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天算(五)

“啪!”没等刘基的话音落下,宋克猛地一拍桌案,长身而起。“姓刘的,你也忒地无耻。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说客,刚才你跟我和章兄怎么说,现在如何又换了另外一番说辞?!”
但朱重九,却不像是在撒谎。从扬州城的恢复速度和眼下繁荣程度上推算,他也没有撒谎的可能。毕竟六十多万张嘴巴在那摆着,无论开粥棚布施也好,以工代赈也罢,大把的粮食必须得拿出来。而淮扬地区的米价,到了现在,还是江南的三倍左右。从张明鉴和富豪们手里收缴出来的那点儿浮财,能保证不饿死人就不错了。绝对不会让扬州城从上到下,都如此生机勃勃。
这是他前一阵子被粮食问题逼急了,不得不从朱大鹏记忆里抄袭来的手段。将火炮的每一次改动,都算作一次升级。从1.0版到现在的3.0版,一路升到无穷大。反正每次改动肯定都比上一个版本好一些,升不升级客户“随意”。
朱重九笑了笑,将自己茶盏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又将刘基茶盏里的水再度匀走了一半儿,继续发出邀请,“来,这茶不错,请再饮。”
“那刘某就实话实说了!”刘伯温看了自家师兄施耐庵一眼,然后再度向朱重九拱手,“朱总管的第三处财源,就是向其他各路诸侯销售火炮所得。当然也有其他,但主要却是火炮。一门铜炮总重量不过五百斤出头,而其售价,却从最初的一千斤铜,节节上涨,如今以及是每门价值一千贯钱,足足涨了三倍都www.hetushu.com不止。”
“那你为何还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朱总管为难!”闻听此言,宋克又是一拍桌案,低声质问。
果然,待大伙都安静了下之后。朱重九不慌不忙地端起茶盏喝了一大口,然后笑着说道,“伯温所虑,是觉得朱某之策,可施于一地,不可施于一国?这话其实不无道理,毕竟别处不像淮扬,守着条贯通南北的运河。别处的民间,恐怕也找不出淮扬这么多灵巧的匠人。”
“伯温言重了!”朱重九笑了笑,轻轻摇头,“这里是酒馆,又不是我的大总管府议事堂。即便是我大总管府议事堂,有时候大家争执起来,也是吵闹得像个卖菜摊子一般。朱某为此很是恼火,却从来没想过治任何人的罪!”
“呵呵呵!”朱重九也笑,摆手示意罗本不要起身。自己将装水的铜壶拎了起来,将每个人的杯子都蓄满,“来,伯温,请再饮!小二,续水。此壶太小,换个大号的壶来!”
“不过!”轻轻摆了摆手,朱重九打断了刘基的说话欲望,继续笑着补充,“不过,朱某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这两笔钱财,如今都已经用在了扬州百姓身上。朱某自己没拿一文,我淮扬大总管治下各级官府,也没拿一文。并且为了让扬州重现生机,大总管府至少又多贴进了一倍的钱财进去,这几点,不知道伯温可否相信?”
“是啊,伯温,即便你先前种种,都是虚言相试,这试探的手段,也有些过分了吧!”老实和_图_书人章溢也对刘基的举动很是不解,接着宋克的话头继续追问。
“还找不出像淮扬三地这么多见钱眼开商贩,追逐铜臭的斯文败类!”刘基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大口,冷笑着补充。
“这个,的确,售价是涨了许多!”朱重九难得脸色变了变,借着茶盏掩饰尴尬,“不过现在的火炮,与最初的那种,也有很大差别。总重量虽然变化不大,但炮管至少比原来长了四寸,连续射击次数,也大幅地提高。”
“你,你这逞口舌之利的小人!”宋克怒不遏,继续拍案大骂。忒无耻了,见过无耻的,么见过这么无耻的。先在人家的驿馆里煽动客人离开,然后又当着主人的面笑人家钱财来路不正。这哪里是在进逆耳忠言,分明是吃定了朱重九不会把他怎么样,故意卖直求名。
罗本、禄鲲两人虽然对朱重九非常有信心,此时此刻,也忍不住轻轻皱起了眉头。他们以前只是觉得有了钱之后,官府做什么事情都变得容易了许多。却真的没仔细考虑过,今后是不是每年,大总管府都会给治下各部门投入同样的钱财。更没考虑过,一旦像刘基所说的那样,涸泽而渔的情况出现,大总管府上下将何去何从?!
“嘿嘿,咳咳咳,咳咳咳……”施耐庵一口水喝到了气管里,呛得连连咳嗽。大总管府议事堂的氛围,他最近一段时间可是领教过了。的确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吵闹。但吵闹归吵闹,最终决定做出来之后,大伙却都能主动放弃争执,齐心协和图书力去做事情。很少会出现因为政见不合就故意给自己人拆台的情况。
刘基不懂火炮,但也从老前辈朱升那里打听到,这东西管子越长,射程就越远。而连续射击次数的提高,则意味着炸膛风险的降低。所以从这两点上,他也无法过分指责朱重九心黑。
“这话也有道理!”朱重九今天脾气出奇的好,丝毫不以刘基的话语为忤,“张明鉴从扬州劫掠所得,的确绝大部分都落到了朱某之手。那些抄没而来的钱财,也的确都充入了扬州官库。并且这两笔钱财,都只能用一次,用完便不可再得。短时间内,朱某周围,恐怕没人肯做第二个张明鉴,淮扬各地,有胆子公开跟朱某对着干的,恐怕也都逃的逃,死的死,没剩下几个了,抄没不来更多的钱财!”
“呵呵!”刘基做恍然大悟状,将自己茶盏里的水一口喝干了。然后挑衅般,朝着朱重九亮出个杯子底儿。
不待宋克与章溢二人反驳,他又迅速冲朱重九拱手,“大总管,今天刘某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总管海涵一二。刘基可对天发誓,非心存恶意而来!”
他是个饱学鸿儒,不是什么地痞混混,弄清楚了朱重九说的是事实之后,立刻坦然承认错,“刘某相信,大总管绝非拿谎言相欺。刘某也曾亲眼看到,扬州百姓,都将大总管视为万家生佛。如果大总管只是个沽名钓誉之徒,不会被百姓如此爱戴。”
正欲再骂上几句,将刘基丑陋面目揭开。坐在旁边的学局主事禄鲲,却轻轻地拍了一http://m.hetushu.com下他的手背,“仲温不必着急,大总管又岂是几句虚言就能说动之人?且坐,听大总管给你讲赚钱的道理。”
“至于朱某复兴扬州之资,在伯温看来,无非取自三处,第一,从张明鉴手中截获。第二,抄没三地的盐商以及不肯向朱某低头的豪富之家。第三,则是靠高价出售火炮,从其他群雄手里赚来!”朱重九不理刘基的挑衅,又轻轻抿了口茶,继续慢慢说道。
“嗯?”刘伯温不知道朱重九到底在打什么哑谜,皱了下眉头,端起茶盏陪着对方喝了一口。
刹那间,众人就将目光都投向了朱重九,期待着他能像以往那样,给大伙带来信心和惊喜。谁料朱重九却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先将刘基辈子里的茶水朝自己碗里匀了一半儿,然后笑着举盏相邀,“来,伯温,请用茶!”
非是他们两个胳膊肘向外拐,而是实在不看好刘基的话题切入点。如果是在什么“经史子集”方面,也许还能让自家主公觉得为难片刻。拿如何赚钱来说事儿,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凡是跟自家主公接触时间稍长的人,谁不知道朱佛子最大的本事就是点石成金,所谓制器之术,恐怕还要远远排在赚钱后面。
“仲温且坐!”扬州知府罗本,也笑了笑,借着起身替大伙续水的机会,笑着安抚宋克,“这新茶是以咱家主公亲传之法炒制,虽然没有龙团凤团那般名气大。但喝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这……”刘基脸上,明显出现了震惊神色。杀别人的富,济自m.hetushu.com己的贫,历史上大部分起义者,基本上走的都是这种路数。包括彭莹玉、刘福通等人,打破了朝廷的州府之后,也是将官库和富豪们的钱财劫掠一空,然后将其中大头留给自己,只把很少一部分拿出来收买民心。
“正是!”刘伯温毫不犹豫地点头。“其实第一,第二,都来是来自扬州豪富之家。只不过张明鉴白忙活了一场,到最后却替大总管做了嫁衣!”
“仲温稍安勿躁。正所谓忠言逆耳,刘某这样做,也是为了大总管的将来。至于刚才对你等所说的话,自然也会跟朱总管提起。只是换一下先后次序而已!”刘伯温却丝毫不着慌,微微一笑,淡然回应。
“刘某并非虚言试探!”刘伯温苦笑着摇头,“刘某只是不愿这淮扬三地数百万黎庶,还有全天下数万豪杰,到头来全都落得一场空欢喜而已。”
“嘶……”施耐庵顾不上再咳嗽,抬起头,看着朱重九,满脸担忧。
然而他今天来扬州,却不是为了跟朱重九讨价还价。因此笑了笑,大声补充,“朱总管制器上的造诣,刘某甘拜下风。但是,朱总管可否知道,为了买你的火炮,很多豪杰已经开始刮地三尺?朱总管可否知道,就连刘福通那边,今年的粮赋,也涨到了亩产的四成。而他们这样做,实际上等同于帮着你从老百姓手里抢钱。并且便如此,他们依旧不可能永远不停地抢下去。万一周围各地的钱财,都被你扬州一城给吸干了。朱总管新财源何来?莫非朱总管还能冒天下大不讳,把火炮卖给蒙元那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