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章 部署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朱八十一便不再瞻前顾后。先派人去泗州传令给第三军,命令第三军长史李子鱼带一千辅兵留在泗水城坐镇。指挥使徐达、副指挥使王弼两人则带领第三军其余兵马,立刻向南发起攻击,进逼来安,随时准备抄张明鉴的退路。
“洗劫了扬州之后,其他各路溃兵,也知道自己罪不容恕,所以纷纷拿着抢来的财物妇女,过河去投靠张明鉴!”带着几分崇拜,参军罗本上前半步,大声补充,“其中比较有实力几个义兵万户,名字叫做刘琼、许兴和吴文化,每人麾下兵马大约一两千规模。还有一个文官名字叫做张松,原本为庐州知州。这次撤退,帖木儿不花不知道为何也把他给丢下了。现在凭着多年的人脉,收集了七八股残兵,总规模在四千左右,也依附于张明鉴。但据抓到的乱兵供述,张明鉴好像不太喜欢他,昨天过了运河之后,始终不肯跟他合营!”
“总计只剩下了三千多人?”朱八十一的眉头又皱了皱,随即快速做出决定,“给朱重八传令,让他明天早晨,跟毛贵一起出发!”
这,才是整个阴谋的精华所在。听得朱八十一忍不住连连倒吸冷气。如果事实真如罗本所分析的话,制定阴谋的人可就太恶毒了。根本没把留在扬州城里的任何人当人,就连曾经为其效力的青军和其他各族残兵,恐怕都被他当作了没有血肉的棋子。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红巾军追得实在太紧,乱兵并没来得及将扬州百姓全部杀光。大约有将近六十余万腿hetushu.com脚相对便利的中青年男女,在张明鉴领着亲信撤离之后,也逃出了生天。这些人在城外的丘陵和沼泽中躲了十四五个时辰,听闻红巾军已经入了城,又纷纷互相搀扶着赶了回来,蹲在已经彻底消失的家园旁,痛哭失声。
“这两人还算良知未泯!”朱八十一皱了下眉,低声点评。朱亮祖和廖大亨二人在战场上的表现,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特别是朱亮祖及其所部“义兵”,战斗力非常强劲。连一向心高气傲的傅友德事后提起此人,都表示出了极深的佩服之意。要不是怕淮安军与汴梁方面决裂之后,会影响到徐州。傅友德甚至主动提出过要带领本部兵马跟朱亮祖单独再打一场,真真正正地分一次高低。
“朱亮祖和廖大亨两个,结伴去了泰州!”参军陈基想了想,继续大声汇报。“据抓来的乱兵供述,他们两个前天下午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压根儿没有进城。后来发现城中火势已经不可收拾,干脆直接带着队伍向东去了,与张明鉴分道扬镳!”
“属下也觉得此事非常蹊跷!”参军陈基看了看朱八十一的脸色,在一旁低声补充,“按理说,明知道青军和其他几支残兵,根本没可能守住扬州。孛罗不花叔侄,更需要多留些钱粮,以鼓舞士气才对。而这叔侄二人,偏偏反其道行之。给属下感觉,他们是故意想让那个张明鉴对百姓下手,然后再看大总管您做什么反应。”
正为难间,忽然听见帐篷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紧和*图*书跟着,有个公鸭嗓子尖声喊道,“我要见朱总管,快带我去见朱总管!我家主人有大礼送上,耽误了我家主人的事情,你们谁也担当不起!”
朱大鹏历史学得差,当然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的正式历史上。青军统领张明鉴在占据时,居然杀百姓以充军粮。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令扬州城的百姓锐减至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待朱元璋派麾下爱将廖大亨攻克扬州,迫降张明鉴时,扬州城仅余百姓四十余户,连太平时节的一个小村子都不如。
尽管这个时空的现实,因为朱大鹏的一缕灵魂出现,令扬州城提前了五年被光复,张明鉴人肉盛宴,也没来得及开席就匆匆结束。接到参谋们送来的密报之后,朱八十一依旧怒不可遏。用力拍了下桌案,大声追问,“张明鉴退到什么位置了?咱们的斥候有回来的没有?那两个蒙古王爷呢,他们带着嫡系去了哪里?”
明天早晨毛贵和朱重八两个一走,接下来负责追杀张明鉴的,就全是淮安军自己的队伍了。即便将来跟刘福通部起了冲突,所有后果,也将由淮安军自己一力承担,不会拖累友军分毫。
注1:正史当中,朱元璋就是因为在廖大亨迫降了张明鉴之后,担心其他人不敢再投降自己,没追究张明鉴的罪责。导致后世一些歪嘴之人,一直把毁灭扬州的责任,按在朱元璋身上。
甭说廖大亨和朱亮祖手中只剩下了三千残兵,就是还剩下一个完整的万人队,恐怕也挡不住蒙城大总管毛贵的全力一击。而自家总管http://www.hetushu.com却在这时候,把朱重八的濠州精锐也派了过去,恐怕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想把郭子兴和芝麻李二人,也卷进淮安军和汴梁方面的矛盾当中。
“属下对此把握性不大。但从孛罗不花叔侄临行之前,将府库搬空,没给张明鉴留任何钱粮的行径上看,此举极度不合常理!”参军罗本想了想,轻声回应。
随即,又传令给正在高邮休整的张士诚和王克柔,命令二人即刻带领麾下兵马前往扬州,准备渡江对南岸发起进攻。最后,才命令自己麾下的第一、第四、第五军,以及刚刚投降的黄军,一道进入扬州城,分片清理街道、扑灭残余火头,拯救大难之后的幸存者。
不过眼下显然并非深究整个阴谋的时候,朱八十一需要做的,是尽快将张明鉴这个罪魁祸首捉拿归案,替扬州城的十几万无辜惨死者报仇。至于张明鉴是上了别人的当,还是自己主动作恶,已经不重要。扬州城的灾难是他引发的,他必须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是!”参军陈基看了朱八十一一眼,脸上涌起了浓重的钦佩之色。
原本天下第一富庶的扬州城,基本上成为了一座废墟。所有金银、粮食以及年青女子,都被张明鉴的青军和其他各支残兵掠走,一道带去了运河西岸。那些来不及带不走的贵重之物,以及家具,衣服、被褥等,则统统被烧成了灰烬。还有大量的老弱妇孺,因为来不及逃走,一并葬身于火海。
“张明鉴身边还有多少兵马?廖大亨和朱亮祖两个呢,他们又去了哪?”和图书想到这儿,朱八十一迅速摇了几下头,摆脱纷乱的思绪,继续把精力集中于张明鉴身上。
众将齐齐答应了一声“是!”,上前接过令箭,立即分头去执行任务。到了第二天凌晨,终于将城中的残留火头尽数用水浇熄,整个扬州城的概况,也由陈基带领着一干参谋,粗略统计了出来。
“斥候还没回来,但据运河西岸的乡绅汇报,张明鉴等人走的是水路,最有可能去的是真州。那边与运河之间有一条大河相接,凡运河上能走的船,基本上都能逆流而上。如果在六合换小船的话,甚至可以一直前往滁州。”参军陈基走上前,大声回禀。
因为逯鲁曾年纪大,熬不了夜,所以一直在极力培养第一届科举考试选拔出来的几个优胜者。故而陈基等人进步神速,如今已经能替代逯鲁曾处理大部分不太紧要的军中事务,并且能及时地给朱八十一拾缺补漏。
“他怎么能猜到张明鉴做了恶之后,会立刻打出红巾军的旗号?”朱八十一根本无法相信二人的话,竖着眼睛追问。
很显然,今天罗本又在仓促收集到的情报中,发觉出了一些阴谋的痕迹。所以用相当委婉的方式提了出来。朱八十一闻言,立刻微微一愣,叫着罗本的表字问道:“清源,你的意思是,张明鉴被人当了刀子使?确定么?你能不能说得更仔细些。不要顾忌,在我没做决定之前,说什么都可以,错了也无所谓!”
“恐怕是担心张松取代他的位置。毕竟他原来只是个义兵万户,威望和资历,都远不如张松这个庐州知州!”和_图_书朱八十一想了想,低声分析。这倒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方便对敌军进行各个击破。不过眼下的情报还是不太充足,很难做出针对性战斗方案。
“孛罗不花和帖木儿不花叔侄两个,走得也是水路。但据斥候在附近抓到的乱兵招供,这叔侄二人应该直接进入了扬子江,逆流返回了庐州。走之前,他们在扬州城抓了大批的青壮做劳力,替他们把整个府库的钱粮都装上了船。并且当众委任了张明鉴做扬州路总管,负责统领留下来的所有探马赤军和汉军、义兵,以阻挡我军继续追击。”另外一个参军罗本也走上前,非常仔细地回应。
“他们两个,各自只剩下了一千五六百兵马。如果昨天下午进城的话,难免就会被张明鉴直接吞掉!”参军罗本始终是个阴谋论者,想了想,低声提醒。
“恐怕孛罗不花叔侄,早就算准了张明鉴不肯当这个替罪羊!”参军罗本显然比陈基看得更深,接过话头,继续低声补充,“而张明鉴一旦打出了红巾军的旗号,大总管无论打不打他,都会面临一个大麻烦。打,咱们淮安军和汴梁方面之间,就会出现裂痕。不打,大总管就会落下纵容张贼为恶的骂名,整个红巾军也将受其拖累,在百姓眼里,从替天行道的义军,变得跟蒙元朝廷没啥分别!”(注1)
“这是张明鉴唯一的保命方法。不战而弃扬州,假若他还敢回到蒙元朝廷那边,孛罗不花叔侄就可以随时把他丢出去顶罪。而一旦他扯起红巾军的旗号,大总管难免会投鼠忌器!”陈基想了想,非常认真地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