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四章 覆灭(下)

“对面,对面,好多,好多人!”范书童继续哭嚎,两条腿像是断了般,无力的跪在了泥水里。
“轰隆隆”,一阵闷雷滚过,将他的话彻底淹没。但是很快,他就又继续不甘心地叫嚷了起来,“还有芝麻李当年下徐州,不也抢了大半夜才收刀么?凭什么他们都做得,老子就做不得?”
……
“抓张明鉴!给扬州百姓报仇!”
双方在暴雨中高速靠近,很快,就迎面撞在了一起。“喀嚓!”闪电照亮数十对交叠在一起的人影,红色的鲜血迸射到空中,迅速和雨水混在一起,然后再落回地面,汇成一道道红色的河流,滔滔滚滚,无穷无尽。
四下里,却没听到任何回应。除了一串串闷雷从天空中滚过,无力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现在回想起来,他却感觉自己当时的举动真是太鲁莽了。那朱屠户手里要兵有兵,要钱有钱,还弄出了威力巨大的火炮。就连刘福通本人,恐怕见了他都得平辈论交。自己却还想着硬压他一头,真是脑袋被驴给踢了。
当伤亡超过了四成之后,剩余的青军终于支撑不住。“轰”地一声,四散奔逃。
因为遭遇突然的缘故,双方的战斗也异常惨烈。谁都顾不上喊同伴来帮忙,更顾不上想该不该投降或者手下留情。特别张明鉴的嫡系青军,在扬州城内欠下了一大笔血债,不知道会不会被淮安军宽恕,所以动起手来格外果决。一旦发现自己逃跑的道路被堵死,立刻嚎叫着扑上前拼命。宁可直接被对方杀死,也不愿交出兵和图书器等待被秋后算账。
“的确,的确!”光明右使范书童继续用力点头,一双小眼睛却滴溜溜在眼眶里打转。他被官府抓起来丢进监狱的时候,朱八十一刚刚打下淮安,声名还不是很显赫,对明教的具体态度,外界也不太清楚。而他在被张明鉴从监狱里救出来并且答应充当说客之时,也的确有点儿过分托大,以为自己只要亮出光明右使的身份,怎么着都不会被一个小小的堂主直接给驳了面子。
他这支队伍当中,徐州入伍的老兵比例占了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弟兄里,也有许多出身于盐帮,所以组织性远远强于其他袍泽。任周围的形势再乱,也始终保持着完整的阵形。
“别跑了张明鉴,别跑了张明鉴!”
“呀!”青军千夫长将半截长矛当作短枪,继续朝夏密猛刺。这回,连长夏密没做任何躲闪,直接用刀砍向对方的胸口。
下一刻,他把自己的钢刀从一名对手的锁骨中拔出来,快速扑向青军千夫长。那名青军千夫长则咬着牙迎上,丈八长矛直刺他的小腹。“去死!”连长夏密迅速拧了下腰,同时刀刃狠狠下劈,直奔长矛的中央。“叮!”丈八长矛的矛锋刺在他胸甲侧面,深入数寸。同时,刀刃砍在了矛杆上,将长矛一分为二。
“那边?”张明鉴非常不解,皱着眉头追问。
“保持队形,保持队形!”连长夏密将钢刀插在地上,双手握住身体上的前半截长矛,用力向外拔。“噗!”一股鲜血伴随着钢制的矛锋喷www.hetushu.com出,将他的半边身体都染成了红色。然而他却没有立刻倒下,将半截长矛当作投枪举起来,狠狠地掷到对面的人群当中。
“做得,做得!”光明右使范书童彻底无处可逃,只好一边跟上张明鉴的脚步,一边用力点头。
“向连长靠拢,向连长靠拢!”副连长何二大声叫喊着,帮助夏密重整队伍。刚刚杀死了各自对手的淮安士卒纷纷淌着血冲过来,再度以夏密为锋,组成一个锐利的三角型。对面情急拼命的敌人见到此景,士气登时大沮。趁着他们反应不及的功夫,连长夏密迅速将自己的雁翎刀塞进副连长何二手里,“你带队上。老子要歇口气儿!”
一名正在试图反扑的青军,被长矛透体而过,惨叫着跌倒。连长夏密再度将雁翎刀高高地举起,大声怒吼,“保持队形,保持队形。跟我来,去抓张明鉴!”
“那,那边……”范书童的声音在他脚下响了起来,听起来就像哭丧。
……
“还有!”张明鉴的眼睛红得像一条疯狗,带着范书童,继续向外冲杀,“他早不找明教麻烦,晚不找明教麻烦,为啥偏偏针对老范你?不就是打下了扬州之后,翅膀硬了,想要撇开明教自己单干么?这种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居然还有脸来打老子?”
正后悔间,耳畔忽然又响过一串闷雷。紧跟着,便有无数人在暴雨中喊了起来,“张明鉴跑了,张明鉴弃军逃命了!”
“喀嚓!”“噗!”二人再度同时击中各自的目标。木制矛http://m.hetushu•com杆,没能奈何板甲分毫,而夏密手中的钢刀,却在青军千夫长的前胸处留下一条二尺余长的伤口。令后者立刻瘫倒于地,全身的力气都随着血液流了个一干二净。
听到四下里传来的喊声,张明鉴的眼睛顿时变得更红。长枪猛摆,在身前泼出一道横着的白练,“抓张明鉴,抓张明鉴,弟兄们别挡路,跟我一起去抓张明鉴!”
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交战双方的伤亡,都直线攀升。被队友鲜血刺激红了眼睛的淮安军,也很快放弃了抓俘虏的打算,看到附近有敌人,就围拢上去乱刀齐下。
“老范,老范,你死哪去了?”张明鉴心里猛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扯着嗓子大声喊叫。
张明鉴拿长矛支撑起身体,举头向远处观望。只见白茫茫的雨幕后,缓缓压过来一道人墙。圆形带沿铁盔,关键部位缀着钢片的皮甲,清一色的丈八长矛。这是标准的两淮“义兵”打扮,只可惜不是他的青军。带队的文官用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阴恻恻的抱怨道,“张明鉴,你怎么才来?本知州可是一直冒着雨在等你!”
“你跟着我,去投彭和尚,向他揭露,揭露朱屠户背叛红巾的恶行!”双手扶着长矛,他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喘气,“他是弥勒教的堂主,造出了那么多大炮,却不肯,却不肯献给彭和尚。他,他从一开始,恐怕就,就不虔诚!”
“连……”副连长何二微微一愣,很快就看到了夏密身上被血染红的板甲,还有对方眼里急切的目光。“弟http://www.hetushu.com兄们,跟我来!”他用力咬了咬牙,高高地将雁翎刀举起,“抓张明鉴,抓张明鉴,不想死的让开。”
“抓张明鉴……”身背后,喊杀声越来越低。青军万户张明鉴跌跌撞撞地从雨幕中穿过,浑身上下全都是伤口。这一路上,他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和自己人,全凭着娴熟的武艺和一股狠劲儿,才始终强撑着没有倒地。而老天爷终于在最后关头拉了他一把,始终没有将暴雨停下,令他从敌我难辨的战场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得越来越远。
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高,越来越近。
雨幕后的对手,显然也是青军中的精锐。察觉自己被盯上,立刻停住逃命的脚步。在一名千夫长的带领下,齐齐将长枪举了起来,转身回扑。
与远距离交战完全不同,冷兵器近身肉搏,比前者更残酷,毁灭性命的速度也更直接。淮安军的板甲虽然结实,面对青军的长枪时,依旧显得非常单薄。而青军的皮甲,在被淮安军的冷锻兵器击中后,几乎没有任何防御效果。雪亮的刀刃切纸一样直接切入体内,带起一片片红艳艳的血雾。
“跟着我,去抓张明鉴!”副连长何二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早已气绝的夏密,咬了咬牙,再度将雁翎刀高高地举起,“抓张明鉴,给连长报仇,给扬州百姓报仇!”
“那朱屠户就是一条白眼狼!”仿佛是给自己找借口,又仿佛是察觉到了范书童的心思,张明鉴将双腿停在了原地,一边借着闪电的光亮四下张望,一边大声冲对方叫嚷,“他刚打下淮安的www.hetushu.com时候,杀的人并不比……”
“抓张明鉴,抓张明鉴,徐指挥使说,要活的!”连长夏密带着一小队淮安勇士,穿过茫茫雨幕,扑向附近一堆模糊不清的人影。
喊罢,快步跟在张明鉴身后,与对方一道,继续跌跌撞撞朝大雨中猛冲。
“抓张明鉴,给扬州百姓报仇!”
瓢泼般的大雨,很快就将二人的身影彻底吞没。所有人的视野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很多时候,敌我双方几乎鼻子碰到的鼻子,才忽然发现对方的铠甲制式和自己完全不同,大叫着仓惶后退,随即高举刀枪战做一团。
“嗯?”光明右使范书童先是微微一愣,也紧跟着扯开嗓子大叫起来,“抓张明鉴,别跑了张明鉴。大伙一起去抓张明鉴。”
“大伙小心搜,别跑了张明鉴!”
几乎听不见任何惨叫,在连绵的闷雷当中,人嗓子发出的声音微弱无比。生命在这一刻也显得无比脆弱,就像一排排庄稼,整整齐齐的倒下。尸体压着尸体,肩膀挨着肩膀,面孔对着面孔。
连长夏密亲眼看到,自己身侧的一名伙长的板甲被长枪刺透,整个人也被挑了起来,在半空中绝望地挣扎。随即,那名使长枪的青军,就被一把淮安产的雁翎刀砍中,齐腰断成了两截。
对面的青军队伍,却没有淮安军这样严密的指挥权交接机制。两名百夫长各自带着一伙人,分头迎战。很快,那两名百夫长也先后死去,所有士卒都只能自己照顾自己。而何二却带着自己的连队,始终保持着良好的攻击阵形。像一架精确地机器般,将敌人成排成排的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