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九十章 天算(七)

这就又绕回了他先前的论点,扬州的快速复苏,是建立在朱重九依靠武力和商道手段,对周边其他红巾控制地区掠夺的基础上的。短时间内可以创造奇迹,却绝对不可能复制,更不可能推广到全国。
如果罗本没亲自跟着黄老歪、焦玉等人一道,在江湾里建设一座座工坊。如果罗本依旧像传统文职官吏那般,坐在衙门里头,只管和同僚勾心斗角,将公务全丢给胥吏,他还真会像施耐庵一样,被刘伯温给辩倒。而在亲眼目睹了以往一文不值的石英砂如何变成了“华丽名贵”的玻璃器皿,亲眼看过了精钢板甲和百炼宝刀像烂菜叶子一样,整车整车从工坊里往外推之后,刘基所说的那些话,在他眼里立刻变得幼稚无比。
这话说得有些过于武断,刘基立刻摇了摇头,冷笑着道,“知府莫非真的以为,你主公能点石成金么?”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罗本被问得微微一愣,然后咬着牙回应。
施耐庵红着脸,看向朱重九的目光里充满了歉意。禄鲲和其他人等,则对刘基怒目而视。即便看不上淮扬这座小庙,姓刘的也不该做得如此过分。哪有当着若干下属的面,逼迫自家主公承认“不仁”的道理?这也就是在扬州,换个别人家的地盘,你刘基哪有机会活着走出门去?!
而那刘基刘伯温,却丝毫没有适可而止的觉悟。低头喝了几口水之后,又振振有词地说道,www.hetushu.com“大总管勿怪,刘某并非有意冒犯!只是这一路行来,看到淮扬三地的百姓丰衣足食,而其他各地的百姓,却日渐穷困。义军害民,更甚于蒙元官府!所以有些话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且住!师弟,周边义军苛待百姓,与我家大总管何干?!”这下,连施耐庵都忍无可忍了,站起身,大声打断。
有些东西,涉及到淮扬系的安危。既然刘基不打算留下,他就不能随便透漏给对方知晓。有些东西,却绝非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正所谓夏虫不可语冰,你让一只到了秋天就会立刻死去的昆虫,去理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世界,最后的结果,要么是把自己活活累死,要么是把自己活活气死,根本没第三种可能!
罗本不愿让自家师父孤军奋战,想了想,非常自信地插嘴,“那是群雄本事不济罢了,如果换成我淮扬大总管府来治理,未必是同样的后果!至少眼下我淮扬大总管府的地盘内,老百姓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将来随着我家主公地盘的扩大,周围百姓自然能过上和扬州同样的日子!”
虽然是管中窥豹,刘基刘伯温却窥得不寒而栗。钱粮方面,根本难不住朱重九。道义方面,自己先前的指责也非常勉强。而武力方面,朱重九只会将其他人越甩越远,绝对不可能被别人追上,朱重八在滁州做得再和*图*书努力,再谨守圣贤之道,恐怕到头来,也是个安乐公的结局,不可能好得更多!
“点石成金的本事,未必没有。且天下之大,也远非先生所能想象!”罗本也大声冷笑,站起身来,从上向下,看着刘基回应。
“此乃占城那边所产的稻米,一年两到三熟。当然味道不会太好!”施耐庵笑了笑,主动解释。
“故弄玄虚!”刘基被罗本俯视的目光弄得非常受伤,皱了皱眉头,低声冷笑。“红巾那套,煽动愚夫愚妇起来造反可以,却绝非治国之道!”
“大总管先前说这壶里的水,可源源不断!”刘基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补充,“可刘某只看到,群雄为了从大总管这里买炮,一个个恨不能刮地三尺。大总管这里,一门铜炮,售价千贯,一幅铁甲,售价百六。而周遭各地,上上之田,农夫精耕细作,亩产也不过三石。即便是年年风调雨顺,一路之产,能有几何?”
“硬且糙,味如嚼蜡。除了能疗饥之外,无任何可取之处!”刘基不知道施耐庵的目的,想了想,很不高兴地回应。
“算了!”扬州知府罗本忽然失去了辩论的兴趣,叹了口气,缓缓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师叔难得来扬州一趟,先吃饭吧!估计厨房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跟对方斗了这么长时间嘴,他终于明白了,自家师叔刘基,根本不是来开什么书院,传承师门绝学的。而是特和*图*书地借着开书院的由头,跑来给大总管府添堵的。并且他添堵的借口还不怎么高明,只是固执地认为,淮扬三地的繁荣,掠夺了其他各地财富。对脚下这片土地上日新月异的变化,统统视而不见。
刹那间,刘基就觉得自己脑门上被劈开了一个窟窿,无数新鲜热辣的东西拼命朝里头灌。而施耐庵却唯恐他头疼的不够厉害,继续蛊惑般说道,“但那占城稻米,在当地售价却不到三十文。而师弟你手中的白瓷茶盏,在当地一只就要三百文。从海门港那边去占城,逆风不过一个多月。若是顺风顺水,十五日足矣!想换稻米,何须火炮。一船瓷器过去,二十船稻米也能换回来了!”
“这……”施耐庵学问不错,去不是个辩才。一时间,竟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更无法否认,眼下扬州的繁华,跟周围各地的贫困,已经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不远处这段运河,就像一块磁铁般,将全天下的财富,源源不断地吸引过来,让富裕者愈发富裕,穷苦者愈发穷困。
“占城?”刘伯温身体猛地一僵,如遭雷击。(注1)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绝非闭门造车的书呆子所能理解。这,是一个无比广博的领域,甚至任何古圣先贤的著述,都没涉及到其皮毛。而罗本,则非常自豪地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新世界的大门口,自家号称博学多才的师叔,却还远在数十里之外,连进入院子和_图_书的道路都没找到!
“师弟错了!”施耐庵跟刘基之间的关系毕竟更近了一层。不忍看着他平白错过一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想了想,放缓了语气说道,“清源不是故弄虚玄,而是有些事情,他知道,你我不知道而已?”
他倒不是在蓄意挑拨,而是凭着以往的经验,认定像施耐庵这种掌握着一地学政大权的官员,早已走入大总管府的核心。怎么可能,还有一些秘密的东西,让他也没机会看到?!
不比较则已,越是比较,刘基越觉得滁州那边前途暗淡无光。而三代之治,等级伦常,又像金科铁律一般,在他脑子里神圣不可颠覆。让他脑海里天人交战,两眼发直,身体僵硬,手中茶水哆哆嗦嗦,哆哆嗦嗦,全泼在了前大襟上。
对于博闻强记的他来说,占城不算是什么新鲜的地理概念。但扬州人吃占城稻米,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想到先前朱重九那个水壶的比方,这占城稻米,岂不又应了源源不断的活水么?而占城周遭,还有安南(今越南)、真腊国(今柬埔寨)、暹罗……
“师兄身居高位,居然也有不知道的秘密?”刘基皱了皱眉头,带着几分不解追问。
“能如此当然是好,但是,不知道罗知府有几分把握?”刘基立刻将目光转向了罗本,撇着嘴追问。
稍稍斟酌了一下,他决定拿一件不涉及任何机密的事情点醒对方,“师弟可否告诉愚兄,这几日在集贤hetushu•com馆所食白米,味道如何?”
注1:明代立国之初,群臣根本没有海贸概念。立国初期,为了防范海盗就开始了海禁政策。即便是郑和下西洋,主要目的也是宣扬国威。没能拿回足够的利益,导致郑和死后,下西洋的壮举立刻成为绝响。
所以,此时此刻,罗本脸上的傲慢,清晰可见。坐在他对面的刘基,立刻察觉到了这种傲慢,拱了下手,非常僵硬地说道,“刘某孤陋,愿闻其详!”
“愚兄来扬州时间尚短,最近又忙于筹备科考,所以很多地方,都来得及去看!”施耐庵笑了笑,很坦然地承认。“不过……”
“啪啪,啪啪,啪啪!”刘基的抚掌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听起来格外地刺耳。
石头不能变成金子,但人们却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将石头变成比金子更值钱的东西。沙土不能变成粮食,但有了工坊和大炮,却能用一船沙土,换回别国的十船粮食。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事实,胜过任何语言的雄辩!
瓷器,水泥,玻璃,还有各种各样价格昂贵的奇技淫巧之物,满载于货船之上,顺着大海源源不断开往南方。然后,则是稻米、金银,还有各国奇珍,源源不断由海船运往扬州路海门港。而凭着相隔三十步远,就能将对方乱炮轰沉的本事,哪个海盗,敢打扬州船队的主意?长此以往,天下谁人还能与朱重九争锋?恐怕刚一照面,就被淮安革命军用钱给活活砸死了,哪有机会沙场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