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雪崩

“张知州,你亲自带所有义兵顶上去!”果然如萧不花所料,听到前方传来的求援号角,宣让王贴木儿不花依旧只肯派出义兵,“把萧万户接应下来,然后就地组织防御。从现在起,咱们主守,为镇南王那边创造战机!”
“呜呜——!”萧不花双手捂脸跪在了血泊中,哭得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火枪兵的操作条令,在队伍中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冰冷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兴奋。刚刚在暴风雨般打击下缓过神来的探马赤军将士闻听,先是发了一下愣,然后丢下兵器,撒腿就逃。
……
只有把队伍重新聚集起来,才有机会扭转眼前战局。只有把队伍重新聚集起来,才能稳住阵脚,固守待援。只有把队伍重新聚集起来,才能且战且退,给探马赤军保留下最后一口元气。甚至连逃命,大伙都必须抱成团一起走,否则,朱屠户麾下那群大大小小的野狼从后面扑上来,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活着撤回庐州。
“竖枪,清理枪管,药孔和药锅!”
“轰隆!”“轰隆!”“轰隆!”整个战场混乱不堪,到处都有火炮在轰鸣。硝烟起处,探马赤军的方阵一个接一个土崩瓦解。失去勇气的溃兵宛如没头苍蝇般,到拖着兵器四下乱窜。有的跑着跑着就一头撞到了另外一支红巾军的刀锋上,稀里糊涂被剁翻于地。有的则不管不顾朝后逃,将萧不花的帅旗撞得摇摇晃晃。
唯恐和_图_书他有什么闪失,刘魁带领着新五军一团,紧紧跟上。在移动中,将队伍展开成雁行,推着溃兵一道涌向人流中的孤岛。
“是!”庐州知州张松用颤抖的声音答应着,拨马走向周围的另外三支义兵,“刘琼、许兴、吴文化,你们三个带着队伍跟老夫来。朝廷养兵多日,大伙报效朝廷的时候到了!”
“回家去吧!”耿再成抢先一步迎上去,穿过乱轰轰的溃兵。长枪轻轻一拨,就将萧不花的板门大刀挑飞到了天空当中。然后将枪锋压在对方的肩膀上,大声重复,“回家去吧!契丹男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天变了,你该回家去了!”
还没等双方发生接触,傅友德带着五百亲兵,朱重八带着吴国兴、吴国宝以及七百多濠州精锐,也分别从左翼和正面押了过来,大伙三个方向齐头并进,如同一张巨大的龙口,咬向萧不花和他身边最后的亲信,准备将其一口吞下。
不甘心,但是却毫无办法。凭心而论,探马赤军的职业水准,远在溃退下来的义兵和追杀过来的红巾军之上。但是,他们却无法适应红巾军突然冒出来的战术。好不容易聚集起数百人,准备结阵自保。结果还没等阵脚立稳,红巾军却已经推着大炮逼上前来。隔着三十几步远“轰隆”一下,就将军阵最前排的探马赤军扫翻一大片,剩下的顿时失去了信心,再度落荒而去。和_图_书
石守田、叶雄等千夫长也纷纷扯开嗓子大喊,努力帮助萧不花收拢溃兵。今天这仗输得太冤枉了,大伙还没来得及施展本事,就稀里糊涂败下了阵来。而对面的那群红巾贼,除了铠甲漂亮一些,旗帜光鲜一些之外,哪里像一群军人?可偏偏就是这样一群流寇,却把世代以征战为业的探马赤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此诡异之事,让人怎能心甘?!
“我和刘魁带一团顶上去,你带火枪兵随后来!”耿再成嫌孤岛太碍眼,扭过头跟吴良谋商量。老搭档胡大海已经独领一军,坐镇淮安。而他自己,却给胡子都没长齐的吴良谋当了副手,这让耿再成心里一直感觉不是很舒服。所以说话时的语气,也一直没大没小,仿佛自己才是第五军的主将一般。
“稳住,稳住,大伙要撤一起撤!要死一起死!”苦候援军不至的萧不花大喊大叫,带领着身边的亲信且战且走。正前方的朱重八锐不可当,左侧翼的傅友德也如同一头疯虎,唯独右翼,刚上来的淮安军好像还没完全适应战场节奏,推进得稍微慢一些,让他还能多少能感觉到一线生机。
“好!”吴良谋根本不跟他计较这些,点点头,非常痛快地答应。“不要拼命,顶住他们就好。然后我拿火枪去轰!”
而红巾军这边,士气却如烈火浇油。特别是吴良谋的第五军,先前碍于将令,不敢随便移动位置,只能和*图*书眼巴巴看着身边友军尽情挥洒。此刻忽然被释放了出来,勇猛得如出柙的狮子。在刘魁和阿斯兰两人的带领下,咆哮着从侧面向探马赤军扑去,将对方打得节节败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用通条压紧,端枪,检查火绳!”
东北方的黄军自打开战以来,就被毛贵给看死在那里,至今没敢向前移动半步。正南方的镇南王孛罗不花先后发起了不下五次狂攻,都被第四军和水师用大炮给轰了回去。正东方的帖木儿不花先后投入了三支义兵万人队,一个探马赤军万人队,却被傅友德、吴良谋和朱重八等人打得倒卷而回。他身边此刻虽然还有足够的后备力量,但在士气已沮的情况下,也无力发起新一轮攻击。
“稳住,稳住,大炮没有那么可怕!”
“稳住,稳住……”
“稳住,稳住,契丹男人没有孬种!”
“吹角,向王爷求援——示警!”探马赤军万户萧不花深吸一口气,无奈地吐出最后两个字。
正所谓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宣让王帖木儿不花身边至少还有两万五千余人做预备队。可其中的一万五千人,都是像廖家军,朱家军这种义兵。此刻派上来,恐怕也无济于事。还有整整一个万人队,则是清一色的蒙古武士。无论兵器还是铠甲,都属一流。只是,这支蒙古军自打数十年前,就再也没跟任何敌人交过手。每次抵达战场,都被摆在最后方。观战,督战,http://www.hetushu.com然后分享战功,名副其实的兵不血刃。
“一团原地列阵保护二团,二团,重新装填!”新五军指挥使吴良谋大步跟了上来,肩膀上的将星璀璨夺目。这是他刚刚总结出来的新战术,一个团的弟兄持冷兵器挡住敌人。另外一个团,用火枪近距离对准敌人的胸口袭击。虽然笨拙了些,但效果却好得惊人。毕竟,在杀人效率上,任何武器,都比不上小小的一颗铅弹。只要近距离挨上一颗,连三寸厚的门板都会被轰出个拳头大的窟窿,更甭提血肉之躯。
“稳住,稳住,向我靠拢!”探马赤军万户萧不花兀自不甘心战败,高举着一把门板模样钢刀,大声约束队伍。
“杀啊,跟着大人去杀红巾贼啊!”刘琼、许兴、吴文化三人抽出钢刀,高高地举过头顶。喊声虽然响亮,他们胯下的战马,却迟迟加不起速度。连带着身后的一万五千“义兵”,也好像腿上拴了绳子一般,半晌才爬出一丈多远。
“契丹男儿!”探马赤军万户萧不花仰头发出一声悲鸣,举起门板状的大刀,冲向了吴良谋。别人都可以逃命,他不能。他是这支探马赤军的万户,却眼睁睁地看着这支队伍在自己面前覆灭。他,无意间就成为了这支探马赤军的最后一任万户,他要履行完自己的职责。
“稳住,稳住,契丹男儿,生在一起,死在一起!”萧不花还想努力收拢队伍,眼泪顺着面孔稀里哗啦地往下掉。m.hetushu.com然而,再也没人肯停下来听他的招呼,未知的恐惧面前,谁也鼓不起更多勇气。刀盾兵、长枪兵、弓弩手,一排又一排,调转身体,顺着红巾军故意留下的缺口,仓惶逃命。连最勇敢最忠诚的亲兵们,也纷纷丢下兵器,低着头加入逃命大军,再也不敢留下来和他一起面对黑洞洞的枪口。
“刘魁,带着一团跟我来!”耿再成心里猛然涌起几分愧疚,向后用力挥了一下手,然后拎着一把长矛,率先扑向萧不花。沿途遇到阻挡,全堵一枪一个,结果掉性命。
萧不花的本阵受到了挤压,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一排又一排的契丹勇士倒在红巾军的刀下,转眼间,整个军阵就从长方形,被挤压成了一个扁扁的斜三角型。
然而,这一线生机,很快就被黑暗吞没了。又一支淮安军快步冲了过来,人手一支火铳。以非常生涩的动作,将火铳从先前那支淮安军的身侧探了出来,对准探马赤军将士的胸口,“呯!”,狂风暴雨,将契丹人像割麦子一样扫倒!
此战的确已经没多少悬念。
“咬开弹包,装火药,塞进纸包和子弹!”
而前方探马赤军那边,明显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整个军阵被分割得支离破碎,仅剩下了主将萧不花的认旗附近还留着最后的千把人,仿佛海浪中的一座孤岛。但是这最后的孤岛,也在不断地向后漂移。仅仅是比其他各处的溃兵撤得稍微有组织一些,步伐稍显缓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