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刘伯温(上)

“那,那会儿还,还没有三刃镗床。钻出来的管子,谁也保证不了会偏到什么地方去!”焦玉闻听,不但眼睛红了,脸色也红得几乎滴出血来。“所以,所以双层套焊法,肯定比钻孔法好用。并且因为管径里残留着焊纹的缘故,双层套焊出来的枪管,发射子弹又只又平,远比钻出来的枪管打得准!”
与其他诸侯那边随意奖赏不同,淮扬大总管府治下,可是有标准的奖金数字对应的,并且能各级功劳还可以记入吏局的考绩,做日后升迁的参照。首功就是特等功,获得者可以直接从户局支取奖金一千零二十四贯,或者等价的金银绸缎。
“是!”黄老二又敬了个礼,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看了一眼焦玉,然后用带着几分羡慕地口吻说道,“刚才,刚才您对焦大匠面授机宜的时候,罗知府、禄主事和施学政一起过来找您。”
“他们呢,找我什么事?”朱重九迅速向周围看了看,没发现罗本等人的影子,大声追问。
“怎么了,他们又走了?”朱重九的心脏猛地一沉,满脸失望。
四斤炮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根据实战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至少做过六次重大改进。除了最近一次增加钢芯和膛线之外,其他各次改进当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制造与炮车一体化的专用炮座。这使得四斤炮在野战时,不需要再用沙包和泥土固定。而是随时将炮车另外一端放下,将上面的固定架砸进泥土中,就可以直接将炮车变成基座。和*图*书然后再根据炮车上的专门调节支架,随时调整火炮初始角度。无论灵活性和展开速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注1)
“是,小人,属下知道了!”焦玉依旧还不太适应自己的工程院长身份,习惯性地以小人自称。
“都督!”黄老二羡慕地看了焦玉一眼,然后大声汇报,“炮试完了,最远射程和有效射程,还有不同距离上不同角度的射击结果,都记在纸上!用开花弹的,也记在了后边。”
“没!”黄老二摇摇头,非常自豪地回应,“平均每门都发射了三十次,炮管上没发现任何裂纹,温度也不算太高。末将估计,是因为这炮装填起来太麻烦,发射速度慢,所以没等烧红,就冷却了下来!”
“刘伯温,他居然肯来?”先还笑别人沉不住气,朱重九自己,也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在哪里,快,马上带我去见他!”
“不是,没,没有!”罗本赶紧摆手,大声补充,“章溢和宋克,都答应出仕。但是我师叔刘基,却,去只是想在扬州开间书院。他说自己心灰意冷,不想再当官。今后只想,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师公的学问传承下去!”
他是打心眼里欣赏焦玉这个科技狂人,所以不吝手把手的指点对方如何成为一个科技团队的领军者。因为心存感激的缘故,焦玉也肯努力提高自己,以求更好地报答他的器重。两大技术宅谈谈说说,从科技开发说到团队管理,再从业绩目标到http://www.hetushu.com任务模块化划分,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身在何处。直到身边又站满了人,才猛然惊醒,笑呵呵地相对着摇头。
这些,朱重九曾经听焦玉汇报过,并且大致也能想明白其中原理。由铁片卷出来的枪管,无论磨得多光滑,内壁上都会留有焊接的痕迹。而一圈圈螺旋状焊纹,无意中就起到部分膛线的功能。所以双层套焊法造出来的枪管,变成火枪后,基本在八十步以上,还能保证一定准头。而不是像钻管发出来的火枪,五十步之外弹丸就不知道飞去了什么地方。(注2)
“有炸膛的倾向么?还是已经发现了问题,及时处理过了?”朱重九想了想,继续问道。
“我们这里,没有谁是小人!”朱重九拍了拍焦玉的肩膀,笑着鼓励。在这个时代的人们眼中,工匠乃是贱业。即便挣再多的钱,也跟读书人没法比。传统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扭转的,他只能采取比较温和的方式,一点点地去潜移默化。
“那就找一门炮继续试射,点火的时候,人尽量躲远些,避免受伤。看看最多能连续打多少炮!”
对方是本时空的技术宅,在此人身上,朱重九甚至隐隐能看到另一个世界中朱大鹏的影子。所以只要力所能及,他都会对此人给与支持和照顾。
“是!”黄老二宝贝似的收起记录表,大声回应。
“镗管,当初双层套焊法,不也是你创造的么?怎么又要改了回去?”朱重九听得http://www.hetushu.com微微一愣,皱着眉头追问。
“行,就按你说的办。别老自己一个人琢磨,多拉上几个大匠,让他们跟你一起干!”朱重九想了想,再度轻轻点头。“今后工程院肯定不止是你们几个人,你得学会带徒弟,给他们指派任务。否则,会把自己活活累死!”
“你的意思是,以后把火枪全改成线膛?”朱重九敏锐地捕捉到了焦玉的设想,忍不住大声询问,“钢呢,咱们的精钢供得上么?”
而眼下扬州城内刚刚清理出来的最好盖房地段,也就是紧邻着大总管行辕的位置,每亩不过才二十贯上下。把奖金拿出一半来,就够买一块二十多亩的宅基。然后再花上七八十贯,足以起一座带着花园,完全砖石结构,连甬道都铺上水泥的院落。羡慕死黄老歪、于常林等人,让他们天天望着自己的院子捶胸顿足流口水!
“他,他们……”罗本和施耐庵、禄鲲仨人互相看了看,欲言又止。
“可以先造几百支,给大都督的卫队配上。”焦玉想的,却不是给全军的火枪手换装,而是最大可能保证自家主公的安全。“然后等新的炼铁炉子建造好后,玉再跟黄师父等人一起,琢磨怎么样才能得到更多的钢。眼下灌钢法弄出来的精钢,产量还是太低了些。”
“多谢,多谢都督!”焦玉一边用力挣脱朱重九的魔爪,一边兴高采烈地答应。
注2:双层套焊法做出的火枪,打出来的子弹远而直。是纪效新书上做载,非杜撰。
“这个罗m.hetushu.com清源,就他讲究多!”朱重九闻听,忍不住低声抱怨。内心深处,却又对此人多了几分赞赏。回头看了看焦玉,又看了看一起试炮黄老歪和黄老二等人,点点头,笑着吩咐,“那你们就继续,我去看看他们找我什么事情!”
朱重九笑着还了个军礼,在徐洪三等一众侍卫的簇拥下,大步流星地靶场外边走去。还没等来到军营门口,就看见扬州知府罗本、新任扬州路学政施耐庵和大总管府学局主事逯鲲三个,满脸焦急地等在那里,一边等,一边来回踱步。
“什么事情,天塌下来了么?你们三个人同时出马还解决不了?”朱重九赶紧快走了几步,大声向众人询问。
“罗知府说,靶场是军国重地,他几个文官,就都不进来了。请卫兵给您带话,说在军营的大门口等着!”
“好!”朱重九接过记录本粗略检查了一遍,然后重新还给黄老二,“找人多誊抄几份,分别交给工程院、工局和大总管府存档。你自己手里,也留几分。以后用来替其他炮团训练炮手。”
注1:带调节角度支架的火炮,实物见于法国的 La Neuveville 博物馆。曾经1474年的勃艮地战争中广泛使用。
“恭送都督!”众人齐齐站直身体,向他施礼。
“这,这,属下,玉想说,等,等新的炼铁炉子都建好之后,火铳,火铳最好还是改成用机器来镗管!”焦玉挣扎了一下,非常艰难地低声说道。
“小,小,卑职,臣,臣知道了!”焦玉的眼睛忽http://www.hetushu.com然就红了起来,又恭恭敬敬地俯身做了个长揖,哽咽着回应。“主公尽管放心,玉,玉十天之内,必然会让主公看到能发射散弹的小炮!”
“我等你的好消息!”朱重九笑了笑,用力点头。
他奇怪的是,明明双层套焊法已经非常成熟了,焦玉为什么想要退回到钻孔法去?正百思不解间,又听见焦玉小心翼翼地补充道,“但套焊法造出的铳管,最后阶段全靠手工。非但耗时耗力,管子粗细,还有内径大小,都无法保证统一。而采用膛管法,无论是最初的铁棍,还是最后的膛管,全都可以借助机械。只要模具和三刃镗刀的大小一致,生产出来的枪管就一模一样。另外,如果把枪管改用钢制的话,还可以用一根带螺旋线的棍子套在里边,碾压出膛线,甚至完全可以再用一把特制的小型拐角膛刀,像给火炮刻线一样,在里边拉出膛线来。”
“都督!”三人施了个礼,异口同声,“都督终于抽出身来了。赶紧回城里去!刘基,章溢和宋克三个,一起来了!”
“说吧,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忌讳的!哪怕说错了,我也保证没人会找你麻烦!”朱重九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了鼓励。
焦玉显然能感觉到朱重九对自己的器重,所以千方百计地想回报这番知遇之恩。犹豫了一下,又红着眼睛说道,“主公,玉还有个提议,不知道当不当讲?”
“别忘了给这种炮也造上专用炮座,否则打起仗来,固定就是个大麻烦!”朱重九想了想,又及时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