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四十八章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二)

声音虽然不大,却让议事厅里的喧闹立刻就嘎然而止。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眼睛里或是欣慰,或是失望,或是忧愤,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按照饮茶之道,这是非常明显的失礼行为。但赵普胜却觉得好生痛快。也学着朱八十一模样,把热茶一口气给干了。然后拿手背抹了下嘴巴,大声回应道:“好茶。末将这辈子,喝过最好的茶汤就是这碗。上回从威顺王府抢来的大龙团,味道也远不及此!”
那赵普胜、陈友谅和丁普朗三人也非常机敏,目光粗粗朝议事厅里扫了扫,立刻就辨认出来书案前方正向自己迎过来的就是朱八十一,随即同时停住脚步,抱拳肃立,异口同声说道:“红巾小将赵普胜(陈有谅、丁普朗)拜见朱总管。祝朱总管武运长久,每战必胜!”
“难道他们会安着好心,知道淮安军缺粮,就眼巴巴地送上粮食?”
转眼间,临时议事厅里头就又乱成了一锅粥。朱八十一听得心情好生烦躁,皱了皱眉头,把目光再度看向徐洪三,大声问道:“他们三个到了多久了?是坐船来的,还是骑马来的?身边还带了其他人么?”
“是!”徐洪三拱了下手,大声领命。
“这事儿不怪你,我事先也没料到局面会这么乱!”朱八十一摆了摆手,笑着回应。“运河水流缓慢,即便扬州城的码头没被烧毁。他们在城外随便找个地方停船,然后再混进难民当中徒步进城,你也未必能把他们一一分辨出来!”
和*图*书“禄夫子又信口胡说了!”众人对他,可不像对朱八十一那样尊敬。闻听此言,立刻愤怒地反驳:“不是为火器,他们为什么来的?”
这番话,可谓是推心置腹。不由得众人不仔细衡量。事实上,在最近的几场战斗中,火器,特别是四斤炮的局限性,已经暴露得越来越明显。分散的阵形,快速推进的战术,以及恶劣的天气,都会对火炮的威力造成极大的影响。特别是最后一种,前几天要不是庐州知府偷偷倒戈,让大伙打了青军一个冷不防的话,在雨天里作战,淮安军未必能拿得下对手,至少,不会令张明鉴连突围的机会都没有!
待彼此之间都认了熟脸儿,朱八十一吩咐人拿来十几把凳子,按宾主落座上茶。然后,才缓了口气,笑着说道:“扬州城被张明鉴那贼子给一把火烧了,仓促之间,朱某也拿不出什么好茶来款待贵客。三位远道而来,先随便喝点儿解解乏吧!”
“这事儿不急,你先去把那三个使者请进来吧。就说朱某身体不适,无法出门远迎,怠慢之处,还请他们见谅!”朱八十一想了想,继续吩咐。
正思量间,徐洪三已经领着赵普胜等人走了进来。却是三条身材壮硕的汉子,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百战老兵才有的英武之气。众人见了,心中顿时就喝了一声采,彼此之间的距离,也瞬间降低了许多。
因此二人不待朱八十一表态,就先后抢着说道,“大总管,切莫为了解燃和*图*书眉之急,就把镇国之器交于敌手。末将愿意明天就领兵出发,打过长江去,把镇江、句容等地的粮食全给大总管运回来!”
“只要他们还在与大元作战,并且没有肆意祸害百姓,朱某就还当他们是自己人!”朱八十一早就料到大伙对这个决定不可能全都满意,也不想挨个去安抚,清了清嗓子,把声音慢慢提高,“至于他关起门来做皇帝的事情,朱某管不到他,也不在乎。反正朱某不会奉任何皇帝的诏,他要是识相的话,最好也别来给朱某下什么圣旨!”
说罢,又用手托住赵普胜的胳膊,将他拉到毛贵等人面前,逐一做介绍,“来,来,来,让朱某为三位引荐在座同僚。这位是蒙城毛总管,这位是濠州郭总管帐下的朱将军,这位是……”
“四斤炮仿制起来,其实不是非常困难。”看了看众人的脸上表情,朱八十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咱们防得了南派红巾,也防不了北边的蒙元朝廷。而四斤炮的威力,大伙这些日子也见到了,并不像事先想得那般大。关键时刻,还得靠运筹得当,且将士用命。如果老想凭着一两件独门武器来打胜仗的话,朱某在这不客气的说一句,那恐怕咱们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有矛就会有盾,别人不会让咱们永远吃这一招鲜的便宜。即便仿制不出火器,也会想出有效克制火器的办法!”
“大总管请三思!他徐某人才打下两个县城,就急急忙忙做了皇帝。弃红巾起兵前http://m.hetushu•com的约定而不顾。如果火器到了他手里,谁知道他会不会掉过头来打咱们!”
“反正多了的粮食他们也带不走,要全部散发给百姓。运到咱们这边来,无论换什么都是大占便宜!”
“是极,赵二哥和陈将军说得是极。”丁普朗一边笑,一边用力点头,“末将三个,哪里分得出什么茶汤的好坏?能在大总管面前讨碗白水喝,也就是极有面子的事情。至于平常,刀头上去喝贼人的血才最带劲儿!”
“关键是跟谁一起喝!”陈友谅放下茶盏,笑呵呵地接口,“大总管不要笑话。末将三个都是武夫,佩服大总管的本事,因此能在大总管面前讨碗白开水喝,也当它是琼浆。至于什么这个团,那个芽,都是有钱有闲的热喝的。咱们喝那个,倒不如刀头去喝人血!”
“便宜来的,自然不会珍惜。粮食如此,以后火器想必也是如此!”
逯鲁曾听得心里着急,重重咳嗽了几声,然后拱手说道:“主公,且听老臣一言。眼下彭和尚派了三名心腹爱将充当使者,主公如果再避而不见的话,肯定会被人笑小家子气。况且他们的来意主公尚未问过,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为了火器!万一只是为了加强两家之间的关系,我等在此议论纷纷,不是庸人自扰了么?”
说到这儿,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笑了笑,低声吩咐道:“等会儿你拿了我的令箭,去运河上找一下朱强。让他立刻回一趟船帮,把常副帮主请过来。我有一件要紧的和图书事情,想请常副帮主出马!”
朱八十一见他绝口不提南北红巾之分和弥勒教的话题,心中就舒服了许多。赶紧上前几步,将三人一一拉起,“三位将军何必如此客气。你我都是红巾军的人,初次碰面,以军礼相见就行了。切不可弄得如此麻烦!”
……
说罢,又后退半步,以晚辈之礼长揖到地。
事实上,在场中众人,谁的反应都不算慢,稍一琢磨,便明白了南派红巾的使者是为何而来,并且纷纷开口劝阻道:“不可,此事务必谨慎。南边那些家伙跟咱们虽然同属红巾一脉,然而他们却是一群目光短浅之辈。把火器卖给他们,说不定最后会流落到谁人手里!”
说罢,自己先端起茶盏,咕咚咕咚喝了个底儿朝天。
其中最着急的是张士诚和王克柔,他们两位与朱八十一有过约定,等扬州路的局势平稳,就带着各自的部属去江南攻城掠地。以后万一跟彭莹玉、项普胜等人遇上,对方可未必会像朱八十一这般好说话。而届时手中比对方多一种神兵利器,腰杆子自然就会硬一些。即便野战时无法发挥其全部威力,防守时弄十几门大炮往城头上一摆,也能让对方破城的难度倍增。
赵普胜、陈友谅、丁普朗三人,赶紧向大伙逐一行礼,大伙也纷纷以平辈之礼相还。来来往往,好不繁琐。
“好一句刀头饮血!来,饮胜!”在场的十几个人里边,有一大半儿都是武夫。没想到三位使者如此豪气,稍一愣神之后,纷纷大笑着将热茶举到嘴和图书边,一饮而尽。有股滚烫的感觉瞬间从嗓子眼直达小腹底,让每个人心里都好像着了火一般,暖洋洋,热腾腾,豪气万丈!
“末将愿为大总管帐下先锋,即刻渡江,兵临江宁城下。逼迫蒙元的狗官,出粮赎城!那些狗官不知道咱们这边虚实,断不敢轻易拒绝!”
蒙城总管毛贵性子耿直豪迈,却不缺心眼儿。否则,他也不会被至芝麻李视为左膀右臂,并且亲手扶上一方大总管的位置。几乎在一瞬间,就猜出了使者来意不善。
“是啊,大总管,请三思!那彭莹玉和项普胜二人今年七月打入杭州,不到半个月就被董抟霄给赶了出去。随即又一路打,一路丢,从湖州一路流窜到了徽州。每占据一个地方,停留日期很少超过十天。所得金银细软和粮草辎重,也是能带则待,带不走的就分给沿途百姓。大总管把火炮卖给他们,万一他们在撤退时觉得笨重给丢了。可就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大总管此言有理!”无论是心向刘福通的,还是不喜欢徐寿辉的,见朱八十一主意已定,都纷纷改口。
说一千,道一万,在座众人,居然没有一个看好南北两派红巾之间的关系,更没有一个将南派红巾当成了自己人。
徐洪三被问得脸色微红,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回应道:“应该是坐船来的,但具体带了多少人,末将正派人去查。都督恕罪,扬州城的码头被大火毁了,这几天抵达扬州的船只,都是沿着运河乱停的。末将一时疏忽,才让他们偷偷溜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