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七十九章 跬步(下)

朱重九在强行统一的长度标准的第二天下午,就派人收集到了上几万枚开元通宝。拿到工程院去,和焦玉等人一起仔仔细细清洗干净之后,以一百六十枚为一组,分成若干堆。然后把每堆铜钱的重量,轮番测定,汇总起来再取起平均值,自然就得到了标准的一斤与当下流行的重量单位之间的差别在哪里。
更精确,就力不能及了。无论沙漏,水钟还是日晷,都达不到更高的要求。不过在眼下,也已经够用。即便最需要掌控时间的筑炮和锻打板甲工作,也只需要精确到半分钟,也就是五息就足够了,再精细,已经是画蛇添足。
“是推算历法,和观星相所用。从大宋朝起,天尺几乎就没变化过!”逯鲁曾在旁边听了,笑着替焦玉解释。“郭守敬当年为了重修大明历,在全国设了二十余座观象台。无数圭表。每个圭表上,所配发的天尺,都是比照同一根母尺打造!每座圭上,所刻的天尺长短,也是一样!”(注1)
想推动工业化进程,度量衡标准化,就是必须完成的一步。以朱重九目前的能力和水平,显然无法采用另一个时空的国际标准单位。但根据已有的度量衡,选一个需要改变最小的作为标准,却是轻而易举。难处只在推广力度,以及民间对此的接受程度上。而有了垄断经营的官办作坊和淮扬商号之后,这个难题也迎刃而解。
粗疏,非常的粗疏。按照他这个算法,今后每标准扬州千克,其实等同于另外一个时空的一千零二十四克,整整多出了二点四个百分点。然而,为了让新单位更容易被这个时空接受,他只能先将那多出hetushu.com来的二十四克忽略不计,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校准。
这就涉及到两个部门之间的协调,还有工坊内部的日常管理了,朱重九不得不亲自来裁决,“天尺是什么?官尺呢?两者什么差别?”
“这不就是标准度量衡么?”朱重九听得心中狂喜,感慨的话脱口而出,“我还正想着怎么弄呢,直接拿过来用便是!焦大匠,老黄,咱们以后也不用分什么天尺地尺了,所有尺子,都由工程院来打造,长度直接比照天尺。先用精钢做一架母尺,其他尺子,都对照着母尺来。定期下发一批,将上一批回收。凡各淮扬各地所用,皆以工程院颁发之尺为标准。”
“天尺短,官尺长。大伙以前打刀子和种地的家什,通常说的全是官尺,很少有人用天尺。只是,只是焦大匠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把官尺全都改成天尺不行!”黄老歪想了想,红着脸回应。
“是!”焦玉、黄老歪等人的回答声音里,立刻带上了几分狂喜。这个时代,铸钱的利润非常高,他们两个曾经多次提议,请求淮扬大总管府自己铸钱。利用水力碾子、水力锻锤和模具,要比官府那边的浇铸法,至少节约半成火耗。而一旦扬州的铸钱可以在市面上流通起来,里边的猫腻可就多了。铜和铅的比例随便删减一点,在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的情况下,就可以将钱利再增加半成。
“我可不想让你活活累死!”朱重九笑了笑,设身处地的替黄老歪想主意,“你现在是官员,不能什么都自己干。有些事情,完全可以交给三个府衙,他们那边有相应的工房,理m.hetushu•com当听你的指挥。另外,还有些事情,你可以派手下人去做,只要你把标准预先给他们定好了,届时做得达不到标准,就罚他重做就是,没必要事必躬亲。”
只要垄断性大国企,也就是官办作坊和淮扬商号所出的物品,一律采用天尺。每半年校准一次,由工程院负责执行。出了偏差的尺子收回,更换全钢打造的新尺。其他小商小贩,就不得不跟进。否则,他们根本无法融入这个体系,从中分羹一杯。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当朱重九确定完标准时间单位息,再度走出工程院的时候,已经是三月中旬。在这半个多月里,沈万三的船队已经送来的第一批十万石粮食,并且以每门火炮一万石粮食,也就是一万贯的铜钱比例,拉走了十门六斤炮。对着沙洲岛的江湾楚,也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每天有上万的人在此忙忙碌碌,为新的生活挥汗如雨。而最早一批搬迁到江湾一带的大水车,在长江水的推动下,也开始了强劲而有力的转动,将一门又一门铜胎钢芯炮拉出了简单的膛线,然后一门又一门地装在可随时原地固定的双轮炮车上,从工厂里推了出来!(注2)
朱重八却顾不上管二人心里打什么鬼主意,索性一鼓作气,又逼着二人和仅有的几个大匠师,跟自己一道来进行标准温度单位划分。有了玻璃和水银,利用沸水测定法,倒也能勉强弄得出来。只不过在划分时需要多费一番力气,返工了二十几次,反复矫正一百多次而已。
“嗯!”两个互相看了一眼,怏怏的答应。但是,每个人心中,却不约而同的打定的和*图*书主意。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把水力铸钱的事业推动起来。
所有部门中,最为忙碌的,除了扬州、淮安和高邮三座大城市的府衙之外,无疑就属黄老歪负责的工局。按照大总管府对下设部门的最新职责划分,焦玉所负责的工程院,也就是大匠院,只负责新武器和新产品的研发,而具体制造和相关工厂作坊的建设,却完全交给工局来负责。而参考唐宋以来的制度,修路筑城,屯田治水,以及开矿纺织,都属于工部的管辖范围。把个黄老歪愁得腰都无法伸直了,每天仿佛扛着一座五行山,脸色苍白,走起路来摇摇晃晃!
所有标准单位中,最容易的,反倒是时间。这个时代通过的日晷,已经将时间划分得非常精细。每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九十六刻,每个时辰相当于朱大鹏所在时空的两小时,每刻则为十五分钟。每半刻,则为一字,差不多为七分半。
“天尺是用来测日影的,远比官尺准确!”焦玉虽然是个技术狂,却不肯由着黄老歪告状。立刻走过来,大声解释。
当然,与另一个时空的二十一世纪的眼光来看,这种标准依旧显得很粗疏。但满足目前的制造业需要,已经足够了。至少,经历过一段时间强制推行之后,所有垄断性作坊里产品,将达到比较一致的水平。每把火铳的大部分部件,也将基本能满足可互换的要求。而不是像眼下一样,几乎每一把火铳都是独立的,彼此间谁也跟谁都没有联系。
而金钱这东西是最为邪恶的,以它为动力,却往往事半功倍。发现依照垄断性大国企的标准才能更好的赚钱,民间交易中的长度标准,自然http://m.hetushu.com而然就会跟着改变,根本不用官府强力去推。
有了标准尺之后,下面的寸、分、厘、毫,就可以再用十进制细分。而尺之上,依照惯例则是丈、引、里,只要把最基本的长度单位,尺先定下来,也就可以顺利推算。
“不用字,用分钟和息!”朱重九再度发挥军阀本色,野蛮地将“字”废除,将每刻强行划为十五等份,然后再通过沙漏,水钟等辅助物品,将一分钟划成了十份,每份暂时命名为一息。
“已经,已经尽量统一了!”黄老歪闻听,额头上立刻滚滚冒汗。红着脸,大声回应,“只是,只是眼下每个工匠在加工枪管最后一步里,都是用手钻和小锤。力气不一样,所以枪管粗细也就有了差别。还有,还有现在大匠院那边想用天尺,而大伙都习惯了用官尺,所以有时候会弄拧了,出现差别!”
注2:本时空中,朱元璋一统天下之后,也曾经重新修订了度量衡,强行推广。无论官民,不得使用非朝廷规定的量具。使得中国古代计量标准,得到了进一步精确。
统一了长度单位之后,接下来的自然是重量。这个标准选择就要简单得多。由于制造用心的关系,市面上可以找到许多唐初的开元通宝。每一枚为一钱,十枚为一两,一百六十枚为一斤。
“是,都督!”黄老歪仰起头,咬牙切齿。他知道自己什么水平,想让朱重九另请高明。但拿性命才换回来的职位,又实在舍不得交给别人。发了好半天狠,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小人,卑职,臣下,臣下当竭尽全力。宁可累死,也不给都督丢人!”
注1:地尺,郭守敬所造侧影台http://m.hetushu.com上所用度量标准。每尺相当于现在的24.5厘米,全天下圭表上面的刻度都统一,非常精确。明代的天文测量,也采用同一标准。直到满清入关。(引自中国古代计量史)
“反复多测量几次,参考我刚才教给你们的天平测量法,十日之内,必须把标准的大斤百克、十克和克的标准砝码,给我弄出来。然后武器作坊,就用大斤、百克、十克和克为标准,最低精确到克。至于外边,还继续沿用斤、两和钱,等以后咱们自己开始铸钱了,再慢慢想办法统一!”
说起标准两个字,他有猛然想起一件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低声问道:“你们工局现在造火器的尺子,已经统一了么?为什么将作坊里打出来的火铳,很难找到两根粗细完全一样的来?”
“不着急,再多的事情,都得一点点来,做一样就少一样。等这届科举结束,我还会给你再另行调派帮手!”朱重九看在眼里,当然不能不管。找了个机会带着逯鲁曾和焦玉来到工局,一起帮黄老歪排忧解难。
“取三万二千枚开元通宝分组,按刚才的方式反复测算。然后,每三百二十枚钱,也就是原来的二斤,为一大斤,每大斤分成一千份,每份为一克!”发挥自己作为一个大军阀,在领地之内独断专行的优势,朱重九野蛮地宣布。
众人一直商量到天色大亮,才带着满腔的热情各自回去休息。随即,便按照商量好的方略,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测日影?”朱重九听得满头雾水,皱着眉头重复。
“别老想着发财,赚了的钱也先归淮扬商号,不会落到你们两个手里!”朱重九一句话,就把二人的发财梦彻底打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