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万人敌(下)

这一退,可就不是什么战术上的调整了。而是被傅有德、李喜喜两个追着溃败。转眼间,就拖累到了原本就站立不稳的廖大亨,与后者一起,狼狈向后逃窜。
位置稍稍靠后的傅友德部将士听到喊声,诧异地让开一条通道。黄老二将自己的位置让给炮车交给一名炮长,大步走到炮车的正前方,扯着嗓子继续骄傲地呐喊,“让开,让开,大炮来了。老子今天让契丹人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万人敌!”
喊杀声忽然就高了起来,中间夹杂着长矛刺入铠甲的摩擦声,钢刀砍中盾牌的敲击声,战靴踏进血泊的脚步声,还有伤者的叫喊,濒危者的悲鸣。交织在一起,共同形成一首宏大而又苍凉的乐章。
廖大亨手中的长矛有一丈八尺余,用起来势大力沉,灵活方面却差了许多。被朱重八欺近了身侧,连攻三招,立刻有些招架不及。赶紧大步向后退,同时拧着腰闪避。然而毕竟慢了半拍,耳畔只听“吱嘎”一声响,精钢打制的胸甲上被切出了条深深的伤痕,虽然没有伤到里边的皮肉,却震得半边身体都麻了起来。
“顶上去,顶上去!回头顶上去”探马赤军万户萧不花吓得满头是汗,扯着嗓子高喊。他的队伍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终于冲到了第一线。如果被溃退下来的“义兵”撞破了阵形,先前所有努力可就白费了。非但无法冲破徐州军的防线,反而会被对方趁机打一个倒卷珠帘。
“先上十门,后边的慢慢跟过来!”黄老二继续大声叫嚷,两只眼睛红得像初冬时的柿子。只见他,快速走到炮车前,弯腰取出一包火药,顺着炮口填了进去,然后又取出一包散弹,从炮口倒入。再抄起一把铁炮杵,用力向炮口内压了数下,丢在脚旁,然后迈开大步来到炮车后,“跟我一起i推,弟兄们,走到近处用散弹轰他们!”
“啪!”廖大亨赶紧竖矛向外和-图-书遮挡。碗口粗的矛杆与枪锋相交,木屑飞溅。朱重八一击落空,立刻转身回旋上刺,枪锋如同活蛇一般,第三次冲廖大亨的前胸挑了过来。
“轰!”紧追着庐、宁两州“义兵”脚步冲过来的濠州红巾,一头撞在了礁石上,深入数尺,溅起几百道血光。
“稳住阵脚,稳住阵脚!”其他探马赤军将领,石守田、叶雄、韩豹子等人也大声叫嚷。像一头头暴怒的猛兽。在他们的联手努力下,契丹人的阵型越来越齐整,越来越厚重,宛若一块巨大的礁石。
他们是士兵,是起义者。他们自打拿起刀来反抗那一刻,就已经不畏惧死。他们只求死得其所。
“弟兄们,跟着我上!”傅友德在人群中高举长枪,大声呼和。差一点就被敌军透阵而过,全靠了濠州军的援助才躲过了一劫。这对他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所以,绝不会在旁边看着濠州军被契丹人围攻。无论如何,他都要冲上去,跟朱重八汇聚在一起,与后者并肩而战,共同力挽狂澜。
“向两侧退,向两侧退!”朱亮祖和廖大亨二人看得双目俱裂,一边呐喊着,一边指挥义兵们朝探马赤军方阵的两侧败走。萧不花做得没有任何错误,换了他们与后者易位而处,也决不允许溃兵冲击自己的军阵。然而“义兵”们毕竟是他们的乡党和起家之资。如果损失殆尽,他们二人就很难再于官场立足。
“弟兄们,把炮抬到车上,然后跟着我来!”被眼前情景烧得浑身滚烫,黄老二把腰一猫,奋力拉动拴在炮耳上的麻绳。敌我双方混站在一起,炮兵怕误伤到自己人,在远处无法再发挥任何作用。但是他们却不能干看着弟兄们去牺牲,他们必须要走上前,和袍泽们一同面对敌人。
这下,可苦了庐、宁两州的“义兵”们。身后有红巾军追杀,前面有契丹人乱砍,转眼之间,和_图_书就被杀了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挡住?谈何容易!朱重八所带的弟兄虽然只有千把人,却是在整个濠州军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这支队伍前一段时间因为郭子兴犹豫和孙德崖的个人野心,没能走上战场一线。几乎个个都憋了一肚子怨气。如今终于得到释放机会,岂肯再落于人后?跟在自家主将身边呼喝酣战,转眼之间,就将挡路者杀了个干干净净。
红巾军来势汹汹,而他这边却因为火炮和溃兵的双重影响,立足不稳。虽然兵力上占据了很大优势,可真正发生对撞的话,鹿死谁手,却未必可知。
身上的淮安甲即便再结实,廖大亨也不敢堵朱重八这一枪到底刺穿刺不穿!慌忙继续迈动双腿大步后退,以期能跟对手拉开距离,发挥长矛的作用。这一退,可正中了朱重八的下怀。猛然间停住脚步将九尺枪向空中一举,“呼啦啦!”,身后的燕尾阵猛地舒展。从左右两翼,朝廖大亨麾下的兵将兜了过去,霎那间将“义兵”们给推到了一大片。
“保护炮车,让开后面!!”黄老二冲着四周一堆陌生的傅友德部将士大叫,然后跳到火炮侧后方,用力将炮尾戳进地里,迅速点燃引线。
来自濠州的士兵们,也奋不顾身。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绝不退缩。他们不光是为了支援傅友德而来,他们要挽回整个濠州军的声誉。他们命,可以死在战场上,可以为掩护自家袍泽而舍。这是他们的荣耀,即便今天全军覆没于此,也永远好过躲在几百里外,为了某些人的野心而无谓的牺牲。
“该死!”廖大亨大声骂了一句,挺矛刺向朱重八的胸口。朱重八手中的九尺枪猛地一摆,将廖大亨的长矛格开了三尺远,随即猛地向前踏了一步,嘴里大喝一声“杀!”。明晃晃的锋迅速兜出一道匹练,由上向下朝廖大亨劈去。
“弟兄们,向两侧退,和_图_书把红巾贼让给契丹人。”“向两侧退,把红巾贼让给契丹人。”廖大勇和廖大仁等,心中则没那么过顾忌。见萧不花的人敢向自家同乡举刀,立刻将对方恨到了骨头里。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一切抵抗,带头向军阵两侧跑去。把身后的红巾贼完完整整地露出来,让他们与跟契丹人去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他们的对手探马赤军,也不是一群下九流的废物。在受到最初的打击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并且凭借祖辈父辈们流传下来的经验,开始了大规模反扑。只见他们从左右两侧,结着一个个方阵涌来,手中盾牌、钢刀和长矛,密切配合。每次遇到红巾军的碾压,则彼此呼应,共同承担压力。每次看到反扑机会,则并肩涌上,不断从濠州军的燕尾阵中,扯下一块块湿淋淋血肉。
粉红色的烟尘中,廖大亨的队部被逼得节节后退,很快就退过了朱亮祖身侧,将友军的软肋给露了出来。刚刚被朱重八替下的李喜喜看到机会,立刻带着周围百十名亲信,冲上前,与傅友德一道夹击朱亮祖。吓得朱亮祖亡魂大冒,惨叫一声,倒拖着长枪快步退走。
陆续有傅友德部将士让出通道,也有很多人忙着上前与敌军搏杀,根本没听见黄老二等人的呐喊。但是,第一辆炮车却没有在路上做丝毫耽搁,或者硬生生挤过人群,或者拐着弯绕行,很快,就推到了两军交手最激烈的地方,将炮口对准了一个探马赤军小方阵。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瞬间,第二辆炮车已经推到。将炮口对准他们的身体,“轰隆!”,又是数百颗散弹,如狂风扫荡残荷!
天空的颜色也瞬间变暗,空气里,飘着一股浓郁的红色烟尘。忽聚忽散,眷恋着血泊中的尸骸,好像一群无家可归的魂魄,若即若离。
“啊!”剩下的八十多名探马赤军瞬间就被打懵了,两眼直勾勾地望着自家袍泽的尸骸,和*图*书茫然不知所措。
“跟上,跟上重八哥!”吴国兴和吴国宝两个一左一右,像两只翅膀般紧贴在朱重八身侧偏后位置。再往后,则是九百多名濠州精锐。或擎钢刀,或端长枪,迅猛如一群猎食的野狼。
燕尾阵的运转,很快就艰涩了起来。尽管作为阵头的朱重八依旧勇不可挡,但作为阵刃的两个侧翼,却要花费极大代价,才能跟上阵首的节奏。吴国兴和吴国宝两个用尽全身解数,杀散一波又一波敌人,却不断有新的敌人从侧面挤过来,将燕尾摆动的空间继续压缩。二人身上很快就挂了彩,分不清敌人还是自己的血,淅淅沥沥,从肩膀一直淌到地面。
“跟上!”朱重八大喝一声,迎面冲向廖大亨。古铜色的面孔上占满了血迹,看起来显得格外狰狞。
濠州军的吴国兴和吴国宝哥俩,则专门负责约束队伍,跟紧朱重八这个领头的狮子。整个队伍又在敌军的人海中,缓缓收敛为燕尾型。随着朱重八的进攻方向来回摆动,将左右两侧遇到的敌军挨个击杀,将砸出来的缺口尽力扩展到最大。
那些探马赤军的千户和百户们,也知道形势紧迫。因此不敢高抬贵手,看到有冲向自家军阵者,迎面就是一刀。
“嗤——嗤——嗤——!”包裹着火药的引线,冒出滚滚浓烟。
“来得好!”廖大亨也不示弱,横过长矛遮挡。谁料朱重八枪锋突然一滞,在与矛杆发生接触之前猛地倒抽回来,再度刺向他的胸口。
“把炮放到车上,把炮放到车上!推到跟前轰那些契丹人!”几个炮兵营长与黄老二心有灵犀,立刻明白了将军大人的意图。带头弯下腰去,抬起一门火炮,重新摆到旁边的车架上。然后又快步冲向下一门。
“稳住阵脚,稳住阵脚!”萧不花又气又急,再次挥刀砍翻一个靠近自己的“义兵”,跳着脚大喊。
“走到近处用散弹轰他们!”众炮长们齐m•hetushu.com声答应着,学着黄老二的模样,给火炮填上散弹。然后指挥着各自手下的炮兵推起炮车,大步朝前冲去,一边冲,一边扯开嗓子叫嚷,“让开,让开,大炮来了,老子要用大炮轰他们!”
朱重八手握九尺枪,上挑下刺。将靠近自己的契丹人挨个捅死。他的步伐非常敏捷,手、腰和双腿的配合,也协调到了极点。九尺枪灵活敏捷的优势,被他发挥了个淋漓尽致。每次都是欺近对手身边,才发出全力一击。每一击不中立刻变换角度,然后挺枪再刺,根本不给对手还招的可能。
对面的二十步远的探马赤军将士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在百夫长的指挥下,大喊着冲了过来。二十步,十五步,十步,眼看着他们就要冲到炮车前,猛然间,炮口处冒出一团火光,“轰隆!”
数以百计的散弹,瞬间被火药推出。像一阵狂风般,由下朝上,扫过冲过来的探马赤军百人队。整个百人队被从正中央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通道。靠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半边身体都被打成了筛子,上面布满了透明的窟窿。
那朱重八却咬上一口还不满足,理解右手下压,左手翻腕,同时双腿再度向前跨步,“刷”地又是一枪,直奔他的小腹。
“跟上,跟上!”李喜喜带着百十名弟兄,结成一个小三角阵,大步向前推进。哪里敌军最密集,就拼命杀向哪里。每前进一步,身边都血流滚滚。每前进一步,都有无数具尸体倒下,或者是敌人,或者是自己。
“跟上,跟上,濠州弟兄们都上去了,咱们怎么有脸躲在后边?”有道是,什么将带什么兵。傅友德心高气傲,其手下的弟兄们,自尊心也都强到了极点。虽然迎面涌过来的探马赤军兵力远超过自己,虽然他们每个人其实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是,濠州军已经冲进敌阵中去了,他们就不能留在后边。这是他们的原则,哪怕是为此,流干体内最后一滴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