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三章 覆灭(上)

而仓促间做不出合适反应的青军和杂兵们,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被砍得丢下兵器,抱头鼠窜。淮安将士则列着队从身后追上他们,将他们一个接一个从背后砍到,一个个踏入泥坑。
“北,北,北……”光明右使范书童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低着头跑上前,继续拉住张明鉴的衣袖不放。
“唉,唉!”光明右使范书童被张明鉴锐利的眼神看得心脏直打哆嗦。他不敢拒绝,哪怕眼下对方背对着自己。张明鉴手里的那杆铁枪有一丈八尺长,如果他偷偷地停住脚步,下一刻,他不敢赌那杆铁枪会不会回过头来,直接找上自己。
仿佛与他的话互相印证,喀嚓一记闪电过后,营地的正南和正西两个方向,也有数支淮安军将士,挥舞着雪亮的钢刀冲了进来。他们在带队百夫长的指挥下,组成一个又一个楔形小阵,向慌乱不堪的青军以及其他蒙元杂兵发起猛烈的攻击。所过之处,血光和_图_书四下喷射,将天空中的雨水都染成了红色。
此时此刻,整个营地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除了正北方之外,营地的其他三个侧面,几乎到处都有淮安将士冲进来,与被堵在里边的青军和乱兵厮杀。但是,拜大雨所赐,双方的视野都被压缩到了非常狭小的范围。几乎要跑到对面五步之内,才能分清楚敌我。光明右使范书童亲眼看见,跑在自己前面两步远的张明鉴,接连捅死的好几名挡路者,都是自己人。然而他却好像浑然不觉,继续拿着长枪开路。只要面前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就一枪捅过去,然后快速从尸体旁跑过,不管倒下者是谁!
“咯咯,咯咯,咯咯……”出身于江湖的光明右使范书童,也算是见过识广了。却从没看到过如此凶残之人。被枪锋上的寒气一逼,牙齿不停地上下相撞。即便跑得再快,都无法驱逐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东南西三面都出现http://m.hetushu•com了淮安军,唯独北方没有。当然是应该向北突围才对。如果硬要朝东边杀,就得和那个使双刀的淮安猛将硬碰硬。他虽然自诩武艺高强,却没有任何把握能在对方手下逃离生天。
“北个屁!”张明鉴声嘶力竭的咆哮。如果不是看在范书童一心为自己好的份上,他恨不能用枪捅死这个碍手碍脚的江湖神棍。“围三缺一,你以为老子傻啊。那边看似没人,肯定埋伏着朱屠户的主力。余大瑞,给老子向东杀,敌将这会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去死,去死!”张明鉴的亲兵们嘴里发出一阵疯狂的咆哮,平端长枪,快速跟在了余大瑞身后。他们都是张明鉴的铁杆儿心腹,平素拿着比普通战兵高三倍的军饷,吃喝待遇也与百夫长等同。所以,在危难时刻,他们一定要用自己性命,去偿还曾经得到的一切。
“快,跟紧了!”张明鉴现在却忽然又变得仗http://www.hetushu.com义了起来,不停地回过头,吩咐他不要落得太远,“趁着现在雨大,老子带你冲出去。然后咱们俩一起过江,去投奔彭和尚。老子就不信了,天下之大,就没老子容身之处。”
咔嚓,咔嚓,咔嚓,又是数道闪电当空劈落,将光明右使范书童的面孔,劈得比雪还白。
“千户大人,千户大人死了!”邱正义身后的长枪兵们先是大声惊呼,下一刻,就像失去方向的蚂蚱一样朝四下散去,转眼间就逃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波死士有四百多,拼着玉石俱焚迎面顶上去,的确令王弼和他身后的两个百人队手忙脚乱。趁着没人再注意自己的功夫,张明鉴用力踢了光明右使范书童一脚,“这边,跟着我,快。别说话,敢大声嚷嚷老子就先捅了你!”
“走!张将军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光明左使范书童被吓得魂飞魄散,抓起张明鉴的胳膊,就往中军帐后面拖,“趁着这会和-图-书儿雨下得大,谁也看不到你……”
“是!”余大瑞用力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将雨水和汗水统统擦落,“弟兄们,跟我来!大总管平素待咱们不薄,是咱们为大总管效死的时候了!”
“啊?”光明右使范书童不明所以,嘴巴顿时张得老大。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张明鉴伸手扯掉自己身上的锦袍,抓起长矛,低头朝营地的东北角跑去,“跟上,不想死就赶紧跟过来!”
咔嚓,咔嚓,咔嚓,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将大地劈得摇摇晃晃。冰雹彻底变成的雨水,从天空中瓢泼一般倾倒下来,将地面上的血水冲淡,滚滚成河。然后再被新的一轮血水染红,无止无休。
“呃,呃,呃!”邱正义丢下丈八蛇矛,手捂肚子,试图将伤口重新合拢。然而,这一切注定徒劳,很快,剧烈的痛楚就令他无法站稳身体,像喝醉了酒一样前后不停地摇晃。随即,一头栽倒于暴雨当中,红色的水流淌了满地。
咔嚓!又一和图书道闪电在距离二人不远处劈落,照亮张明鉴那魔鬼一般的身影。范书童心里猛地又打了个哆嗦,手中的宝剑不知不觉间已经横在胸前。他不想再跑了,不想再跟着眼前这个六亲不认的恶魔一起跑。扬州之屠没他的责任,朱八十一也从没滥杀过无辜。与其跟张明鉴一道丧命于乱兵之中,不如现在就相忘于江湖。
“余大瑞,你带着老子的亲兵上!”张明鉴的面孔瞬间失去了血色,咬着牙,大声命令。“给老子往东边杀,咱们一起从正东杀出去!”
“知道了!”范书童又一愣神,随即也将头上的道士冠摘下来,一把丢进水坑中。然后一只手持着宝剑,另外一只手拉着自己的袍子脚,紧追着张明鉴的背影向人少的地方飞掠。
“啪!”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青军万户张明鉴气急败坏,跳着脚呵斥,“走,往哪走。如果朱屠户只派了这两百人,老子何必走?如果他派的不止是两百人,老子还能走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