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五十七章 股权(上)

“那是,老天爷从来不会祸害勤俭人!”王二一边笑呵呵地继续跟老汉套近乎,一边悄悄将目光往周围的人身上移。前来投宿的,还有七八个行脚的小贩,坐了另外两张桌子。看样子已经吃过了,正半躺在竹椅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话里话外,都没离开扬州城最近发生的事情。
“哎,客官您稍等!”老汉迅速放下茶壶,将头转向鸡毛小店的后门,“小七,小七,把刚才给客人的四样时鲜,叫你婆娘再做一份。赶紧,鱼和虾都挑最活泛的!”
“老丈,最近生意还好么?看您这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带着满心的震撼和迷惑,王二等人在废墟中找了各一所临时用竹子搭起来的鸡毛小店安顿下,笑呵呵地跟店主拉起了家常。
故意做出失言后恐慌的样子,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四下观望一圈,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说朱大总管,不该判得那么轻。该把张明鉴千刀万剐,给扬州父老报仇血恨!”
“他既然连火炮作坊都舍得拿出来收买人心,其他这些,倒也不算新鲜!”李汉卿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苦笑着摇头。
“你,明天一早,给我亲自去一趟扬州!”根本没心情向手下解释自己突然暴怒的原因,李汉卿考虑了片刻,咬牙切齿地吩咐,“家里还有多少人手,凡是你看得上眼的,都尽管带去。我要你把所有买了淮扬商号的股东,名字全给我打听清楚。哪怕是他只认购了一贯钱股本,也绝对不能放过!包括他们的家人!”
他在脱脱府中的职位,远比对方高。训得那个同伴不敢抬头,把脑袋扎到桌子下,唯唯诺诺。
“那老人家,恐怕最近家里遭过灾吧?否则怎么一提其家人来,他就那么难过?”王二立刻尾随而上,笑着向对方发问。
“朱总管不喜欢杀人!”对面的商贩被王二小心翼翼的模样逗得莞尔,摇摇头,低声回应,“更不喜欢杀出什么花样来。他老人和_图_书家是佛陀转世,天生一幅慈悲心肠。如果张明鉴不是民愤太大,我估计让此人出钱自赎都有可能,根本不至于直接一刀砍了。连重新做人的机会都没给留!”
“可不是么?”周围的其他商贩深有同感,纷纷转过头,七嘴八舌地附和。“啥样的官儿带啥样的兵。朱总管是个讲道理的人,手下的弟兄自然不会太心黑!”
“怎么会没听说!”王二立刻拍了下桌案,做义愤填膺状,“我们老家真定那边,都传遍了。大伙都说,这张賊罪该万死,朱屠户……”
“嗯?”鬼才李汉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苦笑着摇头。
“行了!别说了,注意你的身份!”李汉卿忽然就变了脸色,狠狠瞪了得力臂膀王二几眼,大声呵斥。
……
这番表演,果然引起了邻桌商贩的好感。不多时,便有人用手指敲了下桌案,笑着劝道:“这位兄台,您也消消火。估计您的这位伙计,也只是想提醒那店家一下而已。你随便收拾他几句行了,再说多了,被老人家听到,心里反而更难过!”
替随从求情的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商贩。脸被阳光晒得很黑,明显是经常行走于水路的。见王二向自己致意,也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还礼。
“那朱屠户也不是光吃不吐,听小六子说,他的淮扬大都督府,把名下所有作坊,都转交给了淮扬商号。以后每向外卖一门火炮,赚到的钱都归商号所有!”正魂不守舍的时候,耳畔却又传来王二的声音,虽然酸酸的,羡慕的意思却非常明显。
“没啥麻烦的,他小子多事!”王二先狠狠瞪了自己的同伴一眼,然后将头转向忐忑不安的老汉,笑着安慰。
“那个蒸鱼,还有那个蒸笋子,腌芦芽,水煮小河虾,还能点么?”有心跟周围的人打成一片,王二指了指距离自己最近的桌案,笑着问正在给自己倒茶的店主老汉。
“那是,朱总管他老人家连蒙古人都不http://www.hetushu.com愿意杀!”王二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又摆出一幅感慨状,继续跟对方套近乎,“咱们之所以敢来扬州做买卖,不就冲着他老人家这份仁义么?连被抓到的朝廷官员都能全须全尾地活着放回去,咱们这些小老百姓,更不用担心连人带货都没了下场!”
淮扬一带,因为守着一条运河,商业一直比较发达。民间生意人,也经常合伙做一些占用资金较大的买卖,然后年底再按照各自所出的本金比例分红。当然,派心腹负责查账,推荐管事和伙计,以及年终给各级管事发红包之类,也都是约定俗称的规矩。朱屠户让淮扬商号的日常运作按照老规矩来,算不上另辟蹊径。
“此外,小六子的手下还说,姓朱的还给了所有股东,参与议政的特权。不但涉及到淮扬商号事情,要跟他们商量着来。今后伪总管府的一切政令,除了与战事相关的事情外,都会请他们到场参与。大人您说这不是个笑话么,整的官不像官,商不像商,也就是朱屠户这种天生的反贼,敢别出心裁。换了其他……”
“那就一样来一份,尽快上。我以前老来扬州,记得最深的就是这几样!”小头目王二笑了笑,给自己的行脚商人身份,做进一步注解。
“凑合着吧,好歹不用担心饿死了!”鸡毛店的主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汉,一边给客官们端来润喉的茶汤,一边笑呵呵地回答。
“客官勿怪,客官勿怪。小老儿,小老儿……”店主老汉吓得立刻放好茶壶,从肩膀上扯下一块干净的白布,快速擦掉桌案上的茶汤。“小老儿,小老儿手脚不利落,给诸位客官添麻烦了!”
“可不是么?人家竖在江边上的那大水车一转,就能把大炮一门接一门的往外拉。谁有闲功夫从咱们身上揩油?”
“这……”王二被骂了个晕头转向,呆呆地看着突然爆发的上司,满脸茫然。
“这?是!属下遵和_图_书命!”大头目王二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答应。
“不是儿子,是我的孙儿!”老汉回过头,继续拿起茶壶给他和另外几个探子倒茶,手臂却突然开始颤抖,连续几下,都把茶水溅在了桌子上。
“谢谢,谢谢客官大人大量!”店主老汉红着脸,给他做了个揖。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每个竹子茶杯倒满水,步履蹒跚地退了下去。
满脸皱纹当中,依旧带着一点儿无法被时光抹去的愁苦。但老汉的头发却洗得很干净,十根指头的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身上的衣衫虽然是旧的,膝盖和手肘等处都缀着补丁。但补丁的针脚却非常细密,一看就是出于女人之手。
来到了扬州城之后,他们就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小六等人只在此地停留了短短十几天,就差一点儿被朱屠户的妖术给迷失了心智。不一样,这绝对是跟大元帝国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完全不一样的城市。处处都透着新鲜,处处都透着勃勃生机。虽然眼下城市的大部分,还是一片断壁残桓。但在那黑乎乎的废墟之间,却已经有树苗和青草的颜色,隐隐冒了出来。迎着早春的寒风,亮得令人感到扎眼。
“是!”见到李汉卿疯子般的模样,大头目王二不敢再耽搁,拱了下手,转身飞奔而去。先从浴桶里拎出了疲惫不堪的同行小六子。然后又连夜挑选人手,做出发准备。第二天破晓,扮作倒卖硝石的商贩上了船,一路向南。然后又混过了黄河上关卡,冒着被发现后杀头的风险,迫不及待地赶往扬州。
店主老汉的脸上,立刻笑出了一朵花,点着头,大声回应,“有,有,这鱼和虾都是才从河里捞回来的。笋子和芦芽也是刚刚从城外采回来。客官您可真会挑,选得都是当下咱们扬州最好吃的东西!”
“噢,也对!”王二如愿以偿,立刻摆出一份从善如流的姿态,笑着转过脸去,轻轻点头。
“这孩子,就是吃不得半点苦!”店主老汉对着hetushu.com后门轻轻叹了口气,爱怜地摇头。
这座废墟之上生活的人,也与其他地方大不相同。虽然在到达扬州之前,王二等密探先从水路经过了淮安,隐隐感觉到了一些淮安百姓现在与过去的不同。但毕竟他们只是匆匆一瞥,没来得及走进人群当中。而在扬州城的断壁残桓之间,他们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生活在此地的人们,虽然和他拥有相似的面孔,同样颜色的眼睛,举手投足之间,所展现出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种风貌,自信,从容,眼神里充满了希望。
“就是税收得太狠了,居然十征一!”说着,说着,有人一不留神,就把大伙最不满意的地方给揭了出来。
“可不是么,这扬州城里的人,有几个不是刚刚遭过灾的?!”对方也是个健谈的人,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解释,“您没听说过么?就在两个多月前,张明鉴那贼子,带着兵马把扬州好一通祸害……”
王二羡慕的却不只是这些,偷偷看了看李汉卿的脸色,继续补充,“听小六子手下说,除了火炮作坊之外,那朱屠户还把收缴上来的无主瓷窑,作坊,还有船坞都转给了淮扬商号。各地的股东们不但可以在年终时指派帐房先生查看账目,还可以举荐得力人手,到那些瓷窑、作坊和船坞里做管事。只要那些管事能给商号赚钱,并且手脚干净,就可以按月拿一份薪水,并且年终还有另外的花红!”
“还有,叫小六立刻给老子滚过来!”李汉卿狠狠踹了他一脚,两只眼睛喷烟冒火。不能再给朱屠户任何时间了,必须尽快把最近朱屠户的所作所为告知脱脱,让他带着朝廷的大军尽快出发,能多早就多早。尽早杀过黄河去,将该死的朱屠户早日碎尸万段,将所有参与了淮扬商号的士绅百姓全部斩尽杀绝。否则,假以时日,谁也确定不了朱屠户亲手培育出来的妖怪,会长成什么模样,会令多少人粉身碎骨!
“那是自然,我来来http://m.hetushu.com回回走了这么多地方,顶数在朱总管这里最踏实!”
妖怪,这绝对是个妖怪!李汉卿可以想象,一旦所谓的股东们尝到了与官府一道分享权力的甜头,他们将变得如何疯狂!那已经不是简单的打江山分红利了,而是从根子上,刨掉了历朝历代,从地方到中枢,各级官府的绝对权威。习惯了在政务上也跟青天大老爷们面对面讨价还价的士绅,绝对不再会接受一个只懂得发号施令的官府。哪怕朱屠户真的被朝廷剿灭了,他留下的遗毒,也会深深地扎在地方士绅和百姓的心窝子里,后患无穷。
“哎,知道了!客官稍等,马上就给您送上来!”后院里,响起一个略带嘶哑的年青人声音。显然,因为今天生意太火爆,已经把嗓子给喊破了。
“人家做着卖火炮的大买卖,看不上咱们这三瓜倆枣!”
“嗯?”探子当中,有个脾气急躁的,立刻皱起了眉头。
“欺负一个老头子,你威风了?”目送老汉的身影在后门消失,王二再度回过头,冲着自己的同伴呵斥,“都是出门讨生活的人,谁日子过得容易?况且茶水又有没洒到你身上,看你那德行,好像自己做多大买卖似的!”
“是令郎么?多大年纪了?您老不止这一个孩子吧!”摆出一幅话痨模样,王二笑呵呵地搭茬。
真是豁出去了,这朱屠户为了凝聚人心,真是不择手段。先用刀子把那些敢于跟他对着干的地方豪强杀个血流成河,然后再把日进斗金的火炮作坊拿出来,给屈服于自己的士绅们压惊。而那些先前硬着头皮买了淮扬商号股本的士绅,发现商号真的有可能赚大钱后,怎么会不对朱屠户感激涕零?假以时日,整个淮扬地带如果有谁再敢对朱屠户阳奉阴违的话,恐怕根本不需要淮安军再派人冒充什么强盗,光是地主老财们自己,就能让那个人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刹那间,竹屋里的议论声嘎然而止。四周都静静的,连门外的鸟鸣声都能清晰地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