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九十四章 警讯(中)

而这与儒家的大同世界的终究目标,却丝毫没有矛盾之处。可以说,如果所谓的工业革命果真能够成功的话,距离孔圣人推崇的大同世界只会越来越近,而不是渐行渐远!
“运到外地就贵了,在扬州城内,倒是不贵!”罗本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关键是那东西防水,盖起来之后,恐怕挺上几百年都不会出现问题。”
“嗯!三位大人请坐好。窗户不要开得太大,昨夜刚下过一场雨,早晨的风有点儿硬!”徐洪三冷冰冰地吩咐了一句,弯腰将木台阶收起,挂在了马车后面,然后纵身跳上了车辕,与驭手并肩而坐。
“那倒是!”章溢和宋克二人,第三次木然点头。只觉得脑袋里头涨涨的,仿佛在极短时间内,被硬塞进了无数新鲜东西,几辈子也接受不完。
“用得是水泥,那岂不是贵得吓人?”宋克立即惊呼了起来,张牙舞爪地追问。水泥那东西的确好用。但价格在江南一带,也是相当可观。甭说一般殷实之家,就是高门大户,想完全用砖块和水泥起这么一栋小楼,恐怕也要被视作严重的败家行为,没等动工,就被族中长辈们喷一脸口水。
“当然,只要你出得起钱!”罗本点点头,笑呵呵地补充。“不过价钱可一点儿都不便宜,就这么几片软钢叠出来的架子,每个就要卖十多贯!不过能买得起马的,通常也不差这点儿钱!”
在他看来,什么革命不革命没什么值得在乎,工业不工业也不值得他花费精力去研究。他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始终跟紧自家都督的脚步,做好都督交代做的所有事情。只要跟得上,将来自然是名标凌烟,子孙后代都跟着受益。如果不小心被甩在了后面,恐怕这辈子都会追毁莫及。
正说着话,车身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一串泥水在车轮后溅起老高。路面有地方被暴雨冲坏了一小段,淮扬商号正组织人手进行排水和抢修。但路面轻微的损伤,并没有影响到马车的舒适度,也丝http://m.hetushu.com毫没破坏乘车者的心情。
工业革命,开辟一个时代!打碎旧的人身依附关系,让每个人都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个体!昨天夜里章溢和宋克两人也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宿,却没像罗本这样看得清楚,看出淮安军的目标居然如此之远大!
“多谢清源兄指点!”章溢、宋克两个感激地点头,目光在徐洪三和一众卫兵身上来回扫视。
“嗯?”章溢和宋克听得心中俱是一凛,然后满脸恼怒,“徐将军把我等当成什么人了?我等要是想捞钱,又何必来扬州?”
“谁都可以买么?”章溢和宋克又是一愣,诧异地追问。
“两位将来要带兵的,怎么可能不跟弟兄们一起摸爬滚打!”罗本是从参谋部出来的,所以丝毫不觉得这有啥好值得奇怪,“况且君子六艺,射、御本在其中。当年赵公长孙无忌,卫公李靖等人,哪个不是上马能舞朔,下马能治民?只是到了宋代,民风懦弱,我辈文人,才变成了一碰就倒的窝囊废!”
“这是大总管府统一给大伙配发的官邸。只给临时居住,如果将来升迁去了别处,还要交还回来。”罗本自己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不用猜,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二位家眷都没到,所以就先住在这边。等家眷到了,或者手中有了余钱,则可以去外边自己购买私宅。眼下淮扬商号在城里新盖了很多宅院,价格都不算贵。大小也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随意挑选!”
“有劳徐将军!”罗本、章溢和宋克齐齐向徐洪三拱了下手,抬脚迈上马车的木制台阶。
“噢!”章溢和宋克二人懵懵懂懂地点头,跟在罗本身后,木偶般朝大总管府行辕后方走。
“那倒是!”章溢和宋克两个想了想,也会心地点头。马生性喜欢干爽,而黄河以南地区,冬季和春季又以阴湿多雨而闻名。所以再好的骏马,到了这一带之后,也用不了几年就得废掉。故而在北方几贯钱就能买到的马www.hetushu.com匹,运至两淮之后往往能卖到数十贯的高价。如果是菊花青、卷云白和板栗红之类的特殊品种,每匹卖到上百贯也是轻松。
“用得是青砖和水泥,中间还有竹子搭了框架。非但结实得很,盖起来也非常便捷!”提到眼前的建筑,罗本脸上又写满了自豪。那是自家主公带领着泥瓦匠们,反复摸索出来的一种全新的营造手段,熟练之后,十几个人半个月之内盖好一座宫殿都轻而易举。扬州城之所以这么块就重新耸立在了废墟之上,全赖这种新式营造术之功。
“两位大人不要生气,徐某只是顺口提一提。并非有意冒犯!”徐洪三冷着脸,丝毫不以得罪人为意,“两位都是识字的,不妨看看腰牌上写的什么。然后就知道,徐某不是针对任何人了!”
这已经是简陋到了寒酸的地步了,即便县城里的班头、弓手之流,住得院子也要比眼前宽阔奢华十倍。家境殷实的章溢和宋克两个见过,不觉又将眉头皱了起来。心中暗道:“大总管虽说四民平等,却也没有如此轻慢士人的道理?如此一来,今后谁还愿意替淮安军效力?!”
“三位大人赶紧上车吧,今天咱们需要去得地方很多,一天未必跑得完!”徐洪三心思简单,没几个读书人想得那么多。打了个手势,笑着提醒。
“两位还真猜错了,大总管哪有时间摆弄这东西!”罗本笑了笑,摇头否认:“这个是黄管事带着几个徒弟弄出来的。大总管不但救过他一家人的性命,还把他和他的几个儿子都提拔到显赫职位上。所以他就变着法子想报答大总管的恩德。结果减震器弄出来后,大总管觉得好用,就把此物交给了淮扬商号打造,然后就卖得到处都是了!”
的确正如罗本介绍,众人的官邸距离大总管行辕极近。只是每一座官邸都显得相当简陋,占地不过半亩大小,彼此间只用一道三尺高的砖墙隔开。前院内,随便摆了几个石头桌椅,便算做装和_图_书饰。至于院子里的建筑,则清一色为正面一座两层小楼,外加侧面一栋厢房。官邸的主人在小楼中休息,亲兵和下人则统统安置于厢房居住。
“噢!够了,已经足够了!审容膝之易安,我等又不是为了宅院而来!我等,我等刚才只是奇怪,这小楼究竟怎么盖出来的,怎么每座都一模一样。”章溢和宋克两个被戳破了心事,红着脸,讪讪地转移话题。
“嘶——!”饶是章溢和宋克两人都生于豪富之家,也差点被罗本抛出来俸禄给砸了个大跟头。三十二贯铜钱,没有任何折色,即便蒙元官府,也拿不出同样的手笔。而眼下扬州虽然物价高企,有两百贯铜钱,也足够在城里卖一座相当不错的宅院了。根本不用愁会不会被来访的朋友们笑话的问题。
衣服的料子应该是染了色的棉布,样式非常简单。无论袖子还是裤腿儿,都很窄很短。但看起来并不丑陋,相反,倒将人衬托得极为干练。特别是腰间那条宽宽的牛皮板带,扎好之后,更令人显得猿臂狼腰,英姿飒爽。
“什么?我们,我们也要去跟弟兄们一起操练么?”章溢和宋克两个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瞪圆了眼睛,大声问道。
三个人坐在车厢里边走边聊,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大总管行辕门口。徐洪三命令驭手将马车停在了行辕门口的空场上,与罗本一道,先领着章、宋二人去吏局报了到,领了各自的告身文书和青铜压制的腰牌。然后又到参谋本部、礼局、兵局、户局等要害部门走了一圈,待再从大总管行辕出来时,每个人手里,都抱上厚厚的一大摞东西。
“不是铁制,是钢制!”罗本仿佛早就料到对方会大惊小怪,笑了笑,低声介绍,“生铁可做不了这么轻巧。至于上面的那个架子,叫做什么减震器。用得是一种特制的软钢,里边好像加了铜。具体软到什么程度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有了它之后,即便车轮碾了土坑、石头什么的,http://m•hetushu•com车厢里的人轻易也感觉不出来!”
“跟两位的薪俸比起来,就更不贵了!”罗本又看了他们两个一眼,非常小心地提醒,“两位的腰牌一定拿好,每月初一,都可以派人拿着腰牌去大总管府户局那边领一次薪俸。咱们这边全是实发铜钱,没有什么纸钞、折色等花哨。二位都是初来,暂且领六级薪俸。就是每月三十二贯,可以直接用车推走去花销,也可以存在淮扬商号下的钱庄里。如果将来正式出任实职,年底应该还有一笔分红可拿!”
“腰牌上还有别的字?”章溢和宋克两人闻听,好奇地将各自的腰牌拿起来,再度仔细观瞧。正面凹进去有一行字,正是二人的临时职位。背面,则是凸锻出来的齿轮、大炮和火焰图案,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奇工艺,看起来非常光滑齐整。而图案的周围,还有两句凸起来的小字,刚好凑成一句对联,“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每个字都银钩铁画,直刻进人的心底。
很快,宋克就发现了扬州马车与自己家乡常见的马车在舒适度方面的巨大差距,趴在窗口向外望了望,低声问道:“清源兄,你们扬州的生铁很便宜么?怎么路上所有马车都是四个车轮,并且上面还顶着一个巨大的铁架子!?”
正惊愕间,却又听见徐洪三板着脸提醒,“二位别忙着高兴,咱们这个薪俸给得高,规矩也极严。蒙元那边一些陋习,是绝对不准碰的。大总管说了,这,这叫什么高薪养廉。如果有人敢不守规矩,一旦被苏先生给盯上,那可是不死都得脱层皮下来!”
换句话说,能买得起两匹毛色一致的骏马拉车的人家,在黄河以南地区,肯定是非富即贵,根本不在乎多花四五十贯钱给马车配上软钢减震。而那些小门小户人家,纵使手中有点儿余钱,也只会选择驴车或者牛车。一则牲口容易伺候,二来大伙通常也不需要那么赶时间。
“那倒也是!”章溢和宋克两个互相看了看,无可奈何地和-图-书点头。既然来了,就按照大总管府的规矩做吧!反正把骑马和射箭学得精熟一些,战场上也能多一份自保的本事。
“也许,这次真的赌对了!”章、宋二人又互相看了看,心中都涌起了一股淡淡的庆幸。
“骑马的时候,才能显出穿武服的好处来!”徐洪三被打量的不好意思,难得开了一次口,笑着解释。“两位大人以后试过就知道了,文服虽然更好看,却不方便!特别是下去跟弟兄们一道出操的时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做找罪受!”
“二位兄台将来都要做军队中的文职,所以算是文武兼任,衣服自然就得多领几套!”看着章溢和宋克两个眼睛又开始发直,罗本非常贴心地向他们介绍,“两位手里那两套浅绿色的,都是武官常服。穿戴起来跟徐将军身上差不多,只是外边少了一套锁子背心。至于那套丝绸长衫,则是照顾到大伙以往的习惯而定制。可以自行选择穿戴场合,但大多数时候,都用不上!”
宋克和章溢两人,立刻体验到了减震器的好处。齐齐将头探出窗外,然后又扭头看向罗本,异口同声说道,“果然是巧夺天工。一定是大总管造出来的吧?我等早就听闻大总管的制器之术天下无双。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没有昨夜想象中的热情迎接,也没有昨夜猜测里的严格验明正身。整个报道的过程,就像舞台上的折子戏一样,按部就班。甚至没有人停下来多看二人几眼,仿佛他们早就大总管府的僚佐,刚刚外出公干回来一般。
“两位先去各自的宅邸,把衣服和东西放下吧!”知道对方需要一些时间适应,罗本笑着提议,“大伙的宅邸就在行辕后面,走几步就能到。放在腰牌旁边那串,就是各家的钥匙!”
随着驭手一声令下,拉车的两匹驽马迈动四蹄,马车开始缓缓向前移动。城中心的路都是用石头碾子压实过的,表面还铺了一层炼铁作坊废弃的灰渣。因此四轮马车走在上面非常平稳,让里边的人几乎感觉不到半点儿颠簸。