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普天之下(上)

“对啊?”施耐庵对此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半生流离,交游广阔。但接触的所有的奇人异士当中,居然找不到第二个像朱重九这么渊博的人来。仿佛肚子里装着几万册书一般,随便拿出一本来,都是万金难求的经典。
“嘿!”施耐庵气得直撇嘴,内心深处,却不得不承认,沈富的话有一定道理。
南洋诸岛盛产香料、锡矿、彩色珊瑚和各类宝石。沈家的船队中,每年往回运的,也大多集中在这几项。而那些雨林中的参天大树,因为砍伐起来颇费人工,运输时又过于占地方,根本没人问津。
“不然,依沈某之见,那淮扬大总管幕府,未必没你一席之地!”沈富却是认了真,非常仔细地替他分析,“你想想,他朱总管手里总计才有几个读书人可用?徐州起事时,恐怕敢跟着红巾军一道举刀的读书人不会太多吧!九个多月前在淮安开科举,肯像令徒那样舍了性命下场搏一把的,估计也是两只巴掌就数得过来。而如今他坐拥两路一府之地,光凭这些人忙得过来么?若是大肆启用当士绅子弟,又怎么保证那些人不会勾结起来,欺上瞒下?所以,如今之际,像施兄这样不受北边官府待见的外来户,反而是他最敢放心大胆接纳的。无他,不可能结党营私而已。况且他又素闻施兄的才名……”
“这又是为何?”施耐庵听他说得古怪,忍不住低声询问。
“施兄你不会是受打击了吧?”那沈富是何等聪明之人,立刻从施耐庵的叹息声中,猜到了几分端倪。
注1:沈万三的有个弟弟沈贵,字仲华http://m.hetushu•com,绰号万四。两个儿子为沈茂和沈旺。
“你沈万三如果是小人物,那天底下的商贩岂不都成了蝼蚁?!”施耐庵白了他一眼,垂头丧气。太残酷了,太受打击了。枉自己在旁边还想着怎么才能救沈某人一命,谁料沈某人从一开始,就站在了某个安全的所在,根本不会被伤到一根汗毛。
只可惜,他只看到了打着三佛齐水师的旗号,兵临椰子城下,能勒索到巨额的金银。却没看到如果没有一片自己的地盘,沈家将来的出路在哪里?普通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对做臣民的来说,富可敌国真是件值得欣喜的事情么?!
注2:渤泥,即现在的加里曼丹,世界第三大岛。全岛至今大半还被雨林覆盖,盛产木材。椰城,即现在的雅加达。十四世纪中叶,南洋诸岛基本被两大势力,三佛齐和满者伯夷瓜分。而二者之间又没完没了地交战。很多祖籍中国的海上势力,都参与了这场争斗。
“你也别忙着笑我。”沈富想了想,非常认真的说道,“你自己将来如何,也该做个决断了。总不成六十多岁的人了,还整天东躲西藏,把那满肚子学问本事,最后全随你自己一道埋进棺材里头去!!”
“兄台可千万别这么说!”沈富闻听,赶紧摆着手安慰,“所谓商场如战场,你听说过么?沈某还给它加了一句,战场如官场。这经商、做官,本质上都跟打仗一样,乃是天底下最磨砺人的事情。施兄以前是闲云野鹤一枚,只看到别人如何如何www.hetushu.com,自己却从没进过场,没有过任何历练。所以跟我们在一起时,才总会被表面上的假象所蒙蔽。真的下场历炼几回,哪怕就是三、两个月时间,就会像令徒一样脱颖而出了!”
“施兄也不必过谦,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沈富咧嘴一笑,继续低声补充,“涉及到钱的问题上,沈某的心思,总是会转得快一些。胆气,也会不知不觉地变大。”
当然,这些细枝末节上的东西,就不能公开宣之于口了。免得施耐庵书生脾气犯了,拂袖而去,伤了彼此之间情分。
从十几岁起他就跟着父亲沈富一道做生意,传承家学。最近两年,沈富准备交班,更是将其随时带在身侧,每天手把手教导。因此沈茂的本领早已青出于蓝,一听到渤泥两个字,就知道这笔买卖根本没任何赚头。
“沈某怕他,是怕他的无所不知。沈某后来之所以又不怕了,是因为有所凭恃!”沈富想了想,又非常清醒地总结,“而今天晚上,第一,沈某并没坏他的规矩。第二,他如果想要杀沈某,在我开口询问火炮之时,已经命令亲兵把沈某推出去了,又何必给什么那么多说话的机会。这第三么,杀了沈某,天底下谁还有本事给他弄来那么多粮食?”
“有那一阕《沁园春》在头上悬着,谁敢自称有才?”施耐庵想了想,继续苦笑。今天受到的打击实在有些重,让他一时半会儿很难缓过元气来。
“你懂什么,照为父所说去做就是了!”沈富狠狠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声色俱厉。后继乏人,这是他眼下最大的心http://www•hetushu.com病。无论四弟仲华,还是两个儿子阿茂、阿福,都不是目光长远的人。特别是眼前这个长子,非但目光短浅,而且胆子奇大。火炮还没等到手,就已经打起了别国第一大城的主意。
待回到了自己临时居住的客栈,沈富却换了另外一幅形象。把自己的长子沈茂叫到身边,先关着门,把今天在大总管府内的经历完完整整地讲述了一遍。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用不容质疑的语气命令,“你明天一早就坐船离开!回去之后,立刻把手头的事情都交给阿福,你再上船出海,把先去旧港那边跟你梁叔联络,让他想方设法收集粮食和木棉,保证下一波货物的交割。然后你就留在旧港,一旦火炮到手,你四叔就会立刻带着船队去旧港跟你汇合。然后你叫上旧港所有能叫上的人,跟着他一起去攻打渤泥。先趁着三佛齐和满者伯夷两国交战不停的时候,把那个岛完整的给咱们沈家抢下来!”(注1)
“谈不上打击!”施耐庵咧嘴苦笑,“只是遇到了朱总管和你沈富,施某才知道自己从前坐井观天,是何等的可笑而已!”
“沈兄果然会说话!”施耐庵摇头苦笑。心里多少觉得舒服了些,但士气依旧不是很高。
此番沈富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购买了大炮,不直接与梁、陈、施等几大海寇一起攻打椰城,逼满者伯夷交款赎罪,却跑去占领什么鸟不拉屎的渤泥岛,显然是弄错了轻重,买椟还珠!
“反正沈某准备在扬州开几家铺面,施兄不妨陪着沈某多停留一阵子,别急着离开!”见施耐庵始终提不起m•hetushu.com什么精神,沈富只好先施展缓兵之计。虽然朱重九说过,会一视同仁。但按照他以前的经商习惯,每在一地展开经营,肯定会想方设法先跟当地官府打好关系。而前程远大的扬州知府罗本,就是沈家下一个重点结交对象。有施耐庵这个老师在,无论如何,罗某人也会对沈家念几分香火之情。
“攻打渤泥?那个破岛子拿到有什么用?除了尚未开化的土人和木头之外,几乎什么都不产?哪如直接发兵椰城?”沈茂听得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追问。(注2)
施耐庵大半辈子都写书为生,哪里猜得到这么多弯弯绕?听沈富留得热情,便又叹了口气,低声答应:“也好,清源毕竟有官职在身,我住在他那里,久了难免会惹人闲话。干脆就继续叨扰沈兄,反正以前已经欠你人情许多了,不在乎再多欠一些!”
“嘘!”沈富将手指竖在唇边,低声回应,“兄慎言!大总管龙行虎步,沈某一介商贩岂能一点儿都不怕?只是,呵呵……”
“嗨……”施耐庵低低叹口气,沉吟不语。来扬州之前,他的确对此行有许多期待。在扬州这几天,通过多方面了解,他也的确坚信对方非徐寿辉、布王三、方谷子等草莽所比,值得自己毛遂自荐一回。但经历了今晚的一番折腾之后,他却又忽然发现自己的出仕之心已经不像先前那般重了。总觉得当个写书匠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会因为尸位素餐,耽误了别人的事情。
想了想,他得意的搓手,“越是这种真正有远略的大英雄大豪杰,行事越懂得收敛。只要你不刻意去触他的逆鳞,他又和*图*书何必为了某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坏了自家名声?!”
“欠什么欠,沈某求之不得!走,走,先喝碗酒去。我听说这边有一种特制的烧春,明澈得如白水一般,入口却如刀子一样火辣!”沈富立刻一把扯住施耐庵的胳膊,笑得就像一只刚刚偷吃到鸡的狐狸。
“怪不得你生意能做到那么大!”施耐庵越听越佩服,叹息着摇头,“跟你这等人物比起来,施某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全天下知道占城在哪里的人,你见过几个?并且他据说起事之前,还从没离开过徐州!”沈富咧了下嘴,喟然长叹。这才是最令他觉得恐慌的地方,不是因为朱重九位高权重,也不是因为淮安军兵强马壮。这辈子,有权有势且手握重兵的大人物见得多了,包括刘福通在内,哪个见识曾经超出过其自身的视野之外?而唯独朱重九,非但知道占城,知道马腊佳,甚至还提议他从倭国购买白银和硫磺,从狮子国购买木骨都束人的象牙和黄金!这不是天授之才是什么?他既没出过海,又不是豪商巨贾,怎么会对万里之外的事情都清清楚楚?
“施兄真的过誉了!”沈富收起笑容,轻轻摇头。“怕是有点儿怕的,只是不像你看到的那般厉害了吧。特别是在朱总管戳破粮食来自占城之时,沈某的魂魄都差点儿没飞到天外去。但是到了后来,反而不那么怕了。”
兄弟两个也是老交情了,客气的话没必要说太多。互相搀扶着走进一家还在营业的小酒馆,点了一壶唯独淮安能产的白酒,叫了几个菜,吃了顿便饭。然后约定了第二天碰头的时间,便带着几分醉意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