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人(下)

话虽然说得硬气,他的双脚却不断后退。以防朱屠户真的追上来,再次摔自己个仰八叉。谁料朱八十一却根本没兴趣跟他一个江湖神棍一般见识,撇了撇嘴,大声回应道:“杀你,朱某怕脏了手。你今天既然是替张明鉴做说客而来,那你就回去告诉他,洗干净了等着,朱某明日就过河取他的脑袋。无论他跑到天涯海角,他的脑袋,朱某都要定了!”
然而,朱八十一却不想继续追问这些细节。他只知道,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毁掉了一座城市。有人在他眼皮底下,令数万无辜百姓惨死,数十万父老乡亲流离失所。这个人,在他眼里,比蒙古征服者还可恶十倍。他一定要亲手将此人揪出来,替八十万扬州百姓讨还公道。
等张明鉴意识到他自己已经闯下大祸时,事态已经完全不可收拾。只能派手下砸烂了城门,带着自己的亲信率先逃到运河西岸去避难了。然后又赶紧按照先前预备的应对方式,一面派心腹带着自己的亲笔信去向汴梁的刘福通表和图书示效忠,一面请光明右使范书童出马,替自己向朱屠户套近乎。
“你……”除了蒙古官府之外,平素里,谁敢如此对待过他范右使?顿时,范书童的脸就涨成了茄子色,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连嘴角上的血迹都顾不上抹,遥遥地指着朱八十一,大声威胁,“姓朱的,你,你居然敢如此对待教中前辈?你,有本事这就把我给杀了,看彭和尚到底护得护不住你?”
他恨蒙古人,但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血统和民族,而是因为对方把其他民族统统视为奴隶,动辄杀人屠城的恶行。如果把杀人屠城者换成汉人,换成色目人,换成其他任何人,任何一个民族,他同样会恨。并不会因为对方跟自己的血缘亲疏,有任何不同。
他屠户出身,原本就染了一身杀气。虽然已经很久没亲自跟人交过手了,但暴怒之下,双目中依旧凶光迸射。将那光明右使范书童吓得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心神,喃喃地会回应,“朱堂主hetushu.com息怒,朱堂主息怒。昨夜的事情,张总管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了。但不能完全怪罪于他。他手下只有六七千弟兄,而城中还有近万被打散了架子的溃兵。一旦杀起了性子,根本控制不住。张总管如果勉强约束的话,肯定连自己的性命都得搭进去!”
那范书童是个江湖人,身手远比普通百姓灵活。衣领和腰间的束缚一去,立刻来了个鹞子翻身,本以为可以凭借双腿和腰部的配合,平安落地。谁料力气照着朱八十一差得实在太远,“蹬蹬蹬”在地面上踩出一串小坑,“噗通”一声,后脑勺着地,摔了个七晕八素。
“朱某起义兵,是为了不被蒙古人当牛羊来宰。朱某起义兵,是为了不让父老乡亲再受欺凌!朱某起义兵,是为了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活得像个人样!”一边举着范书童往废墟外走,朱八十一一边大声回应。前世,这一世,两辈子看到过和经历过的种种,电影般涌上心头。
“朱某不管他是谁的人,也不管他信的是什www.hetushu.com么教,他既然做了此等恶事,就得站出来承担责任。”朱八十一不屑地看了范书童一眼,用力摇头,“无论他是蒙古人,还是汉人,首先,他得是个人。他要是不干人事儿,就是把天王老子请下来,朱某照样取他的狗头!滚,现在就滚回去告诉他!这就是朱某的答复,滚!”
这句话,倒也基本上符合昨夜的实际情况。张明鉴只是带了个坏头,谁料城里的溃兵趁机一拥而上。到最后,扬州就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当官的在抢,当兵的在抢,那些平素被街坊邻居所不耻的地痞流氓们,也在趁火打劫。总计参与者恐怕有四五万众,并且个个都像被恶鬼附了体一般,没有丝毫理智和良知。被恶鬼们点起的火头根本没有人组织施救,而扬州城内的建筑,偏偏又是典型的唐宋风格,以木制房屋居多。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
也不怪他憋不住火,在朱大鹏的那个时代,就有那么一伙人,手里握着某部经书,四下杀人放火。过后还装出满脸清高模http://www.hetushu.com样,仿佛自己信了某个狗屁教之后,杀人就杀得理所当然一般。
“放你娘的狗屁!”朱八十一又用力拍了下帅台,长身而起,“扬州官府做的恶,与扬州百姓何干?略施薄惩,略施薄惩就能将一座好端端的城市变成火葬场?你这个光明右使到底是假冒的还是真的?大光明经里,哪一条,哪一款,说过教众可以随便滥杀无辜?”
对于这类人,他上一辈子是像躲瘟疫般,能躲多远躲多远,绝对不去招惹。这辈子,却绝不能容忍对方再于自己面前,继续鼓动唇舌噪呱。
“在朱某眼里,蒙古人屠戮汉人,是恶。汉人屠戮汉人,一样是恶。其中没有任何不同。你今天说朱某以下犯上也好,叛教也好,朱某不在乎!朱某就告诉你一句话,杀人者,死!”说罢,双臂用力向前一掷,把个光明右使范书童像沙包一样,狠狠地向外掷了出去。
一句质问的话没有说完,他已经被朱八十一拎着领子和腰带,高高地举到了半空中,大声尖叫着手脚四下乱舞。
“你!”和图书范书童被吓得倒退了两步,差点又一头栽倒。伸出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朱八十一,气急败坏地威胁,“你敢连刘大帅的面子也不给?姓朱的,张总管已经是我明教弟子。张总管已经是刘大帅的人!”
“昨天夜里,昨天夜里……”光明右使范书童被吓了一哆嗦,嚣张气焰迅速降低了一大截,“朱堂主何必过分执着昨夜之事?那扬州城的官府甚为可恶,将本使抓了之后,隔三岔五就是一顿大刑。监狱里被折磨至死的教中兄弟数以百计,张总管略施惩戒……”
“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扬州城内,到底是谁带的头?”单手按着刀柄,他一步步向范书童靠近,每一步,都在废墟间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那范书童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江湖人物,虽然被吓得两股战战,嘴巴上却不肯“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张明鉴。一边倒退着,一边大声叫嚷,“谁带的头,我哪里知道?再说死的又不是你朱堂主治下子民,你何必没完没了的刨根究底?朱堂主,朱堂主你要干什么?你要叛教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