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买卖

阶级斗争?朱八十一又愣了愣,眼睛睁得老大。拜多出了来的六百余年知识积累所赐,毛贵说得这些,他理解起来毫不费力气,并且嫩总结出更抽象,更精辟的道理。问题是,懂是一回事,能不能解决问题是另外一回事。后世北方有一个苏维埃帝国,曾经花了几十年时间去消灭了地主和资本家,然后有一夜之间,当初那些号称一心替百姓办事的人,就全变成了他们自己过去消灭的对象。并且做得比那些已经被被消灭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国家,也支离破碎……
这句话,令很多人眼睛发亮。纷纷将头转向朱八十一,只待大总管一声令下,就倾巢而出。
正迷茫间,却又听见朱重八说道,“其实不杀人也可以,把城外那些无主的瓷窑、作坊和徒弟都收到咱们手中,咱们自己招募工匠,成片地开瓷窑和作坊。然后弄出来的东西官府专卖。运到南方去换粮食。然后再把码头控制起来,对非官府所产的东西,全都课以重税。用不了多久……”
在他亲手打造的淮安体系里,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就是个神。几乎无所不能,并且总是在最关键时候创造奇迹。大伙也习惯了把他当作神一些样崇拜,遇到麻烦都到他这里寻求最终的答案。
大国企!朱八十一的脑袋嗡的一声,两眼一片呆滞!
威力更大,射程高达千步的六斤炮倒是已经造出来的,配合开花弹后效果也比四斤炮有了明显的提高。但六斤炮高达两千余斤的重量,目前只能装在船上。用来陆战,还得开发出专门的马拉炮车、可对付泥泞松软路面的车轮,以及可快速让http://www.hetushu•com火炮复位的一系列配套产品才行。
这种轮回,他没勇气尝试。也不希望,发生在自己亲手缔造的政权当中。他是个工科宅加土著宅,胸膛里跳动着的是一颗草民的心。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太上而忘情。做不到满嘴流油,站在一地尸体上喊,“这都是为了将来而必须付出的代价……”
所以对于淮安军而言,眼下最佳的选择,肯定不是打过长江去,掠夺粮食。而是利用占领区四面环水的地理条件,以及敌军尚未找到有效应对火器之办法的机会,提高自己的战斗力,永远领先朝廷一步。否则,一旦朝廷那边弥补上在火器方面的短板,或者摸索出对付火炮和火铳的经验,即便眼下占领了再多的地盘,也会被人一块块重新夺走。
打土豪,分田地,斗资本家?一瞬间,朱八十一脑海里就蹦出了这样的词汇。因为需要处理的公务太多,白天的审判,他没有亲自去看。但刚才通过众人之口,多少也了解到一些详情。宿老们的表现,的确令他非常失望。但因此就将这些人当作敌人,他却有点儿下不了狠心。
此外,由于四斤炮的最大射程只有三百五六十步,滞空时间太短的缘故,依靠药线来引爆的开花弹,也变得非常鸡肋。药线往往还没燃烧完就已经落地,巨大的撞击导致药线被摔灭,哑火的概率高得出奇,杀伤力在大多数情况下连普通实心弹都不如。
“不信你去偷偷派人看看,那些宿老们平时住哪里,吃的是什么?”以为朱八十一不相信大伙的话,毛贵继续冷笑着补刀。“你那http://www.hetushu•com两碗粥,人家的仆人都不屑去吃。打回去只为了招募更多的狗腿子。要是把他们挨个全抓起来,然后带着人到城外上门去搜,再加上扬州路的那些坞堡,甭说六十万张嘴,凑出上百万人一年的口粮都不成问题。”
“那个不宿老,就该别张明鉴全都杀光!”
这又是一句大实话。作为一个有过实际经验的工科宅,朱八十一从另一个时空的记忆里,接受了足够多的科学知识。所以他能够相对轻松的指导工匠,通过反复实验,将原始火铳,放大成为火炮。并且坚信火器必将取代冷兵器这一铁律,尽可能多的给自己的军队配备上火炮。然而,具体火器取代冷兵器的漫长演变过程,以及火器部队的战略战术,他却一无所知。
换个后世的角度说,淮安军此时所大量采用的火炮,在威力上,远不能与另一个世界历史中的佛郎机炮,红衣大炮相比。在经历了这几场战斗的检验之后,迫切需要改进和提高。而新式炮兵和火铳兵的战术,以及火器和冷兵器部队的配合方面,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最近积累下来的经验,并且想尽一切办法弥补战斗中发现的问题。
“大总管,咱们这次可真是好心被人利用了!”
“其实也未必等不得。要我看,你的心肠还是太软了些!总不忍心下刀子,总想着所有人都是自己人,却不好好想想,那些地主老财们,谁肯真心跟你一路?”蒙城大总管毛贵见朱八十一为难,冷笑在旁边插嘴。
“可不是么?那帮老王八蛋。根本就给脸不要,当着罗参军的面儿,就想勾结起来徇私枉法和-图-书。被拆穿后,居然还敢威胁罗参军不要给大总管树敌,仿佛他们才是扬州城的主人一样!”参军叶德新恰恰走进来,把审判记录朝桌上一放,气哼哼地补充。
朱八十一在另外一个时空分支,政治学基本不及格。不懂,也无法理解那个所谓阵痛有没有必要。他只知道,每天高喊忍受阵痛的人,从来就没痛过。个个都捞得盆满钵溢,全世界都留下了他们挥舞着钞票的身影。而与之相对照的,是冬天因为交不起取暖费用而冷冰冰的屋子,还有屋子中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
陆续有其他文武官员走进来,个个义愤填膺。
他是旁听了公审之后,刚刚赶回来的。被那些陪审团的宿老气得两眼冒火,因此找到机会,就想收拾对方一下,“你以为那些宿老真的是为了两碗稀粥才留在城里的么?他们城里的家业虽然毁了,谁在城外和周围的十里八乡,没有自己的产业?他们留在城里,就是为了联合起来,在你的扬州城官府里,分一杯羹。你可倒好,还吃这一套,居然还把他们请进衙门中来。”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自然就有粮食了!反正他们永远不可能跟咱们一条心!”朱重八最后一个走进来,大声鼓动。
“他们根本就不能算难民。公审刚结束,就被仆人用轿子抬着走!”
那都是他前世所鄙夷的人,他不能让自己在半夜猛醒后自己鄙夷自己。
“你们说得我都知道!”接连受到三个人连续劝阻,朱八十一的脸色稍微一点尴尬。“也正在想办法解决。但扬州城的灾民们,却等不得!”
但是,他却没时间再等。打了这么长时间仗,http://m•hetushu.com他在灵魂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工科宅外加土著宅。但是也没冷酷到,可以眼睁睁看着六十余万人活活饿死的地步。如果他亲手建立起来的政权,对待百姓蒙元还冷酷,他看不出这样政权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城里的纺织作坊是烧了。但城外的那些瓷窑,陶器作坊,可是都好好的呢!这两天还有人放出话来,每天管一顿干饭,招人去给他们干活!还有附近的一些堡寨,几碗白米,就买半大孩子去做家奴。签生死契,连家奴生下的孩子,都是归主人所有!主家可以随意处置,犯了错打死活该!”张士诚、王克柔两个一直留在扬州,对地方上的情况下了解更仔细,说出来的真相也更惊人。
而尽管在先前的几场野战中,火器所起到的作用非常大,但也并没大到如大伙预先想象中般摧枯拉朽的地步。特别是火炮,四斤炮的威力惊人,万一砸中目标就是人马俱碎,万一形成跳弹,就在能在敌阵中砸出一条血肉胡同。但是,并非每一枚炮弹,落地之后还能再跳起来。其中绝大多数,只能给敌军造成一次性杀伤,甚至落在空处,起不到任何作用。特别是在敌军采取分散阵列,快步靠近的时候,实心弹的杀伤率瞬间就会降到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倒是用绸布包裹的散弹,反而每每能给大伙带来出乎预料的惊喜。
“这……”朱八十一微微一愣,脸上的表情愈发尴尬。陪审的宿老虽然不是他亲手找来的,但交代底下人去执行时,的确曾经说要,要找那些在地方上平素有名望者。本以为通过这些有名望的宿老的影响,能让淮安军的施政体系更深的扎入民和图书间。却没想到被人钻了这么大一个空子,差一点适得其反。
这就导致了眼下淮安军的所有战术,都是大伙在黑暗中摸索出来的。既从前辈的兵书中找不到借鉴模仿对象,也没人能说清楚到底那种方式更为合理。
以他的白天观察到的事实,士绅和百姓,几乎是天生的对头。除非是罗本这样与地方上没任何瓜葛的愣头青,否则,你甭指望哪个官员能替老百姓做主。毕竟读过书的官员,也大多出身于士绅家庭。如果事事都向着普通百姓,那将背叛他们所在的利益团伙,让他们为整个当地“上层人士”所不容。相反,哪怕他们徇私枉法,只要是向着士绅,也照样是品德完美的贤良,所有人的学习敬仰的楷模。
“你别以为他们上杆子贴过来了,就会真心帮你。他们是不愿意管得太多,抢了他们碗里的肉。他们骑在老百姓头上已经多少年了,早已想出了一整套欺负人的办法。你整那个陪审团,无论怎么换,换来换去,大部分还得是他们的人。而他们,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作过小老百姓,出了事情,肯定不问青红皂白,先帮着自己人说话。哪怕的真的把家产烧光了,他们依旧是人上人,依旧要让逼着咱们遵守他们这些家伙的规矩,让他们继续骑在老百姓头顶上!”实在被朱八十一的迟钝气得没法,蒙城大总管毛贵继续大声补充。
然而随着淮安军越来越强大,众人的自己也在不断地成长。他这个曾经的“神”,就越来越不灵光。越来越无法配得上大伙的期待。像四斤炮的射程和威力问题,他不是没想着去解决,而是自己也不知道,以目前的技术条件,该怎么去解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