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二十六章 恶鬼

“朱佛爷啊,求求您打个雷,把他们劈了吧。求求您了,草民愿意三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啊!”
“那就去找!”朱八十只是猛地一晃身子,就把徐洪三像包裹一样甩了出去。也不看后者是否受伤,他像头狮子般咆哮着,大步冲向瓦砾场。“给我分头去找,多找几个人,问问昨夜到底是谁做的孽!”
当朱八十一带着联军赶到扬州城外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扬州城没了,扬州人也没了,包括扬州城内外的敌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有一头恶鬼,在昨夜突然张开的大嘴,将居民高达八十万,天下人人向往的扬州城一口吞了。只留下了遍地的残渣碎骨!
但是今天,眼前的事实,却扇了大伙一个响亮的耳光。帖木儿不花和脱欢不花叔侄,将一个完整的扬州交给了张明鉴、廖大亨和朱亮祖。但是,一个晚上和半个白天过后,张明鉴三个汉人义兵万户,却将扬州化作了一片白地。
不用号令,所有行进中的队伍,都缓缓地停住了脚步。没人会想到这种情景,昨天半夜,大伙接到船行送回来的消息,得知帖木儿不花和脱欢不花叔侄率部逃遁,扬州城内只剩下了张明鉴、廖大亨和朱亮祖三人的队伍时,还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次能以最小的代价把扬州城给拿下来了。大伙甚至还曾设想过,如何派人说服张明鉴、廖大亨和朱和*图*书亮祖三个投降,以达到兵不血刃光复扬州的目的。谁料,当大伙兴冲冲赶来时,却只看到了一个瓦砾场。
“放了他,你们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朱八十一伸手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迹,惨笑着吩咐。
“老人家,老人家你松手!”朱八十一仿佛被人当胸刺了一刀,痛彻心扉。缓缓地回过头,缓缓地蹲下身体,豆大的汗珠,从他前额滚滚而落。
“肯定是,肯定是脱欢不花和帖木儿不花这俩王八蛋!!我就知道,这对叔侄没一个好东西!”傅友德、毛贵、郭子兴等人也义愤填膺,睁着眼睛说瞎话。
说着话,猛地抱起一块残砖,朝着朱八十一的后心拍去。二人距离如此之近,徐洪三等亲兵根本来不及拦阻,眼睁睁地看着残砖拍在自家都督后背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紧跟着,朱八十一向前又踉跄几步,嘴巴一张,红色血液直接喷了出来,“哇!”
“都督,都督息怒。末将,末将派兵去找个当地人来。当地人肯定比咱们的斥候清楚!”还是徐洪三反应快,发觉自家都督状态不对,赶紧从后边追上去,双臂将朱八十一死死抱住,“都督,都督息怒。当地人肯定清楚。问清楚了,咱们才知道该找谁算这笔账!”
“废物!”朱八十一立刻丢下斥候,翻身跳下坐骑,大步去抓下一个目标,“站住,别躲,这,这到底是怎么http://m.hetushu.com回事,扬州到底怎么了?”
黑色的烟,在黑色的天地间翻滚。传说中富甲天下的扬州城彻底被从地图上抹去了,只剩下一座残破的瓦砾堆。数千名浑身漆黑的孤魂野鬼,绝望地蹲在瓦砾堆附近,半晌不肯挪动一下。哪怕是上万大军从身边滚滚走过,也仅仅抬一下眼皮,然后就又蹲在了原地。双手抱着膝盖,将身体缩卷成团,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般。
事实证明,他们这番举动纯属多余。蹲在废墟附近的那些“孤魂野鬼”根本无视朱八十一的到来,更没兴趣起身行刺。只是冷冷地瞟了后者一眼,就继续望着废墟发呆,仿佛继续看下去,就能让时光倒流一般。
“大伯,老大伯,到底,扬州城到底怎么了?”朱八十一也像失去了魂魄般,在“野鬼”中转了半个圈子。最后找到一个看上去衣衫相对整齐的老汉,蹲下去,看着对方眼睛问道。“是谁,是谁放的火。扬州人呢,城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老人家,您松开手。我不是军爷,我是,我是红巾军,我是红巾军朱八十一!”强忍着锥心的疼痛,他慢慢将老人的手从自己的战靴上掰开。慢慢重新站起,踉跄而行。那名老人则趴在灰堆里,冲着他的背影嘻嘻傻笑,“红巾军?红巾军是什么东西?朱八十一又是哪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朱八十一,朱八十一就是昨天晚上和-图-书抢我女儿的那个。姓朱的狗贼老子跟你拼了!”
“你——!”朱八十一这才意识到,老人是个疯子。松开手,起身去找下一个目标。谁料老汉忽然又跳了起来,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军爷,军爷。家里的东西你随便拿,随便拿啊。放过我女儿,放过我女儿。求求您,求求您,她,她得嫁人啊。她还得嫁人啊!”
“都督!”亲兵们不敢违抗,丢下疯子老汉,进退失据。
他们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正在面对的东西,他们都宁愿这把火,是帖木儿不花和脱欢不花叔侄所放。那对叔侄是蒙古人,蒙古军队屠城、杀人,乃是家常便饭。蒙古军队是恶魔,是强盗,罪该万死。而汉家英雄,即便助纣为虐,也多是受其胁迫,或者说一时误入歧途。
众亲兵赶紧徒步跟上,呈雁翅形,护在朱八十一两侧。手按刀柄,全神戒备。以防废墟中,会有刺客突然发难。
周围的斥候和传令兵纷纷将身体往战马腹部缩,谁也不肯让他抓到。大伙心里都明白,自家都督膂力过人。在被气糊涂的情况下,被他抓到者,难免会伤筋动骨。
“别杀我,别杀我!”老汉立刻吓得将头扎进了裤裆里,哭泣着求饶,“军爷,军爷开恩呢。家里的钱你随便拿,东西随便搬,求求您,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小老儿一家吧,放过小老儿一家吧!”
就在此刻,有名负责外围警戒的斥候策马飞奔而m.hetushu.com回。远远地晃动令旗,大声汇报,“报,大总管,运河对岸过来一伙人。说是明教光明右使,奉滁州张总管的委托,前来给您送礼!”
“是!”斥候答应一声,拨转马头,疾驰而去。逯鲁曾这才又将目光转向了朱八十一,以非常低的声音提醒,“既然自称是光明右使,说不好跟刘福通刘大帅有些关系。你先见见他,也许就能顺便弄清楚扬州惨祸的原委!”
“卑,卑职不,不知道!”那名斥候被勒得喘不过气,一边挣扎,一边结结巴巴地回应,“卑职,卑职是负责队伍东侧警戒的。卑职,卑职没,没派人来过扬州城这边!”
一块砖头,不足以砸得他吐血。但突如起来的打击,却令他整个人都濒临了崩溃的边缘。他恨那些蒙古人,恨他们动辄屠城,将汉家男女视作牛羊般宰杀。他曾经天真的认为,只要驱逐了这群异族征服者,就能重建文明。然而,他却万万没想到,某些汉人祸害起自己的同胞来,丝毫不比蒙古征服者手软。
“这到底怎么回事?”尽管事先已经得到过斥候的预警,朱八十一仍然急得两眼发红,揪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斥候,大声追问。“到底是谁放的火?是谁?是不是脱欢不花又杀了个回马枪?”
“还用问么,这事肯定就是张明鉴干的。那个什么光明右使,肯定就是他的说客!”没等朱八十一回应,朱重八铁青着脸,抢先插嘴。“大总管,接下www.hetushu.com来到底该怎么办,全凭您一言而决!”
“怎么了,烧了?哈,烧干净了!”老汉就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朱八十一几眼。然后,轻轻拍手,“没了,没了。烧干净了,烧干净了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火烧旺运,火烧旺运,嘻嘻,哈!”
滁州张总管?朱八十一轻轻皱眉,脑子里,怎么找,都找不出一个姓张的总管来。逯鲁曾在此刻的反应,却远比他迅速。立刻越俎代庖,大声吩咐,“将他带到军前来,说大总管忙着处理军务,无暇迎接,请他一定恕罪!”
……
“我问你,到底是谁放的火?”朱八十一此刻心神大乱,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貌?登时就被气得抬起手来,死死抓住老汉的两只肩膀,一边摇晃,一边大声逼问,“告诉我?谁放的火,告诉我啊,我给你们报仇?”
“天杀的老贼!”亲兵们大怒,扑上前,就准备将疯子老汉就地斩杀。朱八十一却迅速回过头,等着通红的眼睛大声呵斥,“干什么你们?给我把刀子放下!”
“你们怎么才来啊?呜呜……”
四下里,忽然传来一阵大声嚎啕。朱八十一蓦然回头,看见毛贵、郭子兴、傅友德、朱元璋等人,各自扶着一个烟熏火燎的当地人,在不停地询问。而那些当地人,要么也像刚才被自己询问的老汉那样,完全失去了神智。要么则大哭不止,半晌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朱佛爷,朱佛爷在哪?朱佛爷,您可替小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