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三章 炮兵

“轰隆!”又是一次近距离喷车。正对着炮口的三名探马赤军被散弹射成了筛子。临近他们三个位置,还有七八人也受到了波及,前胸、小腹和大腿等处被打出了一个个拳头大的破洞,倒在血泊当中,翻滚哀嚎。
“不要躲,不要躲,冲过去,冲过去抢大铳!”又一名探马赤军千户带着亲兵赶到,试图重新架构防线。这一段军阵崩溃得太快了,快得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而双方的主将居然都不在此处,谁来不及对这一突发情况做出应对!所以他必须快,抢在傅友德之前堵住这个缺口,否则,任其继续崩溃下去,那可真是老天要亡大元,非战之罪了!
“你带着近卫旅一团,去给我把帖木儿不花的帅旗拿回来!”又看了一眼满脸沮丧的徐洪三,朱八十一继续吩咐。仿佛让对方去捡一只熟透了的柿子。
“是!”传令兵上前接过令箭,翻身跳上坐骑。
“嗤嗤嗤——嗤嗤——噗!”第七门火炮的引线不www.hetushu.com合格,居然放了哑炮。然而,炮口指处的契丹人,却谁都没有趁机反攻。只是愣愣地看着黑洞洞的炮口,满脸难以置信。随即,开始两边交替着后退,后退,后退。忽然,嘴里发出一声悲鸣。转身向远处逃去。
“大人快躲!”一名亲兵手疾眼快,飞身跳起,将韩豹子扑倒在地。“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冰雹般的弹丸贴着他的后脊梁骨扫过。将其他躲避不及的亲兵们打得鬼哭狼嚎。
这一炮距离稍远,覆盖面积却更大。站在方阵最前排的探马赤军士兵,有近一半儿人受到了波及,被弹丸打得血肉横飞。偏偏其中很多人却没能当场死去,双手捂着身上的弹孔,绝望地在血泊里翻滚哀嚎!而他们身上的伤口却又多又密,两只手根本捂不过来,血如喷泉般四下乱溅。
“传令给吴佑图,让第五军放弃阵地,全军前压!”朱八十一笑着挥挥手,大声吩咐。
“混蛋和*图*书!你干什么?结阵,赶紧到我身边结阵!”韩豹子本能地感觉到事情的不妙,一边督促将士们朝自己汇拢,一边快速回头。他看见,又一门火炮被红巾军士兵推了上来。在距离他三十步远的地方,不断调整角度,瞄准他的身体。而周围的探马赤军士兵们,只要被炮口指到,就如蝗虫般四下散开,谁也不肯成为谁的遮挡。
“冲啊!契丹人败了!”第二波奉命前来增援汤和恰好赶到,当机立断,带领麾下弟兄尾随着契丹溃兵向前杀去,刀锋所指,正是探马赤军主将萧不花的帅旗。与他联袂而至的邓愈则果断地将队伍分成了十份,每五十人护住一门火炮,迈开步子,齐头并进。遇到落单的敌人,就乱刀齐下。遇到大股的敌军,则用长枪抵住阵脚,然后将炮口从身后露出来,顶着对方胸口轰击!
“哪去,你们这群懦夫!”正带队赶过来增援的探马赤军千夫长韩豹子气得脸色青黑,挥刀接连http://www.hetushu•com砍翻了好几名带头逃跑者,却根本挽回不了颓势。太可怕了,红巾军用的火炮太可怕了,与其被打成一面筛子,探马赤军的士兵宁愿死在刀下,至少,那样他们的尸体还相对完整。
没有必要故作谦虚状,也没必要装什么淡然。此战,他已经赢定了,不再有任何悬念!
“冲过去,冲过去抢大铳!”他身边的亲信大声重复着,带头冲向第五门正推上前的火炮。周围的红巾军将士岂肯让他们的图谋得逞?纷纷举起长枪短刀,护在炮口的周围,阻止任何人向火炮靠近。双方在极近的距离上用兵器互相招呼,以命换命。一瞬间就有数十具尸体交替着倒下。但炮车却稳稳地停了下来,炮口轻抬,炮尾戳进被血水打湿的地面,引线冒出股股白烟。
“啊——”韩豹子被吓得亡魂大冒,一把推开亲兵的尸体,跳起来,冲进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自家队伍。那群探马赤军士兵却不肯为他提供保护,像躲瘟疫般,和-图-书纷纷朝两侧躲去。唯恐距离他太近,遭受池鱼之殃。
“这边,这边,把炮尾顶在地面上,炮口压低,炮口压低!”炮兵团长徐一的声音继续传来,听得人毛骨悚然。第三门四斤炮迅速对准韩豹子所站位置,尾巴处冒出一股灰白色的浓烟,“嗤——嗤——!”
“快,快,前面的弟兄借个道,万人敌来了!”第五军炮团长徐一推着第三门四斤炮,一边跑一边提醒前面的同伴让开道路。声音虽然不高,却将附近所有敌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被连续轰了两次的那个探马赤军方阵先是爆发出一声惨叫,紧跟着,齐刷刷扭过头,撒腿就跑!
“轰隆!”上百颗弹丸对着探马赤军千户喷出,将他和左右两侧数名士兵轰得倒飞出去,身体破得就像一床烂棉絮。五百三十多斤重的火炮也因为尾部固定不稳,迅速后退,将炮车左右两侧躲闪不及的红巾军士卒撞得筋断骨折。但只犹豫了一弹指功夫,其他红巾军士卒就踩着袍泽的尸骸冲上前,和-图-书死死的堵住了缺口。随即,第六、第七、第八门炮车又从后方推了上来,穿过人群,从两名弟兄之间的空隙,探出黑洞洞的炮口。
“啊——”韩豹子嘴里再度发出绝望大叫,一个鱼跃,扑向附近士兵的脚下。“火炮打高不打低,趴在地上的基本打不着!”电光石火间,两个念头快速闪过他的脑海。紧跟着,耳畔又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他头顶上的契丹人,像暴雨中的麦秸一般,纷纷倒下,鲜血将天空染得通红。
“都督!”指挥台上,近卫旅长徐洪三急得抓耳挠腮。空有一身好武艺,大多时候,他却只能做个看客,实在有些难以甘心。
“混蛋,你干什么?赶紧滚起来,给老子滚起来!”韩豹子兀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愤怒地举起刀,用刀柄冲着压在自己上的亲兵乱砸。接连砸了两三下,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定神细看,只见可怜的亲兵后背如同被铁耙子刨过了一般,布满了深深的血口子。白花花的脊柱,已经从伤口处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