸位可以信守盟约一时,能否信守盟约百年?”
“嗯!”唐子豪深深吸了口气,已经到了嘴巴边上的话,又憋回了肚子里头。
“这份盟约,是朱某自己琢m•hetushu•com磨出来的。事先没跟大伙仔细商量,所以不会勉强任何人联署!包括在座当中的,如果不愿联署,朱某也绝不会为难他们!”朱八十一早就猜到有人会心存类似的疑虑,想都不想,大声回应,“但不肯在盟约上联署者,则不受盟约的保护。日后他被别人算计了,也甭指望大伙替他出头。他要是敢攻击盟约上联署的任何人,大伙便合兵击之!”
朱八十一既然把盟约提了出来,事先当然不可能没有任何被质疑的准备,见唐子豪率先跳了出来,立刻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声回应。“唐左使不用客气!有什么话请直说!”
“呃!”唐子豪先是微微一愣,当即脸色大变。正准备开口驳斥,芝麻李在旁边看到了,却抢先一步,笑着说道:“胡闹,刘帅怎么可能是胡乱做事之人?况且大伙平素各自在各自的地盘里蹲着,怎么可能登门去挑衅刘帅的虎威。这条,要我看,写与不写,根本没啥差别!”
不强迫,但其中利害先说明白。盟约是把http://www.hetushu.com双刃剑,既保护了立约者,也限制了立约者。而没有在上面署名的人,则自然会受到联盟的排斥。想要攻击盟约的参与者,将会遭到大伙联手压制。要是被盟约的参与者给打了,则是白挨,谁也不会替他主持公道。
“五年!”在众人殷切地盼望下,朱八十一深吸了一口气,给出了最后答案。“此约,为期五年。五年之后,大伙如果都还没战死沙场,就再聚于高邮。咱们再商量,是继续这个盟约,还是就此结束!朱某以为,五年之后,天下局势必将与现在完全不同,那时,保留不保留这份盟约,由大伙共同决定。诸君以为如何?!”
想到这儿,唐子豪笑着点头。然后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善!此约一成,大伙彼此之间,就可以减少许多防备。的确是件善举。但万一,唐某只是说万一,万一哪个豪杰自己内部乱了起来呢,比如说有人以下犯上,夺了他的位置?或者几个卑鄙小人联手,将他架空起来当傀儡。其他盟友怎么办,难道干看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