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扬州总管

帖木儿不花撇了下嘴,脸上的表情愈发地冰冷,“非这样不可!朱屠户起兵以来,不杀,不抢,行止皆有章法。无论是在红巾贼当中,还是在百姓当中,都混出了不错的口碑。老夫这一计,虽然不能直接让他伤筋动骨,至少,也能把这伪君子的真实面目,暴露于世人面前!”
“你……”镇南王脱欢不花气得浑身哆嗦,嘴里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手下那两个千户肯定是欺负人欺负惯了,所以才想着不劳而获,去抢张明鉴的鹿。并且那两个家伙抢了鹿之后,也肯定是进了他们自己肚子,半两都不会献给自己这个王爷。可事实归事实,自己却必须替他们争这口气。因为这涉及到蒙古人和汉人之间的等级秩序,一旦乱了套,自己就愧对列祖列宗。
他的青军和王宣的黄军,都是在镇南王脱欢不花的全力支持下建立起来的。虽然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正式官兵的损耗,并且粮饷大部分也需要自筹。但毕竟给了他们两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让二人从普普通通的乡间堡寨主,一跃成为四品高官。按照世人看法,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知遇之恩,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更不该做出什么卖主求荣的事情来。
“呃!”镇南王脱欢不花的声音卡在了嗓子里,看着自家叔叔,满脸不解。
“放心,不是让你去跟朱屠户拼命!”帖木儿不花笑了笑,继续和*图*书给张明鉴吃定心丸儿,“老夫明知道做不来的事情,怎么可能强迫你去做?鉴于青军今日的英勇表现,老夫想跟镇南王联合上本,保举你做扬州路总管。不知道,张将军可否愿意担此重任?”
青军万户张明鉴,早就知道脱欢不花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因此,不待两个蒙古王爷靠近,就主动领着百余名死党迎了出来。远远地冲着后者拱了下手,大声问道:“王爷来找末将何事?红巾贼可曾追上来了?是要末将带着弟兄去先去抵挡一阵,好让王爷从容转进么?那样的话,王爷只要派人下个令就行了,何必亲自过来一趟?!”
“可,可扬州城……”脱欢不花依旧犹豫不决,用极低的声音强调,“扬州城……”
“我们青军不行,你们自己上啊。我们青军拼命的时候,是谁在旁边干看着?!”
……
“两位王爷要吃鹿肉,末将肯定捡最好的部位献上。可其他人,没这个资格!”张明鉴也豁出去了,咬了咬牙,再度大声强调。
想到这儿,张明鉴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回应,“王爷这是哪里话来!末将即便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王爷您本人起什么二心。可末将刚刚打了一头鹿,某些人却空口白牙想夺了去。末将是绝对不会给的。一旦被他得了逞,末将还有什么威望,约束麾下这七千多刚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弟兄?!hetushu.com
“既然如此,有件事情,老夫还想委托给张将军!”帖木儿不花笑了笑,也主动后退。“不勉强,张将军若是觉得能接,便接下来。若是觉得不能,大伙也好商量。总之,不要在此刻其了嫌隙,让朱屠户白捡了便宜去!”
“大敌当前,你也不要把这些小事太往心里头去。毕竟,咱们还是一家人,要共同面对朱屠户的追杀!”帖木儿不花笑着点了点头,慈祥得如同一个长辈在叮嘱自家子侄。
“刚才,刚才要不是你们蒙古人先带头逃了,大伙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狼狈!”
“老王爷英明!”张明鉴猜不透此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拱了下手,低声回应。
“保举末将,扬,扬州路总管?”张明鉴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按照大元朝的官制,扬州路总管和扬州路达鲁花赤平级,乃正三品高官。地位远在一般万户之上,甚至连行省的参知政事,在权力方面,都大大的不如。而自己得到这些,就因为刚才气愤不过,把两个前来抢食的蒙古千户痛揍了一顿。这也太离奇了吧,早知道这样,自己早就该动手打了,何必一直等到现在?
“末将不敢!”张明鉴却凭着敏锐的直觉,发现了危险的迫近,向后退了半步,警惕地回应。
“刚才不是说了么,让你不要冲动!”帖木儿不花叹了口气,轻轻将他推到一旁。http://m•hetushu.com然后,自己取代了他的位置,正面针对张明鉴,“刚才的事情,老夫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们从你口中夺食,的确过分了一些!”
那些正在点火做饭的青军将士见他们来势不善,纷纷从火堆旁站了起来。或者手按刀柄,或者拎起长矛,全神戒备。只要蒙古亲兵敢主动挑衅,随时准备上前拼命。
正犹豫间,却又听帖木儿不花以商量的口吻说道,“你也应该明白,这大元朝的官场是怎样一个行情。虽然是临危受命,但这一路总管之职,也不能轻易谋得的。而老夫和镇南王那边,还急需一些钱财来鼓舞士气。所以么,这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按规矩来。张总管,老夫的意思,你可明白?”
“是!”亲兵头目札木合答应一声,立刻去召集人手。转眼之间,便调集起了一个完整的亲兵百人队,簇拥着宣让王帖木儿不花和镇南王脱欢不花叔侄,气势汹汹地朝不远处的青军营地走去。
问到最后几句,一时觉得气苦,两眼里竟然涌出了泪光。
众青军将士不服气,一个个大声还嘴。将平时压抑在心里的愤怒,全都爆发了出来。然而,愤怒归愤怒,在对方没表现出明显敌意时,他们也不打算率先挑起内讧。因此骂骂咧咧地让出一条通道,任由帖木儿不花和脱欢不花两个带着亲兵去找张明鉴的麻烦。
“你,你这忘恩负义的狗贼!和_图_书”镇南王脱欢不花被气得两眼一阵阵发黑,快走几步,指着张明鉴骂道,“本王,本王哪里曾经亏待过你?你居然敢说出这种话来?!若不是本王,你现在还是一介草民呢,见了个寻常小吏都得磕头作揖!本王这些年来,不遗余力地提拔你。没想到,没想到你,你竟然趁本王兵败,起,起了趁火打劫的心思!你,你,你肚子里到底,到底有没有良心?!”
“不过什么?难道你到现在还舍不得么?”帖木儿不花横了他一眼,不耐烦的打断,“我蒙古男儿,何时变得如此婆婆妈妈?这是事儿你不用管了,老夫代你去处置。唉,老夫当年只想着把扬州交给你,也算对得起我那早去的哥哥。却忘了,该教你如何去做一个合格的王爷。等会儿老夫做事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什么都不用说。要知道,这世上,杀人可不一定要亲自动手!”
然而,蒙古兵对汉兵欺压之狠,也同样让张明鉴无法忍受。若是换做平时,蒙古人还能借助祖上百战百胜之威也就罢了,张明鉴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不敢起什么非分的心思。可今天一仗,蒙古军的虚实,已经全都被拆了个干净。分明是一群连真章都没勇气见的二世祖,还想着像以前那样骑在青军头上作威作福,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就是!平时欺负咱们时,一个个人五人六。到了战场上,怎么全都熊了?”
“王爷说得和_图_书有道理!”平生第一次,被蒙古王爷商量着做事,而不是直接发号施令。张明鉴觉得非常不习惯,皱了下眉头,沉声回应,“但具体什么事情,还请王爷告知。末将麾下的弟兄,今天伤亡惨重,未必还能当得起什么大用!”
张明鉴原本是准备跟镇南王硬顶几句,然后就分道扬镳的。此刻见到对方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当众哭了鼻子,登时心中发涩,多年来扶植提携的重重好处,瞬间全都涌到了眼前。
“吆喝,还挺有脾气的!刚才对着红巾贼的时候,诸位的脾气都哪里去了?”帖木儿不花却毫无畏惧,带头从青军将士身边穿过,冷笑着奚落。“放心,老夫没想拿尔等怎么样。真的想要收拾尔等,就不会只带着随身卫队来了。张明鉴呢,让他速速出来见老夫!”
“这,非这样不可么?”镇南王脱欢不花原本就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听帖木儿不花说得阴狠,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不忍。
“你,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混帐,王八蛋!”镇南王脱欢不花被气得两眼发黑,破口大骂。帖木儿不花却从旁边轻轻推了他一把,走上前,大声喝止,“行了,张将军做的没什么错。想吃鹿肉,自己去猎,抢别人的,算什么本事?”
说罢,立刻转过头,冲着周围的亲兵头目吩咐,“札木合,点一个百人队,陪老夫和镇南王去找张明鉴。老夫就不信了,这狗才敢跟老夫动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