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胜

“我淮安军内,很多将领都来自黄河以北。王将军如果去了那边,请多少照应一些!”逯鲁曾心里想得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找了个机会,低声敲打。
唯一看上去比较惶恐的,就是被俘的探马赤军。作为一个先后被女真和蒙古征服的游牧民族,契丹人早已没有了自己的家园。当兵打仗,几乎是他们这些人唯一的出路。即便被朱八十一不收取任何赎金就地释放掉,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还能做些什么?而继续吃朝廷的粮饷,跟淮安军做对的话,那一喷就是上百颗弹丸的火炮,又像噩梦一样刻在了他们的记忆中。因此,他们一个个就像行尸走肉般,两眼空洞,失魂落魄。
“那是,那是!”众契丹男儿纷纷点头。他们在蒙元朝廷的四等民族划分体系中,也是一直被当总汉人对待。地位仅高于南方汉人,远不如蒙古和色目。所以对淮安军取消等级差别这一点,没有丝毫抵触。内心深处,甚至还带着一点点赞同。
对于朱八十一这种养虎为患的做法,他一直都太不赞同。然而当着大家伙的面儿,他又必须维护这个孙女婿的权威,所以只能采用一些小手段,防患于未然。
自打听说了张九四和王克柔两人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谋划着要给自己弄一块地盘儿,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岂能不喜出望外?!至于勿害百姓什么的,即便没有朱八十一叮嘱,他也会注意约束军纪m.hetushu.com。原因无他,高邮宣言里头说得明白。谁要祸害了老百姓,别人就可以随便去吞并他的部众与地盘。而如果他没祸害百姓,其他红巾诸侯想要吞并他,就是打当初主持定盟者的脸,朱屠户和芝麻李等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大总管教训得是,末将一定会把这番话牢牢记在心里,时时对着去做。末将前些年跟在脱欢不花身后助纣为虐,就曾经发现过,凡是那些百姓揭竿而起的地方,几乎无一不是官府盘剥过重的缘故!”王宣赶紧又施了礼,信誓旦旦地保证。
“我只会打仗!”被安抚者是个探马赤军百户,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悻悻的回应。
“也好!”朱八十一稍加琢磨之后,迅速点头,“等送走了张士诚他们,我立刻派人送你过黄河!不过你得给我记住,到了那边不要祸害百姓。否则,纵使朱某想拉你一把,其他各路红巾也不会放过你!”
“不想再打仗了,累了!”探马赤军百户叹了口气,依旧无精打采。他们以前不是没有打过败仗,但败成今天这般模样的仗,却真是平生第一次。这让他们每个人心里都笼罩着一股浓重的挫败感,感觉自己根本不能再上战场了。即便上了,也适应不了淮安军的武器和战术,所以干脆自暴自弃。
“是!末将遵命!”王宣喜不自胜,赶紧躬身拜领。
“真的,不光是契丹人。小学堂中,教算数的和_图_书色目人和教摔跤的蒙古人都一抓一大把。”辅兵头目点点头,非常自豪地回应,“不过就是有一点儿,原来那种四等分法不讲究了。蒙古人打死的汉人照样偿命,汉人打死了蒙古人,也是一样!”
那王宣听了,又忙不急待地点头,赌咒发誓说自己一定会将弟兄们的家眷照顾周到,绝不敢让大伙有后顾之忧。否则,禄长史随时都可以提兵过河来问罪。
“你明白就好!”逯鲁曾也扫了他一眼,用完全不同的语调说道。
“真的?契丹人也能当教习?”不光是百夫长,周围的契丹人眼睛都亮了起来,带和几分期盼追问。
朱八十一却不知道王宣肚子里早已经将利害关系看了通透,见此人答应得痛快,忍不住又笑着叮嘱道:“你既然是地方望族出身,应该知道,如果地租收得高了,佃户们就宁愿背井离乡,也不会再从你家里租田种。其实治理地方也差不多是同样道理,若是待百姓太苛刻,等同于逼着他们逃走。不如赋税少收一些,积聚一些人气。人多了,粮赋自然就多了,其他各项杂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说着话,丢下几个心神大定的契丹人,转身朝其他俘虏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道,“弟兄们,别着急,都坐下,坐下,放轻松些。你们谁听说过乱杀无辜的朱总管?没听说过吧!没听说过就不用怕了。老子当初和你们一样,也是打了败仗被抓过来的。你们http://m.hetushu.com看老子现在……”
注1:正史上,张士诚在被朱元璋打击之后,就曾经一度投降了蒙元朝廷,被封为太尉。
即便是俘虏中的蒙古兵,被抓到后也没显得如何沮丧。朱屠户不好杀,无论汉人还是蒙古人,当兵的还是当官的,被他抓到,只要没有激起过民愤的话,最多是罚一笔赎身银子了事。而扬州一带相对富庶,很少发生动荡,那些蒙古兵平素连城都懒得出,自然也来不及做什么激起民愤的事情。
“实话跟你们说吧!咱们家总管啊,是佛子转世!”辅兵小头目终于如愿以偿地消灭了隐患,嘴巴立刻就没了把门的,将声音压低了一些,满脸神秘地透漏,“佛子,你们听说过么?佛祖眼中,众人平等。根本没有什么汉人、契丹、蒙古、色目的差别。都是人,都一个鼻子俩眼睛,谁跟谁都一样!你们哥几个先在这里放心歇着,我到别处转转去。朱总管是个大好人,咱们可不能耽误了他老人家的事情!”
“大都督!”“大都督!”他的话,很快被一阵山崩海啸的欢呼声淹没。朱八十一和毛贵等人走过来了,打了胜仗的淮安士兵们兴高采烈地围拢过去,用自己所知道的方式,向心目中的英雄表达最真挚的崇拜。三万(自己这边辅兵不算)打十二万(对方那边有一个算一个),战而胜之。朱都督带领大伙,又一次创造了奇迹。跟在这样的英雄身后,大伙何愁前程和图书不会光明?!
赌咒发誓如果管用的话,大元朝就不会弄得烽烟四起了。但是,值此大胜之际,有些煞风景的话没必要多讲,讲出来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因此老夫子只是随便敲打了一番,就转头去看战场上其他情况去了。
“嗯,你明白就好!”朱八十一看了他一眼,嘉许地点头。自己这个朱公路是当定了,扶植起来一个孙伯符不算,还要再扶植起两个王玄德来,说不定日后还有什么张孟德,李孟德。不过这样做,总强过让这些大好男儿都死在自己手里。更强过让他们被逼得走投无路,又不得不重新去投靠蒙元朝廷。(注1)
此刻的战场上的剿灭溃兵工作,基本上已经宣告一段落。大批大批的蒙元将士,被人数不到他们十分之一的红巾军押着,成群结队走向运河边上临时开辟出来的俘虏安置点儿。已经集中起来的就不下两万人,看上去黑压压一大片。陆续还有从更远的地方被抓回来的,深一脚浅一脚地朝运河边上走。
解甲归田,毕竟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美梦。他们不会种田,远在塞外的故乡,也早就成了一段陌生的记忆。但教一群小孩子舞刀弄棒,弯弓骑马,却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契丹人自己的孩子,也需要家长从小手把手来教,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天分、资质上,与其他人的孩子没任何分别。
“别着急,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儿!”负责看押俘虏的很多淮安军辅兵,就是和-图-书从以前的俘虏转变过来的。见到探马赤军们如此模样,立刻猜出了他们的大致想法。为俘虏营的整体安宁起见,主动凑上前,低声安慰,“你看老哥我,当初就是在黄河边上被淮安军抓到的。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别着急,咱们朱总管是个菩萨心肠,绝对不会不给人活路!”
“那就加入淮安军呗!瞧老哥这身板儿,只要在辅兵营里熬上两三个月,还怕当不了战兵?!即便当不了,留在辅兵营里也是个当官的,拿的军饷一点儿都不比战兵少,并且上头还不会克扣!”
“那就当教官呗!”辅兵头目看了一眼契丹百夫长的罗圈腿,继续大声安慰,“会骑马的去当马术教官,会使枪的去当枪术教官,会射箭的去教新兵射箭。只要你真有本事,绝对耽误不了。我们辅兵营里头,就有好多教官是蒙古人。人家都不在乎,你们跟谁干不是干啊?!实在不喜欢住在军营里,还可以去官府的小学堂当那个,那个什么什么体育教师。天天教一群小孩子舞刀弄棒!工钱也不比当兵低哪去,还不用整天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
然而这些俘虏们,除了模样看上去比较狼狈之外,大多数人脸上却没多少恐惧。谁都知道,这回南征主事的人是朱屠户。朱屠户抓到当兵的向来是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发路费释放。像坑杀、虐俘这种事情绝不会去做。运气好的话,大伙说不定还能混上几顿饱饭和一些路费,比先前当兵时还要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