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四十章 歧途

“带同案犯余大瑞,带同案犯余大瑞,带同案犯余大瑞!”众衙役这辈子,都没如此为自己的职业而自豪过。一个个昂首挺胸,将水火棍敲得震天响亮。
“下不了手,还留着这帮祸害啊?没听人家罗参军说么,淮安军是仁义之师。绝不会收留这些虎狼之辈!”
……
“朱总管,朱总管,您除恶务尽,赶紧把青军那些王八蛋全砍了吧!”
朱重八被他逼得没办法,沉吟了片刻,低声回应,“劝他,肯定是劝不得的。但看在他一心为了百姓的份上,咱们兄弟可以多帮他做一些事情!”
先后与淮安军、蒙城军并肩打了几场硬仗,他们兄弟如今眼界也开阔了不少。再也无法满足继续像从前一样,跟在郭子兴身后,躲于濠州城那巴掌大的地方关着门儿称山大王。他们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天,像淮安将士这般受万众瞩目。像淮安将士一样,被老百姓们视作恩人,视作仁义之师,视作万家生佛。
“朱佛爷大慈大悲,一定能做皇上,救万民于水火!”
一遍又一遍,无止无休。
“冤枉啊,冤枉啊。小的那天没杀人,没杀人。他们认错了,认错了。冤枉了小的!”
众陪审也都恨得牙齿痒痒,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给凶手一条活路。很快,二十余颗人头就被砍了下来,跟张明鉴的首级挂在了同一根旗杆上,鲜血淋漓。
“杀了他,杀了他,让他跟张明鉴一起下十八层地狱!”
“推出去,速速斩了!”参军罗本气得用力拍了几下惊堂木,大声断喝,“我淮安军乃仁义之师,岂容得下你们这种祸害百姓的无胆鼠辈?!斩了,把脑袋挂起来,让他们跟张明鉴一起做伴儿去!”
“可不是么?”副千户邓愈也凑上前,小声议论,“和-图-书特别是让扬州人自己来当陪审这一手,简直是绝了。无论判轻了还是判重了,都是扬州那几个陪审的事情。与咱们朱大总管没任何关系。可老百姓最后念好,却还是要念在朱大总管身上!”
“罗老爷,您将来一定平步青云,公侯万代!”
“那当然!要不说这朱总管厉害呢,短短一年多光景,打下这么大片基业来,没点儿过人的本事怎么行?”吴国桢撇了下嘴,继续笑着嘀咕。
“啧,倒是!”邓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重重点头。原本他只觉得张明鉴罪有应得,却没想过张明鉴到底是蒙古人还是汉人。此刻从血脉亲疏角度看,朱八十一明显是对自己人严苛,对外人反倒宽容至极。
“带同案犯余大瑞!”主审官罗本也受到了周围众人情绪的感染,先用官袍袖子悄悄抹了几下眼睛,然后将惊堂木用力一拍,气势汹汹地喊道,“来人,带同案犯余大瑞!”
然而,一转眼,他却又侧过头去,小声跟朱重八嘀咕道,“八哥,这朱重九也忒会收买人心了!几十颗脑袋,就换了全扬州六十万百姓的拥戴。从今天往后,恐怕大伙天天都只有一碗稀饭喝,也要跟着他一路走到底!”
“这朱总管也真是个狠人,这一口气砍下来,恐怕青军上下留不了几个了。他可真下得了手!”
“还有脸在这里哭?你们都冤枉,扬州城是谁毁的?”
……
“可是,可是……”汤和显然比邓愈、吴国桢二人想得更多些,哑着嗓子,喃喃地说道,“可他分明没那个意思。扬州百姓被祸害的如此凄惨,要是他不出面给百姓们讨还公道的话,甭说百姓们会失望,即便你我,恐怕,恐怕也觉得他没担当!”
众淮安军将士听了http://m.hetushu.com,当然是将胸脯挺得更高,腰杆拔得更直。一些友军将士听了,心里却多少有些五味陈杂。特别是郭子兴麾下的部曲,因为主帅本人不愿意得罪刘福通,提前离开了。如今做了好事,却连名字都不得张扬。只能一边看着淮安将士接受百姓的崇拜,一边酸酸地嘀咕道:“不过是杀一群俘虏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那些青军将领甭看在祸害老百姓时一个个穷凶极恶,到了此刻,能像千夫长余大瑞那样保持镇定的却是凤毛麟角。大部分没等审判结束,就尿了裤子,瘫软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还有几个特别不要脸的,干脆躺在尿窝里来回打滚儿,一边滚,还一边放声大哭道:“小人是奉命行事啊!小人真的是奉命行事啊!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人这次,小的愿意为朱总管帐前一卒,誓死报答朱总管的恩情!”
……
“朱佛爷,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小的以后初一十五,一定会焚香礼拜,让佛祖保佑您早日登基做皇上。”
“冤枉啊,小的冤枉,不是小的生来凶残,是张明鉴,是张明鉴逼着小的做的啊!”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一个都别放过!”
“杀,杀了他算便宜的。”
“行了,别瞎吵嚷了。当心被人听见!”濠州军千夫长吴国桢越听心里头越乱,沉着脸喊了一声,喝止了周围弟兄的议论。
“青天大老爷,请看在小人还有些武艺的份上,放过小人这一次。小人这辈子都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老的恩情!”
……
“孩子他爹,你在天之灵睁开眼看看吧,淮安军把仇给咱们报了!”
特别是那十三名被挑选出来做陪审人的宿老,等同于亲手将头号大仇人送下hetushu•com了地狱。一个个觉得扬眉吐气,精神抖擞。连看向彼此之间的目光,都跟着温暖了几分。
“这就是取舍!”朱重八叹了口气,继续小声说道,“朱总管的胸怀气度,我也非常佩服。但无论取天下,还是坐天下,恐怕都不能凭着一颗拳拳之心。很多时候,都少不了要平衡,要取舍,要为了今后而委屈眼前。唉,不说了,你我兄弟人微言轻,走一步看一步吧!”
随后陆续被押上审判场的,都是张明鉴在青军中的嫡系爪牙。按照官职高低和当日参与杀人抢劫的程度,分别判处了斩首和绞首两类极刑。
刹那间,人群就彻底沸腾了。男女老幼手舞足蹈,在废墟上笑一会儿,哭一会儿,让远处的运河都为之呜咽。
不多时,远处传来一声炮响,杀人恶魔张明鉴身首异处。脑袋被绳子拴住,高高地挂上了旗杆。
“八哥,你说将来咱们要是有了自己的地盘儿,能不能也学学这一手?”邓愈又是佩服,又是嫉妒,悄悄地跟朱重八提议。
“这……”邓愈、汤和、吴国桢等人无法看得像朱重八同样深刻,愣了愣,半晌无语。
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有机会能看到仇人授首,扬州城的百姓一个个激动得情难自抑。没等张明鉴被押到刑场,就纷纷大声哭喊了起来,“老天爷,您这回可真的开眼了啊……”
而眼下各地的红巾军,打的却都是驱逐蒙元,恢复汉家江山的旗号。包括淮安军自己,很大程度上,都利用了老百姓不愿意继续做四等奴隶,要将异族驱逐回漠北的渴望。然而朱八十一厚待蒙古、色目和其他各族俘虏,却唯独对张明鉴处以极刑,未免与潮流有些相悖。虽然眼下大伙的目光都被淮安军所取得的成就吸引,没人去鸡蛋里www.hetushu.com挑骨头。可万一哪天谁拿这件事做文章,朱八十一可是要成为天下汉人豪杰一起鄙夷的对象了,浑身长满嘴巴都说不清楚。
“那,那怎么办?”此刻的汤和,远没成长为后世历史上那名一代智将,拉着朱重八的绊甲丝绦,死活不想松手。
“那可不行?”汤和一听,就着急起来。扯着朱重八的绊甲丝绦,低声求肯,“八哥,你得想想办法,帮朱总管一把。他对百姓好,对咱们兄弟也不错。老实说,跟着他打仗这两个月,是我这辈子最舒心的时候。八哥,你就是为了咱们兄弟,也得想办法帮他堵住窟窿!”
百姓们看得心里痛快,含着泪,大声称颂淮安军和朱八十一的仁德。“军爷们,您们个个都长命百岁,福寿双全!”
“过江!”朱重八用力一挥拳头,低声说道。“现在朱总管忙着处置青军那些罪犯,没功夫论功行赏。但等他腾出手来,绝对不会忘了咱们兄弟。到那时,咱们兄弟就替郭总管讨个人情,过江去给濠州军拓展地盘。第一,可以让咱们郭总管不再夹在几大势力中间,有志难申。第二,一旦咱们兄弟杀过江去,肯定比张士诚、王克柔这些窝囊废强。只要能把南面的元军死死拖住,朱总管就会少一些麻烦,即便今后跟刘福通交恶,淮安军也不至于三面受敌。”
那千夫长余大瑞,倒是个光棍儿汉子。自知此番在劫难逃,也不诿过于人。再度上了堂后,非常痛快的把自己该承担的罪责都承担了下来。然后经过陪审人一致通过,认定了他带队杀人和抢劫两项重罪,判处斩首之刑。交由淮安军的士兵押出场外,与张明鉴一起做了刀下之鬼。
“可不是么,早就该一刀杀了。费了那么大力气押到扬州来杀,杀给谁看呢?”
和-图-书知道大伙可能无法理解自己,朱重八看了看他们,又低声补充,“有些事情,效果不能只看一时。这朱总管甭看得了眼下声望,却也给将来埋下了无数祸患。包括这张明鉴,如果不杀掉的话,未必不能成为其麾下一员虎将。还有,那在蒙元做官的将领,有几个手上没欠过血债的?他今天杀了张明鉴,往后再跟他交手,那些人明知道没有活路,还能不跟他死战到底?还有,他以前能放过那么多蒙古官老爷,怎么偏偏对张明鉴就如此严苛?这些把柄要是被有心人借题发挥,不都是大麻烦么?”
然而,朱重八的反应,却出人意料地冷淡。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招好是好,却未必能长久。你们当那些宿老做了主审,就永远会怀着公心么?这次是被张明鉴杀得狠了,所以他们才能够同仇敌忾。换了其他案犯,他们怎么可能不玩出花样来?只要有人出得起钱,或者跟他们原本就在暗中勾勾搭搭。他们在审问时,能不给主审官出难题么?一旦他们认定了某人人没罪,而主审官那里偏偏证据确凿的话,最后到底该听谁的?枉纵了犯人,将置法度于何处?而依法严判的话,几个宿老都是当地的地头蛇,鼓噪起来,地方官员就会民心尽失。以后干什么都无法放开手脚!”
如是种种,不一而足。
“朱佛爷,小的这辈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啊”
“做什么,你说吧,八哥,我们几个听你的!”
“我哪有那本事!”朱重八一边笑,一边摇头,“我要有那本事,就不只是个小小千夫长了。况且一人一个想法,我现在说话,朱总管肯定不会听的。弄不好,反而得罪了他,坏了两家的交情。”
“对,八哥,我们都听你的!”邓愈和吴氏兄弟抱了下拳,齐声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