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六章 审判(中)

“十三个人,不可能个个都狼心狗肺!当着那么多旁观者的面儿,装他们也得装出些人样来!”朱八十一想了想,耐心地解释。
“每次都换不同的人,直到审案之前一天才决定让谁来参与!”
果然,在听出他话语里的坚定味道之后,众人立刻不困惑了。相反,还有人从中领悟出很多原本没有的意思来,“妙,总管此举甚妙。如果官府都这样审案的话,以后再出了冤案,就不是官府的事情的。那些参与审案的宿老,才是罪魁祸首。”
“不是旁听,是他们来参与断案。”朱八十一看了大伙一眼,郑重补充。“回去后从难民中,找十三名六十岁往上,德高望重的,让他们组成陪审团!咱们只管定下刑罚等级,至于有罪没罪,由他们十三个来决定,少数服从多数!”
“何必弄得这么复杂?”没等逯鲁曾说完,朱八十一迟疑着打断。在朱大鹏的记忆碎片里,好像后世对犯罪者的惩罚,只有死刑和监禁、监督劳动三种。甚至好些国家连死刑都放弃了。他虽然不会心软到让杀人者免死,但一个死刑就弄出五种花样来,也实在太多了些。
“杀不杀他,要看审判结果。”朱八十一在此事的反应上非常执拗,毫不犹豫地回应,“刑罚的等级你们商量出来结果了么?商量出来后,就落到纸上。以后都按着这个量刑。直到下一次觉得需要大改之前,都以此为标准。”
“嗯?”众人愈发困惑,真的有些怀疑自家大总管是不是昨天被雨淋坏了,怎么满嘴都是新鲜词。陪审团,少数服从http://m.hetushu.com多数,把个衙门弄得跟菜市场般,说不定还能讨价还价一番。这案子还怎么审?以后官府的威仪何在?朝廷的威仪也必将荡然无存。
“唔?”对朱八十一最后一句话,众人倒是大部分赞同。宫刑和刖刑这种直接令人致残的惩罚,的确会让被惩罚者怨恨一辈子。但是直接把这两种刑罚改成绞刑的话,却有明显太过了。毕竟有些罪责,还没有到要犯人非死不可的地步。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当朱八十一带着大队兵马返回扬州的时候,已经是至正十二年腊月初八。因为小明王韩山童迟迟没能找到,北方红巾便一直没有立国,所以各地依旧采用的是大元朝的年号。这种做法让很多人都觉得别扭,因此大伙都不急着提公审张明鉴的茬,反而纷纷凑到临时搭建起来的帅帐内,明里暗里示意朱八十一,趁着腊月还没结束,新的一年没有开始,赶紧考虑一下新的一年的年号问题。
……
“都督请稍待!”逯鲁曾立刻以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动作跑出去,须臾之后,又捧着厚厚的一摞纸返回到帅帐中,双手将自己的心血呈递给朱八十一,“都督请过目,一共拟了剐、裂、斩、绞、鸩五类极刑,刖、宫、杖、流、监等九类大刑,还有其他二十一类小刑,六类……”
“扬州父老?大人是说,要很多父老来旁听么?”包括最见多识广的逯鲁曾在内,周围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自古以来,审问犯人并给他定罪,都是衙门里各级官员的事情,老和*图*书百姓最多只有旁观的份,哪有资格置喙?怎么凡事儿到了朱大总管嘴里,总能翻出些新鲜花样来?
“嗯,此举之后,扬州百姓,必将对都督归心。以一次审判换六十万百姓之心,都督所谋之远,卑职望尘莫及!”
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以前一直憋着,没有说出来。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方法是否合适,也不知道朱大鹏灵魂里那些所谓后世的东西,能否适合于这个时代。但最近一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却越来越坚定的认为,那些想法必须拿出来试一试。哪怕是失败,也好过像现在这样,只是将蒙元的旗帜换成了淮安军的旗帜,其他基本上都照猫画虎。
“一旦有人收受贿赂……”
注1:治平,是徐寿辉的年号。他的国号是天完,年号治平。
注2:中国的刑罚,从唐代起,就逐渐变得越来越人性化。后来受金和蒙元影响,又迅速变得严苛。明初很多刑罚,都直接继承自蒙元。所以显得尤其严苛。
“刘帅那边又派了一波信使来,希望都督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范书童的一马。”听出朱八十一并不想跟刘福通彻底决裂,老长史逯鲁曾犹豫了一下,再次劝谏。“他就是招摇撞骗的神棍,杀了他没任何意义。留着他,反倒多少能派上些用场。”
这样建立起来的,不是他想要的国家。这样小心翼翼地做事情,所面临的麻烦,丝毫不比放手去做小。并且眼下凭着他自己在淮安军中的威望,无论怎么做,阻力都不会太大。而一旦大伙都形成了遵循旧规的www.hetushu.com习惯,再想做些改变,那可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那也不必严苛到如此地步!”朱八十一摆了摆手,低声打断,“杀就杀了,何必杀出这么多花样来?另外,宫刑和刖刑算什么,诸位还嫌天下的残疾之人少么?那还不如直接斩了他!免得他日夜怨恨!”
“昔日诸葛丞相治蜀科,曾经有云,水性柔,但天下每年死于水者不知凡几。而火性烈,鲜有人赴火自焚而死……”另外一个参军罗本,也走上前,引经据典。
“乱世当用重典!”轻易不肯说话的参军陈基,也凑上前,大声给逯鲁曾帮腔。“主公心怀慈悲,却不能在此刻心软。若是觉得此法过于严苛,当天下大治之后,再另外制定一部便是。但眼下,要么不制定律法。要制定,就必须严刑峻法,震慑天下作奸犯科之徒!”
然而这回,逯鲁曾却不打算再让步了,吹胡子瞪眼,气哼哼地回应,“不如此,怎么能威慑那些作奸犯科之徒。况且杀一人和杀十人量刑怎么能一样?拦路抢劫杀人,和当街斗殴致人于死地,怎么能一样。聚众谋反,与……”
“一旦罪犯和某宿老之间联络有亲或者有仇……”
正迟疑间,又听朱八十一以商量的口吻说道,“不如这样,死刑就到绞和斩为止,宫刑和刖刑改成坐牢加罚金。让他永远变成穷光蛋,保管不比让他变成太监好受多少。诸位以为呢,朱某听说宋代已经没有这两种刑罚了,咱们怎么着也不能比蒙元朝廷还残忍吧?”(注2)
“近亲回避。原告被告都有权要求换人。http://m.hetushu.com不过这次不行,张明鉴等人跟全扬州的人都有仇,他们无权要求任何人回避。”
“禄某幸不辱命!”逯鲁曾立刻挺直身体,轻轻拱手。比起给范书童说情来,显然,后一件事情意义更大。拟定不同罪行的量刑标准,并为以后审案作为参照。这就是等同于替整个淮安军管辖区域,拟定一份刑律了。放在过去,那就是开国宰相的工作。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怠慢。
“可地方上的宿老,未必都能做到公正!”逯鲁曾年龄大,行事也最谨慎。皱了皱眉头,低声提醒。
凭着朱大鹏遗留下来的记忆碎片,朱八十一不停地解决大伙提出来的疑问。方法也许行不通,但试试总归没坏处。他现在属于白纸上画画阶段,无论怎么画,画得美与丑,都是第一笔,以后还有足够的修改和弥补的空间。
“那是自然,古来各朝各代,都是如此。即便逢天下大赦,谋反者及其家人,也不在大赦之列!”逯鲁曾郑重地点点头,大声回应。
任何新生事物的出现,肯定都是稚嫩的,并且总能找到许多漏洞。因此在回扬州的路上,朱八十一几乎每天都在回答不同的疑问,进而自己也努力将这些漏洞弥补完整。有时候被问得烦不胜烦,甚至筋疲力尽,打算放弃。但一想到这些都来自朱大鹏的记忆,便又咬着牙坚持了下去。因为朱大鹏记忆里的东西,至今为止,都给他,给淮安军带来了极大的助力。朱大鹏记忆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经过了时间和实践验证了的东西。不大可能将他朝阴沟里带。
“这个,还是等等刘元帅那边和*图*书吧!”朱八十一本人,对此倒持无所谓态度。在打下淮安后不久,他就通过城里的景教徒,确定了眼下为公元1352年,与朱大鹏记忆里的那个世界,有将近七百年的间隔。至于叫“至正”十二年,还是“治平”二年,其实不过是个记录方式问题,并没什么太大差别。自己勉强再弄出一个来,只会乱上加乱。(注1)
“嗯,都督此举,甚合古意。古人便有问政于民的典故,都督此举,更是推陈出新。”
“具体怎么定的,拿来我看!”朱八十一诧异地看了老进士一眼,很不理解后者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振奋。
“咱们总得有些跟蒙元朝廷不一样的地方。”看出了大伙眼里的困惑,朱八十一拉住坐骑,望着大战后的旷野,耐心的解释,“死那么多人,在废墟上重建一个国家,总不能还跟蒙元那边一样,当官的说什么就是什么,老百姓只有低头听吆喝的份儿?否则,他们何必非要支持咱们?再说了,眼下咱们刚刚在这一带驱逐了蒙元官府,无论做什么都是另起炉灶。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试试新办法。大不了最后再改回原来的。好不好,却总得试试才知道。”
“那你还准备将谋反者株连九族么?”朱八十一实在弄不懂对方的想法,再度迟疑着打断。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朱八十一被气得哭笑不得。通过审判张明鉴等人,收拢民心。这个打算他肯定是有一点儿的。但也没像底下幕僚们说得那样绝对。并且他刚才压根儿没意识到效仿什么古圣先贤。至于把错误都推给陪审团成员,官府永远做好人,那更是想都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