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零一章 华夏(上)

“冤枉,你还敢说冤枉!”妥欢帖木儿抬起脚,将朴不花当做出气筒猛踹,“我冤枉你了么?我冤枉你什么了?你们这个高丽贱种,跟那些汉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还不都是表面上对朕恭恭敬敬,背地里,恨不得朕立刻死掉。朕死掉了,你们就可以光复旧土。重建大宋国,重建你们的大高句丽!朕偏不,朕就是不死,看你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想到这儿,妥欢帖木儿再也无法忍受发自内心深处的负疚。把牙一咬,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太监命令,“刘不花,替朕拟旨。监门将军朴不花伴君多年,忠心可嘉。加荣禄大夫衔,赏大都郊外粮田一万亩……”
说着话,他用衣袖胡乱在盟书上抹了抹,凝神继续观看。只见几片模糊不清的血迹之下,有工笔小楷写着,“如是七十二载,恶行流罪,罄竹难书。我江北义士,不堪其辱,遂揭竿而起,以图光复。誓驱逐鞑虏,整山河于沦丧,斩除奸佞,救万民于水火。然圣人未出,群雄无首。虑有宵小之辈趁机挑拨,使兄弟阋墙,豪杰饮恨。特会盟于高邮,约为此誓。
“对,万岁爷,万岁爷说得对。他们骂得再难听,也改变不了他们亡国灭种多年的事实!”朴不花飞快地朝沾满鼻血的盟书上扫了一眼,然后和继续替妥欢帖木儿帮腔。“他们亡国灭种……”
最后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太监的富贵,必须依仗于宠信他的www.hetushu.com皇帝。所以从某种角度的上来看,他们的忠心应该最为可靠才对。妥欢帖木儿恰恰就是这种论调的支持者,所以愣了愣,迅速停住了脚掌,“你,你是说,你这辈子,只会忠于朕一个人!”
誓曰:吾等起义兵,志在平息暴乱,恢复汉家礼仪秩序。必言行如一,不做狂悖荒淫之事。有以下犯上,以武力夺其主公权柄者,天下群雄共击之。
鲜红的血浆顺着鼻孔淌出来,一滴滴落在他刚刚替妥欢帖木儿朗读的高邮盟书上。让原本就破旧不堪的盟书显得愈发肮脏,上面的很多字已经彻底看不清楚。
“气,朕生什么气。他们汉人的老祖宗不争气,被世祖皇帝所灭,他们活该。他们骂得再难听,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朕为什么要生气?!”妥欢帖木儿大声叫嚷着,围绕朴不花的身体来回踱步。呼吸之沉重,宛若拉着万斤巨犁的老牛。
发泄了一通肚子里的怒气,又显示了一下皇恩浩荡,妥欢帖木儿的心情,终于平和了下来。走到朴不花身边,一把抢过后者始终没有丢下的盟书手抄本,大声说道,“你先滚远点儿,省得朕一会再揍你。这混账玩意,朕自己来看。朕倒要看看,那朱屠户的嘴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挨了一顿打能换回个从一品散职,这顿打,无论如何都挨得过。况且朴不花虽然看起来被打得很狼狈,事实上,血多为从鼻子和嘴巴m.hetushu.com流出来的,根本没受什么内伤。完全为了让打人者感到痛快,才将血浆涂得到处都是。
“奴婢,奴婢这辈子,只能忠于万岁爷一个人。不是只会,是只能啊,万岁爷!”朴不花借机向旁边滚开数尺,吐着血哭喊。
“谢,谢陛下隆恩!”朴不花跪在地上,重重磕头。其他大小太监则个个满脸羡慕。
见到他鲜血淋漓的模样,妥欢帖木儿忽然变得心软。愣了愣,大声咆哮,“来人啊,进来几个人啊。都死了么?进来扶起朴大伴。传太医,传太医进来,给他治伤!”
“朕,朕……”朴不花的种种好处,立刻涌上了蒙古皇帝妥欢帖木儿的心头。的确如后者所说,他小时候受了委屈,唯一,也是最佳的出气方式,就是把此人痛打一顿。从七岁一直到现在,二十四五年下来,挨打的和打人的,都成了一种习惯。
“陛下。雷霆雨露,都是君恩。况且,况且奴婢自小就跟着您,知道,知道该如何让您心情尽快好转起来。奴婢,奴婢已经习惯了。这几下,这几下奴婢真的受得住!”
太可恶了,那群淮贼太可恶了。你怕同伙互相捅刀子,斩鸡头喝血酒盟誓也就罢了,为何要把我大元朝廷给牵扯进来。什么“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如果我大元君臣,真的一点儿好事都没干过的话,你们这些人是怎么长大的?你们的父辈,祖辈,哪个不是吃着大元朝廷的米m.hetushu.com粮过活?
“是,是,陛下见识高远,奴婢,奴婢知道错了!奴婢读书少,所以,所以总是词不达意!”朴不花捂着被打肿了的脸,连声回应。
朴不花吓得魂飞魄散,俯身于地,拼命地给妥欢帖木儿磕头,“冤枉,万岁爷,奴婢冤枉。奴婢从七岁时就给净了身,伺候您和皇后两个,到现在为止,出宫的日子全加起来都不够一百天。奴婢,奴婢连淮安在哪方向都不知道,真的,真的不可能跟姓朱的屠户有什么牵连啊!”
誓曰:吾等起义兵,志在光复华夏山河,鞑虏未退,豪杰不互相攻杀。有违背此誓者,天下群雄共击之。
“不要,不要太医!”朴不花艰难地趴在一名小太监的肩膀上,用力朝妥欢帖木儿晃动手绢,“陛下,真的不要太医。奴婢,奴婢受得,受得住。”
誓曰:我等起义兵,志在铲除不公,匡扶正义……
誓曰:我等起义兵……”
“啪!”又是一个大耳光抽过来,打得他眼前金星乱冒。“该死!你居然也帮他们说话!”妥欢帖木儿红着眼睛,用手指戳向他的鼻梁,“亡国灭种,什么叫亡国灭种。九鼎无主,唯有德者才能居之。赵氏失德,我蒙古人一统江山,结束乱世,有什么不对?况且古语云,入夷则夷,入夏则夏。我大元定都于故燕,便是中国!他们又何来的亡国灭种?!”(注1)
“不是,不是的。陛下,万岁爷,奴婢的荣华富贵,都着落在您身和-图-书上。别人怎么想奴婢不知道,但离开您,奴婢上哪找好日子去!万岁爷,万岁爷您明鉴啊!奴婢就是一个太监,高丽旧土光复不光复,关奴婢什么事情啊。没了万岁爷,谁还会拿正眼看奴婢一个无根之人啊?”朴不花被踢得满地打滚,一边大口大口地吐血,一边凄凉地哀告。
“啪!”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一巴掌抽在朴不花脸上,将其抽得摔出处四尺多远,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这不知道好歹老狗!”妥欢帖木儿横了他一眼,笑着骂道,“封你做荣禄大夫,是让你多风光一下。谁说让你真的出宫去做事情了。你要是出了宫,朕和皇后两个,让谁来伺候?赶紧给朕滚起来,朕的赏赐,既然给出了就无法收回,你不能不要!”
“昔宋政不纲,蒙元乘运,乱臣贼子,引虎迎狼,以危中国。遂使神州陆沉,中原板荡。使我华夏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蛇蝎之辈,窃据社稷。贪佞之徒,横行乡里……”
“朕看你是故意的!故意和外面的贼人勾结起来气朕。说,你这个高丽贱人,是不是跟那些淮贼早就勾结到了一起!”妥欢帖木儿早年际遇坎坷,心智受到了很大影响。因此发作起来,根本不讲道理。三言两语,就将对他忠心耿耿的高丽太监朴不花,归到了朱屠户的同党里头。
誓曰:吾等起义兵,志在逐胡虏,使民皆得其所。必约束部众,无犯百姓秋毫。有残民而自肥者,天下群雄m•hetushu•com共击之。
“念!怎么不念了,死了么?没死就快点滚出去死,无论跳井还是抹脖子,尽管自便!”妥欢帖木儿却像头发了疯的野狼般,佝偻着脊背,追了过来。用靴子尖踢着朴不花的肋骨催促。
“不要太医?”妥欢帖木儿又是一愣,旋即明白朴不花是不想让刚才自己的疯狂举动被更多人知晓。心中顿时觉得一暖,说话语气也变得愈发柔和,“蠢货,你怎么不躲!你刚才怎么不躲远点儿啊?朕,朕就是这个脾气,你躲远点,过一会儿回来就没事了,你怎么不躲啊!”
注1:入夷则夷,入夏则夏。华夏人到了外国,则为外国人。外国人窃取了华夏政权,也是华夏人。此语出自元代汉奸儒者许衡,本意是替蒙古当权者,寻找非外来政权的依据。后世以讹传讹,认为是孔夫子所说,实在是冤枉了孔老先生。
屋门口,立刻呼啦啦跑进了一大堆太监宫女。七手八脚地上前搀扶起朴不花,拿起棉布手巾替他擦脸。
“万岁,不可!”朴不花立刻又跪了下去,重重叩头,“国事艰难,奴婢,奴婢不敢领如此厚赏。请陛下收回成命,将,将万亩良田,赏给有功将士吧。奴婢,奴婢能日日见着陛下,就已经,就已经足够了!”
“是,是,万岁,万岁息怒。这,这不过是反贼自己给自己找,找的借口而已。万岁您千万别为此气坏了身子!”朴不花受了无妄之灾,却不敢喊冤。双手支撑着从地上爬起上半截身体,低声哀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