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六章 水师

忽然间,他感觉到哪里好像不太对劲儿。冲到朱强面前,一把拉住对方的胳膊,“朱统领,你船上的战兵呢?你船上怎么一个战兵都没有?”
而他对面的镇南王脱欢不花则迅速收拢队伍,抢在第四军和徐州傅友德部杀到自己身边之前,扬长而去。根本没做任何抵抗!
“他们可是蒙古军呢,当年横扫了西域和江南的蒙古军!”仿佛什么东西踩在了自己心口上,逯鲁曾喃喃地嘀咕。这么多年,他看到的和听到的,全都是蒙古军如何如何强大,如何如何勇猛。即便偶尔战败,也能和对手拼个鱼死网破。却从没听说过,一整个蒙古万人队,居然集体不战而逃。这怎么可能是蒙古军的作为?这怎么可能是当年席卷天下的那群蒙古军的后人?!
中草药特有的气味,立刻让他皱起了眉头,随即,胃肠就感觉到了一阵慰贴。又冲着朱强拱了拱手,喘息着道,“多,多谢,这下,好,好多了!”
“轰!”“轰!”“轰!”“轰!”“轰!”一连串的开花弹飞出,将岸上炸得烟尘滚滚。再看禄老夫子,被晃荡得脸色发灰,嘴唇发蓝,双手扶在甲板上,一条命又去了小半条。好不容易捱到了炮击结束,船只又开始划动。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爬到船舷旁吐了几口黄水,喘息着问道,“还,还需要打,打多久。老夫,老夫,老夫要死了。要死在岸上去!”
“那可不一定!”水师统领朱强今天好和-图-书像跟老先生顶上了,踮起脚尖朝远处看了看,大声反驳。“老让青军玩命儿,脱欢不花自己身边的人却一直躲在后面看热闹。这本身就不太公平。况且东面,呀,东面的庐州军溃了!”
“多谢!”都吐到快散架的地步了,禄老夫子也没忘记礼貌。先朝朱强拱了拱手,然后将甘草整根塞进嘴里。
水师将士们知道这个胆小却爱面子的老夫子是朱八十一的长辈,因此也不拒绝被逯鲁曾拍。每当老夫子朝自己跑过来,就主动把身体蹲下一些,以便老人家拍起来更容易。
“啊!”逯鲁曾大吃一惊,跳起来,扒着船舷朝岸上瞭望。果然看到,正东面距离运河两三里远的地方,隐约好像出现了什么变化。不断有爆豆子般的火枪声从那边传来,每一次,都伴着一阵阵狂热的欢呼。
刚好有一阵大风从河上扫过,将火药燃烧的烟气席卷而空。逯鲁曾努力凝神张望,他看见,正东偏南一带两三里处,有数不清的人在慌乱的跑动。他看见,红巾军的认旗一面面地出现在逃命者身后,追亡逐北,如虎入羊群。他看见,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蒙古人在数千侍卫地保护下,落荒而走。他看见,帖木儿不花的羊毛大纛被人砍翻在地,无数个矫健的身影从上面飞奔而过。
“嗨,行了!您老就嘴硬吧您!”朱强早就清楚老夫子的怯场毛病,笑了笑,轻轻撇嘴。“坐稳了啊,咱们这船已经移动就位hetushu.com了,马上就轮到咱们开火了。坐稳,坐稳,来几个人,扶住禄长史!”
“那是,就这么一小段,要二十几文呢!”朱强笑着咧了下嘴,低声道,“您老这又是何苦呢,在岸上呆着不是挺好的么?我就不信了,贼人还能杀到咱们都督身边去。即便他们真有那本事,就凭都督手里那把杀猪刀,还能护不住自己您老?还用您专门往船上躲?”
“没事了,没事了!”朱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在老人背后用力揉搓了几下,帮助对方恢复精神,“打完这一轮估计就不用再打了。青军已经被炸退了六次,就算后来张明鉴学乖了,把队伍排得再稀疏。每次至少也得丢下一两百具尸体。再攻,他张明鉴的老本儿就赔光了,还拿什么在脱欢不花麾下立足?”
“赢喽,赢喽,赢喽!!”众炮手们扬起被火药熏黑了的脸,在船上又跳又叫。即便最愚蠢的人,也能看出元军彻底战败了。虽然宣让王帖木儿不花和镇南王身边还各有上万建制齐全的蒙古军,但义兵和探马赤军都陆续崩溃的情况下,光凭着两万蒙古军自己,不可能再杀一个回马枪。更何况,那些蒙古军的士气此刻也低落到了极点。能保护着帖木儿不花和脱欢不花两个撤离战场已经是难得,根本不可能再力挽狂澜。
水手们探出蜈蚣腿一样密集的桨,在船老大的指挥下努力稳定战舰。火炮长则在赤着脚,在甲板上大喊和-图-书大叫,命令炮手们将打过的火炮推回原位,将尚未发射的火炮尽量瞄准目标区域。
“好样的,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老夫子越拍越过瘾,恨不得把船上所有人都鼓励一个遍。“今天的炮炸得好,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只可惜镇南王跑得太快,否则,派一队战兵从水上包抄过去……”
“跑了,宣让王真的跑了!唉吆,我的天呐!他跑得可真够快的,连头都不回一下!”仿佛听见了逯鲁曾心里的疑问,瞭望手在吊篮里继续大喊大叫,兴奋得恨不能在半空中翻筋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就在此时,急促的号角也在第四军的阵地中响了起来,打断了老夫子的感慨。第四军趁势发起反攻了,前排的战士迅速推开车墙,成群结队在里边走出。一边大步朝前推进,一边重新整理阵形,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层层叠叠,吞噬一切阻挡。
“他,他让亲兵,硬,硬把老夫抬上来的!”逯鲁曾被说得老脸一红,梗着脖子强调,“老夫,老夫虽然是长辈,在,在两军阵前,却要跟他分一分君臣。所以,所以才……”
“轰!”天璇舰射出一枚炮弹,自身也被火药的反冲力震得摇摇晃晃。
由于运输方便的缘故,船上的火炮远比陆地上的火炮铸得大。炮弹已经重达五斤半,最大射程高达八百余步。配上改装过引线的开花弹后,杀伤力非常惊人。然而,火炮的反冲力,也同样大到http://m•hetushu•com令人恐慌的地步。害得战舰每次开火,只能从船头到船尾,一门一门按着次序放。否则,冒险来一回单侧齐射,肯定是舰翻人亡的结局。
水师统领朱强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额头处冷汗滚滚,“没,没战兵。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奉命留在后面练兵,麾下缺乏教头。朱都督一时也拿不出合适人手给他,就把船上的战兵抽了去。本以为运河上没有朝廷的水师,船上的战兵留着也未必能派上用场。没想到,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埋伏!”
“咱们赢了!”水师统领朱强将头顶的铁盔摘下来,当作手鼓,敲得“咚咚”作响。
对于水师统领朱强这种习惯于水上颠簸的汉子而言,船只摇晃得再厉害也没任何妨碍。相反,他还很享受每次开炮时船只晃来晃去的感觉,仿佛是在腾云驾雾。对于上船避难的逯鲁曾来说,这可无异于承受酷刑了。很快,就吐得脸色发绿,整个人虚脱在甲板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正说话间,果然看到青军如潮水一般向后退去,一直退过脱欢不花的认旗都没有停住脚步。而脱欢不花和他身边的亲兵肯定在努力拦阻,但是效果却微乎其微。因为青军不是溃退,而是整体性地大步撤离战场。除非镇南王脱欢不花立刻就派人跟张明鉴来一场火并,否则,不可能阻止得了他。
“赢了,赢了!”逯老夫子也忽然忘记了晕船,像个老顽童般在甲板上跑来跑去。无论见到谁,都不忘了拿手和*图*书在对方肩膀上拍一下,以示鼓舞。
“跑了,怎么可能?”逯鲁曾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印象里,宣让王帖木儿不花一向是个智勇双全的人物。虽然最近这几年受到朝廷的猜忌,一直没啥大作为。但弃师而逃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该发生在此人身上。
“脱欢不花,脱欢不花……”逯鲁曾双手按在地面上,小声呢喃。他想说镇南王脱欢不花才是正南方敌军的主事者,青军万户张明鉴没有资格决定是战是退。但是心里有老大吃不准。毕竟镇南王脱欢不花性子天生软弱,对手下军队的掌控力远不如其叔父帖木儿不花。
“唉,主弱仆强,尊卑失序,就是这种结果!就是这种结果啊!老夫当年在高邮湖一带练兵,就已经预料到,总有一天会如此!”逯鲁曾顿时又来了精神,擦了一把挂在胡子上的胆汁,摇头晃脑地说道。
“您老这又是何苦?”见逯鲁曾吐得实在可怜,朱强从怀里取出一根带着汗渍的甘草根,用力塞进老人家手里,“嚼,嚼完了把汁水咽下去,也许就能舒服点儿!”
“赢了,咱们赢了!”站在桅杆上吊篮里负责瞭望的水手发出欢呼,同时将一面红旗奋力抖动,“咱们赢了,咱们赢了。东面,东面,第五军,还有,还有近卫军,突破了敌人最后一道的防线。帖木儿,帖木儿不花没敢交手,带着本部兵马跑了!他奶奶的,这王爷也忒地不仗义!丢下好几万义兵和契丹兵,自己带着蒙古兵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