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五十一章 帝王心术(上)

虽然朱八十一从成名那一刻起,行事就从没符合过常理。所做的稀奇古怪举措,总是一件接着一件。然而无论是他最初准许被俘的蒙古人赎身也好,带兵飞夺淮安也罢,甚至拼着与天下豪杰为敌的风险,发起并推动建立高邮之约,从事后的角度看,所带来的利益都非常显著。唯独这次敞开了卖炮,除了能给淮安军带来大笔钱粮之外,居然没有其他任何好处。而钱粮这东西,在乱世当中,向来是武力的附属品。你把镇国利器都随随便便给卖了,手里的钱粮到底能不能保得住,最后都成问题。
但是,接下来送到皇宫的消息,就让他没法再开心了。那朱屠户居然将火炮当做劈柴一般,敞开了卖得到处都是。只要是红巾军,无论南派北派,亲疏远近,只要你付得起钱,都随便可以买,不限数量,买得起多少就供给多少。这意味着,日后不但在河南战场,火炮将被大规模使用。在武汉、安庆等地,彭和尚等贼也不再是光有几万具血肉之躯。他们也将迅速被武装起来,变得比官军实力更强大,被剿灭的日子更加遥遥无期。
疯了,这朱屠户真的疯了!不是所有人,都像芝麻李和赵君用两个对朱重九一样真诚。一些关系稍远的红巾诸侯,在偷偷痛骂了几句后,也将粮食和真金白银用水路和陆路快速运到了扬州,按照先款后货的原则,最大规模地抢购火炮。而零星几个关系更远,更没出息的家伙,则一边砸锅卖铁拼凑购买火炮的款项,一边偷偷地跟黑市商人开始勾搭。准备将火炮买来之后,立刻倒手一部分出去。
正所谓少年夫妻一世情。年青的爱侣们即便生活在贫贱当中,每天颠沛流离,只要彼此支撑着将最困难的时光熬过去,留下来的,则全是宝贵的记忆。下至贩夫走卒,上至皇室贵胄,皆是如此,妥欢帖木儿也不能例外。
疯了,这朱屠户,他就不能给朕消和_图_书停一会儿?!皇宫之内,蒙元皇帝妥欢帖木儿,则是完全另外一种感觉。对着越来越支离破碎的舆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而孛罗不花本人,偏偏又是嫡系的世祖血脉,当年差一点儿就取代妥欢帖木儿继承皇位。前两年妥欢帖木儿这个当皇帝的被蜂拥而起的反贼弄得焦头烂额,孛罗不花所坐镇的扬州路却风平浪静,无形中,就给中枢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很多宗师子弟甚至私下议论,说当初太后卜答失里如果不是为了跟燕铁木儿争权,而是依照后者的想法选择了孛罗不花,也许天下还不会乱成如今这般模样!毕竟天子有德没德,对朝廷来说是头等大事。一个有德的天子在位,就不会水灾旱灾接连不断。没有水灾旱灾,就没有那么多流民。没有了流民,红巾军自然就没有了兵源,天下的叛乱自然就平息了下去,根本不用高贵的蒙古人再提着刀走向战场。
不行!缺粮大伙可以给他凑一些,绝不能让那小子由着性子胡闹。第一时间,平素与朱八十一交情最深的芝麻李和赵君用两个,就将一大批粮食装上了船,随即让得力心腹带着各自的亲笔信,与粮船一道星夜赶往扬州,劝说好兄弟谨慎行事。
“轰!轰轰!轰轰!”远处传来一连串的爆竹声,震得窗户纸嗡嗡颤抖。过年了,城里的大户人家喜欢热闹,整天都在放爆竹。而皇家花费巨资才仿制出来的新式火药,居然第一时间就流传了出去,令今年的爆竹声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响亮,响得人心烦意乱,头大如斗!
这个平章政事能力虽然不是很强,但至少没啥心机。即便偶尔耍一回小聪明,也能被他迅速识破。所以,君臣之间,相处得非常愉快。压根儿不像某些人,明明把朝政弄得一团糟,却总是故作高深状,仿佛别人都是傻子一般。
他少时被放逐到高丽,身边只有奇氏为伴。虽然不m.hetushu.com至于衣食无着,但作为一个亲生母亲都被处死,看不到任何投资前景的“废物”,也得不到当地官员任何特殊照顾。因此大多数时候,吃的便是几样咸菜。同样年少的奇氏总是把简单的蔬菜腌制成各种花样,虽然入口的味道都差不多,但至少色泽令人赏心悦目。所以直到现在,一看见落魄时的小菜,各种温暖的回忆便一道涌进妥欢帖木儿的脑海当中。令他暂时忘却了皇宫内外的权力争夺,浑身上下每一根血管里都充满了温馨。
“臣,臣知罪。请陛下责罚!”月阔察儿的小伎俩被戳穿,脸色立刻臊得如冬天的柿子,倒退了几步,跪地求饶。
“臣幸不辱使命!”月阔察儿又施了个礼,骄傲地点头。“臣派死士装扮成商贩,从红巾贼手里,高价购得了四门。刚才在高粱河畔试射,怕惊扰到陛下,所以特地进宫来向陛下报喜!”
芝麻李和赵君用当然不肯白占朱八十一的便宜,信来信往推辞了好几回,实在推辞不掉了,才勉强派人将新地盘接管了过去。并且又将粮食装了满满几大船,直接从水路送到了扬州,以答谢好兄弟的慷慨。
说罢,立刻站起身,飞一般跑了出去。来和去都像一阵风般,丝毫不拖泥带水。
有股又咸又冷的气息,立刻钻进了妥欢帖木儿的鼻孔。令他猛地打了个喷嚏,随即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舒爽。
“神兵利器?”妥欢帖木儿眉头迅速上挑,满眼难以置信,“你们是说,你们是说,你们买到了,买到了红巾军的,红巾军的……”
“分明是先放了几炮,向朕炫耀功绩。然后又紧巴巴地入宫来卖嘴!”妥欢帖木儿不屑地瞪了月阔察儿一眼,轻轻耸肩。
自从芝麻李在徐州造反那一刻起,扬州和高邮两地的钱粮,就从没向大都输送过。镇安王、威顺王和宣让王这三叔侄,假借道路不畅的明目,把每年上百万贯的收益全攥在http://www.hetushu.com了手里。同时,三人又以维护地方治安为名,大肆招兵买马,扩充各自麾下的队伍。光扬州路一地,总兵力就已经高达七、八万。并且带兵的将军们只知道有镇南王,从来不知道上面还有天可汗和朝廷。
正郁郁地想着,朴不花已经手脚麻利地摆出了四样高丽小菜,一道是腌橘梗,一道腌萝卜,一道是咸黄豆,一道是咸雪里蕻,四般模样,四种颜色,唯独没有半点儿荤腥。
“陛下,请用茶!”总管太监朴不花带领十几名漂亮的高丽宫女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一边向他奉上奶茶,一边指挥着宫女们收拾地上的东西。“皇后刚刚亲手替您熬的,用的是滇砖,里边还放高丽老参……”
如此一来,淮安军所控制的范围,绝大部分就都收缩到了运河东岸。留在西岸的仅剩下了泗水和天长这两个据点,以及夹在淮河与运河之间窄窄的一小片。总面积比原来小了将近三分之一,人口也大规模减少。
“轰轰!”又是几记爆炸声传来,令妥欢帖木儿的心脏也跟着打了数个哆嗦。抡开手臂,他将书案上所有物件,统统扫落于地,“来人,御前怯薛在哪?都死光了么?没死光就进来几个,给朕去查,看是哪个活腻了的,敢在皇宫附近放爆竹!”
“滚起来吧,念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朕不跟你计较!”妥欢帖木儿走上前,轻轻踢了月阔察儿一脚,喝令他自行站起。
也不怪他们见识短,火炮在黑市上的价格,比当前淮安军的公开售价高出整整十倍。一万吊铜钱或者一百两黄金的诱惑,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扛得住的。至于黑市商贩买到火炮之后会不会转手就卖给朝廷,那就不在“英雄豪杰”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呢。反正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朝廷即便发兵征剿,首选目标也是徐寿辉、刘福通和朱屠户三家,短时间内根本顾不上他们。假使那三家都被剿灭m.hetushu.com了,他们还有招安这条光明大道呢。反正凭着手中的地盘和人头,怎么着也能混个“百里侯”干干,好歹也比造反之前强。
消息虽然没有翅膀,却像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凡是关心时局者,闻听之后,无不将嘴巴瞬间张得老大。
然而这种暖和的感觉却注定无法长久,才抓起筷子吃了几小口,门外就又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即,怯薛统领鬼力赤,带着中书平章政事月阔察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先给妥欢帖木儿行过礼,然后大声汇报,“启奏陛下,末将刚到门口,就遇见了平章大人。他说刚才放的不是爆竹,而是从红巾贼手里弄来的神兵利器。”
“臣,臣不敢说!”月阔察儿闻听,额头上立刻冒出了汗珠,俯身在地,小心得如同刚刚入门的童养媳。
此外,像布王三、孟海马这类实力相对弱小的“贼人”,也会愈发难以对付。以前他们攻坚手段匮乏,面对官兵把守的大城,只能灰溜溜地绕路而行。如今,弄上几十门火炮架在城外,昼夜不停地轰。即便再结实的城墙,接连轰上几个月,也得被炸作了烂筛子。届时,布王三等人带着亡命徒们一拥而上,后果,后果根本不用去想。
疯了,这屠户肯定是发疯了,他到底要干什么?!
“末将在!”怯薛统领鬼力赤大声答应着跑进来,向妥欢帖木儿跪倒施礼,“陛下息怒,末将这就去把人给您抓来!”
他不恨朱八十一攻占了高邮和扬州,事实上,当听闻淮安军在运河畔将帖木儿不花和孛罗不花叔侄打得落荒而逃的消息,他心里反倒觉得一阵轻松。
然而朱八十一在接到粮草和书信之后,“发疯”的状况非但没有丝毫减退迹象,反而变本加厉。先是以答谢出兵助战为名,把睢宁和宿迁两地“回赠”给了赵君用。然后又把虹县、五合等数县,一股脑全“上缴”给了芝麻李。并且保举毛贵为滁州大总www.hetushu.com管,直接“割让”给了对方从滁州到真州,几乎小半个扬州路的膏腴之地。
朱屠户卖大炮了!
的确,奇皇后的手最近伸得有点儿长,并且大肆提拔高丽同族。但那都属于她的后权范围内之事,如果换了别的女人,肯定做得更明目张胆。并且她提拔上来的人,也非常老实能干。就像眼前这四样高丽小菜,看上去朴实无华,吃起来却能清热去火,最适合在大冬天里食用。看在她对朕如此知冷知热的份上,朕就不必计较太多了吧!
“朕喝出来了,哆嗦!”妥欢帖木儿翻翻眼皮,没好气地打断。“皇后的耳目太灵了,自己这边刚刚发了点小火,她那边居然就得到了消息。不行,这样下去的话,皇宫内还有何秘密可言?”
想到某些人自以为是的做派,妥欢帖木儿脸上的笑容有一点点变冷。“你买的炮,和右丞大人督造的火炮相比,哪个更好用一些?”
“嗯!”妥欢帖木儿对着鬼力赤和众怯薛远去的背影,轻轻点头。这些年青人都是勋贵子弟,有些还是草原上各部族的直系继承人。在他的大力培养下,已经显现出了与父辈们完全不同的模样。妥欢帖木儿甚至从他们身上,看到当年追随世祖皇帝一统天下的那支怯薛的影子。那才是真正的蒙古人,勇敢,忠诚,并且足智多谋。不像他们的父辈,不像朝廷里的重臣,一个个胖得像肉山一样,连马都骑不上去了,从头到脚散发着腐尸的味道。
狗屁,满嘴胡言,牵强附会!一想到外边对孛罗不花的那些支持声,妥欢帖木儿就恨不得拔出刀来杀人。而朱八十一打败了帖木儿不花和孛罗不花叔侄,毁掉了孛罗不花一手建立起来的青军和黄军,无异于替他拔掉了长在后背上的脓疮。所以,扬州城破的消息送进皇宫之后,妥欢帖木儿一点儿都不感到着急。甚至以礼佛为名,偷偷地跑到城外骑了几圈马,直到心中的兴奋劲儿过去,才神清气爽地返回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