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武学(上)

“既然来扬州了,就别急着往回赶!”朱八十一点点头,又继续吩咐,“总管府在扬州城内划了块地,准备建一座专门培养将军的武校。眼下还没有先生和课本,你们几个指挥使,每人将自己的作战心得写下来,供学员领会揣摩。每个人都必须写,不得藏私。今后各军扩编,营级以上将佐,都必须是武校培训过的。否则,不得担任实职!”
作为一军指挥使,胡大海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就知道手中的宝物意味着什么。从数里之外看清楚敌军的一举一动,若是斥候配上,就能提前至少一个时辰发现敌情。而主将在战斗中能手握一件此物,则能清楚地看到战场上的每一个细节。今后,战争的指挥模式,将发生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每一步都料敌机先,将不再是书呆子的梦呓,而是即将发生在眼前的现实。
“都督此刻,掌控淮安、高邮、扬州三地,背负全军十万将士和治下四百万百姓期望。一步走错,恐怕就会使得数万人死无葬身之地。故而都督切莫……”被朱八十一满不在乎的动作气得两眼冒火,胡大伙咬了咬牙,大声提醒。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朱八十一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此物第一批一共造了六十架,每一架上面都有编号。每个军,都会配发十架,由各个指挥使自行调配。但是,谁要是弄丢了,就直接撤职法办。如果让此物落到了鞑m.hetushu.com子手里,本人和其直属上司,一并追究!”
的确,他不懂如何治国,对揣摩人心,也不是很在行。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一个实现了初步工业化转型的国家,将迸发出何等的活力。如果没有伦敦上空的滚滚浓烟和机器轰鸣声,区区的英伦三岛,怎么可能打下一个横亘全球的日不落帝国。而同时代的我大清空有上亿人口和世界上数得着的充盈国库,在跨海而来的风帆战列舰面前,却只有割地求和的份儿。非但打不赢,甚至连继续打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都督,都督……”胡大海弓着身子,连连后退。“末将,末将已经知道错了。末将这次回扬州,是事先向大总管府请示过的。苏长史亲自批复的回执,准了末将来扬州十天公干!末将麾下的余长史,也被都督给调去做商局主事了,末将都没跟都督发过任何牢骚!用一个余长史跟都督换一架望远镜,末将,末将已经吃了很大的亏!”
玻璃首饰,玻璃摆设,玻璃器皿,玻璃板,玻璃镜子,还有实验室用的量杯,烧瓶,凡是后世曾经出现过的,他都可以指点或者带领淮扬大总管府和淮扬商号的能工巧匠们去研发。通过玻璃制造业,尽可能多地吸纳扬州城内的闲散劳动力。同时,为整个淮扬地区培养足够多的初级产业工人,为将来整个地区的初步工业化转型,打下坚实基础。www.hetushu.com
“都督,都督此言当真!”胡大海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将带着体温的望远镜掏了出来,恋恋不舍交还到朱八十一手上。
正踌躇满志地想着,耳畔忽然又传来一声问候,“都督,您终于肯从破砖窑里出来了!末将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又一个来进谏的!朱八十一摇了摇头,讪讪而笑。麾下的武将当中,他最倚重的,无疑是成长迅速的徐达。而最为欣赏的,却是眼前这位在后世评书中只有三板斧本事的胡大海。武艺高强,作战勇敢,并且光明磊落。看问题的眼光和角度,也非常独到。先前众人都对朱元璋起了杀心时,只有他,站起来据理力争。也只有他,在这个乱世中把道义看得比山还重,宁可受自己的责罚,也不愿意看到淮安军的战旗被阴谋所玷污。
“此物?”胡大海皱了皱眉头,将信将疑。临来之前,他可是找心腹幕僚仔细商量过的,要怎么样才能让朱都督在不太感觉尴尬的情况下,放弃最近的本末倒置行为。谁料到自家都督根本不按常理接招,一个短粗的青铜管子,就把自己给打发掉了。
“应该的,应该的!”胡大伙又惊又喜,大声附和。他可以领十架望远镜,给麾下三个战兵团长都配上一架,再配几架给斥候。以后打仗时每个团长把望远镜以举,指挥台上有什么命令,临近队伍出现了什么情况,转个头就能看得清清楚楚。m.hetushu.com根本不必再等着传令兵的到来,白白地错失战机!
胡大海根本说不出话,屏住呼吸,继续拉动铜管。视野里的船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连竹制船帆上的腐朽斑点,都历历在目。顺着船帆往下移动,则看桅杆上正在晒太阳的家猫,还有正攀着缆绳淘气的孩子。一切都那么近,那么真实!
“胡说,余主事是人,又不是物件!怎能拿来讨价还价?”朱八十一知道胡大海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着打断,“这件望远镜是样品,上面没有编号。镜面也不够大。给你们配发的,是改进过的。比这个效果还要好得多!”
“你怕我做错事,断送了整个淮安军的前程,有什么错?”朱八十一笑了笑,柔声抚慰。“不过……”话锋一转,他的声音渐渐变硬,“这个望远镜,却不能给你。本都督拿着还有大用,你必须将他还回来!”
短短的数息之间,逯鲁曾就捋顺的正确的主次关系。登时脸色也不青了,背也不驮了,带着老花镜,迈开四方步,施施然走向了附近的官衙。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他这个长辈来把关呢,陈基和叶德新等人虽然也很努力,但毕竟年纪青了些,经验稍嫌不足。而苏明哲,他还是继续替主公管着钱袋子好了,军国大事,他一个胥吏怎么可能弄得懂?!
“通甫,你先看看这个!”朱八十一却又笑了笑,转身从亲兵手里拿过另外一个长长的木头盒子hetushu.com,将里边一个青铜打制的长筒拿了出来,双手递给胡大海。“看过这个,从这头往远处看。看过之后,你自然明白,我花费半个月时间蹲在工坊中,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淮安无事,但末将听闻都督最近在扬州所做所为,特地赶了过来!”胡大海板着脸,拱手肃立。
老花镜,身为一方诸侯的朱重九,放下身段钻进工坊中十七八天,就是为了给臣子打造一幅老花镜。如果故意忽略其他玻璃器皿和玻璃镜子,光是这幅老花镜,大总管的行为,就不能说是玩物丧志。而是明主为了抚慰忠臣之心,不惜自贱身份,与匠户百工为伍。这,绝对是可以流传千古的佳话。丝毫不比李世民割须做药引,给魏征吊命来得差。
“主,主公,此,以上贿下,乃为,乃为……”直到朱八十一走出很远了,逯鲁曾才追着他的背影抗议。然而声音却弱弱的没有任何底气,除了他自己和身边的嫡亲侍卫之外,根本不可能让其他任何人听得见。
“末将,末将鼠目寸光,差点,差点坏了都督的大事。请,请都督重罚!”迅速后退半步,胡大海一个长揖做下去,低头认错。已经揣进怀里的望远镜却无论如何不肯交出来了,拼着被徐洪三等人耻笑也在所不惜。
“啊?”朱八十一微微一愣,收回飞到天边的目光,刚好看见胡大海愤怒的面孔。“通甫,你何时回来的?淮安那边,最近有大事发生么?”m•hetushu•com
而自家总管的声音,却好像充满了魔力般,继续在耳旁循循善诱,“你把管子拉长,慢慢拉。对,不要太快,要给眼睛留下适应时间。这是三根管子套接出来的。可以自己调整长短!”
但是,将青铜管子放倒眼睛上之后,他立刻就知道了,朱八十一不是在敷衍。远处运河上的船帆,被刷的一下就拉到了鼻子尖上。非但桅杆和横木被看得清清楚楚,连拉帆用的旧缆绳,都一根不落地被收入了眼底。
“此物名为望远镜!可让人的眼睛看远数倍!本都督蹲在工坊中半个多月,最想得到的,就是此物!”朱八十一的声音继续在耳畔回荡,听起来依旧像原来一样和蔼可亲,却让胡大海的额头上,冷汗滚滚。
朱八十一可是不知道,自己的一幅老花镜,能让逯老夫子生出这么多联想。对于他来说,既然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研制出了玻璃,将此物的相关产品尽可能多地开发出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在朱大鹏所生活的那个时空,任何一样新材料的诞生,随之而出现的,都是成系列的产品。不这样,商家根本无法收回研发成本。而研究者自己,也早已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会主动去尽可能地开发衍生产品,为整个企业谋求最大利益。
对,就这么写。回去后告诉陈基他们几个,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忘了。老花镜才是主公此番屈身于工坊的真正目的,其他,其他全是随手鼓捣出来的附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