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零九章 胶着(上)

正所谓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宣让王帖木儿不花身上虽然有很多蒙古贵族特有的毛病,如傲慢自大,喜怒无常等,但平素对待他们几个义兵万户却相当不错。非但职位和赏赐方面尽力与其他各族将领一碗水端平,相互间交往时,也很少在意什么蒙古人与汉人的差别!
“你个该死的……”朱亮祖气得两眼冒火,抄起一杆长矛,就想朝着王府亲兵后心处掷。老成持重的廖大亨却一把拉住了他,低声喝道:“别胡闹,军令如山,对错都必须执行。我替你在前面开道,你带着你的弟兄们慢慢跟在后面。队形先分散着向前靠,待走到二十步处,再尽力朝身边收拢!”
换句话说,廖大亨、朱亮祖等人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依赖于忠顺王帖木儿不花的信任和提拔。如果关键时刻贪生怕死拒绝往前冲的话,非但会面临军法的严惩,过后传扬出去,世人也都会无情地耻笑他们忘恩负义,让他们根本无法再于大伙面前抬头。
“你说什么?”朱亮祖暴怒,额头上的青筋根根直冒。刚才的战斗虽然只持续了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却折掉了他的老朋友长枪元帅谢国玺及其麾下近半“义兵”。他自己所率领的五千“庐州义兵”,也死伤了至少有七百余。再冲一次,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弟兄要饮恨沙场。
“王爷有令,着朱、廖两位将军重整队伍,再冲一次。给探马赤军创造战机!”负责传令的王府亲兵也迅速皱起了眉,高举着令箭和-图-书,再度重复。
况且不做出任何改变的话,像先前一样顶着炮弹往上冲,也未必能收到什么成效。红巾贼那边队伍站得很密。自己这边如果分散开往前推,短兵相接时就注定会吃大亏。而一旦站成密集队形,那讨厌的炮弹就会成串砸过来。用不了几下,就能让队伍分崩离析。
发现每轮炮击给自己这边造成的死伤都是个位数之后,两支“义兵”的士气顿时又朝上攀升了好大一截。持长枪和刀盾者,开始注意寻找距离自己最近的百夫长,努力跟上后者的步伐。那些持角弓和擎张弩者,则在行进中偷偷将破甲锥挂上弓弦,准备在关键时刻给对手致命一击。
“呯!”“呯!”“呯!”“呯!”“呯!”“呯!”一百四十多杆大抬枪陆续喷出火蛇,将迎面冲过来的“义兵”们纷纷打翻在地。但抬枪的装填速度太慢了,针对移动目标的准头也有些差强人意。没被击中的“义兵”们只是稍稍愣了下神儿,就从同伴们的尸体上踏了过去,动作没有半分犹豫。
“我呸!”对面的军阵第二排,正在瞄准朱亮祖胸口的连老黑不屑地吐了口吐沫,迅速将枪口指向新的目标。“开火,自由射击!!”
“嗯!”亲兵满意地点头,“两位将军亦请放心,王爷说了。这次他会让探马赤军走得更快一些。也请二位坚持住,不要像先前一般那么快就退下来!”
淮安军的炮兵们却顾不上擦眼睛,迅速打开弹药箱,和*图*书将用丝绸包裹着的火药塞进炮膛。然后拿杵子用力捣紧,再塞进一个与炮膛差不多粗细的软木进去,捣紧,最后又迅速填入弹丸。
“王爷有令,着朱、廖两位将军重整队伍,再像先前那样冲一次!”骑着快马的王府亲兵飞奔而至,一边跑,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令箭。
朱亮祖自己的左脚,却在前冲的过程中“不小心”绊在了一具尸体上,多亏了亲兵们的搀扶,才勉强没有一头摔进血泊。然而,他的身影,也从队伍的最前方,迅速隐没入人群背后,轻易无法被敌军发现。
“跟上,大伙一块上。火铳装填慢,打不了第二轮!!”朱亮祖的身影迅速在自家队伍中央偏后方重现,面目显得格外狰狞。
“我呸!”朱亮祖本能地朝远处跳开几步,然后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啊,有种就面对面单挑!”
“轰!”三十多门青铜铸造的火炮喷出一道道浓烟,利用火药爆燃提供的动力,将四斤重实心弹丸推上半空。掠过一百多步的距离,齐齐扎入探马赤军的队伍。
“不行,你我本事再好,也挡不住那该死的火铳!”朱亮祖愣了愣,用力摇头。
“嗤——咚!”“嗤——咚!”“嗤——咚!”黑乎乎的弹丸继续凌空砸落,不时溅起一团团殷红色的血雾。却好像已经不如先前那般可怕了,凡是被弹丸恰巧砸中的倒霉鬼,基本上都当场气绝,很难发出惨叫来扰乱其他人的心神。而即便有跳弹的形成,因为队形和图书过于疏密的缘故,也很难再给队伍造成大面积的杀伤。
“哎呀!”朱亮祖吓得一缩脖子,随即扯开嗓子大声叫嚷。“弟兄们,跟着我往前冲!大火铳打不了近的地方!”
“嗤——咚!”一枚实心弹丸带着风声呼啸而来,落在距离二人不远处的空地上,砸出一个硕大的土坑。
当他们把这一切忙碌完毕之后,黄老二也终于判断出了敌军的要害位置。跳上一个人工堆起来的沙包,扯着嗓子高喊,“一百步,各营轮射。放!”
骂过之后,却又咬了咬牙,冲着廖大亨说道:“等会儿老子不跟你后面!老子在前,你在后,咱们俩合力扑徐州军。淮安军那边,你随便派些人虚晃一枪就行了。那边火铳密,不好啃。徐州这边虽然有个傅友德,但火铳却使得远不如淮安那边多。咱们俩能在这边突破,也是一样!”
六名装填手立刻跑上前,合力扯起跑身上的绳索,将炮口抬高。一炮手和二炮手则麻利地捡起事先预备好的垫块,迅速塞进炮身与沙包壁垒之间的空档,使得火炮达到制定倾角。三炮手则拎起一根湿漉漉的拖把,用力塞进炮膛,反复拖动,清理里边的火药残渣,保持炮膛内壁的整洁。
“嗤——咚!”“嗤——咚!”“嗤——咚!”成排的炮弹继续凌空砸来,却很阻挡住“义兵”们的前进脚步。
“都给我把腰杆子直起来!”见众人始终士气低迷,廖大亨扯开嗓子,冲着将领们的背影大喊大叫,“一次不过http://www.hetushu•com是二十几颗弹丸,只要大伙分散开,未必砸得到人。即便砸到了又怎么样?无非是一死尔,总好过窝窝囊囊一辈子!”
说罢,一抖缰绳,扬长而去。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调高炮口三指,瞄后面那一大坨!”炮长们纷纷蹲下身去,一边重复传过来的命令,一边帮助麾下弟兄清理炮膛,调整炮口。
原本打定了主意要让“义兵”给自己挡炮弹的庐州探马赤军没想到对手这么快就看穿了自己的如意算盘,被砸了个措手不及。密集的队伍当中,立刻出现了数道巨大的伤口,每一处伤口附近,都是尸骸枕籍。
“嗤!”清理炮膛时遗留下的水分,被滚烫的炮壁迅速变成蒸汽,从炮口冒出来,熏得人眼泪鼻涕齐流。
众“义勇”当中,大多数都是他们两个的族人和佃户,平素就同气连枝。此刻见两个大庄主都要豁出性命去再攻一轮儿,岂有推三阻四之理?也纷纷振作起精神,拉开彼此之间的空档,小跑着向前冲去。
“好,那咱们兄弟就联手再攻一次!”廖大亨毫不犹豫地拱了下手,大声回应。然后快步返回自己的队伍,重新调整部署。“大仁,大义,你们两个各带一支千人队,朝徐州军方向佯攻。记得给我把人马分散开,一步步朝前挪。其他三个千人队,也都给我把人马散开,跟在庐州军的后面。”
“末将接令!”廖大亨轻轻推了朱亮祖一把,然后抢着上前接过令箭,“请王爷尽管放心,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www.hetushu.com我二人也绝不敢辜负王爷的厚恩!”
按照眼下淮安军的编制,每个炮团有九十门四斤炮。听起来数量虽然颇为庞大,但无论是杀伤力和准头,都不能与后世的火炮同日而语。瞄准结成阵列的密集目标杀伤力还颇为可观,瞄准单个移动目标,简直就是浪费弹药,几乎每三十枚炮弹砸下来,收获都是个位数,远不如先前给元军造成的打击巨大。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调高炮口三指,准备打后续上来的另外一波!”黄老二迅速发现了炮击的效果不佳,果断地调整了战术。命令手下两个炮团放弃对“义兵”的蹂躏,把目标第二次对准稍远处正列阵前行的探马赤军。
“是!”众将领哑着嗓子答应了一声,强压住心头的恐慌,各自去执行命令。
“杀啊——!”隶属于他麾下的三千多名庐州义兵扯开嗓子,声嘶力竭地大叫,同时加快脚步,迅速朝傅友德的认旗扑了过去,誓要跟对方分个上下高低。
注1:有明一代,中原军队的火炮数量,装备都颇具规模。以戚家军为例,他的一个三千人左右的战车营,居然配备了两百五十多门火炮,难怪能打遍四邻无敌手。
“未必就那么倒霉!再说了,王爷平素厚待咱们三个,不就为的这一刻么?”廖大亨慢慢松开他,笑着说道。
“散开,散开,大伙分散开上。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口大个疤!二十年后,咱们又是一群好汉!”朱亮祖也大声嚷嚷着,在自家队伍里来回跑动。用尽全身解术鼓舞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