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沈万三(二)

注1:梁家。历史上,三佛齐被满者伯夷从印尼驱逐后,有华人梁道明自立为三佛齐王,对抗满者伯夷。永乐三年(1405年),明成祖派梁道明国王的同乡监察御史谭胜受和千户杨信带敕书前往招安,梁道明归国。由副手施进卿继续统治旧港,并接受大明官爵。
太可怕了,这朱屠户,难道真的像传言中那样,是佛陀在人间的化身么?居然知道占城,并且连占城稻一年几熟都清清楚楚。那自己想买了大炮去帮助旧港梁家去对付满者伯夷,岂不是也被他猜了个一清二楚?(注1)
正怒不可遏间,却听见了几记清晰的敲打桌案声,“笃,笃,笃!”,紧跟着,淮扬大总管朱八十一缓缓将手指从桌案上抬起来,隔空点了点沈富,笑着说道:“好一个沈富,你买我的火炮,不是为了倒手卖给朝廷,也不是卖给其他豪杰,难道你要把火炮装在船上自己用不成?慢来,洪三,你等且先退下。不要抓他,这个人很有意思!”
“大胆!”没等大伙做出反应,扬州知府罗本已经拍案而起。“姓沈的,你一介商贩,买火炮做什么?老实交代,你到底要将它倒卖给谁?!”
注3:截至到明代早期,从综合性能上来讲,中国船远超过同期世界上任何船只。但其他国家的船只,也有自己的特色。其中阿拉伯三角帆船,就以灵活迅速而著称。
想到这儿,他又快速补充,“那用大食人的船就不错。灵活,结实,并且跑得飞快,任何风力下都能航行。广州那边有人仿造过,因为载货量太小,操作起来又需要太多人手,所以除了大食商贩自己需要换船之外,很少有人问津。”
“朱佛子没猜到,他只猜到了占城,没猜到旧港,没猜到海外还有一伙乱民,试图效仿虬髯客,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如此,风险就没那么高了。至少,看在几十万石粮食的份上,双方还有转圜的余地。”
豁出去了,彻底豁出去了,沈富自己其实都不知道,今天的勇气到底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有几十万石粮食撑腰,也许是闻听朱佛子慈悲之名,单纯是想赌上一赌。输了,不过是http://www•hetushu•com他自己项上一颗人头,反正以六十多岁了,人到七十古来稀。而一旦赌赢,沈家将来在海外就可能化家为国,世世代代都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
“是,是买,买来的。就是,就是价钱便宜些!”感觉出朱八十一的话语里没有任何杀机,沈富的勇气又慢慢返回到他自己的身体当中。借助朱八十一的拉力站起来,结结巴巴地回应。
谁料,接下来,等待着他的,不是斧钺加身,却是一阵爽朗的大笑。“你骗了我什么?江南米是米,占城米就不是米么?至于这些占城米是买来的,还是抢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后半句话,却是对徐洪三等亲兵说的。已经手按刀柄围拢上前的众亲兵们闻听,立刻停止了动作,狠狠瞪了沈富和施耐庵二人几眼,缓缓退到了一边。
所以眼下即便在淮安军中,六斤炮的装备数量也极少。有些地方官员和辅兵中的低级将佐,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家军队手里还有此等“神兵”存在。而沈富以一介商贩,非但能知道此物,并且还能含糊地点名此物与四斤炮不是同一种武器,准备不惜任何代价购买,其来路和用心着实非常可疑。
淮安水师目前所用的战舰,是从运河上最大的粮船改造而成的。总载重不过七百石,也就是八万多斤的模样。最多能装二十门重炮,但作战时,火炮却必须一门一门轮番发射,否则就会导致船只倾覆,或者船身因为无法承受火炮的后坐力而开裂,自寻死路。
“我可以做主,让淮扬商号卖给你六斤炮!”想到今后的发展需要,朱重九将心一横,沉声宣布,“不过,价格你得自己去谈。”
“大总管英明,沈家做贸易,的确有很多大船。每日驰骋南北,被海盗骚扰得苦不堪言!”沈富抬起衣袖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喘息着说道。“如果大总管肯开恩赐炮,沈某非但愿以重金购之,日后任何时候扬州需要粮食,只要给沈某一句话,沈家都会在三个月之内给大总管运来十万石以上!如果做不到,请大总管取我项上人头!”
“你,你这个刁滑和-图-书的狗贼,明知道我淮扬已经废了剐刑!”扬州知府罗本闻听此言,气得浑身上下都打哆嗦。太大胆了,也太愚蠢了,这姓沈的财迷心窍,居然听不出自己刚才话语里头的回护之意。如果他立刻顺着自己的意思,承认是一时冲动,想倒腾火炮给周围的其他红巾势力,借机发一笔大财。今天的事情还不会闹得太血腥。而此人非但不知悔改,反趁着自家大总管给他留着后悔余地的时候得寸进尺,这不是找死是在干什么?万一他被大总管盛怒之下抓起来处死,作为引荐人,自己的老师施耐庵又岂能不受任何牵连就平安脱身?
“北边的占城国是两熟。南面,南面的大陈国,和更西南面的马腊佳,有很多地方是三熟!”沈富想了想,斟酌着回答。“至于价钱,也不能算太便宜。主要是他们那边瓷器和丝绸卖得贵一些,除了粮食和矿石之外,又没其他特产。而运一船货物过去,回来时总得带些东西压舱。所以粮食就成了首选!”
他之所以敢带着沈富来找罗本,是知道扬州城现在缺粮食,而沈富的捐助,无疑会让自家弟子罗本被朱重九高看一眼,为今后的仕途积累下深厚资本。却万万没想到,沈富的胆子居然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刚被朱重九给了个好脸色,就敢直接跟对方商量购买火炮。
为了100%的利润,它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这一后世西方哲学家形容商人的话,居然在东方也毫厘不差。慢慢踱着步,朱屠户慢慢冷笑,一言不发。直到把沈富笑得浑身发毛,两腿几乎都快站不稳了,才忽然停住了双脚,厉声问了一句,“你这次给我带来的老米,恐怕不是江南所产吧?!朱某听闻占城那边稻米一年三熟,种子撒在地里不管就能收获。不知道传闻对也不对?”
“还有!”这次,朱重九却没有拦着他,而是缓缓坐在了椅子上,继续大声补充,“接下来的二十万石粮食,我需要你用大食船给我运来。三个月后,在海门港交割。把船和粮食都留下,然后你另外找船带了炮走。具体用hetushu.com在什么地方我不管你,但是三年之内,如果让我看到一门六斤炮出现在岸上,我保证会想方设法将你全家斩草除根!”
“那以前有没有人,我是说可能不可能将福船和阿拉伯人的船结合起来,打造一种全新的船?”朱八十一依旧不满足,带着几分试探的味道追问。
“如果能兼在内河与大海上航行的话,一千五六百石也足够了。”朱八十一想了想,快速补充。
“你的海船,最大号的那种,每船可以运多少米?”朱八十一点点头,继续低声询问。沈富刚才的话未必属实,在另外一个灵魂的记忆里,越南的煤矿和铁矿据说品相都不错,而更南面的马来西亚,印尼一带,据说盛产锡、铜和金银。但具体马来西亚和马蜡佳是什么关系,眼下当地的矿藏是已经被土著居民开发,还是依旧在土里埋着,另外一个灵魂的记忆里就找不到半点儿消息了。所以,朱八十一也无法跟沈富太较真儿,只能退而求其次,努力地从对方的话语当中,挖掘那些自己最需要的消息!(注2)
如果能借鉴一些福船的优点,将战舰进行改造的话,淮安水师的战斗力将大大加强。此外,在通州海门港重新清理出来之后,淮扬商号名下的船只,就有了从此港出发,进行海上贸易的可能,淮安军和淮扬官府的自给自足能力,也将得到成倍的提高。
豪商沈富见状,胆子便又大了数分。朝着施耐庵师徒两个拱了拱手,继续大声说道:“施老弟稍安勿躁。罗知府也别生气。沈某可以以身为质,从今天起就留在扬州城中。若是大总管和二位日后听闻我沈家把火炮卖给了北边,或者未经贵方准许就卖给了天下任何英雄豪杰,尽管将沈某抓去千刀万剐好了。沈某绝不喊一声冤枉!”
“是啊,沈兄,你央求小徒替你做引荐时,可没说这样的要求!”施耐庵也紧跟着站起来,大声指责。
沈富是个野心勃勃的商人,但毕竟受这个时代的整体海洋意识所限,猜不到朱八十一已经谋划着自己打造一支远洋船队。见对方始终把注意力放在船上,便又偷偷松了一口气,如数家珍般回应道:m.hetushu.com“禀大总管,都是硬帆。主要是这样做,桅杆可以弄得稍微低一些,也省人手。若说结实么,海船需要承受的风浪大,必须造得比河船结实。但最结实的,并且跑得快的,还是大食人的三角船。就是载重比福船又小了许多,只有一千五六百石左右!”
虽然从没打算过卖炮给蒙元,但卖给海外一处远离中原的乱民,被朱屠户知道后,估计结果也跟是差不多。毕竟读书人说,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比起蒙古人来,梁家和海外那些人并不见得亲近到哪里去!
一边站起来绕着沈富走动,他一边用手指轻轻按头。两个多月来在扬州城几乎天天跟商人打交道,直到今天,他才发现,什么样子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豪商。为了利益可以不惜血本,为了利益,甚至连自己的脑袋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押到秤盘上。
“多谢,多谢大总管成全!”沈富喜出望外,立刻跪了下去,重重地给朱重九磕头。
如此盖世神兵,铸造起来却颇为不易。往往十门当中,只有一到两门才是合格品。其他要么是存在沙眼导致耐用性不足,要么是炮管冷却过程中出现变形,只能报废回炉重炼。
唯独朱八十一自己,也不知道是被三十万石粮食给惊到了,还是对罗本的识人不明而失望透顶,仅仅微微笑了笑,便低下头继续喝起了茶水,从始至终未置一词。
也不怪他沉不住气。淮安水师的战舰上所装六斤重炮,是四斤炮的加长放大版。重量虽然增加了三倍多,但射程也高达八百余步,并且更适合采用火药引线的开花弹丸。在水战当中,简直是无敌利器。特别是水势相对平缓的江河上,敌舰往往没等靠近,就会被轰得粉身碎骨。
注2:元代占城和陈朝,是两个不同国家。位于现在的越南、老挝一带。三佛齐属于中国商人对马六甲和马来西亚一带的统称,包括三佛齐、满者伯夷等很多部落国家,当时还处于半蒙昧状态。
“你好像很有钱么?”朱八十一听得微微一愣,不怒反笑,“粮食也像沙子一样,随时都能变出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如果沙船的话,最大的能装八九千石。”和-图-书果然,沈富见朱八十一不再将话头围绕着占城和陈朝,立刻又活跃了几分。想了想,非常认真地解释道,“但沙船只适合在东海上航行,沿着岸边走,随时入港规避风浪。并不适合南洋。倒是稍小一些的福船,虽然装货不过四千多石,却特别适合在深水里航行,并且抗得起大风大浪。”
“噢,也是硬帆么?船身比起河船来,会不会稍微结实一些。航行速度怎么样?”朱八十一想了想,继续笑着刨根究底。
“大总管是想打造战船吧!”沈富想了想,试探着问。朱八十一把大片地盘都送给了人,让领地四面被大河与大海环绕,明显是想充分发挥火炮在水战方面的优势。所以试图打造一种可兼在河道与海面上航行的船只并不足为怪。
朱八十一笑着走上前,双手将沈富从地上拉起。这样就对了,一切就都清楚了。姓沈的非但是个商人,并且是这个时代非常罕见,专门做海外贸易的豪商巨贾。所以十万石稻米,才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拿出来。
轰!沈富仿佛被雷辟了一样,再也坚持不住,后退半步,一跤坐倒。“大,大,大总管怎么会知道占城?大,大总管开,开恩,沈,草民,草民并非有意相欺!”
这,倒是朱八十一从没听说过的奇闻了。想来沈富之所以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到扬州找自己洽谈购买六斤炮,很可能打得也是兼职做海盗的主意。不过,如今以淮安军的实力,也管不了那么宽。看在今后可以获得一个稳定粮食输入渠道的份上,朱重九干脆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听说过!”沈富果断地摇头。“其实单论运货,咱们这边的福船,比大食那边的船好用许多。他们之所以用自己的三角帆,主要是船主都是些黑心肠,在自己老家那边昆仑奴来操帆。死一个往海里扔一个,不用支付任何赔偿。而每次装货,也不装全满。沿途遇到同行,只要实力比对方强,就可能直接开抢。说是海商,其实全都是一些海盗。”(注3)
果然,正如沈富所想的那样,接下来朱八十一的笑容越来越和气,所问的问题,也距离真相越来越远,“那边米很便宜么?每年三熟还是两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