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零六章 群狼

“轰高邮,轰淮安,轰徐州。沿着运河一路轰过去,也让朝廷那边知道知道,谁才真正懂得用兵!”
后一句马屁,倒也拍到了正地方。用三个方阵排成品字形来分散淮安军的火力,的确是宣让王帖木儿不花自己想出来的妙招。朱亮祖、谢国玺和廖大亨三个,只是奉命执行而已。而这样充分发挥自己一方兵力充足特点的战术,也的确给淮安军的炮兵造成了一定困扰,让他们很难再集中起火炮始终攻击同一个目标。很快,三个方阵就顶着火炮推进到了距离傅友德的战旗七、八十步的位置上,然后猛地发出了一声呐喊,同时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谢大总管成全!”朱元璋等人再度行了个礼,大步退开,走到各自的嫡系队伍当中,与弟兄们一起收拾铠甲兵器,随时恭候主将的调遣。人数虽然单薄了些,却比周围那乱哄哄一万多濠州袍泽,精锐了不下五倍!
“但此物只能震慑属下这等不知兵的文官,在王爷的神机妙算之前,其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庐州知府张琼非常识趣地凑上前,笑呵呵地奉承。
“是三才阵和鱼鳞阵,这三个人恐怕都是出身于将门,并且仔细琢磨我如何应付我军的火炮轰击!”参军罗本也走上前,低声补充。“他们三个各自照管一个大方阵,彼此间呈品字型向前推进。每个方阵里边的百人队,则互相堆叠成小品字型。接战时能够互相照应,行军之时,我军这边的火炮很难再像以前那样,一打就是一道血胡同!”
“探马赤军出http://www.hetushu.com击!”宣让王帖木儿不花毫不犹豫地挥动令旗,将手中另一张筹码推了上去。
其他一众文武幕僚听了,也纷纷开口。好像此战已经分出结果了一般,就等着他们带着缴获去炫耀武功。
让他略微觉得有些惊诧的是,三个义兵方阵所持的兵器,和方阵内部的队型排列。从指挥台上看去,入眼的几乎是清一色的长枪。只有方阵的中央位置,有几百人持着角弓或者擎张弩。而每个大方阵中间,都藏着无数个百人规模的小方阵,临近的三个小方阵,则呈现非常明显的品字型。移动起来,就像一团团浮在水面上的海藻,令人看得眼花缭乱。
“嗡!”组成品字最前端的那个方阵,非常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忽然开始加快脚步。“别怕,他们打不到几个人!”队伍中,有将领在大声地鼓舞士气,同时竭力维持队形,“跟上,跟上,看各自的百夫长认旗。距离,距离,各百人队保持距离,别往一起挤,挤得越密,越容易挨炮弹砸!”
“是啊,朱将军他们已经压上去了,马上就可以短兵相接。到那时,大火铳更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更何况,王爷还有真正的杀招跟在后面!”和州知府刘文忠不甘其后,也干笑着点评。
“从旗号上看,是帖木儿不花麾下的三个义兵万人队,领头的分别是庐州朱亮祖、宁州谢国玺和泗水廖大亨,其中那个廖大亨,在数月前曾经跟郭子兴他们打过一次,没占到任何便宜,又退回了庐州www.hetushu.com!不过郭子兴也没敢派兵追杀!”参军陈基走上前,非常尽职将看到的情景,与大伙事先收集到的情报,逐一对证。
这,才是他给淮安军准备的真正杀招。前面三个长枪方阵,只是为了分散敌军的注意力而已。凭着这一手,他与孛罗不花两个一道平集庆、平靖州、平霍山,平芜湖,将大江两岸的反抗者杀得血流成河。今天再度祭了出来,定要斩下朱屠户的人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就在此时,三个呈品字向前推进的方阵后面,忽然响起了一阵低沉地战鼓。紧跟着,品字最顶端的方阵缓缓停了下来。随即,品字底部的另外两个方阵猛地向前加速,将整个品字从正立变为倒立。底部两个方阵靠前,顶部一个方阵拖后,三个方阵呈倒立的品字,朝着第五军和傅友德部方向,再度快速推进。
“轰!”正说话间,第五军的火炮已经开始发威。三十余门四斤炮同时开火,将黑漆漆的实心弹丸朝着二百五十步外品字正前方射了过去。
“呜——!”三十颗弹丸带着凄厉的呼啸,在敌我双方的天空当中,画出数道绚丽的弧线。然后“轰”地一下砸在敌军的方阵里,溅起十数团猩红色血光。
就在郭子兴向他荐贤的这段时间,正南、正东和东北三个方向的敌军,已经各自向前又推进了一大截。其中以正南方向,伪镇南王孛罗不花麾下的将士推进得最快,足足前行了有五十余步。而来自东北方向的那支打着黄色战旗,队伍中士卒大多数以黄和_图_书布包头的队伍,则更明显地摆出了牵制的姿态,只向前推进了三十多步,就开始整理队形。正东方的队伍,推进距离则在二者之间,不过,最前方却有三面青绿色的战旗,在滚滚烟尘中,显得格外扎眼。战旗下,则是三个巨大的方阵,人马规模不下五千人,无数长枪在方阵上方竖立,就像三座移动的森林。
……
他总结得的确非常精辟,第二轮炮弹砸过来,几乎全砸到了人数相对密集的位置。这一轮炮击,效果比上一轮严重得多,足足造成了六十几人的伤亡。有七、八个百人队,因为折损过重,而士气濒临崩溃,不得不停下来重整队形。整个方阵也受到了拖累,正中央处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空档。隔在空档四周的,则是受火炮重点照顾的十几个百人队,千余名士兵手握着角弓和擎张弩,两条腿哆哆嗦嗦,半晌才能向前挪动一步。
朱六十四他认识,就是历史上那个大明太祖朱元璋。前一段时间还只是个小小的亲兵牌子头,因为促成了淮安军和濠州、定远两家的联手,所以被郭子兴破格提拔,两个月内连升数级,迅速做到了统领两千精锐的亲兵指挥使。
只有一小半儿击中了有用目标,其余则砸在了敌军方阵内部的空档处,徒劳地打着滚,然后无声无息。而那些击中目标的弹丸当中,也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形成了跳弹,从地面上弹起来,给敌军造成了第二轮,第三轮杀伤。场面虽然惨烈,波及到的人数却非常有限。
“好一群精壮汉子!”即便已经见过了胡大和*图*书海、傅友德这样的盖世猛将,朱八十一的眼前依旧一亮。
但是其他三个人,朱八十一心里就没有任何印象了。朱大鹏所掌握的乱七八糟的历史知识,也无法给他提供更多的帮助。不过既然郭子兴把这三人和朱元璋一道推了出来,作为整个联军的主帅,朱八十一当然就得一视同仁。于是赶紧拱手换了个半礼,同时大声回应,“多谢诸位将军支持。请披甲备战,需要之时,朱某自然不会客气!”
“轰,轰,轰!”炮弹继续朝方阵当中猛轰,目标却从一个变成了三个。威胁性显著降低。而三个方阵的指挥者,朱亮祖、谢国玺和廖大亨三人,却咬着牙关冲在了各自队伍的最前方。身先士卒,毫不畏惧!
而此刻站在朱元璋身侧,被唤作汤鼎臣的那名汉子。既然和朱元璋一起,都是郭子兴的部将,十有八九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汤和。
“是啊,王爷一次摆出三个方阵,轮番向前。贼兵手中的大火铳虽然犀利,但毕竟数量有限。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难免手忙脚乱!”
“是王爷谋划得当,所以朱将军他们才,才能以最小代价走到敌军近前!”众幕僚立刻换了个说法,继续向宣让王帖木儿不花脸上贴金。
“嗯!”站在品字阵正后方两百步远的宣让王帖木儿不花手捋胡须,轻轻点头。“不错,不错,怪不得能将契哲笃打得毫无抵抗之力。大盏口铳这样使起来,的确很难对付!”
“可不是么?等打败了朱屠户,咱们就将那大火铳缴过来,带着去轰高邮城!”
“诸君还是www.hetushu.com不要掉以轻心!”宣让王帖木儿不花听着非常受用,却故作谦虚地摆手,“能以千把贼兵夺下淮安,那朱屠户肯定不是个寻常角色。亮祖他们之所以能推得上去,是因为麾下弟兄们肯拼命,舍得下本钱而已。毕竟到目前为止,我军还没杀死对方一兵一卒!”
“呜——呜——呜呜——!”空气中,再度传来凄厉的嘶鸣。第三轮炮击来了,又是三十枚黑色的实心弹丸,像长着翅膀的魔鬼般,凌空扑向大方阵。“哗啦!”整个大方阵从中央一分为二,几十个鱼鳞般的百人队挨挨挤挤,徒劳地互相推搡,试图逃开炮弹的落地位置,却根本做不出准确判断,只是将恐慌加速向四周蔓延。
“呯!”连老黑的大抬枪营,射出一排弹丸,将数十名冲在最前方的敌军射倒。但根本就是杯水扯薪。上万人发起的冲锋面前,几十人死亡,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没有被子弹射中的庐州“义兵”脚步没做丝毫停顿,踩着同伴的尸体和血迹,平端明晃晃的长矛,继续低着头猛冲。仿佛站在对面的,是自己的生死寇仇。
“对,应该就是他们!”朱八十一轻轻点头。庐州朱亮祖、宁州谢国玺和廖大亨三人的出现,丝毫不令他感到奇怪。毕竟这三位“义兵”统领,都是宣让王帖木儿不花的手下。帖木儿不花既然亲自赶过来了,他们三个不可能不跟着过来助战。
“也难怪能扛起驱逐蒙元的重担,着实算得上一群精兵强将,只可惜被老郭给耽误了!”悄悄在肚子里夸赞了一句,朱八十一迅速收回目光,再度扫视整个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