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四十一章 宽恕

“当然不是大总管所预料!”朱重八笑笑脸,撇着嘴说道,“他只是觉得,让扬州人自己来审问乱兵,能最大地给当地人一个公道。却不知道,这人心最是难测。当地的官员,怎么可能审得好当地的案子?先前张明鉴等人作恶太甚,谁也不好公开宽纵了他们。可这些小鱼小虾,有哪个不是扬州附近的人家的子侄?再远,也跑不出扬州路去。平素族中长辈跟城里的大户们,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这次让扬州宿老们来断他们生死,怎么可能不留他们一命?”
“冤枉……”
“一定,一定!父老们的再造之恩,我等,我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众色目、蒙古和契丹将士流着泪,连声答应。然后在心中默默盘算,该如何联系上自己远处的亲朋,让他们带着钱财来找淮安军赎人,让自己早日脱离苦海。
“冤枉啊!”人还没等押进审判场,范书童已经大声叫嚷了起来。“小人一直在蹲监狱,一直在蹲监狱,根本不知道扬州城之前发生了什么!至于后来,张明鉴救了小人一命,小人当然要全力报恩。无论他是人还是只禽兽,小人都没得选,只能认命!”
果然,接下来被押入审判场内的十几人,都是乱军中地位较低的小校。最高不过是个副百户,还有几个连牌子头都不是。仅仅因为被同伙攀扯出来,当夜曾经杀过人,所以被一并押入场内公审。m•hetushu.com
那些百姓们哪里知道陪审宿老们所玩的猫腻?反倒红着眼睛,连连摆手,“人都是亲生父母养的,这次放过你,不指望你们的报答。只盼着你们以后知道好歹,切莫逮到机会再去投了朝廷,把刀砍到我等头上来!”
包括一些契丹、蒙古和色目士卒,也被陪审人本着欲盖弥彰的心思,大多数都给放了一条生路。让这些人在稀里糊涂地逃过了一劫后,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个跪在地上,朝四下叩头,拜谢扬州百姓的不杀之恩。
“这,这怎么可能?!”不仅邓愈,汤和、吴氏兄弟的额头也是汗津津的,满脸难以置信。
渡江,给濠州军开辟一片新地盘,护住淮安军的南面,以免将来朱总管四面受敌!无论怎么看,朱重八都做得仁至义尽。然而,汤和却总觉得这里边有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但具体不对劲儿在哪儿,他又偏偏说不出来。就好像隔着一层纱,看什么都是都模模糊糊,似是而非。特别是朱重八那张帅气的面孔,忽然就变得陌生了起来,陌生得让他几乎无法相信,面前站着的就是自己的八哥,当年曾经一同放过牛的好兄弟。
“原先刘福通是大伙的盟主,朝廷的目标理所当然先对着刘福通。可现在,朱总管把运河最富庶的一段儿全给占了,保不齐朝廷的首选目标就是他。那淮安军的战术和http://www.hetushu.com战斗力,大伙也都见识到了。就凭你我手中这两千多人,即便再加上整个濠州老营的弟兄,恐怕都帮不上忙。倒不如先去南方,保证朱总管无后顾之忧,并且还能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粮草。”
众扬州百姓原本巴不得俘虏个个都被千刀万剐,可亲眼看到数十枚脑袋挂到了高杆上,心中的恨意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则是小老百姓们发自骨头里的慈悲情怀。不愿意再看到更多的性命在自己眼前消失,更不愿意因为杀孽过重,折损了大恩人朱八十一的福泽。
“是啊,是啊,饶过他们的小命不打紧,可不敢让朱佛爷背上嗜杀之名!”一些读书人和一些闲汉,也跟着大声帮腔。
“来人,把光明右使范书童带上来!”看看天色已晚,主审官罗本用力一拍惊堂木,哑着嗓子命令。
武将和兵卒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对被俘文职官员的处理,才是个大难题。这些家伙肯定都没亲自动手去杀人放火,可坐地分赃,给张明鉴出谋划策的事情,也都没少干。特别是这个范书童,直到被俘虏之前的那一刻,还紧紧地追随在张明鉴身侧,仿佛二人是多少年的老交情般,不离不弃。
“他现在是木秀于林!”朱重八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难以服人,想了想,继续低声补充,“换了你我坐在刘福通的那个位置上,手http://www.hetushu.com下有人地盘比我还大,心里也不会太舒服。更何况他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给刘福通面子。从今往后,刘福通不带兵来打他,已经算是有心胸了,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扶持。而蒙古朝廷的能战之兵,大都来自北方。只要喘过一口气来,肯定要大肆反扑。”
无论官职高低,众数俘虏表现基本上都差多。逮到机会,就大声喊冤。将自己当日所犯下的罪过,矢口否认。
“当日他们只能算随大流!”朱重八叹了口气,继续低声补充,“形势那么乱,想念旧情也不可能。而今天,几个宿老却不可能不考虑他们背后的家族。网开一面,日后才好去收人情。弄不好,陪审人名单刚一确定之时,双方早就已经开始暗中勾搭了。多少钱多少粮食换一条命,早就有了明码标价。”
而那些被押上审判场的乱兵,也越来越乖觉。发现老实认罪就有很大希望免死,而越是百般抵赖越在劫难逃之后,个个都变得敢作敢当。所有指控,都毫不反抗地予以承认。并且痛哭流涕,愿意以命赎罪。
至于脱离苦海之后,是从此放下兵器,踏踏实实做一个小老百姓。还是继续助纣为虐,则是今后才要考虑到的事情了。反正将来只要别再对上淮安军,就基本上不用担心各自的性命和前程。
如此一来,审判的速度大大地加快。几乎成批的乱兵被押上去,然后成批地被宽恕,逃离生m.hetushu.com天。虽然当中绝大多数,都要在军队或者地方上服一辈子苦役。但比起先前那些被斩首示众的同伙来,结果无异于天上地下。
“冤枉,那阎老二跟小人有仇。所以他才故意咬出了小人,想拉着小人这条命给他垫背!”
但是其中也有几个良心发现了的,无论被问到什么事情,都如实相告。只求以死赎罪。结果几轮审问下来,凡是大声喊冤抵赖的,都被陪审的宿老们一致赞同判处了斩刑。倒是那几个认罪态度好,一心求死的。只有一个因为情节严重,证据确凿,被判处了绞刑,其他则只判了个终生劳役。
“冤枉啊,小人冤枉。小人当然喝醉了酒,一直在睡觉。小人真的什么都没干!”
众陪审的宿老们,非但大发慈悲,以证据不足为名,接连否决了好几个人的有死罪指控。并且大着胆子,替凶手们求起了情来,“当时城里那么乱,想必他们也是受了别人的蛊惑,一时迷失了本心。今天杀了张明鉴和他的嫡系爪牙,已经足够安慰枉死者。已经死去的人不能复生,大人今天杀再多的人,扬州城也不是原来的扬州了。还不如开恩饶过这些小鱼小虾,让他们戴罪立功,替扬州百姓,报答朱总管的恩德!”
“是啊。已经杀了快一百人了,足够了,足够了!”旁观的人群中,也有些曾经的大户,仗着胆子建议。“再杀下去,怕是有损天和。”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汤和*图*书和轻轻撇了下嘴,小声嘀咕。对于这些杀人放火的恶棍,他心里生不出任何同情。
邓愈在旁边看得暗暗纳罕,侧过头,冲着朱重八问道,“八哥,你怎么知道会是这样?这,不可能是朱总管预料当中的事情吧!”
“该杀的都杀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有好戏看喽!”朱重八的视角和别人总是不一样,叹了口气,也用极低的声音预告。
所以汤和等人听了后,也只能无奈地点头。正遗憾间,又听到审判场内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哭喊。抬头看去,只见淮安军士兵押着一批刚刚判了死刑的俘虏,正准备带出去处斩。而那些俘虏当中,有许多人都觉得自己冤枉,双腿在地上拖着不肯移动,嘴里还不停地哀告,“饶命啊,青天大老爷。饶命啊,小人以后不敢了,小人真的不敢了!”
“可,可他们那天晚上杀起人来,却没念丝毫旧情!”邓愈听得满头雾水,一双小眼睛里全都是星星。
这番话,说得倒很是实在。由于大量地采用了火器,淮安军的战术和以往已经大不相同。外边新来的力量,很难融入到这个体系之内,更甭提能帮上什么忙了!
然而甭管他们信不信,接下来的审问中,宿老们越来越胆大,越来越频繁地行使了否决权。让大部分被俘虏的乱兵,都逃过了死劫。只有少数几个,被围观百姓当场认出来的,罪行无可抵赖,才被判处了极刑。但是也多以绞刑为主,保住了一具囫囵个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