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零七章 第五军

太恐怖了,太狠毒了,那淮安贼兵,居然在队伍中藏着这么多大铳,并且一直隐忍到现在!如此近的距离上,瞎子都难射失目标。而一旦被火绳枪击中,目标的躯干上就从前到后被打出一个碗口粗细的大洞。当场就死得不能再死,任神仙都救不回来!
刘魁和阿斯兰两个大呼小叫,端着长矛走到各自的营头正前方,用长矛指向正在冲过来的敌军。
“开火!”“开火!”“开火!”三个火枪营的营长相继挥动指挥旗,将吴良谋的命令传遍了全军。
“杀!”长枪元帅谢国玺也扯开嗓子高喊了一句,带着身边的几十个家丁,身先士卒,全力冲向吴良谋的认旗。那个年青后生是眼前这两千淮安贼的主心骨。看身板不像个勇将,如果能一个冲锋拿下他,眼前的这股淮安贼将不战而溃……
“一团,一营,二营,向前十步,推!”一团长刘魁用力端平长枪,大声呐喊着,带头向前走去。仿佛迎面呆立着的敌军,是一群土偶木梗。
“轰!”“轰!”“轰!”临近的傅友德部那边,掷弹兵开始发威,冲着对手的头顶砸出近百枚手雷。元军朱亮祖部的长枪方阵四处开花,浓烟夹着血雾扶摇直上。然而手雷从落地到爆炸的延时性,却使冲在最前方的上千名蒙元士卒平安逃过了一劫,扯开嗓子发出一阵疯狂的叫喊,红着眼睛扑向了傅友德的将旗。
“是!”黄老二毫不犹豫地回应了一声,然后高高地举起了一面暗红色角旗,“一军一旅三团,炮口下调半指,右前方六十步,和*图*书三组轮射!四军炮团准备,右前方五十步,接力射击!”
“二团一营,二营,跟着我,向前十步,推!”阿斯兰不甘于后,也大声呐喊着,带领自己麾下的战兵向前推去。沿途遇到的敌军,要么一枪刺翻,要么夺下兵器踹倒于地,任他们自生自灭。
红巾军岂肯再给他们第二次出手的机会?很快,成拍地炮弹便砸了过来,“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将弩手和弓箭手的队伍砸得七零八落。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紧跟着,又是一阵白亮亮的冰雹,迎面急扑而至。元军中的擎张弩也开始激发了,在五十步的距离上展开了一轮平射。这一轮的效果,比羽箭稍微好些,但也非常有限。弩箭只能平射的性质,导致他们几乎没机会突破红巾军的盾墙。而零星几支从盾墙缝隙穿过者,又要面临板甲的阻拦,很难给目标造成致命伤害。
“来得好!”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咬着牙大叫,将目光转向刚刚奉命赶过来助战的黄老二,“两个炮团全交给你,注意,敌军的弓箭手和弩手,都藏在方阵中央稍微靠前的位置!”
“呜呜——呜呜——呜呜——”元军的方阵中吹响号角,开始组织弓箭手和弩手进行反击。早已紧张得脸色煞白弓箭手们,咬着牙在五十步远处站稳身形,弯弓搭箭,以最快速度将是上千支羽箭射上了空。
“轰!轰!”第二轮,第三轮轰击紧跟着发起,砸入敌军当中,引发一阵鬼哭狼嚎。紧跟着,又是三轮炮弹凌空而至hetushu.com,填补前三轮留下的空档,打得元军尸骸枕籍。
“立——定!”二团长阿斯兰也大喝一声,将自己的队伍与刘魁的队伍肩膀并着肩膀停了下来。对面第二波冲上来的敌军更多,稍远处,好像还有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但是他心里却没有半点临战的紧张,整个人都显得气定神闲。
“来,杀我!!”庐州义兵万户谢国玺大口大口吐着血,将半截长枪奋力挥舞。“杀我啊!哪个放马跟我一战!放马跟我一战。老子是长枪元帅谢国玺,敢战者速来送死!”
“火枪兵,单线排列,上前三步,站在长枪兵身侧,举枪!”新五军指挥使吴良谋又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里略微带着一点紧张。从淮安一路打到这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顶着火炮轰击前冲的敌人,佩服之余,心中亦隐隐涌起了一股骄傲,“这是真正的精锐,击败他们,第五军就能横行两淮。击败他们……”
“站稳,把长矛端稳,咱们的铠甲比他们结实!”
已经做出突刺准备动作的蒙元士兵们,像被雹子砸过的庄稼一般,瞬间就倒下去了整整一层。那些侥幸没被铅弹射中的,也愣愣地停住了脚步,望着对面军阵中涌起的滚滚白烟,两股战战,茫然不知所措。
“换破甲锥,换破甲锥!给我用破甲锥射他!”义兵万户廖大亨暴怒,沙哑着嗓子发布命令。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爆豆子般的火枪射击声响了起来,在不到十步的距离上,朝和图书迎面冲过来的蒙元士兵射出了六百多枚铅弹。
作为整个淮安军中最早接触火炮的人,黄老二无论经验还是眼力,都远远超过了其他炮兵军官。在他的指挥下,每轮轰击,至少都有二分之一弹丸能落在目标附近区域,三分之一能形成跳弹。接连七八轮射击过后,品字左侧的长枪方阵已经被撕得四分五裂,不得不放缓前进速度,重新整理队形。
附近所有红巾将士都怜悯地看着他,仿佛是在看一具尸体。此人身上的板甲,肯定是花费重金从淮安买的,为了增加卖像,黄老歪等人在板甲的胸口上还特地錾出了一头狮子,并且表面镀了金。
“盾牌手和长枪兵稳住阵脚!”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丝毫不为敌军的声势所动,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命令。虽然明知道火绳枪的有效射程强于弓箭,从开始交手到现在,他却一直没有下令开枪。而是不停地用手指在身侧曲曲弯弯,计算着敌军的推进速度,计算了敌军与自己一方之间的距离!
抵抗微乎其微,第一波冒着炮弹轰击冲向第五军的蒙元将士,虽然足足有两千人。但一瞬间就被火枪直接对着胸口轰死了四百多,剩下的,则是魂飞魄散。看到新五军将士一个个穿得像钢铁怪兽一般,排着密集队形向自己发起反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钢刀都快砍到了身上,才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向后逃去。
就在此时,于他身后三尺远的尸体堆里,突然跳起一个人影。看起来还像是个大官儿,全身穿着镀了金的板甲,手里挥舞着半截长和图书枪,疯疯癫癫。
“稳住,稳住,都是一个鼻子倆眼睛,谁比谁怂多少!”
另外两个长枪方阵,却在朱亮祖和谢国玺二人的带领下,将速度加得更快。甩掉自家弓弩手和左翼的廖大亨不顾,全力冲向已经近在咫尺的淮安第五军和徐州傅友德部。明晃晃的枪锋,对着红巾将士的心窝画影。
“是!”方阵中的弓箭手和弩手答应着,一边就小步向前跑,一边手忙脚乱地更换破甲锥。后一种特制的箭矢,能对付世间大多数铠甲。但有效射程却只有三十几步。他们必须再往前推进一段,才有机会充分发挥出此物的威力。
二十步,十五步,十步……眼看着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呼!”对面的吴良谋奋力朝前吐出一道白雾,同时用力挥动手中的暗红色角旗,“开火!”
“轰!”三十门四斤小炮,朝着战场右侧正冲过来的长枪方阵喷出了怒火。有三分之一落在了空地上,砸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其余三分之二则砸进了正在前冲过来的敌军队伍,从中央位置砸出了十余道血淋淋的豁口。近半炮弹去势未尽,从血泊中跳起来,打着旋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元军,将数名躲避不及的“义兵”当胸掏出一个血窟窿,然后又翻滚着砸向周围其他人的大腿和脚掌,所过之处,留下满地的残肢碎肉。
“立——定!”一团长刘魁用力猛地将手中长枪向地上一顿,大声断喝。十步推完,他近前已经再也没有站立的敌人。第一波冲上来的蒙元将士要么被杀,要么逃走,与后续冲上m.hetushu.com来的第二波蒙元将士撞在一起,在战场中央挤成了一团。
也多亏了这套市面上售价超过了两百贯的板甲,谢国玺才没有直接被火枪射出的子弹打个透心凉。然而,弹丸却和塌陷下的铠甲一道,硬生生挤碎了他的胸骨和内脏。让他现在即便将断矛舞得再欢,也不可能活过今晚了。
果然,就在众人悲悯的目光中,谢国玺猛地向上跳了跳,大叫一声“杀!”。随即,就如同破了洞的猪尿包一样委顿了下去,气绝身亡。
这样一套板甲,市面儿售价至少得一百二三十贯。淮安军自己的将领都舍不得穿,大部分都拿来交给商贩发卖,还有少部分作为礼物送到了盟友的将领手中。而待它辗转到了蒙元那边,售价肯定还要上浮数成,通常没有有二百贯铜钱根本不可能拿得下来。
“火枪兵自由射击!”吴良谋的声音,忽然又在淮安中的军阵里响起,字里行间,充满无法隐藏的骄傲。“其他人,给我向前十步,推!”
“嗖——嗖——嗖——!”红巾军头顶立刻下了一场白毛雨,然而,取得的效果却非常寥寥。大部分羽箭都被站在最前排的刀盾兵给挡了下来,小部分飞跃了盾墙,却奈何不了长矛手头顶的铁盔和火枪手胸前的半片儿板甲。溅出数点火星,徒劳地落在了地上。
敌军则继续大步靠近,光是第一波冲上来的,兵力就足足有新五军的两倍。然而新五军的两个战兵团却毫无惧色,在队伍中的伙长、都头和连长们的带领下,排着密集的三列横队,像堵堤坝般,堵在了急冲过来的枪潮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