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万人敌(上)

“列阵!”来将见廖大勇退入了人群,也不孤身冒进。向身后摆了下手,大声招呼。
下一刻,他看见朱重八带着队伍冲向自己,就像一头老虎带着数千只饿狼。沿途任何阻挡,都被他们一口吞下,然后踏着血迹继续前行。而自己麾下的“义兵”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被杀得丢盔卸甲,抱头鼠窜。
就在此时,红巾军的古铜脸汉子猛地一转身,带着身边百十名亲信,从侧面兜向了廖大仁。手中九尺枪虽然短小,灵活得却像一条小龙。随着他移动的脚步不停地上下跃动,左右摇摆,将沿途挡路的“义兵”挨个刺倒,丝毫不做停留。
廖大仁对付一个吴国兴已经有些吃力,哪还有本事以一战二?才在敌方的夹攻下支持了两三招,肩膀处就飙起了一股血箭。随即,惨叫着向后退去,身边的小型军阵四分五裂。
转眼间,身边已经出现了两个巨大窟窿,左右两翼都失去了保护。廖大仁无奈,只好也大步后退。对面那个古铜脸汉子,却如影随形般跟了过来。红色的认旗,在他身后的亲兵手中骄傲地飘荡,“亲军指挥使,朱”。
“跟上重八哥!跟上重八哥!”吴国兴大声高呼,满脸崇拜。带着整个左翼,紧跟在古铜脸身后。整个左翼和正在旋转过来的右翼,迅速收拢。由一个巨大的横三角型,在移动中变成一只铁燕尾。两条边缘处,挂满了血淋淋的尸体。
然而,梦想和现实之间,总会有一道巨www.hetushu.com大的鸿沟。就在他即将冲到连老黑面前之时,斜刺里忽然转过来一名古铜色面孔的汉子。手中九尺短枪猛地一摆,就将他的丈八长矛拨离了方向,随即又向前一递,二尺长的枪锋直奔他的哽嗓咽喉。
“杀!”其身后那些精锐齐声响应,迈着同样的步伐,紧紧跟上。整个三角形阵列,就像一把犁杖般,将迎头碰上来的庐、宁两地“义兵”,接二连三割倒。
“敌将通名,我要杀了你!”廖大仁被逼得心头火起,带着一小队亲信,直扑红巾军队伍左侧的黄脸汉子。丈八长矛在烈日下泛着惨白的光芒。
“你,你是朱,朱六十四?!”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廖大仁以更快速度大步后退。碰到杀星了,今天自己真的碰到杀星了。几个月前庐州军进攻濠州,很多有名的将领,就死于此人之手。自己当时站得远,没看清楚对方的面孔。没想到,今天却被杀星给堵了个正着。
“啊?”廖大勇又是大吃一惊!他不是没见过勇将,然而在厮杀过程中还随时保持着头脑清醒,并能认清形势,及时调整战术的,却是寥寥无几。特别是能做到像对方古铜脸汉子这般收放自如的,简直可用凤毛麟角一词来形容。即便他的当家大哥廖大亨,刚才与古铜脸汉子异位而处,都未必能做到如此从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微微愣神的一瞬间。古铜脸汉子忽然将九尺短枪一和-图-书举,嘴里喊了声“杀”,大踏步向前逼来。
“先杀了这群使火铳的!”义兵千户廖大勇长枪一摆,带头冲向连老黑。对手只有一把短棍做兵器,对手只穿了一件铁坎肩儿,对手脚步虚浮,一看就不是一个高手,杀了他,把那根巨大的火铳抢回来献给王爷,肯定足够自己升到副万户……
朱重八却根本不屑回答他的问题,带着吴国兴、吴国宝两兄弟和九百多名濠州精锐,继续紧追不舍。他们是奉了朱八十一的命令前来封堵缺口的。前来封堵徐州傅友德部被敌军冲出来的缺口。他们要用事实告诉周围所有人,濠州军并非如他们想象的那样衰弱不堪。有朱重八,有汤和邓愈,还有吴氏两兄弟,这支队伍虽然发展缓慢,却依旧是一支可与友军比肩的劲旅。(注1)
“啊!”廖大勇吓得魂飞天外,赶紧大步向后退去。那名汉子手中的短枪却好像有了灵性一般,追着他的脚步,继续直咬他的喉咙。“别杀我大哥!”关键时刻,廖大勇的两位叔伯兄弟大仁,大义,各自带领着数百义兵舍命扑上,才终于将来人的攻势遏制住。再看廖大勇,整个人就好像刚从湖里捞出来一般,从头到脚湿了个通透,脸色也如死尸一样惨白。
“冲我来,你的对手在这儿!”廖大勇被压得苦不堪言,带着自己的亲信,努力跟上去,试图阻挡古铜脸汉子的脚步。然而,却始终无法跟上。对方的推进速度太快了,快得像http://www.hetushu.com一把剃刀。从他眼前不远处飞一般剃过去,割倒沿途拦路者,直本廖大仁右肋。
二人麾下的弟兄,也陷入了苦战当中。每个人都想尽快干掉对手,但每个人都发现对手跟自己的本事旗鼓相当。一时间,两个从各自军阵中分出来的利芒,居然成了两个咬在一起的锁扣,令双方的军阵都受到了拖累,运转起来举步维艰。
“是!”两名长相差不多的黄脸汉子,各自带着五百精锐跟了上来。先留下一个百人队护住连老黑等大火铳手,然后其他人迅速变换阵形,在古铜脸将军的身后排成一个巨大的三角。
此人的那些亲信,则紧紧跟在他身后,将缺口不断拓宽。带动三角型军阵缓缓左转,由横转纵。被三角形宽大侧翼接触到的“义兵”,要么如稻草般给割翻,要么一边招架一边拼命后退,根本无法阻挡。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朱重八和吴国兴、吴国宝三人的带领下,只有皮甲和布甲护身的濠州军,锐不可挡。很快,就将渗透至傅友德部背后的敌军,倒着给逼了回去。并且迅速朝李喜喜身边靠拢,为后者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持。
只是,在用矛的具体手法上,二人又大相径庭。廖大仁出身于将门,学的是岳家枪路子,招数古朴大气,气势雄浑。而吴国兴则明显带着草莽风格,动作干净利落,一往无前。两种不同的枪术相遇,登时撞得火花四溅。很快,就杀得难解难分,烟尘滚滚。
注1hetushu.com:朱元璋是从小兵开始,一步步做到一方诸侯。如果没有过人的武艺,不可能折服那么多猛将。
“定远吴国兴!”黄脸汉子把手中长矛一摆,大步迎了过来。双方的亲信立刻以主将为锋,从各自的军阵中分出两个利芒,然后高速互相接近,随即“轰”地一声撞在了一处,血流成河。
敌我三方再度厮杀于一起,比拼的就不光是主将的个人勇武了。士兵的训练程度和团队配合都至关重要。这两方面,无疑是“义兵”占据了上风。毕竟他们的成军时间更长,彼此之间也更为熟悉。然而,古铜脸汉子和他身后那长相差不多的黄脸两兄弟,身手却硬得吓人。每每在关键时刻,都能冲到最要紧位置化解危机,然后又凭借过人的武艺,将局面逆转过来,继续带着其麾下的红巾军向前推进。
正在压着李喜喜打的廖大亨立刻觉察出情况的不对劲儿。猛地发起一轮冲杀,逼得李喜喜大步后退。然后断然停止追击,一边站在原地整理队伍,一边举头朝战场上瞭望。他看到,武艺不比自己低多少的叔伯兄弟廖大勇,且战且退。他看见,以勇气而闻名的堂弟廖大仁,浑身是血,被人追得狼狈不堪。他看到,以忠诚而著称廖大义,劈头散发,像个疯子般在队伍里跑来跑去。而一股敌军却始终追逐着他,以他为先锋,将整个义兵的队形搅得支离破碎。
“一起上,挡住他们,挡住他们!”廖大勇越看心里越发虚,却不敢掉头逃命。m.hetushu.com只好硬着头皮叫嚷了几声,率领身后的“义兵”们迎头拦截。
廖大仁和吴国兴两个也战在了一处,冰冷的矛锋努力向对方的要害处招呼。作为当年宋人和蒙古人战争的前线,两淮民间向来有练武的传统。而造价低廉,并且杀伤力巨大的长矛,无疑是大伙的首选。因此,凡是成了名的武者,都能将长矛使得出神入化,廖、吴两人也不能例外。
“跟上我,变阵!”古铜脸汉子看了一眼大汗淋漓的吴国兴,大声招呼。然后猛地一转身,带领着身边的百十名弟兄追着廖大勇向前冲去。手中短枪左挑又刺,神鬼难挡!
“挡住他们!别让他们冲起气势来!”廖大亨当即力断,甩开李喜喜,带领着自己身边的全部人马迎头扑向朱重八。不能让此人再往前冲了,再冲,就能将廖大勇等人彻底杀没了胆儿。万一让朱重八形成驱赶着溃兵的倒卷之势,后面跟上来的探马赤军虽多,也未必能挡得住他全力一突。届时,如果让朱重八动摇了宣让王的帅旗,他和他身后的廖家军,就百死莫赎!
“挡住他,挡住他!”廖大勇终于跟了上来,带着队伍中最为精锐的百余名士卒,替下廖大仁,在正面挡住古铜脸汉子的去路。然而,他却惊诧地发现,这个任务艰难得无法想象。在古铜脸汉子的带领下,眼前这千余名红巾军,攻击力大得出奇。才一轮前冲,就将自己身边左侧的亲信给抹掉了三分之二。紧跟着,又是一轮前冲,抹向自己右侧,如砍瓜切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