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沈万三(三)

“在商言商!”朱重九拍拍沈富的手,以示安慰,“朱某不求你对得起谁,朱某只求你在赚钱的同时,不要触犯我淮扬的规矩。你是个有眼光的人,应该能够看出我这里跟别的地方有很多不同。先把船坞和粮食铺子做起来,如果做得好的话,其他新产业,无论是玻璃还是水泥,将来也不是没有参与的机会。”
注1:古代铜钱的购买力很高。文中处于元末,江南米价不过三百文一石。而到了明初,由于生产力恢复,三百文铜钱可以买到二点四石。几乎一文钱能买一斤大米的地步。所以一文钱的价值,相当于现在的三块到五块左右。
最后一句话他纯属虚张声势,却把沈富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又瘫软在地上。要知道这朱屠户虽然有佛子之称,手下却养着一伙怒目金刚。真正把他得罪狠了的人,至今没一个落到过好下场。
“大总管,大总管说,要向,要向沈家买战舰?”沈富闻听,立刻顾不上再作揖了。瞪圆了眼睛,用颤抖的声音追问。“沈某,沈某可只是一介商贾?”
“多谢大总管照顾!”沈富哆哆嗦嗦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大声道谢。明明只是谈了几句话,他却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消耗殆尽。平生以来所有交易,没一次比这次更耗神!
“当然,如果不是从你沈家流传出去的,我也不会栽赃给你!”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手段,朱重九用得并不熟炼,但凭着连战皆胜的余威,施展开来,效果倒还不错,“你如果现在后悔和_图_书的话,本总管就当你先前的言语都没说过。你能运来的多少粮食,只要价格合理,我让淮扬商号全部收购就是。回去时想拿银锭还是拿玻璃、水泥等淮扬货,你自己跟商号谈,我绝不干涉!”
已经年过花甲的人了,他竟然发现,自己心脏,此刻跳得竟是前所未有的轻快。战舰可以造,玻璃可以参与,水泥也可以参与,只要自己遵守淮扬地区的规矩。而淮扬地区的规矩表面看起来复杂,实际上却比天下任何地方都简单。从来不准许有潜规则的存在,并且沈家今后还能得到朱总管的直接撑腰。
“多谢大总管,多谢大总管!”沈富的腰杆就像上了弹簧一般,不停地直直弯弯。
这就是在像朱重九展示实力了。以沈家的本事以及其与沿海各路豪杰的交情,把扬州路境内所有粮商打翻在地,简直易如反掌。甚至不用远赴占城买米,直接从大元朝的漕运万户方谷子那里,把南方官府准备从海路运往大都的粮食,“赊借”一批到偷偷运到扬州来。然后再想办法用占城稻米给方谷子弥补亏空就是。反正海运这事情,谁也说不出个严格时间。为了自保,方谷子替朝廷运米,也从来都是细水长流,绝对不肯将官府托运的粮食,一次性全部运往直沽那边的港口。(注2)
这可是比自己预想中的最大程度,还要高出十倍的收获,无法令沈富不感到激动。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何必冒险求购火炮。沈家支持梁家在海外立国,不就是http://m.hetushu.com为了被真正当成人,而不是当作一头既可生钱,又随时可以被宰了吃肉的牲口对待么?
“嗯哼!”实在为老友那奴颜婢膝的模样弄得脸上无光,施耐庵用力咳嗽的一声,笑着插嘴,“沈兄这次扬州可是来对了。光凭大总管这几句承诺,你那十万石老米,恐怕已经连本带利赚了回来!等下离了大总管这儿,施某可得好好宰你一刀!”
自古以来,官府的武器,都是由专门的作坊打造,如军械监,将作监等。非但材料由官府提供,里边的各级管事,也都由官员充当,有着各类品级,领着统一的俸禄。谁曾经想过,可以商人来完成同样的任务?有谁肯相信,商人也会讲信誉,也有替军队制造武器的资格?
“起来,起来,别动不动就跪。你不嫌累,我扶你还嫌累呢!”朱重九用力将沈富扯起,笑着调侃。
“沈某,沈某这就派犬子去南方召集人手,在扬州路开设船坞!”沈富毫不犹豫地跪下去,大声宣布。
“你先别忙着谢我!”朱重九想了想,轻轻摆手,“如果有合适的造船工匠,还劳烦你沈家帮朱某请一些过来。本总管想起一座船坞,专门造这种可以兼在大河与大海上航行的船只。其实你沈家,也可以自己来扬州开船坞。只要造出来的船坚固好用,本总管就可以直接向你沈家购买!”
注2:方谷子,就是方国珍。最早起义的绿林豪杰之一。后接受元朝招安,为漕运万户,江浙行省左丞。在元末农和图书民战争期间,全靠着他的海运功劳,才使得蒙元一方的大都城一直不受缺粮的困扰。最后此人被朱元璋招降,闲置在南京,直到去世。因为他始终胸无大志,投降果断,没让沿海百姓过多地承受战争之苦,朱元璋对他很尊敬,亲自去祭奠他,并让宋濂给他写了墓志铭。
“当然,有什么不可!”朱重九做事,向来就不合常规。今天,他的选择也是一样,“既然火炮可以交给淮扬商号来造。为什么战舰不可以交给你沈家?只要你能造出让本总管满意的战舰,本总管照价收购就是。如果你敢偷工减料,本都督也不会吝啬立刻退货索赔。反正你的船坞就建在扬州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想了想,他又郑重补充,“以后占城、大陈那边的粮食,沈某只要买到,随时都往扬州运。价格,价格绝对不会比淮扬商号卖得高。我就不信,那些倒卖粮食的黑心家伙,能把整个南洋的粮食全吃下去!”
“还不赶紧叩谢大总管!”没等沈富回应,施耐庵抢先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大声敲砖钉角。无论买卖成功不成功,总得先把该死的家伙性命保住。否则自己此番扬州之行,断送得就不止是财迷心窍的沈富。得意门生罗本的前程,恐怕也到此嘎然而止。
“不止,不止!”沈富回头看了他一眼,讪讪地收回双手。“那十万石老米是送的,回头沈某就让犬子通知家人运来交割。此外……”
这家伙真是豁出去了!施耐庵和自己家弟子罗本互相看了看,无奈地http://m•hetushu•com摇头。站在他们二人的位置,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这姓沈的鸟人明明都富甲东南了,为何还要冒如此大险?就为了多赚几万贯铜钱么?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要那么多钱还有什么意义?以眼下江南最奢侈的人家,每年有十万贯的花销也足够了。再多,就全成了数字而已,除了换成银锭堆在仓库里长毛没任何用途!(注1)
“不用谢。对于所有敢来扬州做生意的商贩,本总管都会一视同仁!”朱重九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也不必把自己的活动范围限制在扬州,想出城去,跟知府衙门打声招呼,让他们派人陪着就行。另外,如果你还有其他什么要求,也可以一并提出来。只要能做主的,本总管今天都可以当面答复你!”
朱重九的灵魂经历过另一个时空花花世界的洗礼,所以反而成了整个院子内最能理解沈富的人。见后者坚持要以身为质,替家族换取火炮的购买权,便也不多客气。笑了笑,伸手再次将此人从地上拉起:“既然如此,本总管就欢迎沈兄来扬州养老。你也不用只是经营粮食,这淮扬各地,凡是官府准许经营的产业,只要你看得上,尽管下手去做。本总管保证,对你沈家的商号,绝不会另眼相看!”
“谢,谢大总管不杀之恩!”沈富被推得向前扑了一下,就势以额头触地,向朱重九大礼参拜。“沈某已经想清楚了,明天一早,就在扬州城内买个宅子住下。然后再买下几处像样铺面,专门经营粮食!从现在起,未经大总管允许http://www•hetushu•com,沈某绝不离开扬州城半步!”
“多谢,多谢大总管!”沈富闻听,赶紧再度躬身施礼。然后抬起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大总管,那个,那个二十万石粮食,如果全用大食三角帆船来装的话,差不多,差不多要一百五十多艘呢。草民,草民怕一时半会儿凑不出那么多船来,所以,所以能不能请大总管宽恕则个,换,换一部分福船来,来装?”
“大总管,大总管!沈某,沈某如果,如果这辈子敢,敢做半点,半点儿对不起您的事情。就,就让,就让沈家倾家荡产!”沈富浑身哆嗦,语无伦次。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大元朝的商人地位虽然高,但也都是官府养下的猪,想要杀了吃肉,随时可以动刀。而在朱重九这里,他却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平等,真真正正的平等。把商人和读书人、官吏、军人当作同样的子民,而不是打上另类的标签。一边窥探着他们的财富,一边又把他们踏进泥坑。
“这个,倒是我疏忽了!”朱八十一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笑着道歉。先前光顾着想尽快从沈富手里拿到可在内河与海面兼用的船只,却忘记了这个时代阿拉伯船载重远不如沙船和福船来得大。“一百五十艘船,的确是太难为你了。这样,第一次,你最少给我送二十艘阿拉伯船过来。其他,则用你沈家的货船,卸完了米尽管拉着当地货物回去,我不会留下其中任何一艘。”
“一定,一定!”沈富很没礼貌地拉着朱重九的手,像揪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迟迟不肯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