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四十二章 糊涂官 糊涂案(上)

“什么事情?”汤和,邓愈,还有吴氏兄弟等人纷纷抬起头,再度关注审判场里的动静。只见又一名原扬州城的文官被押了进来,接受主审罗本的讯问。
扬州城位于长江与运河的交汇处,南北货物都在此汇集,然后由水路发往全国。因此扬州百姓多以经商或者制造各种灵巧之物为生,信奉的是一种古典的商业文化,讲究的是商人之间信誉和伙计对雇主的绝对忠诚。故而在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看来,光明右使范书童替张明鉴联系刘福通,努力帮后者逃过惩罚的行为,虽然可恶,但同时也极为可敬。毕竟作为曾经的东家和作坊主,谁也不希望自己遇到麻烦时,手下的伙计和学徒们纷纷落井下石,哪个都不肯留下来跟自己患难与共。
“是啊,大人,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张明鉴救了他的命,他理所当然想尽办法替张明鉴脱罪。这是人之常情。如果大人您因为他始终对张明鉴不离不弃,就要治他的罪。那岂不是告诉天下人,忠心侍主就是一项罪名?那以后,谁还敢尽心为朱总管做事?哪个店家还敢雇伙计,哪个官员还敢请师爷?大伙看到主公有难,全都撒腿跑了算。反正留下来,就是错的。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另外一个姓刘的老汉,也站起来,气鼓鼓地说道。
“那你到底阻止没有?哪怕是替扬州父老求一句情也算上?”参军罗本一拍惊堂木,大声质问。
然而打得场面虽然惨烈,范书童却没有被活活打死。不一会儿,三十板子挨完了,又被衙役们架了起来。
参军罗本原来就对是否处死他非常犹豫。此刻听了他“宁愿死在鞑虏之手”的志向,心里也涌起一阵难过。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大错已成,你哭也晚了。来人,把他先扶到一旁去,听候宣判。”
那名官员姓刘,名文才,原本是个正六品推官,掌管整个扬州路的推勾狱讼之事。平素吃完了原告吃被告,捞了无数好处。扬州城被毁于大火之后,和-图-书他带着家眷和奴仆,跟张明鉴一道跑路。结果一连串的败仗吃下来,家眷走散,不义之财丢光,自己也做了淮安军的俘虏,落个鸡飞蛋打,一无所有。
“嘿嘿!”朱重八笑了笑,满脸神秘,“你不信?不信咱们走着瞧好了?没听说过么,这圣人和疯子,很多时候,其实只有半步的差别?”
如此一来,范书童只需要在废墟中搬三个月砖头,就可以继续去打着光明右使的旗号去招摇撞骗了。把旁观的汤和等人气得火冒三丈,朝地上吐了个吐沫,小声嘀咕道:“这帮老糊涂蛋,给根汗毛就敢当旗杆竖!那范书童哪里是什么忠义之辈?他要是真忠义的话,就早该主动求死了,何必大呼小叫说自己冤枉?分明是投机不成,折光了老本儿。最后反而被这帮糊涂蛋当成了宝贝,白白落了个好名声!”
“没,当时没敢!”光明右使范书童抹了把眼泪,低着头承认。“当时如果小人阻止了,也许就被他一刀砍了。然后他就断了投奔红巾的退路,要么立刻去庐州追赶帖木儿不花叔侄,要么直接渡过江去,祸害南面的百姓!”
“原来还藏着这道猫腻儿!”汤和恍然大悟,气得咬牙切齿。朱重八却好像两只眼睛能看穿一切般,又笑了笑,低声说道,“你看着吧,将来这种糊涂事情还多着呢。咱们这位朱大总管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新主意。用来造那些神兵利器,绝对是一等一。用来治国治家,早晚非出大漏子不可!”
“可不是么?姓范的虽然做事糊涂,可是个忠义之人。杀了他,实在有损咱们淮安军的威名!”
“青天大老爷!”他双手扶地,哭鼻子抹泪儿。“范某自打做了教徒起,就没当自己还能平安活到老。可如果死在您的刀下,范某即便做了鬼,也要喊一声冤枉。范某之所以死心塌地辅佐张明鉴,是觉得他本领高强,拉到红巾这边来,总好过继续跟着蒙元朝廷干,继续助纣为虐。至于他做下和图书的那些恶行,范某根本没参与。以范某当时的身份,想阻止,也肯定阻止不了!”
“这儿,八哥,你这话从何而来?”汤和心中对朱八十一极为推崇,立刻皱着眉头追问。
“怎么回事儿,你们先停下,一个接一个说!”参军罗本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用惊堂木轻轻磕打了一下桌案,低声吩咐。
“好人倒不至于,但罪不至死吧!”旁边的人摇摇头,皱着眉接茬,“毕竟张明鉴救过他的命,怎么着,他也得报答人家。如果他当初把张明鉴给卖了,我看罗老爷才更该杀了他!”
“我先!”“我先!”“我先喊冤的,我先!”几个含冤者立刻争抢了起来,谁也不肯居于人后。
“你倒是忠心?”审了一天案子,参军罗本精疲力竭,听范书童如此无赖,立刻火冒三丈。“来人,给我拖下去,先打三十板子!”
范书童被吓了一哆嗦,赶紧摆着手,大声哭喊,“不敢,不敢,小人不敢居功啊。小人只是说,小人当时人微言轻,劝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啊。还不如留着一条命,待将来努力把张明鉴往正道上引,让他也起兵抗元,驱逐鞑虏。小的,小的见识浅薄,只懂这些啊。小的若是早听到朱总管的教诲,只恨那蒙古人做下的恶事,而不是针对蒙古人。小的,小的说啥也不会打把张明鉴拉进红巾军的主意啊!”
“是!”衙役们如狼似虎地扑上前,按到范书童,扒下裤子,就是一顿狠揍。不一会儿,就将疑犯打得皮开肉绽,鬼哭狼嚎。
“这么说,你还救了江南几百万人了?”参军罗本鼻子都快气歪了,扬起惊堂木,就准备再叫人将范书童按倒痛打。
“仁厚?狗屁!”老妇人一边哭,一边破口大骂。“我儿子从来不赌,怎么会输光了工钱?大人啊,您可替老婆子做主,老婆子当日去江都县衙告状,那边原本将状子都接下了。后来这刘推官派手下人拿着他的名帖去了一趟衙门,我那苦命的儿子就算白死了。整个扬和图书州城,谁也不肯再管这事儿!让我一个老婆子孤苦伶仃,有冤无处申,呜呜,呜呜……”
一帮宿老以前家境不错,都读过许多书,引经据典,把参军罗本说得哑口无言。包括围观的百姓们,大多数人也觉得范书童这事儿有点纠缠不清,纷纷侧过头去,交头接耳,“按吴老说,这姓范的倒成了好人了?我怎么听着好生别扭呢!”
“是啊,自古忠臣孝子,人人敬之。大人如果想杀他,可以说,为了成全他的忠义之名,才送他去九泉之下,与张明鉴那恶贼相伴。却不可随便给他安一个什么渎职之类的罪责!”
全体扬州人的判断,在这一刻居然是出奇的一致。几个宿老暂且放弃了彼此之间的恩怨,七嘴八舌地替范书童辩解。底下的百姓虽然无法让自己的声音被主审官听见,可一个个目光里,却分明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就连临时招募起来的那些衙役,也都偷偷地拿目光互相打招呼,准备万一主审大人恼羞成怒,准备再狠狠教训范书童一顿的话,就一起手下留情,无论如何不会将此人活活打死于自己的杖下。
“子曰,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范书童早年间行走江湖,凭得就是一张好嘴。此刻见罗本被自己给绕了进去,立刻重重磕了个头,大声补充,“小人之罪,罪在不能明辨是非。至于残害无辜,那是绝对不敢的。小人原先不懂,所以犯下了天大的错误。可小人罪出无心,若是连个悔改的机会都没有的话,小人就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
“是啊!他就好比张明鉴雇佣的大伙计。东家错得再厉害,也轮不到他来出卖啊!”周围的百姓,也跟着轻轻摇头。
主审官罗本几曾见过如此阵仗?无奈之下,只好尊重了宿老们的选择,将自己提出来的两项罪名逐个否定掉。然后仗着自己这一天担任主审官积累起来的威信,重新给范书童定了一个“行事糊涂狂悖,在朱总管面前失礼”的轻罪hetushu.com。众陪审宿老虽然还想否决,但考虑到要给朱八十一留面子,也勉强让其通过了。
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众陪审宿老,大声说道,“范书童身为张明鉴幕僚,对其恶行却不加以阻止。事后还千方百计想让他逃脱惩罚。所以本官以为,他犯有两条大罪,第一,为虎作伥,纵容乱兵杀人放火。第二,包庇张明鉴,试图替他洗脱罪行。诸位长者以为如何?”
一番胡搅蛮缠下来,还真叫罗本拿他没办法。事实上,红巾军上下所有人,包括罗本在内,如果按照后世的标准,此刻都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只想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想着把蒙古人驱逐出中原,光复汉家山河。至于驱逐了蒙古人之后,汉人自己杀自己人算不算罪,还真没来得及仔细琢磨。
“是啊,大人,自古以来,两国交兵,还只杀国主,不害忠良呢。咱们淮安军乃仁义之师,不能干糊涂事儿!”
“冤枉啊!”参军罗本刚刚问清楚了案犯的姓名,还没等开始问扬州被毁当日此人的所作所为。围观的百姓当中,已经响起了一片喊冤之声。紧跟着,七八个蓬首垢面的男女一起冲进场内,跪在地上,七嘴八舌地喊道,“青天大老爷,您可千万给小人做主啊。这刘扒皮,可把草民给害惨了!”
“不成立!”话音未落,有个姓吴的宿老立刻站起来,义愤填膺地说道,“青天大老爷,按道理,您给咱们扬州百姓出气,咱们理应帮您说话。但咱们这些人,却不能看着您老断错了案子,损害了朱总管的名头。那姓范的虽然是非不分,跟着张明鉴一条道走到黑。但是他的确算不得渎职。张明鉴把他从大狱里捞出来,就是为了利用他。他当日无论说不说话,结果都是一个样!”
……
一边哭,他还一边拿眼神偷偷四下张望,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里,都没太多恨意,又继续大着胆子补充道,“如果大人非要小人死的话,请给小人一把刀,让小人杀过江去,死在鞑子手里。小人这辈子矢志和图书驱逐鞑虏,哪怕是被万箭穿身,也总好过死在自己人刀下。呜呜,呜呜,呜呜……”
参军罗本无奈,只好又用惊堂木拍了下桌案,大声命令,“别争,一个一个来,那位阿婆,您年纪大,您先!”
“疯子?”这一回,可又不止是汤和一个人不懂了。邓愈,吴氏兄弟,都纷纷转过脸来,眉头紧锁。朱重八却不跟大伙解释,笑了笑,将目光再度转向审判场,“不闲扯了。看姓吴的审案。让人惊诧的事情还在后边呢!”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陪审人当中,姓刘的宿老立刻跳起来,大声反驳。“你儿子分明是赌输了钱,不敢回家,跳河而死的。怎么能赖到我家管事身上?你也不拿着棉花去纺一纺,这扬州城里城外,谁不知道,我刘家待下人最为仁厚?!”
“青天大老爷啊,冤枉啊!”年纪大的告状老妇立刻哭了起来,趴在地上,大声控诉,“我儿子是给盐商刘老爷行船的,说好了一年给六吊工钱,管一身衣服,两双布鞋。结果去年年底,刘老爷却以水路不通,生意难做为名,只一吊铜钱把他给打发了。我儿子不服,就跟他家的管事起了争执,他家的管事和家将就将我那苦命的儿,我那苦命的儿,先给打了一顿,然后推入了运河当中,活活淹死了!”
“那帮老家伙根本不是糊涂,而是怕得罪了明教,招来刘福通的报复!”朱重八的目光冰冷,撇着嘴说道。“蒙古人那边,对于红巾军占领过的地方,向来是当作敌国领土对待。所以那帮宿老不必考虑去讨好蒙古人,讨好了也没什么用!万一朝廷的兵马打回来,该屠城还是要屠城。可刘福通就不一样了,毕竟是天下红巾的总统领。万一他们今儿个判了范书童有罪,而哪天刘福通再打过来,朱总管力有不支,他们岂不是要给刘福通一个交代?于是乎,干脆,从一开始就不得罪。反正他们吃定了朱总管大人大量,不会为这点儿小事跟他们计较!”
说罢,一阵悲从心来,趴在地上,放声嚎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