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内讧(上)

“余大瑞,你怎么也在这儿?”张明鉴看到此人,大吃一惊,本能地张口追问。他记得当时,自己曾经派了此人,带着亲兵去充当诱饵,吸引淮安军的注意力。按道理,此人应该早就战死沙场才对,没想到最后居然也跟自己一样做了俘虏!
那名亲兵不躲不闪,任由他打了几下,然后继续招认,“小的自从干了那件事后,天天睡不好觉。小的知道自己早晚必遭宝应。小的麾下的弟兄,已经在战场上遭了宝应。小的该死,罪有应得。但这厮要是还活着,小的死不瞑目!”
正方脸汉子余大瑞不愿意看他,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吐沫,咬牙切齿地回应,“张总管,余某没死,让总管失望了是不?余某怎么敢死?张总管没死,余某怎么敢死在张总管前头?”
“你,你这卖主求荣的狗贼!老子天天好吃好喝养着你,你,你居然敢出卖老子!”被两名差役架着,张明鉴兀自像疯了般张牙舞爪。
“是将军卖了我等在先!”亲兵头目冷冷地看了张明鉴一眼,不屑地反驳,“我在战场上等为将军效死,是份内之事。但将军却不肯让我等死个明白。一边让我等朝东面杀出一条血路,掩护你突围,自己却掉头朝北边逃了。那么多弟兄死不瞑目,小人如果不拖上了你,小人做鬼都无法安生!”
“肃静,肃静,肃静!”参军罗本满头是汗,惊堂木都快拍裂了,也控制不了秩序。还是负责带兵维持秩序的刘子云有经验,从亲信手里抓起一根皮鞭来,凌空抽了几个鞭子花,“啪,啪!都给老子闭嘴。谁再给脸不要脸,老子就先抽死他!”
“我等手下弟兄,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见到青军把别人家大门堵住,挨家挨户杀人抢劫。自己就管不住自己,跟着一起干了起来。我等罪该万死,请大人赏我等个痛快!”
“冤枉,罪将冤枉!”张明鉴求生之心一起,登时什么脸面都不顾了,“那天下午,罪将的确命人关闭了城门,然后派遣弟兄和*图*书到城里的大户人家募集军资。本想着有了钱粮,手下人就不至于去祸害老百姓。谁料太阳落山之后,忽然有溃兵和流氓趁机作乱。罪将弹压了几次都没弹压下去,怕手底下的人也受起协裹,只好弃了扬州城……”
“张明鉴,我家四十几口的血债,你休想抵赖!”
张明鉴被对方冰冷的目光看得心里直哆嗦,转过头,冲着主审罗本大声强调,“他,他冤枉我!他怪我不该临阵逃脱,想拉着我一起去死。”
“是,是!”吴老汉不敢推辞,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哆哆嗦嗦朝陪审团的位置走。参军罗本又叹了口气,抬起袖子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大声强调,“从现在起,谁也不准再讲与张明鉴无关的事情。除非你们想要让他逍遥法外,否则,都给本官老老实实的坐着。其他案子,本官以后再问!”
“是!”陪审团成员齐声答应,然后几个当事人互相拉开距离,拿目光当刀子互相投掷。
“好,那你站到一边!”罗本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大声命令。随即又一拍惊堂木,“啪!来人,押本案第一证人上堂!”
“冤枉,冤枉!”陪审团中的刘老汉不敢再跟吴老汉打架,小声抽泣着喊冤,“青天大老爷,小人要告状。小人要告这姓吴的家伙勾结匪兵,害死了我刘家上下七十余口。可怜我那小孙子,才七个月,才七个月大,就被,就被乱兵给抢了去,活活,活活摔……”
参军罗本叹了口气,四下看了看,强压着怒火说道:“张明鉴,你好歹也是个成名多年的人物,既然做了,就要敢当。何必逼着本主审非弄出一些难堪场面来,让大家伙都不得消停?”
刘子云见状,赶紧命令维持秩序的弟兄们,将盾墙架稳,顶着人群,不准他们继续靠近。好不容易才将周围的怒火平息了下来,却听见张明鉴大声喊道,“冤枉,罪将冤枉。姓余的当初想继续带队去投奔蒙古人,罪将没听他的。所以他心里怨恨罪将,这才故意把罪将往死里整!”www.hetushu.com
“你给我闭嘴!”参军罗本气得站了起来,指着张明鉴的鼻子骂道,“拿出点儿人样子来!好歹你也是成名多年的豪杰,别一点儿脸也不要!”
“大人有令,押本案第一证人上堂!”“大人有令,押本案第一证人上堂!”“大人有令,押本案第一证人上堂!”衙役们也擦了把汗,很专业地扯开嗓子,一遍遍大喊。
“剐了他,剐了他,千刀万剐!”“剐了他,剐了他,千刀万剐!”“剐了他,剐了他,千刀万剐!”四下里,喊杀声又响成了一片。百姓们举着砖头瓦块,拼命地朝前挤,恨不得立刻就将张明鉴给砸成肉酱。
话音刚落,周围立刻又响起了一片喊啥声,“剐了他,剐了这没人性的狗贼!”
“啪!”罗本狠狠拍了下惊堂木,打断了他的辩解,“你也坐回去,继续当你的陪审。至于其他事情,审完了张明鉴再说!”
“我不听!我不听!姓吴的,我跟你没完!”
“张明鉴,敢做不敢承认,你算什么玩意儿?”
当了半辈子衙役,像这样审案的方式,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以个人经验,像这样审案,能审出个明白案子来,才怪。
恨张明鉴将大伙推出去白白送死,却自己偷偷跑路。余大瑞如竹筒倒豆子般,将当日的整个事情经过,抖了个一干二净。包括其他乱兵和地痞流氓参与进来之后,四处杀人放火,张明鉴不肯阻止的理由,也如实交代了出来,“……当时小邱,就是战死的千夫长邱正义说,这么下去不行,这么下去,整个扬州就全毁了,我等都是千古罪人。可张总管却说,毁了才好,毁了之后,淮安军这仗就白打了。非但从扬州城得不到一分一毫,还会被灾民所累,没有力气再去攻打庐州。”
转眼间,审判场内外,就乱成了一锅粥。那张明鉴为了求生,也豁出了一切。用力跺了几下脚,大声喊道,“姓吴的,你还有脸说我?我的人是从你家借了钱和粮食,但我的人拿了钱后,就没进你家大hetushu.com门。倒是你,当初怕自己光一个人吃亏,告诉我的弟兄,坊子对面的刘家是做珠宝生意的,日进斗金……”
……
……
挨打的吴老汉自知理亏,双手捂着脸,大声喊道,“你,你别听他挑拨。当时,当时我根本不是那么说的。我只是,我只是……”
“放屁!”“撒谎!”“不要脸!”“信口雌黄!”周围立刻又响起了山崩海啸般的怒骂声。就连陪审团中的宿老们,都忍无可忍,哆哆嗦嗦站起来,指着张明鉴的鼻子哭骂道:“你,你个不要脸的狗贼。还,还敢说自己没参与。当初,当初是谁,是谁派了亲兵堵了老夫家,老夫家的大门,非要,非要老夫交出十万贯现钱,五百石米,才肯放过老夫全家?”
正在心中偷偷腹诽间,又听见一阵锁链拖曳声。紧跟着,数名士兵架着一个正方脸汉子,缓缓走进了审判场。
“罪将只是阻止不得,罪将根本没有动手杀人,也没指使手下去杀人放火!”张明鉴豁出去了一切,咬着牙死撑到底。
“张明鉴,你确定杀人放火的事情与你无关?”罗本将目光再度转向犯人,大声追问。
千夫长余大瑞又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拱起双手,向主审官施礼,“大人想问什么尽管问。就冲着贵军这些天不惜本钱救治余某和众兄弟的份上,余某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威——武——,威——武——,威——武——”衙役们用水火棍敲着地面,再度大唱堂威,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让周围的人恢复了安静。
“住口!”没想到张明鉴居然如此无赖,参军罗本气得一拍惊堂木,大声打断,“你可是扬州路大总管,整个城里的兵马都归你调遣!”
“冤枉!”吴老汉立刻跳了起来,冲到张明鉴身边,“噗通”一声跪倒,“大人,小的冤枉。是,是这张贼,张贼的手下,拿刀逼着小人,让小人指认,周围还有哪家钱多的。小的当时心里害怕,就……”
“是!”余大瑞又拱了下手,大声回应,“当日两个蒙www•hetushu.com古王爷任命张万户做了扬州路总管,却没给我们青军留下任何粮食和军饷。张总管为了买这个位置,还另外送了两个蒙古王爷一大笔钱。他觉得自己吃了亏,就召集我们一起商量,说无论如何扬州城都不可能守得住。不如趁机捞上一票,然后去另找靠山。然后,就命令罪将和其他几个千夫长,先关闭了陆上和水上的城门。随即,又分头带人出去,把城里数得着的大户人家先堵了,挨家挨户逼他们交钱交粮,并且让他们互相举报,谁家钱多,谁家可能还藏着准备复起的资本……”
“你这背主求荣的狗贼,那是我叫你干的么?”张明鉴大怒,扑过去就打。
他曾经是徐州府的编外衙役,欺负老百姓原本就有一手。起义以来带着麾下弟兄们东征西讨,身上又积累了非常浓郁的杀气。几鞭子抽下去,立刻让陪审团先安静了下来。随即又是“啪啪啪”几下虚抽,将场外的百姓,也震慑得鸦雀无声。
“冤枉!罪将冤枉!”张明鉴闻听,立刻没口子地喊起了冤来。“罪将不知顺逆,妄图螳臂当车,与朱总管阵前一争高下是有的。但这杀人放火之事,罪将绝对没有做过!”
骂完了,却又命人将余大瑞带了下去,带另外一个证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明鉴被骂得耳朵发热,怒气冲冲地质问。
“剐了他,剐了他,千刀万剐!”
“姓吴的你个王八蛋,老子跟你拼了!”话音未落,陪审团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已经扑到另外一个七十岁的老汉面前,拳打脚踢。
“那好!”参军罗本点点头,和颜悦色地吩咐,“你把扬州当时毁于乱兵的经过说一遍,如实说就行,不用指责任何人!”
众围观百姓见张明鉴一推二五六,怒不可遏。纷纷大叫着将手中的砖头瓦块向此人砸了过去。虽然被维持秩序的兵卒用盾牌截下了大半儿,但是依旧有七、八块漏网之鱼,砸到了目标附近,把张明鉴砸的抱着脑袋不停躲闪。
“肃静!肃静!”参军罗本拎起惊堂木,在桌案和*图*书上猛拍。“咆哮公堂,成何体统?左右,谁再敢乱扔砖头,就把他叉出城外去。在今天案子审完之前,不准进城!”
“带证人耶律齐、韩忠、萧显贵、朴哲元!”“带证人耶律齐、韩忠、萧显贵、朴哲元!”“带证人耶律齐、韩忠、萧显贵、朴哲元!”
“千刀万剐,将这狗贼千刀万剐!”
“你不要哭。等审完了张明鉴,本官接你的状子便是!”参军罗本也觉得刘老汉的遭遇可怜,狠狠瞪了吴老汉一眼,柔声劝解。
“你先站一边去,本官再传其他证人!”知道张明鉴不见棺材不掉泪,参军罗本又拍了下惊堂木,大声宣布,“把证人耶律齐、韩忠、萧显贵、朴哲元,一起带上来!”
第二个被带入场内的,是张明鉴的一个亲兵。上来之后,没等罗本问,就大声喊道,“青天大老爷,小的招。小的全招。小的当日带领两百名弟兄,奉命堵了一户大盐商的家。张总管说,要他们家交三十万贯铜钱,或者等值的金银、珠宝。那家一时凑不齐,小的就下令弟兄们冲了进去,先杀光了他家的护院。然后一个一个杀他的家人,逼他把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有银窖里的金银,全都交了出来。然后张总管派人跟小的说,这家如此有钱,怕将来会有麻烦。小的,小的就一时狠下了心,把那家老少近百口,全给杀了。然后又放了把火,将宅子给烧了个干净。”
在衙役们专业的呐喊声中,几名契丹、高丽士兵头目,同时被押进了审判场。一个个垂头丧气,魂不守舍。当罗本命令他们如实叙说当日扬州城内发生的事情,则争先恐后地招认道,“大人,我等罪该万死。但当时,是青军带头先杀人放火的。我等见没人管这事儿,也就都红了眼睛,跟着一起烧杀起来。”
“罪将的职位是当天中午才买来的,连手下的官吏和将领都没认全。能调动的,不过是嫡系那六千多人,其他人名义上归罪将管,实际上谁也不听罪将的。罪将如果不是当机立断,撤出了扬州。弄不好,罪将都得被乱兵给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