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名人(上)

而罗本接下来的话,却令他心情更觉轻松,“本此番前来拜见主公,是因为受了家师所托。他的一位故交素善陶朱之术,生意做得极大。闻听咱们淮扬各地缺粮,就想捐赠十万石老米给主公。只求主公能当面赐他一盏清茶止渴!”
“这……”罗本却没想得像自家主公那么长远,抬起头,满脸困惑。
“主公,主公误会了!本绝没有此意!”曾经跟在朱八十一身边做过一段参军的扬州知府罗本吓了一跳,赶紧大声否认。“本此番前来,也是为了粮食之事!”
“没什么成全不成全的,要谢,也该我来谢你。你立了一件大功,他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还能拿十万石米来开路。此人恐怕手里的粮食不会太少,真的能全买下来,扬州路今年的粮荒就彻底过去了!!”朱八十一身上,根本没有半点官员架子,伸手拉住罗本,笑呵呵地嘉许。
“不用通禀了,都督说知府大人可以直接带着客人进去。他原本想出来迎接你的,但刚一进门,就被焦大匠给堵住了。现在正于侧院,跟焦大匠检验新火器。早就吩咐下来,让卑职一见到知府大人,就立刻放行!”
最近几天,他可为此事头疼坏了。有心拒绝,老师的面子不能不给,十万石粮食也的确让人肉痛。直接答应下来吧,又摸不准自家大总管的脾气。毕竟这年代,官和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朱大总管虽然自己操办了个和*图*书淮扬商号,并且成了里边最大的股东。但哪个商人要想跟他坐而论道,恐怕刚刚开口,就会被逯老夫子和陈基等人给联手打出门去。大总管面前连读书人都得站着说话,哪里可能有你一个商贩的茶水喝?
而扬州城内敢发国难财的冒险家,却是屡禁不绝。淮扬商号的店铺刚刚接受付官府的委托平价出售一批粮食,就立刻有地痞流氓雇人排队,将份额抢购一空。然后挪个地方,就翻上三倍到五倍的价钱,出售给闻讯赶来却没买到粮食的百姓。
“多谢主公成全!”罗本大喜,俯下身去,恭恭敬敬地给朱八十一行了个礼。
“主公,此人,此人是个商贾,自诩为当时吕文信!”没想到朱八十一答应得如此痛快,罗本愣了愣,小心翼翼地提醒。
“请他们过来吧,不用走正堂。从侧门带着他们直接去侧院,既然是你的老师,就算不得外人!我在侧院花厅里,请他们品茶!”朱八十一用力拉起罗本,笑呵呵地补充。
“十万石,那岂不是又一千多万斤?又差不多够府库支撑一个月了。他在哪?你随时都可以安排我去见他!”
最近一段时间他敞开了卖火炮和武器铠甲,光是从彭和尚那边,就换回了大米三十余万石。但除了养活六十万多万百姓外加十万大军,还要全力支援张士诚和王克柔,粮食危机根本无法摆脱。几乎每过上十天半个月,就得为http://www.hetushu.com此事头疼一次。
“呼!好,就好,就好!”朱八十一闻听,悬在嗓子眼儿的心脏终于落肚。搓了搓手,喘息着道。
而学生如此,教他本领的老师想必也不会太差!若是能将该人拉到身边,说不定又是一个得力帮手。
“这样吧,我去大总管府等他。你回去后,随时安排他来大总管府用茶。”朱八十一点点头,继续笑着吩咐,“还有你的老师,如果也在扬州的话,可以一并请过来做客。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介绍一位大粮商给你,他想必也非等闲人物!”
对付这种事情,另一个时空最值得借鉴的办法,就是凭票供应。然而这个时代既没有照相技术,又匮乏精通数理统计的人才。将扬州城六十余万百姓重新造册登记,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所以短时间内,淮扬大都督府只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一天天对付着过,直到粮食供需和百姓心态自己恢复平衡。
“粮食?扬州官仓的粮食又见底了?是不是有人囤积居奇?该死,这帮胆大包天的家伙,我当初真该听了朱重八的话!”朱八十一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双手抱头。
“谢主公!本这就去传他们!”罗本喜出望外,再度躬身施礼。他的老师不愿意参加大元朝的科举,因此空有一肚子本领,却半生潦倒。在进入了淮安大总管的幕府之后,罗本早就想把自己的老师也举http://m.hetushu.com荐给朱总管。但一则初来乍到怕引起什么误会,二来老师性子闲散,喜欢四处周游,所以拖拖拉拉半年多,总算找到了这么一个机会。
“你也是来劝我不要老往工坊里钻的?”朱八十一余羞未退,抢先反问。“要是敢说类似的话,本总管就将扬州城这六十几万张嘴巴全都交给你。只要你能变出粮食来,本总管绝对虚心纳谏!”
“吕文信?”朱八十一也愣了愣,花了一点儿力气,才从记忆里将文信两个字,和吕不韦给对应了起来。
本身就是个草根,又受了朱大鹏这个后世灵魂的影响,他是真的无法接受,在自己的统治区域内,还有百姓会被活活饿死的悲剧发生。那会令他怀疑自己目前做得事情,到底还有没有意义?!既然自己这批人掌握了权力,带来的依旧是灾难。那自己和蒙元权贵,本质上还有什么区别?
对于眼前这位读书人,他一直非常欣赏。学识渊博,性情正直,并且身上没多少读书人的酸腐气,懂得迂回变通。唯一遗憾是眼下这样的读书人太少了些,即便再开一次科举,自己也未必能挑选得到几个。
与这个时代的官员和义军领袖们不同,受另外一个灵魂的影响,朱八十一眼里,视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同类。这种平等并不是刻意装出来,而是发自内心的认同。所以商人也好,不务正业的落魄书生也罢,只要他们是怀着善意而来,朱某人和*图*书就不在乎回报以最大的善意。哪怕他们是来做买卖,只要交易对彼此都有好处,朱某人也不会因为双方身份地位不同而拒绝。
本着这种想法,他又退后半步,再次给朱八十一行了个下属长揖。然后快速转身,大步向来路上走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五十多岁老儒,和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转了回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了刚刚搭建起来没几天的淮扬大总管府侧门口。冲着当值的亲兵李进拱手,“参军罗本,带着授业恩师施彦端,义民沈富,求见大总管。请李校尉代为通禀!”。
不过这回,朱八十一显然是白担心了。扬州知府罗本迅速后退了半步,笑容满面的回应,“启禀主公,府库目前还有十日的存粮。坚持到下波粮船到达应该没太大问题。另外,眼下扬州路已经开春儿,水里的鱼虾鳝蟹和地里的篓蒿芦芽都可以用来果腹,每天需要领粥的百姓已经不到原来的三成,即便南边的粮船晚来几天,也不至于再饿死人。”
“滚!”朱八十一抬虚踢,将胡大海的背影送出半丈远。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好不容易引了一次古人的话,还被古人给看了笑话。要是落在了逯鲁曾手里也算,好歹人家是个榜眼。而胡大海,在评书中分明是个大字不识的老粗……
因为在他心目中,人和人,只是由于出生时父母给与的先天条件,以及自己的性情智力而彼此分别,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渐行渐远,但灵和_图_书魂上,却没任何高低贵贱。国王也好,草民也罢,谁也没有高高在上,将对方肆意践踏的天然正义。
罗本奉命将幕后的金主抓了一大批,脑袋砍了十几个。但一转手就是三倍以上的利润,足以让很多人忘记了断头的危险。甚至一些普通百姓,明明自己家中还有余粮,手头只要有了余钱,也要抢购上几袋子,以备再经历一次扬州大火。
带着几分惭愧,他继续大步朝自己的府邸走。正准备回家去好好向自家夫人双儿请教一下,王荆公到底说没说过与韩非子差不多的话,日后见了胡大海好把今天的场子给找回来。谁料才走了不到一百步,扬州知府罗本已经拱着手迎了上来。
而在罗本看来,朱总管对自己和自己的恩师都如此尊敬,就是不折不扣的礼贤下士了。人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千余年来蔓延传承士大夫精神,不是没有任何影响力的。就在朱八十一在也弯下腰的一瞬间,罗本已经下定了决心,这辈子将对知遇之恩粉身以报。哪怕将来陪着自家总管一道去下地狱,也仰天长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跟文人说话,就是累。要是没有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双方还真没法沟通。但看在十万石老米的份上,朱八十一不打算跟罗本较真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无妨,天底下没有白来的粮食。他既然是豪商,想在我这里换点儿东西是应该的。你尽管去安排,我随时都可以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