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算(三)

“大总管,您独创的明前新绿!”那小二胆子甚大,一边给客人们冲茶,一边大声哆嗦道,“小人家主人盼着有朝一日您能惠顾,老早就在商号里备下的,一直就没开封。您老一会点评点评,小人沏的手法,到底有了几分火候?”
“大总管不嫌我等庸碌,折节相邀。章某非那狂妄之徒,又岂敢再挑三拣四?”章溢紧随宋克之后,也拱着手回应。
“这话倒也不是完全胡说!”刘基在旁边听得有趣,笑着摇头,东瀛子的《墉城集仙录》里边,的确有玄宗皇帝赐安禄山“金平脱犀头匙箸”之语。只不过是赐,不是偷!
“哎,大人您里边请!二楼雅间一大早就收拾干净的,料定了今天必有贵客登门。这可不……”
“莼菜毛羹,五百年古法秘制!宛陵先生一品之后,终生不忘。”(注2)
因为没有化肥的缘故,茶叶形状看起来有点小,颜色也比后世的明前茶淡了许多。但味道却更清新,让人一嗅之后,就有脱胎换骨之感。
跟在后边的徐洪三悄悄向侍卫们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几个最机灵的奔向了后厨。还有和-图-书若干身手敏捷的侍卫,则分头占据了门口,窗子,和临近街道的几处关键位置,以防什么蒙元朝廷派来的刺客趁机铤而走险。
既然朱重九这个被借了势的大总管都不在乎酒家的投机行为,刘基和章溢、宋克三人,当然也只能客随主便。在施耐庵的引领下,于二楼中一处对着后院的雅间里落了座。还没等看清楚屋子里的陈设,店小二已经将一壶开水,和几个干净漂亮的茶具摆了上来。
三个人,竟是三种态度。彼此之间,端的是泾渭分明!
“大总管里边请!”三四个和迎客小二年龄差不多的伙计,一起跑出来,扯开嗓子大叫,唯恐周围的路人和同行们听之不见。
对于刘基来说,此刻在外边吃饭,远比在大总管府内接受的宴请来得轻松。至少,吃过饭后抹嘴离开扬州,也不管辜负了朱大总管的盛情。因此,立刻站起身,拱着手回应道:“大总管言重了。此搂连小二都能出口成章,何陋之有?倒是我等,何德何能,竟被大总管如此礼遇,真是惭愧,惭愧!”
正在酒馆里吃饭的客人们见了www•hetushu.com,立刻就有些不自在了起来。但看到侍卫们除了提高了戒备之外,没做出任何扰民的举动,也就又慢慢安静了下去。个别胆子大者,还趁机偷偷朝楼梯口观望,以便下一次朱佛子的身影从那里出现时,自己能多看上几眼,今后在同伴们面前,也好多出一些吹嘘的谈资。
为了体现对读书人的重视,扬州集贤馆修建在了城中最好的位置,原来镇南王府的遗址上。距离扬州府衙和淮扬商号总部都非常近,因为周围异常地繁华,几乎每走三五步,就能在路边看到一栋挂着各色灯笼的酒楼,每一栋,都装饰得金碧辉煌。
话音刚落,宋克立刻接了过去,朗声补充,“大总管确实言重了。宋某慕义来投,图得是能在大总管帐下,痛痛快快地跟鞑子干上一场,并非为了讨吃讨喝。所以有一顿饱饭吃,就不会觉得简陋。如果他日更跟在大总管身后一道痛饮匈奴血,则更是不虚此生!”
最后一句牛皮吹得实在太没了边,身为扬州知府的罗本觉得脸红,忍不住瞪了店小二一眼,笑着骂道,“卖菜羹就卖菜和图书羹,不要信口开河。宛陵先生总共故去也不到三百年。”
“淮扬事业草创,故而只能因陋就简,请三位在外边吃一顿便饭。”将茶盏向客人举了举,他笑着谦让,“轻慢之处,还请三位贵客勿怪!”
而那酒楼门口负责拉客的小二,显然对朱重九等人非常熟悉。见到大总管从自家门前走过,既不躲避,也不跪拜施礼,反倒一个个扯开嗓子,叫嚷的愈发大声,“鲈鱼,地道的松江四鳃鲈啊,刚从江上运过来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知府罗本也曾经读过唐人杜光庭的笔记小说,知道其中的确有一段,说过唐玄宗赐餐具给安禄山的故事。因此分辨不得,只好笑着冲店小二摇摇头,大声数落道,“去你的,你这小二,什么都能被你强拉到一起去。好,那就通知你家掌柜的,在二楼给我等开一雅间。今天大总管要借你家的地方,请贵客尝尝白鱼和莼羹!”
注2:宛陵先生,著名诗人梅尧臣,北宋诗人,曾经专门写诗提到莼菜和淮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基被逗得莞尔,看着罗本,乐不可支。
“酒炊和*图*书淮白鱼,大宋御厨后裔亲自掌勺。诚斋先生亲自题的名,大宋高宗皇帝御笔钦点的天下一次菜!”(注1)
“这扬州人,还真是奢靡成风!才从废墟中爬出来几天?居然就又开始了醉生梦死!”刘伯温看了,少不得又在心中偷偷感慨。对当地人暴发户一般的行为,很是不耻。
“您老还甭说,小人还真姓袁。祖上少不得跟袁天罡有什么关系!”小二一边耍着贫嘴,一边撒腿朝里边跑去,“掌柜的,赶紧出来,大总管来了,大总管亲自来品尝咱家的莼菜白鱼来了。”
注1:诚斋先生,大诗人杨万里,其作品中,有专门对淮白鱼的描述。而宋高宗在南渡逃难之前,也念念不忘在扬州城里大吃大喝,品尝淮扬美食。
“去,赶紧去知会掌柜的备菜。别吹牛了,再吹,推背图都成你家的祖传秘籍了!”罗本瞪了小二一眼,笑呵呵地打断。
“只要是新茶,怎么冲味道都不会太差!”朱八十一端起薄薄的白瓷杯子,朝里边看了几眼,笑着回应。
店小二闻听,立刻来了精神,顺着刘基的话头大声发挥,“安禄山当然不要脸,吃饭时偷勺www.hetushu•com子。咱们大唐皇帝陛下却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当然就顺水推舟,另赐了他一整套餐具。谁晓得那安禄山真正想偷的不是餐具,而是餐具里所盛的菜肴,还有,还有皇上的老婆!”
“呸!”罗本听他说得恶心,又忍不住低声唾骂,“说你信口开河,你还更上样了!那安禄山再粗鄙,也是个三镇节度使,岂会连个吃饭的勺子都不放过?!”
“大人您有所不知!”店小二既然敢在集贤馆门口卖弄,肚子倒也有几分干货。立刻做了个长揖,笑着反驳,“这莼菜和鲈鱼,可不是因为宛陵先生赞过才成名的。在先生之前,就已经是两淮名吃。当年大唐玄宗皇帝和杨贵妃请安禄山吃饭,就点过这两道菜。那安禄山非但将菜肴吃了个一干二净,连吃饭的勺子,都藏在怀里偷偷地带出了宫去。就指望着每天舔上一下,追忆其中滋味!”
此乃明显的借势行为,看得刘伯温又是暗暗皱眉。然而在朱重九的记忆里,后世那些政要人物替本国商家推广产品,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一笑之后,就径自拾台阶而上。根本不在乎酒店伙计们接下来去如何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